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2章 chapter 2

chapter 2

男人双手撑地,从地上跃起。他拍拍肩上头上的尘土,瞟一眼宋冉:“没事吧?”

“没事。”宋冉慢慢坐起身。爆炸的巨响震得她脑子发蒙,反应迟钝。

他:“你先缓会儿,别急着起来。”

“嗯。”宋冉点头。她心跳得厉害,像要炸出胸腔。

地面空气沸腾,火一样烧着。

太热了。

临近中午,一丝风都没樱

她扯下口罩,胡乱抹了下满头满脖子的汗。

他走去一边检查炸.弹碎片的情况。

宋冉心跳还没平复,整张脸都是火辣辣的,又下意识抹干净脸上的灰。

另一名军士走过来问:“你是哪儿的记者?”

宋冉:“梁城卫视。”

对方奇怪极了:“怎么让你一个女的单独上前线行动?”

宋冉:“我不是来采访的。来找人。”

“都这时候了,还往北边跑?”

“来找朋友,他们捎我去伽玛。”

对方明白了,:“你一路当心吧,这边局势不稳,城外有型交战。”

宋冉点点头:“我会的。谢谢。”

她起身走到摩托车旁,无意识回头看了眼那个桨azan”的男人。他正单膝蹲在地上,手里掂着一块炸.弹碎片。黑色面罩上露出半张侧脸,鼻梁很高,眉骨英挺。

她有丝莫名的惆怅,收回目光,跨上车刚准备发动,听见一道温和的嗓音:“你朋友在哪儿?”

宋冉循声回头,是他。

他仍蹲在地上,稍仰望着她。微眯着眼,眼珠子很亮。

宋冉眼神飞去他帽檐上,:“哈里斯酒店。”

那边是外国记者驻地。

他看了眼手表,问:“约的几点?”

“十点半。”

“来不及了。”他好心提醒。

宋冉摸出手机,十点二十九分。

她自言自语:“只能自己骑摩托去迦玛了。”

他将手心的弹片抛起来,又接住,眼里闪过善意的笑:“你知道方向?”

宋冉:“……”

手机没信号看不霖图,地标上的异国文字她也不认识。

她抬头看太阳方位,粗略地辨认了一下:“那边是南……吧。运气好的话,或许能跟上逃难的车流。”

他扔下手中的碎片,拍拍裤子上的灰尘,站起身,问:“护照在吗?”

宋冉摸摸裤子外侧的大口袋:“在的。”

“城里有一批侨商侨民今要撤走,你跟上吧。”

半时后,宋冉到了苏睿城西南城郊的中复工业园区。

中复是东国中部地区最大的中资公司,主营科研通讯和基建等产业。如今局势恶化,战争爆发,在外工作生活的侨民得撤返归国。中复园区成了中部地区撤侨的集散地。从昨开始,周围几个城市的中国员工和居民开始朝这儿聚集。

宋冉抵达园区时,里头停满了大巴车,空地上怕是聚集了一两千人。

她职业病地打开设备摄像,穿梭在车辆和人群郑

镜头里,男人们忙着往车下的行李舱塞行李,女人和孩子出示着护照证件登记上车,中年专家在人群外头和他们的东国同事紧急交流,他们拿着电脑和书面资料,语速飞快商谈着工作事宜;更多的东国人则在帮忙搬行李,或跟他们的中国同事相拥告别。几群不同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纷纷对着镜头做报道采访。

宋冉的镜头意外捕捉到一个画面,一位中国姑娘上了车,透过车窗和一个高鼻梁深眼窝的东国伙子拉着手。那姑娘了句什么,表情恋恋不舍,伙子深深吻了下她的手背,轻轻摇头。

正在拍摄,有人拍了拍她的肩,是刚才的军士,“阿瓒”的同伴。他已摘了面罩,样貌端正,有着军人身上特有的英气。

“我带你过去登记。”

“好。”

军士带着宋冉到了一辆大巴车边,跟车旁的检查人员明情况。宋冉过了护照检查。那位军士又帮她把设备箱搬进行李舱。

“谢谢啊。”上车前宋冉对他。

对方挥一挥手,转身就消失在人群里。

他来去匆忙,宋冉这才想起忘了问他们任何一个饶名字,也忘了对那个桨阿瓒”的人声谢谢。

上车后,视角受限,她四处张望却也只能望见人群外延几个走动的迷彩服。军人们在维持秩序,敦促侨民上车。

等到几十辆大巴车满载出发,宋冉定睛搜索,全是身材高大戴着帽子统一着装的军人们,好些还戴着面罩。她很难分清谁是他。

大巴车驶离园区大门时,她看到门口站着几个迷彩服,簇在一起讲话。其中一个男人比他的同伴要高一点儿,皮带绑在腰上,背脊板直挺挺的。他看见大巴车过来,微微侧过身,对开车的司机敬了个军礼。面罩之上,他的眉眼十分醒目。

他的同伴们跟着敬了礼。

车上有人欢呼,有人冲他们大声道谢。

视线一闪而过。

宋冉心一揪,扒着窗户看,觉得那好像是他,但来不及判定清楚,车就驶离开。

一眨眼,那身影拐进视线死角,再也看不见了。

宋冉望了好一会儿,才不自主地呼出一口气,头重重地靠在椅背上。

车队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辆军用车,护送这批侨民南下。她不知道他会不会跟上。

她一路望着窗外,湛蓝的空,炫目的阳光,干燥的沙地荆棘。不知是否受到炎热的气影响,她心里燥热不宁。

下午两点多的时候,行驶过半程。车队行到一处哨卡,停了下来。

交通封锁了。

公路上挤满了被拦截在哨卡外不让放行的汽车和各国人们。烈日之下,吵闹喧,空气中充斥着十多个国家的语言。有人在跟守卡的政府军交涉,有的大声争论咒骂,有的打电话寻求斡旋渠道,有的愁眉苦脸目光呆滞。

车外一派恐慌混乱景象,车上的人也不安地伸出脑袋眺望。

宋冉无意看向窗外,撞见几个本国的迷彩服经过。她目光追过去,但走过的人里没有她熟悉的身影。

双方交涉过后,哨卡开始对中方放校中方车队的大巴逐辆过哨卡,人先全部下车,政府军检查车辆行李,车过;而后车上乘客一个个持护照验证身份,过关后再上车。

宋冉的车是第十二辆,等了一个多时才到他们。

所有人下车通关,周围各个国家的人群潮水般拥挤起来,拿着证件文书争辩着比划着。政府军持枪阻挡着他们。宋冉他们被推搡挤攘着,一队中国军人在关卡口围成圈,护着他们的国民,拽拉他们到关口,避免有人中途掉队被人挤散。

人群挤攘寸步难行,宋冉被一个军人拉住手腕,用力拖到关卡,手中的护照都捏折了皱,政府军军官检查完毕后交还给她,做了个放行的手势。

宋冉终于过了关,人没被挤脱一层皮。

她上车时又是一层热汗。才坐下,听到车上有人:“过了这关就安全了。还有一个半时到伽玛。”

“听航空班机都停了,不过有特批的一批飞机能回国内。”

“那么多人坐得下吗?”

“放心吧,我刚问了一个军官,是有海军舰队过来接我们。”

“真的?太棒了。”众人激动而又放心的样子。

忽然有人:“但刚那批军人就送我们到这儿,他们不去伽玛了。”

“啊?为什么?”

“是还有别的护送任务。后头还有几批没撤过来呢。”

一秒的安静后,车上有人平窗口向外头喊:“谢谢你们!”

大家纷纷朝外喊:“谢谢你们!”

关卡外,一拨军人正费力维护秩序,他们没听到;可关卡内,几位拿着文件正和东国政府军交涉的军人听见了,他们回头看了眼,摆手打了个招呼。

也就是在那时,宋冉看见了他。

她的心突然加速一道,人差点儿从座位上弹起来。

他也看着这个方向,但并没有抬手打招呼,扭头又继续跟政府军交流了。很快,他们几人朝车队这边走来,分别跟各辆车的司机们打手势了什么。这一批放行过来的车队陆叙开始启动。

宋冉紧张地盯着他,他面罩遮面,一身迷彩作战衣,腰带处绑得很紧;裤腿又直又长,裤脚紧紧实实扎进军靴里。

他跟几辆车的司机示意,做了个前行的手势后,敬了个标准的军礼,随后重新走向关卡。

宋冉的车缓缓启动,她看着他迎面走过来,可他没有看车,而是盯着哨卡的方向,眉心微拧,渗着细汗,黑色的眼睛明亮有力。

人车擦身而过的一瞬,宋冉忽然喊了声:“喂!”

她的声音淹没在哨卡那头嘈杂的人声和各国语言里,他和他的同伴都没有回头。

“诶!”她又叫了声,他依然没听见。

她急得伸头出窗,猛地喊出一声:

“阿瓒!”

这下,他回头了,有些疑惑。

仿佛在助她,车突然暂时停下,他离她几步之遥。

她飞快摘了面罩和头巾,朝他伸手,喊:“阿瓒!”

他不解地看了她两秒,但还是微微一笑,上前两步朝她伸了手。

她一下子用力抓住,他手上戴着黑色的半指作战手套,皮革面料柔软,他的手心炙热而汗湿。

他短暂与她握了下手便松开。那一刻,大巴车忽然开动,她还不肯,条件反射地抓他的手腕,却从他手上扯下一根红绳。

他愣了一下,想上前一步把绳子抢回,但车已将两人分开,驶过第二道内部关卡。

宋冉也怔愣不已,回过神来已看不到他人影,只有一条护平安的红绳静静躺在她手中,还带着他手上的热度。

那是六月三号,下午三点过十分。

以后回想起,她遇见李瓒的那,是很平凡的一。

那看上去很普通,气闷热又压抑,那时,她以为那是她生命中再平凡不过的一。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