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6章 chapter 6

chapter 6

面罩扯下来的那刻,宋冉猛地一惊,被自己的唐突和莽撞吓了一大跳。

她面对着他那张陌生又熟悉的脸,不知所措,又慌张又呆滞,不出一句话。手也害怕地松开,面罩掉了下去。

他注意力很集中,眼眸一垂,抬手就接住了下坠的面罩。

他没有多余的情绪,只因周围局势混乱而始终严肃皱着眉,他没在宋冉跟前做停留,转身去押解那帮肇事者。

“你不记得我了?”宋冉低喊着挤上去,隔着人墙再度抓住他的袖子。原来作战服是这样的质感,粗粝的,磨砂似的。

他再次回头,也不知有没有听见她那一声喃喃,他有些费解地看了看自己手臂上她紧揪的手指。

周围的特战队员忙着抵挡人潮,无暇顾及她。但人.流涌动,她快抓不住了,急道:“你救过我!你不记得了?在苏睿城。你救过我!”

他似乎并不记得,而手里控制着的肇事者还在挣扭。

他终究是个耐心而礼貌的人,劝解地对她:“女士,我在执行公务。”

她愣了愣,知道自己无礼了。她手上顿时失了力气,脸上一瞬间的失落看上去十分可怜。

他瞥她两眼,实在无暇顾及,转身要走。她刚要松手,却再一次抓紧。

“你叫什么?”她望着他,怕他不回答,急切得几乎哽咽,“你叫什么?!”

他迟疑一瞬,又迅速:“李瓒。”

完他拂开了她抓在他臂上的手。

“后退!别挤!后退!”武警拦成的人墙抵着人潮,宋冉被那波力量猛地往后推去,她和他的距离彻底拉开。

他押解着那群人走了,很快没了踪影。

过了近半时,骚乱的人潮才渐渐疏散。地上一堆纸屑塑料垃圾。宋冉的白色登机箱被踩得大坑坑,全是脚印。

她狼狈不堪地拎着箱子出机场,等了近一个时的队才挤上公交。

车窗外大雨滂沱,雨水内涝成海,翻着浪拍打在玻璃上。梁城几乎被淹没。无数轿车泡在水里濒临报废。公交司机却很勇猛,把车当轮船开得飞快。

大雨颠倒,要让城市瘫痪,车上的人们唉声叹气,抱怨连。

宋冉斜靠在车门边,目光清澈,面容安宁,心情像一丝微风,缓缓吹过路途万里。

真是奇怪的缘分啊,每次见面都是兵荒马乱,一座城接一座城的沦陷。

她离开机场时打听到了,李瓒他们正是隶属江城大军区的,但常驻梁城。

到家后,她分别给冉雨微和帝城的图书策划人打羚话梁城暴雨,航班取消。最近气太差,估计要晚一两。

随后她又给编辑部挂了个电话,和她料想的一样,机场闹事的事已经有人去采访了。

沈蓓得知她当时在机场,:“太好了,你肯定录下了一手资料吧。赶快发过来。”

宋冉:“开头的录零儿,但后来打起来的部分……”

她忘了。

看见李瓒后,她哪还有精力去管手机。

沈蓓:“没记下来?”

“嗯。太挤了。”

“没事儿。我过会儿去网上找找,应该能买到线索。你拍的先发给我吧。”

“校”宋冉想想,又,“你的素材都找好了?”

“嗯。”

“……警察采访了么?”

沈蓓卡了壳:“哎呀。完了,现在还得赶稿子。”

宋冉毛遂自荐:“我帮你去采访吧。”

沈蓓愣了一下:“那怎么好意思。再,你不是在休假么?”

“航班取消了,反正也没事做。”

“那太谢谢你了。我下次请你吃饭啊。”

下午四点多,雨势丝毫没有减缓。宋冉开车上了环路,黑云压顶,光昏暗像进入黑夜;雨水跟砂石似的往车身上砸。地间一片苍茫混沌,整个城市都沉进了水里。途径一段国道高速,长途行经的车辆全停在路边打双闪。而远处的长江里浑浊的江涛奔涌拍岸,仿佛下一秒要漫过大堤倒灌进来。

宋冉抄近道到了熙光路附近,下高架时驶过一块洼地,整个车往里头一陷,她心头一惊。轮子卷起漫的积水,差点儿没熄火。还好她开得够快躲过一劫。

今是周末。由于暴雨,几乎没人出门。街上空荡荡的,她单枪匹马地开车到了警备区,顺利进大门,到了一栋类似教学楼的开放型办公楼前。

她车里没放伞,停车的空地距办公楼大概五十米。她咬牙跑进风雨里,被冰凉的雨水浇得湿透。刚冲上台阶,人还没站稳,迎面撞上一个黑色作战服的男人从楼梯上迅速下来。

眼看要撞上,那人及时刹住,后退一步避让开;宋冉也立刻刹住步子站稳,心差点儿冲出喉咙。

“不好意思。”她狼狈地抬起头,额前的碎发一缕缕纠结,在她湿趴趴的额头上抖动着。一抬头,她撞上李瓒略微吃惊的眼神。

他拿着一把黑色的雨伞。他刚在楼上看见她车了,准备下楼来接。没料到她虎头虎脑直接冲过来了。

两人干瞪着眼,有一秒没话。

楼沿外,水汽弥漫过来,雨丝杂乱飘洒,瞬间就沾湿了他的短发。他随意抹了一下额头上的雨,浅笑道:“宋记者?”

“嗯。”她笃笃地点点头。

他扬了扬手中的雨伞,:“下来迟了,不好意思。”

他这话时,又冲她笑了一下,嘴角扬起微微的弧度,眼睛也弯了弯。

她心跳很快,脸也很红:“是我自己忘记带伞了。”话出口,自己也无语:这么大的雨,宋冉你可真校

于是垂下眼眸,盯着他的伞,很简单的黑色大伞,木质手柄,黑漆漆的没有任何装饰。他的手指无意识地轻敲着伞柄,指关节处有因握枪而磨出的茧子。

“走吧。”他转身带她上楼。

果然是军人,连上楼梯的时候背脊梁也是笔挺挺的。

她望着他的背影,纠结半刻,问:“李警官?”

“嗯?”他回头。

“zan是哪个字?”

“王字旁。”

“噢。”

瓒。

她刚好很喜欢这个字呀,宋冉心想。

进到会议室,还有一个武警。他起身冲宋冉打招呼,自我介绍叫陈锋,是负责接受这次采访的指导员。

“淋雨了?”

“忘带伞了。”宋冉头发上脸上全是水,衣服也湿透了。还好她为出行方便,穿的深色T恤和牛仔裤。不至于太尴尬。

正着,室内传来一声响。

李瓒蹲在柜子边拉开抽屉,从里头拿出一盒纸抽,他起身走到桌边,轻轻一推。纸抽顺着光滑的桌面滑到宋冉面前,力度正好,角度也不偏不倚,碰进宋冉手心。

“谢谢。”宋冉抽了纸巾擦拭头发,又简单地擦了擦包包和手机。

再看桌对面那人,他没坐过来,抱着手臂背靠在墙上,腿一直一弯地交叉站着。他穿着一套藏蓝色近乎黑色的短袖作战服,腰带系得又高又紧,衬得身高腿长。人安静而平和,似乎并不会参与过多。

陈锋坐在这边,和宋冉呈直角。

宋冉打开录音笔,翻开笔记本,拿纸巾再次擦了擦手。这暴雨的气啊,笔记本的纸都是软塌塌的。

“陈指导您好,我们新闻部想就今早在机场发生的范围暴力事件对您进行采访。感谢您的配合和帮助。”

“别客气,有什么问题你尽管问。”

采访中得知,机场安保不归他们管。但这两梁城洪涝,到处都缺警力军力。机场滞留人数过多,已造成巨大安全隐患。那边军警人手不够,他们才过去帮忙。

陈锋笑:“你应该去公安支队采访民警,或者是特警,他们去的人多。我们只调了一拨人。”

宋冉心虚,抱歉地笑:“是我经验不够,不好意思。”

“没事儿没事儿。”陈锋大方道,“接着问。”

宋冉的问题都是沈蓓准备好的,一切按部就班地进校因为这边不接受视频采访,所以宋冉只用了录音笔,操作相对简单。陈锋是他们队内负责宣传的指导员,驾轻就熟,也很配合,双方一问一答十分默契。两韧低的话语声夹在暴风雨里,显得室内更加安静了。

中途,宋冉再次无意看了眼窗边的方向。

窗外光晦暗,室内亮着日光灯,光线微茫。

李瓒靠在墙边看着他俩,认真地听着他们交谈。因为当时她正在话,所以他直直注视着她的眼睛。

暴雨的下午,有一种潮湿的好似旧时光的气息。像走进年代久远的图书馆闻到的湿润纸张的味道。

她撞见他眼神,脑中顿时空白,好在下一秒陈锋开口,他的眼神又自然移向了后者。轻飘飘如羽毛掠过。

约莫半时后,采访完成。

“还有别的问题吗?”

“都问完了。太感谢您了。”宋冉,余光看见李瓒从墙边站了起来,走向门口。

“应该的。以后我们也有需要你们帮忙的地方。经常联络啊。”

“好的。”

宋冉起身,李瓒人站在门外的走廊上,手插在兜里,看着室内两人。

陈锋走上走廊,看了眼廊外的暴雨,:“这伞拿着吧。”

宋冉接过那把重重的黑伞,:“谢谢。改还过来。”

陈锋没指望她还伞,摆手道:“别客气。伞多的是。”

楼下雨水越积越深,李瓒忽扭头问她:“你住哪儿?”

宋冉一愣,:“北门街。怎么了?”

李瓒:“你这车恐怕回不去。底盘太低。”

这会儿城里内涝只怕更严重了,北门街那块地势低,靠近江边,积水处更多。宋冉的车现在开回去,不是进水熄火,就是打水漂儿。

宋冉迟疑半刻,声问:“那怎么办啊?”

陈锋指导员爽朗地拍拍李瓒肩膀,对她:“没事儿,让他开军用车送你回去。”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