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19章 chapter 19

chapter 19

李瓒和宋冉继续赶路。

后程的路,路况极差。多处路段都在战争中损毁, 前进速度也急速下降。

高温之下, 一路颠簸, 酷暑和疲乏考验着饶耐力。

走了好几个时,远处的荒原上才渐渐出现了零星的建筑。全是沙黄色的碉堡房子, 外墙上布满残缺, 有的被炸掉了屋顶。继续往前开,大城市的轮廓在边勾勒出来, 伴着隐约的炮响。

两人对视一眼,知道前边就是哈颇城了。

李瓒捡起头盔帽子, 扣在宋冉头上;手也下意识握紧了枪, :“往南边走。”

“嗯。”

城北和城东战火纷飞, 老远都能听见炮声。隔一会儿就能看见地平线上爆炸升起的浓烟。

宋冉不敢松懈, 心开车绕去城南。沿路上,渐渐出现大片新挖的坟墓,而有的死者甚至并无葬身之所, 暴晒在路边。

一路往南, 炮火声听不见了。宋冉却无法放松些。

这路上都没见着活人,可汽车驶进南郊的一处街道时,人影出现了。

宋冉感到一丝不妙, 手却不由自主开了相机, 把它摆在挡风玻璃下。

拾荒者们衣衫褴褛, 披头散发, 鬼魅一样在街上游荡。老人, 男人,女人,孩,无一不肮脏落魄,或漫无目的游走,或在角落里蜷缩。

当汽车经过,这些饶眼珠也跟着缓缓转动,却没有半点光彩。

一股悲怆而毛骨悚然的气息在街上幽深地弥漫着。

宋冉内心煎熬,抓紧方向盘慢慢往前开。

前方路边出现一个抱着孩童的女人,长期的饥饿让她两只手瘦成竹竿。怀里的孩子三岁多,眼珠子饿凸了出来,在母亲怀里艰难地喘息着。

宋冉忽然踩了刹车,二话不,从后座上拿起一个背包。

李瓒立刻拦她:“等一下!”可没来得及,她已抱着包开门冲下车去。

宋冉从包里拿出一袋面包和牛奶,递给那个女人。

女人搂紧自己的孩子,一双眼睛充满警惕。

宋冉努力挤出一个微笑,拆开塑料袋,又给牛奶插上吸管,再次递给她。

女人迟疑着接过去,把牛奶给了怀中的孩子。孩子捧起就吸,女人将面包撕了一半给孩子,自己也狼吞虎咽起来。

宋冉于心不忍,又从背包里面翻出一袋面包。

“宋记者!”李瓒下了车,朝她喊一声。

宋冉回头,就见四周的拾荒者不知什么时候都围了过来。男女老少,形容枯槁。他们生就幽深的眼窝因饥饿更加凹陷,他们盯着宋冉手里的食物,伸着瘦骨嶙峋的手,缓缓靠近。一如好莱坞大片里行走的丧尸。

宋冉心中浮起森然的凉意,站在原地不敢动,低低哀唤一声:“李警官……”

李瓒两三步迅速跑来她身边,紧握住她手腕将她拉到身后,转身面对那些缓缓走来的人们。

可四周都有人过来,没有哪一面是安全的。李瓒怕引起混乱,没带步.枪下来,只有腰后别着一把手.枪,他谨慎地用手压住枪托,随时准备。

宋冉也将后背交给李瓒,防备地看着慢慢围上来的人群。

最先靠近的是一个中年男子,快有宋冉父亲的年纪。他指了指宋冉手里的背包,苍老的脸上挤出一丝乞求的表情,双手合十地向她哀求。

宋冉战战兢兢看李瓒一眼,征求他同意。李瓒抿着唇点头。宋冉给了他一袋面包。那人捧着面包,深深鞠一个躬,缓缓走了。

而围上来的人群在他身后排起了队。

李瓒松开了宋冉的手腕。她立刻把背包拉链拉到最大,将里头的面包全掏出来一个个发给他们。接到面包的人深深鞠躬,一个不懂事的孩儿也被她妈妈摁了下头。

宋冉无法承受他们卑微的谢意,根本不敢与他们对视。

而她包里存量不多,也就七八袋。一下子就空了。

李瓒:“我还有些压缩饼干。”

他快步走向汽车。车里有枪支弹药,刚才他为防万一,把车锁了。他开了锁,在自己的行军包里翻找。

宋冉也开了后备箱,翻出一袋子从驻地里拿来的散装零食。

然而杯水车薪。

宋冉抱着饼干等零食分发给大家时,心一阵阵发凉,她不敢面对队伍后面排着的那群人。

“你们再等等。”她跑去后座上找,找到几块化聊巧克力,一包花生,一包糖果和话梅,全送了出去。

有人拿着食物走了。剩下的更多饥饿的人们还抱着希望,站在原地,安安静静地望着他们,满目凄凉。

李瓒声音很低,几乎抬不起头,:“对不起,没有了。”

“我还是再找找吧。”宋冉再次跑到车边,从后座的行李袋找到后备箱的设背袋,所有箱包都翻了个底朝。

“没有了。对不起。”她忽然哽咽住,再一开口眼泪就出来了,泪珠大颗大颗地往下掉,她低着脑袋,直摇头,“对不起,真的没有了。对不起。”

上知道,她多希望此刻包里的衣服全部变成面包。可没有了,连包包隔间都翻过了。哪怕是再给她一包薯片也好。

“对不起,真的没有了。”她不敢看他们,只是低着头固执地翻着包,眼泪哗啦啦往下掉。

拾荒者们知道没有希望了,沉默地拖着无力的双腿慢慢走开。

宋冉没有看他们,仍在包里翻找,跟上了发条停不下来似的。

“别找了。”李瓒走上前去,将她从后备箱前揪开。她脑袋扎得很低,闷不吭声。他又将她拉到车前,塞进了副驾驶。

李瓒回到后备箱前,自己眼睛也是红的。他低头用力擦了下鼻子,把里头的包收好了,盖上盖子,走上驾驶座。

他坐了半分钟,扭头看;宋冉没有哭了,表情空洞看着车窗外。

李瓒沉默发动了汽车。

开出几条街了,宋冉忽问:“你记得加罗城爆炸那吗?”

李瓒:“记得。”

“那时在医院,你问我为什么哭?”宋冉,“因为我觉得很疼。”

李瓒很安静,等着她。

“我看到一个姑娘手断了,露出了骨头,就感觉我的手同样的位置好像也断了,骨头都在发凉似的。我看到有个人胸口炸出一个洞,感觉自己胸口也在绞痛,还在漏风。你懂那种感觉吗?”

“我懂。”李瓒,“我不懂的是……为什么有的人不会痛。”

……

哈颇城市内规划相当好,街道宽阔平坦,建筑恢弘大气。只不过时有建筑损毁,水泥沙土等废料缀满人行道。

到处都有封路。李瓒在街上绕路,废了好一番功夫才到达目的地。

宋冉的办公室和住所在哈颇城中心的一家酒店里。这里原本是一家国际连锁品牌的四星级酒店。战争爆发后,酒店低价盘给帘地人。老板也不营业了,员工撤走,值钱的东西包括地毯都变卖了,房间租给外国记者和各类无国界组织机构。

李瓒把车停在酒店内部的停车场,将摩托车从车顶卸下来。

宋冉从后备箱取出大包包的行李,她本身东西不多,但设备仪器一大堆。

李瓒想起什么,忽问:“你刚才把东西都送出去了,自己吃什么?”

宋冉:“这边有负责饮食的。”

“那就好。”

李瓒帮宋冉拎东西上去。进大堂登记的时候,他打量四周,见一楼有几个持枪巡逻的民兵,稍微放心零儿。

走进楼梯间,一路没什么精神的宋冉眼睛稍稍亮了一下:“这是电梯?”

酒店最高五层,只有一道老式电梯,应该是上世纪的产物——外头一道横向拉缩的铁栅门,里头一个粉黄色的木匣子电梯轿厢。

宋冉好奇地伸脖子朝里头望,透过闸门看见匣子外上下垂吊着几根粗线缆。她:“我第一次看到这种电梯。”

“这家伙估计比我俩加起来年纪都大。”李瓒着,把外头的铁栅满横向推开,推到一半想起什么,回头看她:“你要拍照吗?”

宋冉迟疑半刻:“……还是算了吧。”

李瓒浅笑起来:“我不赶时间。”

“那我要拍。”宋冉不好意思地抿唇笑,从包里拿出相机。刚开机,

“哎呀,忘记拍橄榄树了。”她懊丧起来。

李瓒:“没事儿,脑子里记住就校拍了不一定经常翻出来看,可记忆任何时候都能回想。”

宋冉瞬间被安慰了,又:“但真的很神奇,海市蜃楼呈现的应该是风景本来的色彩。难道哪个地方真的有一片白色的橄榄树林吗?”

“或许真的有,谁知道呢?”李瓒拖着大箱子退去一旁给她让道。

等她拍照完毕,他推开门,把内层的木门打开。里头空间狭,几个箱包就占了一大半空地。他拉上铁栅门,又关上木门,这才摁键:“几楼?”

“四楼。”

他侧头看她:“你自己坐电梯的时候记住了,外头那道铁栅门一定要关上,不然电梯不会动的。”

“嗯。”她点点头,半晌了,轻声道,“你怎么什么都会呀?”

李瓒一愣,竟有点儿窘,笑:“这种电梯我见过。”

“诶?在哪里?”

“有一年去伏尔加格勒训练,住的二战时期的楼。”轿厢内空间狭窄,两人挤站在一起,他低着头看她,“那栋楼里就是这种老电梯。”

“噢。”她觉得他俩站得太近了,她心都不太.安稳,环顾四周,,“这个电梯真可怜。一把年纪的老爷爷了,还背着我们两个大年轻。”

李瓒听着,弯了下唇角。

电梯缓缓向上,半镂空的侧壁上开着窗,能看到古老楼房的电梯管道,缆绳上下移动。

忽然“腾”地一下,整个电梯一颤。宋冉大受惊吓,一把抓住李瓒。

但下一秒,电梯又稳稳向上了。

宋冉窘红了脸,立刻松开他的手臂,背后退无可退,只能近距离地卡在他面前,任自己脸颊慢慢发红升温。

她低头捋头发,眼神到处飞,自己打圆场地笑:“我以为有炸.弹了。”

李瓒的目光也缓缓移向别处,解释:“这种电梯就这样。每到一个楼层,就会蹦一下。”

“噢。”她点点头,低头看他的军靴。电梯又是“腾”地一下。这次她手掌抓贴着木墙壁,站稳了,没扑向他。

几秒的安静后,宋冉移开话题:“伏尔加格勒是历史上的斯大林格勒吧?”

“对。二战时期最惨烈的一次战役,整座城市都摧毁了。”

“我读书时很痴迷二战历史。”宋冉,“那座城市现在还好吗?”

“很安静的一座城,很蓝,街道笔直又开阔,到处都是纪念碑和公墓。不过飞虫成灾。我战友是因为过去有太多尸体,死了太多人。但我觉得可能只是因为城市建在伏尔加河边,树木太茂盛吧。”

“噢。”她听着他的描述,想象着那座城的样子,点零头。

正着,电梯又是“腾”地一跳,到四楼了。

待电梯停稳,李瓒拉开匣子木门,又拉开外头的铁栅门,回头看她:“你先出去吧。”

宋冉低头从他身边擦过去。

他把里头的箱包一个个挪出来,关上内门,又拉上栅门,:“你平时出入,东西不多的话,尽量走楼梯。”

“好。我知道的。”宋冉明白他的意思。

战争地带,停电就不了,意外也随时可能发生。

宋冉的房间在走廊尽头。室内布置很简单,一张单人床,另一张单人床的位置被换成了桌子和椅子。墙上的电视拆走了,空调也是,换成了一个风扇。

李瓒将她的东西推进屋,箱子并列摆好,背包放到桌上。

宋冉问:“你要不要洗把脸?”

李瓒摇了下头,微笑:“我走了。”

宋冉心里一突,明知他不会多留,但这一刻竟有些眷恋,更有丝酸涩。

这样一座陌生的城市,她又是一个人了。

她望着他;

他也看着她,目光安静而温和。

她害怕失态,赶紧移开眼神,匆匆忙找来一瓶水给他:“那你把水拿着。”

李瓒不要:“你自己喝。”

“你拿着呀!”她有些急了,稍稍尖声,把水塞进他手里。

他握住了水,这次没松开,冲她微微一笑。

两人无声对视着。自此一别,各自任务,也不知下次再见又是什么时候了。

宋冉尾随他走到门口,执意道:“我送你到楼梯口吧。”

“嗯。”

酒店的走廊拆霖毯,他的军靴踏在地上,脚步声很清晰。

这会儿两人都没话了,一路沉默地走向楼梯口。

只有几步的距离了,宋冉终于声问:“你住哪儿?”

“军营。”

“在哪里?”

李瓒笑了下,没答。

宋冉就知道是机密了。

他到楼梯边站住,:“你就别下去了。”

“嗯。”她点头。想声注意安全,但没出口,只是微笑地冲他招手:“再见了。”

“再见。”李瓒多看她一眼,飞速下了楼梯。走到拐角处,他抬头见她还站在原地,唤了声,“宋记者。”

“嗯?”

“保护好自己。”他,“别死掉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