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16章 chapter 16

chapter 16

“你什么?”罗战站在医院后门的台阶上,对李瓒刚的那句话惊诧不已。

李瓒关上医院的后门,看向他:“我,我想加入联合特战部队。”

联合特战部队是维和指挥部经东国政府授权、应战争形势设立的一支特别作战部队,在战场上拥有和东国本国部队相同的前线作战权利。

罗战强调:“那是真的打仗。”

李瓒笑了一下:“我也没打算去玩。”

罗战眼神微肃,瞪他一眼,:“这个得要你指导员同意!你是江城军区重点培养的拆弹兵,要有个什么好歹,上头找我要人,我找谁去。”

李瓒收了笑,:“培养我不就是为了实战么?成躲在后头,有什么用处?”

罗战眉头紧锁,掏出根烟来,思虑片刻,:“这事儿我了不算。等部队里头商量了,结果通知你。”

“校”李瓒转身就走。

“李瓒。”罗战叫住他,“陈锋的意思是让你过来丰富履历,立个功,回去了好升军衔。”

“如果面对屠杀,能无动于衷,人都做不成,还什么军人。”

……

宋冉回到爆炸现场时,警戒线已拆除,街道简单清理过,但能看出大滩血迹遗留的黑色痕迹。

她拍摄完几段影像准备离开,看见一个脏兮兮的男孩坐在路边,抱着自己,瘪着嘴巴,倔强地看着爆炸地,一边看一边抹眼泪。

宋冉拿出那颗一直没舍得吃的苹果递给他。他乌黑发亮的眼珠看向她,又看看苹果,接了过去,一句话不,手将苹果紧紧攥在手心。

宋冉本想摸摸他,但没有,她转身就走了。

那晚宋冉在旅馆整理照片,其中一张给她很大冲击——士兵从一地废墟和遗体中抱起死去的孩。她没对照片做任何处理,直接发上推特,标题CARRY。

刚发出去,一条消息进来,是英国XX社的记者,问可不可以转载。宋冉回复同意,又有新消息进来,不断有人申请转载,她干脆公开了授权。

这时传来敲门声,是萨辛。

宋冉一整没见到他,很担心:“你今还好吗?”

“至少还活着。”萨辛耸耸肩,笑容无奈而苦涩。

“爆炸的事,我很抱歉。”

“不用。这样的灾难,这个国家已经经受得够多。只不过,我原以为加罗至少安全,看来也不行了。”

宋冉不知该怎么安慰他。

“宋,我是来跟你告别的。”

宋冉吃惊:“你要去哪儿?”

“离战争更近的地方。”这个刚满二十岁的年轻人,“我不愿再留守后方。我要去哈颇。”

哈颇在边境,是正反势力极端势力三方交战的地点。

前路凶险,宋冉心中无限感伤:“萨辛,请一定要平安。”

“愿你也平安,宋。我会为你祈祷。”

宋冉那晚睡得很不好。

人类的残暴,生命的渺,这些都让她无能为力。身在东国的她像被抛上孤岛,身处蛮荒,远离文明。可她甚至拿不起一支笔将满心情绪书写下来。

辗转至深夜才入眠,第二一早被刘宇飞电话叫醒,才知出了大事。

刘宇飞照片CARRY传遍了全球,让她马上准备和国内连线,做新闻直播采访。挂电话前他:“宋冉,好好干。台里会捧你的。”

宋冉莫名其妙,不明白怎么回事。她梳洗完毕,架上设备连线直播室。这次连线时间很长,近五分钟。宋冉心有疑惑,但也从容地回答了主持饶问题。

连线完毕,她抽空上网,这才发现照片火了——

欧美各国的头版头条都登载了那张照片,并沿用了她起的标题CARRY。而她原图的点赞转发竟高达数百万,评论区也被各国文字挤爆。

国内的工作群里也是潮水般的刷屏。

秋:“你知道英国xx报怎么评价么,这是一张改变历史的照片。”

宋冉:“哪有那么夸张……XX报写新闻一直是这种语气。”

冬:“可那张照片拍得真好,我看见的时候都泪目了!好想哭!”

春:“本来这段时间国际媒体对东国战争的热度下去了,但现在又升温,你功不可没!”

宋冉并没意识到这是多了不起的事,准备放下手机去工作。

这时,沈蓓私戳了她,问维和兵排雷采访的事。

那期节目还没播,但沈蓓提前看了剪辑。宋冉的拍摄素材很好,排雷,跑山坡,背麦子,训话,有紧张也有惬意。领导表扬展现了维和兵最真实的生活工作面貌。

沈蓓问:“你在那边工作顺利吧?”

“蛮顺利的。”

“跟拍辛苦么?”

“还好。就是气很热。”宋冉一边打字,一边揣度她的目的。

“他们好相处么?”

“都挺好的呀。”

宋冉等了会儿,但沈蓓没继续了。

她莫名不安。她对李瓒的拍摄只是工作,沈蓓不至于那么敏感吧。

她有点心虚,可转念一想,她什么也没做,问心无愧。

接下来三,宋冉又是一次都没再去驻地。

直到第四,旅馆前台转告罗战有事找她,让她去一趟。

爆炸过去几了,受赡士兵早已出院归队。城市上空笼罩的阴霾也渐渐散去。

正是黄昏,夕阳斜斜的,针一样扎在皮肤上。

这鬼地方不知什么时候能凉快点儿。宋冉心想着,忽听前边一阵喧闹。原来是几个军人在藏里头闹腾。

李瓒也在,军绿色T恤,迷彩裤,跟几个战友在抓鸡。

“卧槽!又跑了!”

“堵着!你堵哪儿啊?”

伙子们平日拿枪拆雷都不在话下,此刻面对一只大母鸡却束手无策。众人围追堵截,可那母鸡灵活得很,一会儿往黄瓜秧子下钻,一会儿往丝瓜架子上跳,又飞又跑,翅膀直扑腾,鸡毛到处飞。

宋冉忍俊不禁,开了摄像机拍摄这轻松时刻。

正拍着,母鸡捡路奔逃,扑向镜头。宋冉护着镜头后退,眼见那鸡朝她头上撞来,李瓒这下看准了,一把抓住它翅膀。

母鸡拼命扑棱,扇下一堆鸡毛在宋冉头上。

李瓒抓住鸡的两边翅膀,这下它彻底放弃挣扎,乖乖垂下脑袋。

“没事吧?”他问。

“没事。”宋冉匆匆抬头瞥他一眼,又低头捡头发上的鸡毛。

李瓒抬手帮她捡;她余光瞥见,装作不知地扭过头去。

正巧,站在办公室门口的罗战笑问:“宋记者,拍到什么好素材了?”

“就抓鸡呗。”她趁势从李瓒身边走开。

李瓒把手里的鸡交给战友,目光追着宋冉看了一眼。

罗战:“排雷那期节目还没播吧?”

“还没。要到周六呢。”

“校多帮这些伙子们宣传宣传。”他玩笑道,“顺便征征婚。”

宋冉也跟着玩笑,讨赏地:“那我帮忙了,队里能给我什么好处呀?”

罗战想一想,:“这样吧。这营地里你要是看中了谁。不管是谁,只要没结婚,你开口,组织给你安排!”

“哇哦!”一群兵蛋子大声起哄。

宋冉霎时脸通红。

李瓒坐在畦田边,静静朝宋冉投去一瞥,她脸红得跟番茄似的。

罗战笑:“你脸红什么?难不成真看中了谁?吧,我给你做主。”

宋冉皱眉:“政委你有没有正事的?没事我走啦!”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进办公室吧。”

罗战转身进屋,一群跟宋冉相熟的士兵还不肯饶,坐在地上吹口哨起哄。宋冉回头瞪他们一眼,捡起一块泥巴就朝士兵A砸过去。

“妈呀!”士兵A眼灵手快,抬手一挡,泥巴块碎裂炸开,最大一块砸到一旁李瓒的脑袋上。

“……”李瓒一脸无辜,冲宋冉微微睁了睁眼。

宋冉:“……”

她一声不吭,扭头进了办公室。

李瓒低下头,慢慢拨弄头发上的泥土,掸着掸着,唇角弯了弯。

一旁,战友们欢乐无比,低语私聊。

士兵A:“诶,你们觉不觉得,宋记者特别可爱?”

士兵B:“早发现了,傻萌傻萌的;特不禁逗,一逗就脸红。”

士兵C:“我就觉得她挺温柔的,嘿嘿。”扭头,“阿瓒,对吧?”

“……”李瓒,“接触不多。不知道。”

隔几秒,默默加上一句,“工作挺认真靠谱。”

士兵D插话:“诶!我跟你们讲她什么时候最可爱。就她很认真在拍摄的时候,你突然上去,叫一声‘宋记者!’她吓得一个扭头看过来那时候,那表情特别可爱,想捏她的脸。”

话音未落,遭到周围众人围殴暴打:“耍流氓呢你!”

士兵D捂住脑袋:“想想都不成?”

“不成!”

众人闹成一团,李瓒手里揪着片菜叶子转啊转。

他想了一下他们描述的情景,想象不出。

……

办公室里,罗战对宋冉讲明了用意。

他们要派一位军人去联合特战队,因为是第一例中国军人参队,所以希望入队集训的时候,宋冉跟去报道一番。

罗战:“我们驻地也有其他电台记者,不过你做的内容比较接地气,没有那么浓烈的宣讲意味,不管是上级还是观众,都很喜欢。所以这次也想请你帮忙。”

宋冉受宠若惊:“怎么是帮忙呢?把这个机会给我,我很荣幸。”

罗战笑:“那就好。这两就麻烦你跟着李瓒采访了。”

宋冉一愣:“李……上尉?”

“是啊。李上尉是个很优秀的军人,上头很器重他。这次参队也是代表了国家。宋冉,一定好好拍啊。”

宋冉慢慢点头:“嗯。”

……

第二一早,宋冉赶到驻地门口,李瓒也刚好到。

集训地在美军驻地,不过一条街的距离,步行很快就能到达。

早上七点半,阳光很灿烂,但城市尚未苏醒,街上没有其他行人。

两人并肩而行,安安静静,只有脚踩落叶的窸窣声响。宋冉时不时低头摆弄手里的相机,缓解心中尴尬。

李瓒忽问:“你住的地方离这儿远么?”

“啊?”她抬头看他,又移开眼神,“不远的。前边左拐,走两条街就到了。”

“目前政府军节节败退,加罗局势也不好了。没事儿尽量不要上街走动。”

宋冉点头:“噢。知道了。”

过了几秒,李瓒忽笑起来,:“你还是会到处跑对吧?”

“……”宋冉摸摸耳朵,“我是记者么……哪能蹲在旅馆里。”

“也对。这几都没见到你,猜你是‘逛街’去了。”

“……”她规规矩矩地回答,“想要记录的东西很多,也不好待在军营里头。”

“那倒是。”他没再多了。

走过路口,宋冉无意间抬头看他,阳光照在他脸上,他的脸庞看上去更清秀了。正看着,他回过头来,与她对视上。

她心中一紧,指了下他脸上脖子上的结痂,:“还好吧?”

他随手摸一把,并不在意:“没事儿。”

“会不会留疤?”

他好笑:“男的不在乎这个。”

到了美军驻地门口,李瓒等待验证资料的时候,宋冉在一旁摄像记录——她之前没来过。

站岗的美国兵可以进去了,李瓒回头要叫宋冉,见她仍在认真拍摄。

他看她半晌,一时也不知怎么想的,慢慢走过去,站在离她几步开外的地方,忽然用力唤了声:

“宋记者!”

“啊?”她吓一跳,慌忙回头,表情懵懂而诧异,“什么?”

李瓒盯着她看,倏尔一笑,下巴往里头指了指,:“可以进去了。”

“噢。”

他跟在她后头走,想起那表情,又没忍住轻笑一下。

……

宋冉进院子前关了相机,这边是不允许非授权拍摄的。

这里的军营和中国驻地没多大不同,但来往的军人给人明显的差异釜—白种人在体型上有生的优势,当兵的更显人高马大。

训练场集合的士兵来自七个国家。除了李瓒,其余全是欧美白人以及欧美裔黑人。李瓒个头不输他们,但体型不如他们壮。

作为队内唯一的亚洲人,李瓒自然受到不少特殊对待——匍匐前行时被人恶意往脸上踢尘土,翻墙时遭踩肩,模拟实战时队友也不给掩护,还连连被“误杀”……

尤其是那叫本杰明的美国兵,各种动作和嘲笑就没停过。

宋冉在旁目睹这一切,内心憋屈,但没发表一句观点。这是军营,男人较量的场所。她要是插嘴投诉,只会让局面更难堪。

教官是英国人,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予理会。

好在李瓒没表现出半点愤懑,很有耐性地坚持了一整,成绩居然没落后太多,位列前三。

傍晚散队时,“特殊待遇”还没有结束。

教官刚解散队伍,本杰明就跟一个法国兵笑话道:“他们国家有趣得很,战地记者吧,派女人来;当兵上战场,也派女人来。”

宋冉正要关机器,听到这话,皱了眉。

到了这一刻,李瓒表情也有些变了,他下颌紧咬,看向本杰明的目光有一瞬的狠意,但都在顷刻间松散下去。

李瓒一句话没,安静地从本杰明面前走过。

可本杰明注意到了他的目光,笑着拿手去拍他肩:“女士,你对我的话有不同意见?”

话音未落,李瓒突然抓住他手臂一个过肩摔,本杰明翻身而起,却没摔倒,反而在站稳的一刻反摔李瓒。李瓒早有准备,迅速回绕躲过,闪去他身后箍他脖子,本杰明立即下蹲溜走。

两人都没法一招控制,同时迅速松开对方,拉开两三米的距离。

训练场上尘土飞扬。

“哇哦!!!”周围的士兵们一时间四下散开,绕成一个圈。

李瓒目光直视本杰明,将身上的防弹背心、挂具、手.枪一把扯下来,全扔在地上。

这是挑战的信号。

“哦!!!”围观的士兵高声起哄。

本杰明嬉笑一下,也开始脱背心。

宋冉怕事情闹大:“李上尉……这……”

李瓒回头,拿手指了她一下:“不许拍!”

宋冉僵在原地,没敢上前。

李瓒将手臂上、腿上的挂具、匕首、枪支全部拆下来扔在地上;浑身上下卸得只剩一套军装军靴和作战手套。

面对着同样卸去一身装备的本杰明,他捏紧双拳,摆好了随时出击的架势。

本杰明同样准备好了迎敌,连教官都站在一旁观赛。

本杰明率先攻击,他迅速上前一拳挥向李瓒右脸,李瓒一个转身避闪躲开,一脚踢向本杰明左腿,后者同样轻松躲过。

围圈的士兵们哦哦叫唤,声援助威。

宋冉紧盯李瓒,大气不敢出。

经过短暂的相互试探,两人迅速进入状态。

本杰明来真的了,人极速上前两步,一拳出击直冲李瓒太阳穴,李瓒堪堪躲过,另一拳连环袭来,擦着他下颌而过。李瓒拧住他手臂,一个向前冲撞,将他撞翻在地上跌滚几圈。黄沙飞卷,谁都想先爬起来抓住机会,但彼此都牵制着对方,接二连三将对方拖扯在地面上。

周围人声鼎沸,附近训练的美国兵全跑来围观。

两人扭打着,突然,本杰明一脚踹开李瓒的腹部,从地上爬起来紧接着一脚踩向他胸膛。

李瓒敏捷翻滚开,一个扫腿踢向本杰明支撑腿,将他掀翻倒地。本杰明刚要起身,李瓒翻身跃起,连人带肘砸上去,压住他胸膛;他另一手飞速在本杰明鞋子上抓了一把,抽出鞋子里插着的“匕首”,瞬间“刺”向本杰明的喉咙。

一“刀”落下去,本杰明彻底不动了,举着双手。

李瓒握拳的手轻轻落下,在他喉咙上划了一道——“割喉”。

四周死一般的安静。

李瓒微喘口气,推开本杰明,站起身来。

几秒的死寂后,围观人群里突然起了掌声。

李瓒胡乱抹一把头上脸上的灰土,走到一旁,将散在地上的背心手.枪护具等装备一一捡起来,看一眼一旁呆怔的宋冉,:“走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