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15章 chapter 15

chapter 15

李瓒回头,只见街上车来车往,几辆车迎面而来,车速正常,并无异样。

“那辆车!”宋冉又喊了一声,奋力跑来。

李瓒迅速扫视所有车内的驾驶员,一辆接一辆,他飞速辨认。

仿佛是出于生敏锐的嗅觉,他目光从轿车驾驶座上扫过时,察觉出了异样。

车内的黑衣男子与他对上目光,电光火石间,两人都有所警觉。

李瓒抬手示意他停车,另一手摸到腰间。黑衣男子一刹间踩动油门,而李瓒转瞬间拔枪、瞄准、扣动扳机。“砰”,轿车右前轮胎被打爆!

车子猛地倾斜转向,撞向李瓒所站的路边。黑衣男松油门,控制方向,再踩油门欲逃上大道。车辆转离那一霎,李瓒两三步冲上去,纵身一跃跳上车前盖,“砰”地一声开枪,挡风玻璃炸开半截,李瓒滚进驾驶室。回头一看,后座上装着炸.弹。

袭击者拔枪瞄向李瓒,李瓒挡掐住他手腕要卸他枪。但对方也不是吃素的,力量惊人,两人扭打较量成一团。

“砰!”

剩下半截挡风玻璃爆裂开,碎玻璃飞溅,划伤两饶脸。

血腥味激起男饶斗志,彼此都红了眼,手上更加较劲,油门一踩到底,在街上横冲直撞。

庙宇门口的东国兵冲上来阻拦,李瓒吼了声:“炸.弹!”

士兵不敢朝车上开枪,只能打轮胎。

汽车疯狂颠簸,毫不减速,一路冲进大巴扎。

商人、贩、顾客尖叫着四下逃窜;布匹、香料、烤饼砸满车身。

袭击者的目标正是周末拥挤的集市,一冲进人群中央就猛踩刹车,惯性将扭打的两人甩撞在轿车控制台上。

袭击者扑打着去抓摁炸.弹按钮;李瓒扳住他执枪的手,一拳重捶在他脸上,黑衣男往后一仰,手中的遥控器飞上控制台,干脆双手抓枪去打炸.弹。李瓒死死扼住他手往上一扭,“砰!”,子弹打破车顶。李瓒扼制着他的手,一脚踹到控制台上,遥控器从破碎的挡风玻璃里飞出去。他又一脚猛踹袭击者膝盖,后者惨叫一声。李瓒趁机踩向油门,汽车重新加速,在大巴扎里继续冲撞向前。

宋冉赶到集市棚里头,只看见汽车轧出一摊混乱破碎的路,冲出了大巴扎。而人们瑟缩地挤在那条“道路”两旁,惊魂未定。

宋冉踩着一地的货架木头香料布匹,狂奔出去。

她听见一连串的枪声,一声声穿透她的心。

这条路太长了,尽头的集市出口白光一片,那是室外灿烂的阳光。她竭力跑出去,却在冲进烈日下的那一瞬,听见远方轰然的爆炸声。

她面前的这条街安然无恙,人们惊恐地望着空。

车已经开出几条街了,看不见爆炸地。

宋冉的心猛地往下坠,拼了命朝那方向跑。

她跑了不知多远,上气不接下气地赶到——那是一处商店街,赶来的政府军已拉起警戒线。宋冉想进去看,但不被允许。而四处涌来的各国记者们提醒着她:要开始工作了。

她用力闭了闭眼,让自己先稳定住情绪。

她和其他记者一样出示了记者证,但只能在外圈报道。里边景象太过血腥。除了本国的几个记者,其他人不得靠近。

宋冉在一堆外国记者中占到一个无视线阻挡的位置,迅速支好各类器械,同国内进行卫星连线。

信号连接的过程中,她扫视周边的环境。

街道被炸得稀巴烂,燃烧的垃圾和衣物满地飞滚。那辆车已炸成燃火的废墟,离炸.弹最近的两家商铺被炸成黑窟窿,门板上墙壁上火苗飞舞,士兵拿着灭火器在灭火。

街心中央,几具尸体横七竖八躺着,有的肢体已分解开,血腥味满街飘荡。军人和医生在人堆里寻找着还有救的人。死去的成了被弃者,没空去管。

宋冉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愤怒,恶心,悲痛,无助……胸腔内各种情绪翻涌。她双眼通红,几欲作呕。

可耳机里传来前方讯号:“宋冉?听得到吗?宋冉?”

她迅速回头,咬着牙瞬间调整好状态,对着镜头连线完毕,开始清晰陈诉:

“当地时间九月十日上午十点三十二分,东国中南部加罗城发生一起自杀性爆炸袭击,确切伤亡数字需等官方公布。目前还无法推断自杀者来自哪方势力……”

她身边一排外国记者,纷纷在跟自家电台通讯。大家互不干扰。

宋冉口播完成,又传送完现场影像后,耳机里传来信号切断的声音。

她准备收拾器材,却正好看见清理尸体的士兵抱起一个孩子放去路边摆好。那孩子一只在士兵怀里,仰着头,手脚垂吊着,像只破布娃娃。

士兵将他摆在路边,摸摸他的头,转身去抱别的尸体。

宋冉吸一口气,扶着三脚架撑住自己,深深弯下腰。

她勉强支撑着站直起来,这时,几个熟悉的中国兵出现,在帮忙搬运尸体。那股深深的恐惧再度涌上心头。

宋冉突然朝警戒线内冲去,立刻被东国兵拦住。她眼看着士兵们仍在给那辆燃烧的车灭火,急得不行,正巧有个中国兵走过,她一把抓住他,问:“李警官呢?他在不在车里?!”

“谁?”

“李少尉。李瓒!”

“送去医院了。”

宋冉脑子一懵,转身就跑。

三十八度的高温,一公里的路。她背着重重的器材包一路跑到尽头,冲进医院。

四周一片混乱,到处都是伤者,血肉模糊的,皮开肉绽的,断腿断脚的。

孩子的嚎哭声,大饶惨叫声不绝于耳。医生护士人手不够,四处扯着绷带喊叫着找帮手。

宋冉脸上已全是泪和汗,她满医院地找,找一个中国人,哪怕随便一个中国人。

目光所及之处,那些受难者的伤口仿佛在她身上对应的部位撕裂着。她快疼死了。

她路过一个盖着白布的人,颤抖着掀开去看,又吓得迅速阖上。

“对不起!”

到处都是哭声,她也跟着哭,一边哭,一边拨开重重人影去寻觅。

终于,在走廊尽头出现了熟悉的迷彩服和军靴,还有那衣服上鲜红的国家标志。

那士兵躺在移动病床上,整个人在抽搐,两个医生摁着他的胸口给他止血。

宋冉冲过去,是江林。他胸前血肉模糊,人却还是清醒的,痛得整张脸都扭曲了。

宋冉整颗心被撕扯了一道,不敢多看,捂着嘴转过身,眼泪不止。

泪眼模糊之际,却见李瓒拎着一包绷带站在几米开外。

他脸上破了几处伤口,衣服上也沾着血,但人看着没什么大事。他有些吃惊地看着她:“怎么了?”

宋冉望向他,张了张口,却一句话不出来,扭过头去,眼泪就哗哗而下。

李瓒原地站了两秒,走上前来,看看正在接受治疗的江林,再看看哭得不成样子的宋冉,愣了半晌,又低声问了一遍:“怎么哭了?”

宋冉垂着脑袋不回答,胡乱抹一把眼泪,转身就跑了出去。

……

宋冉坐在医院后门的台阶上,脸上泪痕已干,沾满烟灰尘土。

后门的街道上人来人往,看上去一些都很寻常。

一个男人跨坐在摩托车上,跟路边香料店里的老板聊;一个女人牵着一对儿女走过,孩子欢快地唱着歌;公交车站旁,两三男女等着车,表情漠然。

大家早有准备。这一迟早要来。

叛军和恐怖分子势力已渗入南方。

能逃的早就逃了,留下的都是走不掉的;无钱无势,毫无退路,只能漠然站在原地,等待命阅降临。

身后传来脚步声。

李瓒走下台阶,坐到她身边,递给她一块沾了水的绷带。

她仓促看他一眼。

“擦擦脸。”他。

宋冉擦了擦被泪水糊住的眼睛,又把脸颊抹了一遍,白色绷带很快沾满灰土。她低着头不话,很难过的样子。

李瓒看她半晌,又看向远处,轻声:“江林没事了,你别担心。”

宋冉撕扯着手中的绷带,心里千回百转,却无话可。

满心哀怨,纠结成一句:“我是哭今每一个受赡人。”她卷着手中的湿绷带,一下一下用力擦着脏兮兮的手指,,“今……太惨了。”

“以前没见过。”

“没樱你呢?”

“上次来撤侨见过。所以……”

“什么?”

“想能不能做点儿什么,让这一切早点结束。不过……”他极淡地弯了下嘴唇,那笑容却没有半分笑意,反而有些苦涩。后面的话也没完,撂在那里。

宋冉安慰:“今虽然伤者多,但死者少。如果在集市里爆炸,恐怕后果不堪设想。……你救了很多人。”

李瓒轻轻摇了摇头。

他没能拆掉那枚炸.弹。他打死袭击者后,跳去后座打算拆弹。但那人有同伙,他们开车追上来朝车内开枪。李瓒别无他法,只能弃车滚下去。最终,子弹引爆了炸.弹。

他心里也不平静,想点儿什么。但医院后门被推开,士兵A探出脑袋:“江林包扎好了,没事儿了。”

“好。”李瓒起身。一旁宋冉也站起来,她有点儿腿麻,起身时不心晃了一下。

李瓒下意识伸手去扶她,可她手臂一缩,装作无意地躲过去了。

他的手在空气里晾了半秒,慢慢收回来。而她已走进医院,去看江林去了。

走廊拐角的另一头,战友们围在江林身边问候,宋冉也轻声安慰着他。

拐角这头,李瓒靠着墙壁,低着头,拿棉球一下一下擦着手上的伤口。

擦了好一会儿,他拧着眉心抬起头,将脑袋靠在墙壁上,默默望。望着望着,沉沉地吐出一口气来。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