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4章 chapter 4

chapter 4

晚上般,美食街上车水马龙。雨还在下,却挡不住梁城人下馆子的热情。

梁城一到夏季便炎热潮湿,家里头是待不住的,空调也嫌闷,都爱到外头纳凉。老人们喜欢搬上凳子聚到巷口摇着蒲扇吹一吹穿堂风,新社区的住户则涌向花园广场。城内几个湖泊和江边是乘凉的最佳去处。

年轻人躁动些,好呼朋引伴,聚在露大排档里吃烧烤喝啤酒,大汗淋漓才痛快。梁城美食也多,地方特色的湖鲜野味,江鱼野菜,点心食……一样样试下来,一两个月也吃不完。

美食街位于江边。夜幕落下,霓虹灯亮。“江鱼馆”“龙虾”的灯牌五颜六色挂满夜空。店员涌上街头招徕顾客。

宋冉停好车,阵雨停了。

龙虾店的服务员正在门口摆放露桌椅。

几人商量一下,决定坐外头。刚下完雨,江风吹着正舒服呢。

宋冉点了三大盆麻辣龙虾,又点了莲藕排骨汤,青椒炒藕带,香干炒茼蒿,萝卜炖鱼头,外加一堆烧烤……

秋拦道:“别点多了,待会儿吃不完。”

冬笑:“是出差发奖金了?这么大方。”

宋冉:“吃不完可以打包嘛。”

请同事吃饭要是层少了,挺尴尬的。

夏:“何必呢。就这些够了。”

“噢。”宋冉阖上播,“那就先点这些吧,过会儿不够再加?”

“校”

众人围坐一桌,平日工作时交流挺多,但私下聚会少,此刻大眼瞪眼,互相傻笑,空气安静了几秒。

冬提起话题:“梁城开放落户政策了,这下房价又要涨了。”

沈蓓补了下口红,轻松道:“从来没关注过房价。”

春:“你当然不用关注了。还是你们本地人好,有房子,工资想怎么花怎么花,什么都不愁。”

宋冉摇头:“本地人也是买不起房。”

秋:“你不用担心啦,我们这批新记者里,就你实力最强,升职加薪是早晚的事。”

宋冉还没来得及什么,沈蓓把口红扔进香奈儿包包里,抬头问:“点饮料了吗?”

宋冉:“嗯。两扎西瓜汁。”

很快上了龙虾,大家戴上手套大快朵颐。

夏吃人嘴软,夸赞:“实话,《战前东国记》是真好,我特喜欢看。冉冉,我以前就发现了,不管是你写的稿子,还是你做的记录,看着挺普通,却总吸引人想看。”

秋附和:“对,还总能看见别人看不到的角度。”

宋冉微微一笑算作应答。

沈蓓问:“宋冉你是学新闻的吧?”

宋冉摇头:“不是。我学历史的。”

“啊?”大家都挺诧异。他们大部分是传媒相关专业,哪怕沈蓓也跟国际新闻部大有相关。

沈蓓:“我们部门还招历史系的?”

宋冉:“我读书时喜欢写点儿随笔短文,给梁城卫视旗下的报社投过稿。”

“哦。”众人恍然大悟的样子。

春:“看来是从就喜欢读书写字,难怪文章写得好。”

夏咬着虾肉,道:“冉冉一看就是文青,话少又安静,没事儿就抱着书看。”

冬:“宋冉太内向了,可以再活泼一点。”

宋冉解释:“我不内向啊……”就是很多时候并没什么想的。

“在东国待那么久,有没有遇到过危险?”沈蓓问。当初领导也安排了她去前线,她怕打仗没敢去,留在国内做局势分析。现在看宋冉拍摄记录到那么些鲜活的故事,也有些眼馋。

她问:“那边局势动荡,蛮乱的吧。”

“有时会遇到偷。别的危险……就没有了。”宋冉停了下,想到了那,那个男人。

一想到他,便有一段心情涌出来。

他不是一个符号,而是一个画面。他的迷彩服,半指作战手套,他的眼睛。

但她不想。

一句也不想跟任何人提起。

就好像有忽然看到一本很好的书,听到一首很好听的歌曲,好到你只想一个人私藏,不愿跟任何人分享。

龙虾有些辣,她吃得鼻尖冒汗。

街道上还是湿漉漉的,几十米开外,江水奔涌。

有一会儿没起风了,空气闷热而潮湿。

宋冉望了眼远处,黑色的江面上闪着点点灯火,是路过的航船上的灯光。

夏问沈蓓:“你昨一整干嘛去了?”

沈蓓迟疑一下,:“去江城采访几个军人。”

《战前东国记》太火了,沈蓓趁机向领导提议加一些对撤侨军官的采访,宣扬一下正能量。领导自然同意。

秋听言,在桌子底下轻轻碰了碰宋冉的腿。

宋冉正吃着龙虾,嘴巴周围全是红油,抬起头拿一双乌漆的眼睛看秋。

秋:“……”

她也不知宋冉是不懂,还是装不懂。

秋干脆自己问沈蓓:“是这次去东国参加撤侨的军人?”

“……对。有一部分是从江城军区抽掉去的。”

梁城江城相隔四时车程,在同一个大军区。

秋故意问:“你怎么突然想到采访他们呀?”

沈蓓十分坦然:“他们刚好负责东国中部几个城市的撤侨,经历了些惊险,蛮有采访价值的。”

“啊!”宋冉捏虾壳时用力过猛,虾壳里的麻辣汤汁一下喷进眼睛里,辣得睁不开眼。

秋赶紧给她递纸巾。宋冉擦了两下,眼睛还是睁不开,想问沈蓓详情,可眼睛疼得厉害,匆匆跑去洗手间冲洗。

回到座位上时,正好听到沈蓓:“……叫罗战,是他们政委,长得挺帅的。诶,男人穿军装是真帅。我就喜欢军人。”

罗战。

宋冉一愣。

这片地区的方言平翘舌音不分,罗战的zhan,当地人就zan啊。

他会不会就是azan?

“冉冉,你发什么呆啊。眼睛还疼吗?”

“啊,没事了。”她回过神,看了眼手表,晚上九点半了。

吃到夜里十点钟散场,又开始下大雨。宋冉把几个同事送到各家后快十一点了。

雨越下越大,她的车行走在环城公路上,下一个交流道右转下高架再走没多久就到她家了。

车灯打在绿色的高架路牌上,耀眼的“江城”二字直指前方。

她再次看手表,十一点整,雨越下越大了。

她开着她的奥拓,在交流道口直行而去,消失在茫茫雨幕里。

大雨瓢泼般扑在挡风玻璃上,雨刮器用力清扫雨帘,宋冉盯着车前方的近光灯束,雨线千丝万缕,她觉得她从没像现在这样清醒过。

四时的车程,她一点儿不累。途中甚至有些诡异的激动和兴奋。深夜的高速路上少有车辆,只有漫的雨水与她同校

一路过去,雨势渐渐了。

宋冉到达江城大军区驻地的时候,是凌晨三点。驻地门口铁门紧锁,几个哨兵端着枪站岗。

她把车停在几百米开外,熄了火,蜷在后座上睡了过去。

晨光微亮的时候,她醒了。上午六点,她听到驻地里头传来军号声,军士们要出早操了。

军号声嘹亮而空旷,在清晨的空回荡。

雨停了,空中有鸽子飞过。东方有粉色的朝霞。

站岗的士兵询问她来意。

宋冉把记者证和身份证给他看,:“我是梁城卫视新闻部的。找罗战,罗政委。我同事沈蓓前两来采访过,但有些问题细节需要补充。所以我过来完善一下。”

对方检查了她的证件,并没有怀疑,:“您稍等,我联系一下。”

宋冉有些心虚气短。她从到大是个乖乖女,不会撒谎。头一次骗人,自然底气不足。对方没什么,自己却把自己闹得脸通红。

士兵:“可以进去了。罗政委在1号楼0203室。”

“谢谢。”

0203是会议室,装饰简单,一张长桌周围绕着十几把椅子,墙上挂着国旗党旗军旗,贴着“从严治党,从严治军”的字样。

窗外,操场上传来军人们训练时“嚯”“嚯”的口号声。

她望了一会儿,才突然想起摸出镜子来理了下头发。

她是土生土长的梁城人,生的眼睛清黑明亮,皮肤白皙红润,23岁不到,不用化妆就很好看。但最近总加班,有些黑眼圈,嘴唇也不大有血色。早知道就回家拿一下口红了。

正想着,身后传来推门声。

她瞬间收了镜子回头,就撞见一个身着军装,高大俊朗的男人走进来。

四目相对,宋冉脑子呜一下,忽然一片空白。他……

她盯着他的眼睛看。

那一瞬,她懵了。

她原以为记得很清楚,但时间过去近一个月,她已记不清那双黑色的眼睛。

她缓缓抬起手,挡住他的脸,只露出眉眼。

可……

她不确定。

她不知道是不是他。

此刻心间的刺痛很清晰,但那双眼睛却在记忆里模糊,她记不起来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