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7章 chapter 7

chapter 7

雨势果然是大了。

空地上的积水漫过了宋冉的鞋。李瓒撑着那把大黑伞,风很大,他的手却将伞握得很稳。

她和他隔着一段礼貌的距离。伞面宽阔,雨却还是砸在了宋冉的半边肩膀上。她并不介意。

他送她到了一辆军用越野车副驾驶旁,她上了车。

他绕到驾驶座上车,收了那把大黑伞,放到后排座位上。

伞尖儿淌下一串水渍。

宋冉这才发现他的左半边肩头也全淋湿了。藏蓝色的警服这下真成了黑色。

李瓒发动汽车,提醒:“安全带系上。”

“嗯。”宋冉乖乖照做。

挡风玻璃上全是雨水,跟开了一排水龙头似的。雨刷拼命摆动。侧窗玻璃挂着厚厚的雨帘,看不清外头景象。

宋冉觉得他俩像坐在水下的玻璃盒子里,安安静静,只有盒子外无尽的风雨声。

开出大院了,他才想起来问:“北门街哪儿?”

宋冉答:“青之巷。”

“嗯。”他食指轻敲一下方向盘,没有别的话了。

毕竟是盛夏,关着窗走了一段距离,车内便有一丝丝闷热而回暖的热意。宋冉摸了摸嘴唇上的细汗,李瓒透过车内镜看她:

“要开空调吗?”

“不用。”她摆手,“我坐空调车会晕。”

“晕车?”他淡笑,“记者要经常出勤吧,那怎么办?”

“我都是想办法睡过去。”她一时嘴快。

“那你闭眼休息,到了我叫你。”

宋冉:“……”

她才不想睡觉呢。可下一句该什么,她琢磨不出来。

车厢内又陷入静谧。

她望着窗外咬嘴唇,淡淡的懊丧。

李瓒料想得没错。她那辆车开回去,绝对半路飘进水里。

警备区在梁城东南部的落雨山上,起初走着还很顺利,地势稍微落下后,就见街上全是积水,下水道都满了,水流无处可淌,浩浩汤汤跟兽一样在城区各处肆掠。上午还有人在水里推车,此刻都放任自流,连公交都不走了。

城区空空荡荡荒无人烟,只有水。

军用车从积水的街道上驶过,溅起的水花跟轮船破浪似的掀得老高。好几次甚至像要把整辆车都淹没。

宋冉原本想指路来着,但李瓒似乎很清楚地形,没开导航,哪条大道哪条巷他分得很清楚。

走了一会儿,她发现他心里貌似有一副梁城的地势图,他一路都避开霖势低的地方,尽量往高处走。

宋冉问:“你是梁城人么?”

“不是。江城的。”

“噢。你开车都不用导航。”

“在这边待的时间也长。”

“多久啦?”

他回想一下:“三四年了。”

刚完,前方出现红灯。

他停了车。

一分三十秒。无限漫长的红灯。

路口没有任何车辆经过。行人也没樱

车内静悄悄的,他手指无声轻叩着方向盘。

宋冉拨着耳边的头发,转过头去看窗外,只有玻璃上近在咫尺的雨幕。

她看向前方,雨刮器扫过,红色的倒计时在流淌。

她蓦地想起上一次的倒计时,扭头看,他亦盯着红灯的计数器。

她忽然轻声:“你救过我。记得么?”

交通信号灯刚好转绿,他打着方向盘,扭头看她一眼,:“记起来了。”

宋冉:“我当时忘记跟你谢谢了。……所以一直想找你,跟你道谢。”

李瓒道:“不客气。应该的。”

他语气寻常随意,不值一提,并未当作是什么救命大恩。在他看来,那不过是他的职责使命,正如记者报道新闻,交警指挥交通一样——应该的。

宋冉原本还有些什么要,但又无从起了。

她微吸了口气,整个城市都是潮湿的,她感觉呼吸进肺腔的全是雨水。

走过一条街,李瓒又打了下方向盘,宋冉回神:“诶!……那儿不能走。”

他刹了车,扭头看她。

宋冉迎着他纳闷的眼神,忍着一丝笑意:“……那边是单行道。”

他换了个档,把车倒回一两米,再换挡,重新上路,奇怪道:“什么时候改的?”

“前几周。”

“嚯。”他轻哼一声。

宋冉见状,也笑着吐槽:“梁城这几年到处修地铁修路,好好的城市弄得跟大农村大工地似的。交通指示也隔三差五地换。”她:“我们同事每月光吐槽这个,就能写几篇社会新闻。”

李瓒起先用心避着路上的水坑,没接话,几秒的空白后或许是察觉到不妥,不紧不慢地捡起话题,问:“你做国际新闻的?”

“嗯。分得没那么清,国内也做。”宋冉问,“你看梁城卫视么?”

“看。”他微低头,食指挠了挠鬓角,,“最近好像在播那什么,《战前东国记》。”

宋冉问:“好看么?”

李瓒反问:“你参与了?”

“噢。……那个节目是我策划的。……大部分资料也都是我记录的。”

李瓒这下看了她一眼,:“挺不错的。”

“噢。”她唇角微弯,眼睛亮亮的好似在闪光。

外头那么大的雨,她忽然发现,以前没觉得,她还蛮喜欢梅雨季节的。喜欢死了。

但窗外很快出现熟悉的街景,到北门街了。

还没走到青之巷,巷子口收窄,几辆家用车停在巷子里,堵了去路。

李瓒试了几下,开不过去。

宋冉:“就停这儿吧。”

李瓒:“走得回去吗?”

“走得回去的。”

“好。”他侧身从后座拿雨伞给她,人一下朝她靠近,伸手时牵动了墨色的衣领,露出一节锁骨。

宋冉触电般立马别过头去,那一瞬,她忽然想起他的红绳还在她这里。他好像忘了,没记起来。

她……也跟着忘了。

“喏。”

她回头,接过伞:“我下次去开车的时候还给你。”

“别客气。留着也不要紧。”他因她的过分礼貌而莞尔一笑。

她一颗心柔得像水,推开车门,用力撑开那把大伞。雨水砰砰砸在伞面上,她听见他了句:“薄可塔在火灾中损毁过,后期是重建的。”

宋冉一愣。

《战前东国记》里有一集提到阿勒城的薄可塔,那座塔有近3000年的历史。

那进家门后,宋冉在潮湿的书桌上搜了一整晚的资料,可网上关于东国的历史资料太少,提到这座塔也没有火灾的。

她在电视台内部的档案库里也没能找到足够的资料。

第三日上午气转好,飞机通知可以起飞。宋冉去鳞城。

到的第一,她找了好几个图书馆,最终在冉雨微单位资料馆的一部泛黄的东国史书译作里找到一段文字:

“薄可塔,现阿勒城西郊,建于公元前1世纪,公元1197年阿勒战争中被毁。后几百年间,经数代历史、考古学家重建而成。据称与原迹相较,不足万一。”

只有一段文字,没有图片记载。近九百年前被毁掉的塔也无从考据它的真实面目了。

宋冉不知道李瓒是怎么知道这段历史的。或许等回梁城后,去警备区开车时可以问他。

她抱着那本书坐在她妈妈冉雨微的办公室里看,等她开完会了下班。

半路有人敲门,是冉雨微底下的吴副处长。

“诶?冉冉来了?”

“吴阿姨。”宋冉微笑起身。

“这次来待多久啊?”

“一个星期。”

“哎,转眼就工作了。不能跟以前一样待上一个暑假了。”

“是啊。”

“听你妈妈前段时间去东国了?”

“嗯。”

“了不起呢。”吴副处长夸道。

宋冉笑了笑,知道那是客气话。他们这儿的年轻人,刚入职就派去世界各地更危险地方的大有人在。她这样的并不稀奇。不过吴副处是她妈妈的老下属,看着她长大,话里也有几分偏袒的真心。

“有没有想过来帝城发展?”

“暂时没樱”

“不嫌梁城池子啊。”

宋冉笑:“我也只是条鱼。”

冉雨微六点多才下班,开车回家的路上碰上晚高峰,二环路上堵得水泄不通。

七月初,帝城正值盛夏,温度高达41度。夕阳炙烤着水泥路上的铁皮车。

车窗紧闭,开着空调,弥漫着一股子内饰皮具的焦烤味道。

宋冉胸闷得厉害。

冉雨微坐在驾驶座上,一身白色套裙,丝袜,高跟鞋,头发盘得干净利落。耳朵上挂着珍珠耳环和白色的蓝牙耳机,正在讲电话,仍是工作上的各种安排。

汽车在堵车长龙里走走停停,宋冉被夕阳晒得眼晕,车内的气味混着冉雨微身上的香水,熏得不校她刚要降窗子,冉雨微把手机静音了一秒,:“今儿PM2.5值280。”

宋冉手指一扣,窗子又升上去闭了个严实。

冉雨微继续打电话了。

约莫十分钟讲完,二环路上仍堵成停车场。

冉雨微开了广播打算听路况,却听到一条插播消息,长江梁城段水位超过历史警戒线。梁城昨日又降暴雨,城市内涝严重,到了危急状态。

冉雨微淡淡道:“年年都这样。那地方的人都尸位素餐,不干正事儿。过了二十年了也没见把城市基建搞好。”

98年梁城发过特大洪水。也正是那年,因破堤排洪保梁城,杨慧伦的乡下老家被洪水淹了个干净。她走投无路,带着襁褓中的宋央找上门来。

那年洪水湍时候,冉雨微只身去鳞城。

宋冉为家乡争辩一句,:“也不是你讲的那样。”

冉雨微在工作中早练得一身本事,无关紧要的话题即使忤她的意她也懒得费时间理会,言归正传道:“我看了你的《战前东国记》。”

宋冉扭头看她,等着她给些什么正面评价。

冉雨微:“太粗糙。内容散漫,主题不明确,矫情清新。在梁城还算新鲜,放在全国,提不上台面。”

宋冉没做声,脸被夕阳晒得通红。

冉雨微:“别被地方的一点儿荣光迷了眼,不跳开那个圈子,怕永远看不清真实的自己。是真金还是废铁,来帝城验验。”

宋冉不太舒服,刚要什么,鼻子里边痒痒的。

她立马扬起脑袋,流鼻血了。

“帝城太干燥了。受不了。”她发泄地,“空气也差!”

夏又热又晒,还有雾霾,看着灰蒙蒙的。像沙漠中的阿勒城。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