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20章 chapter 20

chapter 20

交战区的夜是不安宁的。

晚上般,太阳还未落下, 宋冉就听到远处传来炮火声声, 枪声更是不绝于耳。有几枪离住的酒店很近, 最近的时候似乎就在隔壁街。

但楼里的其他人都充耳不闻,似乎早就习惯了。

宋冉一到住处就跟同一楼层的其他外国记者们聚集认识了。大家得知她是新闻照片“CARRY”的拍摄者后, 都对她刮目相看。

有个法国记者叹道:“等我什么时候能拍到一张像CARRY那样成功的新闻照片, 我就可以安心回国了!”

宋冉听着觉得这话哪儿不对,但一时没细想, 聊起了下一个话题。

简单吃过晚饭,几人相约一起去边境线上看看。

大家坐上一个意大利记者的车离开住处。到达一条街道时, 前方枪林弹雨。宋冉还有些紧张, 没想车上的记者们都习惯了, 把车停在路边耐心等候。

那个意大利记者还抽起了烟。

宋冉迟疑好一会儿, 问:“我们……停在这儿不要紧吗?”

“放心吧,我亲爱的女士,”那位意大利记者回头冲她挑挑眉梢, “那是政府军和反政府军, 伤害我们对他们任何一方都不会有好处。”他指了指插在挡风玻璃一角的意大利国旗美国国旗加拿大国旗。

宋冉问:“那如果有恐怖组织呢?”

对方做了一个夸张的惊吓表情:“那最好是赶紧跑了。他们最近缺钱,送上门的人质不会不要。”

“也没那么吓人。”一个日本记者安慰她,道, “他们有时候也挑国家的。欧美跟这块土地有些历史过节, 但我们东亚没樱”

宋冉于是点点头。

正聊着, 前边枪火声停了。

“OK!”意大利记者扔下烟蒂, 开车过了交战的那条街道。

宋冉拉紧头盔, 无意识地猫下身子,镜头却对准窗外。她看见坑坑洼洼的楼房墙壁后头,有几处隐蔽的士兵。

飘着国旗的汽车安静地驶过了那条街,才走出没多久。

砰砰砰,后边又打起来了。

宋冉:“……”

而车窗外,街上仍有行人走动,他们对远处的枪响置若罔闻,只当是背景音。

哈颇是东国西部的重镇,人口众多,经济发达。如今虽然深陷战争泥淖,也有很多人为生计所累,离不开,走不了。又或者为信仰所累——他们认为政府很快会赢,战争很快就会结束。在战争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就这么想的。

走了没多久,前方一片喧嚣,街道上密密麻麻拥堵着要出境的车辆和人群。

走不动了。

几位记者抱着各自的设备下了车。周围全是人,集体行动是不可能的,大家约了个集合时间,就地分散了。

宋冉选好角度,录了一个简单的报道视频后,随着车流往前走。街上挤满了拖家带口的人们,宋冉一路观察发现,没有几辆好车,也没几个人衣着光鲜。

开战快两个月了。国土面积的50%都燃上战火,能走的都走了,现在才逃的已经是退无可退无家可归的普通人。

然而她很快发现这里的大部分人是出不去的——他们大多数人根本没有能入境邻国的文件。他们只是觉得身后的国家已不再安全,只有不停往前往前再往前,挤出一块容身之所,寻求一丝逃生的希望。

宋冉第三次看到有人疑似讨价还价的时候,停了下来。

一个东国的中年男子拿着几张类似签证申请表之类的东西,跟一个戴眼镜的年轻男子交流着什么。年轻男子身后是一个很美的少妇,怀里抱着个婴儿,脚边还站着两个。孩儿眼睛大大的,睫毛很长。

两个男人争论了很久,但没有达成一致。中年男子一掀手,扭头走了。年轻男人表情绝望,无助地抱了一下头。

宋冉与他眼神对上,直觉他可能会英语,便问他出什么事了。

那位年轻的丈夫耸了下肩,:“他能把我们弄出去,但一个人要五万美金。我们一家要二十万。我……”他笑着摇了摇头,“我没有二十万。”他笑着,完侧过头去,鼻子红了,眼眶也红了。

他的妻子伸手搂住丈夫以示安慰,丈夫在妻子额头上吻了一下。

他对宋冉,他们的父母已经倾尽全力。父母认为自己老了,不值得费钱,但让夫妇俩和孩子离开。

这时,旁边的东国人哇啦哇啦跟他们起了话。

宋冉听不懂,但从手势里大概猜出,同胞们在劝导他们——让丈夫先带着一双孩先出去,以后再回来接妻子和婴儿。

年轻的丈夫笑着摇摇头,搂着妻子牵着两个家伙走了。

宋冉托着摄像机,继续往前走,镜头中类似的画面越来越多——激烈的争执,卑微的乞求,绝望的叹息,隐忍的眼泪……

约莫半个多时后,宋冉终于到了边境线上。

现在国内是凌晨三点,大部分人都在安睡。宋冉无法直播,但还是对着机器录了一段视频报道。

镜头里,夕阳余晖笼罩着这处边关,苍茫一片:

“我身后那道关卡,就是东国和埃国的交界处。去往埃国的人,有的留在当地,有的继续辗转去下一个国家,远离这片战土。

往我身后看去,可以看到黑压压一片全是人。现在现场特别吵,我几乎听不见自己的话声,是因为有很多司机在愤怒地鸣笛。而更多无法出关的人发出了悲鸣和怒吼。

临界的埃国国土面积不大,已经出于壤主义接收了近百万的难民,实在难以为继。现在入境名额收窄,一部分渐渐沦为官僚买卖的资本。”

宋冉出这句话,脑子里一闪而过知道自己错了,过会儿得剪掉。而镜头前,她仍从容不迫,

“在场的能顺利去埃国的人恐怕不到千分之一。更多的人只是背着家人孩子和行李,漫无目的地等,等待埃国政府好心开放边境,让他们过去。”

宋冉收三脚架的时候,心想幸好不是直播,不然完蛋了。那句话以后书里可以写写,官方电视台播出去是要追责的。

她太大意了。又或者她的情绪受到了影响。

她望着那一张张绝望守候的脸,内心一如此刻头顶上那缓缓灰暗下去的光。

要黑了。

她背上背包往回走,路上竟意外碰见了萨辛。萨辛惊奇不已,没料到她会跑来哈颇城。

原来他刚从战区回来,顺道经过来调查难民出入境问题。不过他不住酒店,住在一家民宿里。萨辛明早他要去交战区拍摄,问她去不去。

宋冉立刻答应,并把自己的地址写给了他。

两人在人潮中告了别。

晚上九点半,太阳终于落下去了。

宋冉逆流穿梭在人群中,眼前一张张东国人们的脸孔也在渐渐消失的霞光里黯淡下去。

回到车边时,开始黑了。

很多当地人仍在排队,他们拿袍子裹住自己,倒地就睡;母亲怀里抱着懵懂的孩童。

众人上了车,往回开。

太阳一落,转眼就黑透了。

街上没有路灯,昏暗朦胧,窗子像一只只鬼魅的眼。

几人顺利回到住处,管理员是一位东国妇女,告诉他们从明开始哈颇城宵禁,平民晚上般后不能出门。

宋冉问:“又要开战了吗?”

妇女摊手:“是的。”

宋冉那晚没睡好,外头隔上一会儿就有炮火.枪响,不知是谁跟谁在打。

她想起了李瓒,不知他在这个城市的哪个角落,睡了没,是否安全。

虽然睡眠不好,但第二一大清早她就醒了。她把昨晚录制的视频稍作剪辑后,发回国内。

秋收到时叮嘱她注意安全,又在国家新闻频道和军事频道看到了特别作战队的那期节目。

秋:“沈蓓的男朋友真的很优秀诶。”

“……”宋冉无话可。

秋又:“不过他俩可能最近不太对。”

宋冉:“为什么?”

秋:“她这么爱显摆的人,大家夸那期节目好看,她居然什么也没。”

“……”宋冉没多聊,她还有事,先去忙了。

早上七点,宋冉下楼去,萨辛也刚到。

两人简单吃了块面饼当早餐就出发。宋冉穿上了印有PRESS的防弹衣还有头盔,避免在交战中被误伤。

街道空旷而安静,交战区枪炮阵阵。

地上零零星星散落着从墙壁上震落的水泥和沙子。沿街的墙壁早被打成黑色的蜂窝。可阳光却很明媚,又蓝又高。

宋冉跟萨辛聊着五万美金的事,忽然前方一阵炮响,这边楼房震颤两下,落下来一堆水泥块,乒乒乓乓砸在宋冉和萨辛的头盔上。

宋冉拍拍肩上的灰,问:“你刚什么?没听清。”

“我这个时候卖出境许可的腐败官员就该枪保”

两人边聊边走进一栋废弃楼里。外头的枪炮声已震得人耳欲聋,话都听不见了。两人各自架好设备,找好掩护,趴在断壁间拍摄楼外的战场。

手榴弹,催泪瓦斯,手.雷,机关枪……各式军火轮番上阵,两边都不断有人伤亡。

打到半路,双方互轰迫击炮和火箭.弹,炮弹拖着尾巴在蓝下划出一道道弧线,轮番轰炸。整个大地都在颤抖。

宋冉抱头捂耳,楼上震落的泥块不断敲打她头盔和防弹衣。

她趴在地上,捂紧头盔面罩,塞上耳塞,眯着眼睛艰难地调整焦距和方向。

双方轰了好久才消停半会儿,她耳朵里头全是鸣音,跟灌了几万只蜜蜂似的嗡嗡直响。

楼下好不容易转为枪战了,宋冉埋头趴了会儿,缓存体力。

扭头看萨辛,他一手扶着摄像机,一手用力揉着额头。

“你还好吧?”

“没事。”萨辛抬起头来,,“我以为这场战争两个星期就会结束。但是……快三个月了,政府军已经倾尽全力。可反政府军背后有他国势力撑腰。现在恐怖组织也搅进来。我真担心,宋……”

“担心什么?”

“担心我的国家要完蛋了。你知道吗,这片土地有三千年的历史。”

“我知道。”宋冉,徒劳地安慰,“会好的。萨辛。”

话虽这么,可她根本不知道会不会好。

楼外枪林弹雨,炮火纷飞,楼下传来脚步声。

萨辛透过炸裂的地板往下看,是几个外国记者。

萨辛笑了一声,忽:“我们的苦难给了很多人谋生之道,也让很多人获得了荣誉。这片土地就像是一株巨大的长满悲剧的树,每个远道而来的人都能伸手在树上捞一把,收获一点儿果子,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将这棵树遗忘。”

宋冉脸上一刺,火辣辣的。

她忽然就想起数周前的那一幕。他们冲向了战争现场,萨辛却转身护住他的同胞。而她呢,因为CARRY那张照片,已经有好几家国内甚至国际新闻媒体向她发出特别邀约。

宋冉轻声:“对不起。”

“抱歉,宋,我不是批判大家,更不是批判你。上知道,我多喜欢你。我刚才那番话,只是觉得,这个世界有些荒谬。”

“我懂。”

正着,背后某个方向突然传来一声爆炸。两人同时回头,那是身后两个街区的居民聚集区——非战区。现在上午九点,是居民出门的高峰。

宋冉和萨辛对视一眼,同时迅速背上包,收起相机和设备,火速下楼。

两人一路狂奔过去,冲到事发街道,却并没见到任何死伤者。

偌大的街道空空荡荡,街边一辆爆炸过的汽车正在燃烧,外壳玻璃碎了一地,车里头却没人。起火的汽车旁围着一圈由沙包堆成的防爆壁垒。

几个维和部队的作战兵在街上走动,一辆辆检查着居民的车辆。

本杰明也在,正冲一栋居民楼窗户里的人打手势,外加呵斥:“退后!远离窗户!”

两边楼里的人们纷纷关了门窗,躲了起来。

而宽阔无饶街道中心,拦着一圈半米高的沙包防爆壁垒。里头一个男人躬身在作业。隔得太远,看不太清,宋冉立刻拿相机调焦距放大画面,只是看一眼他的肩背和后脑勺,她心里便顿时一软。

她知道是他。

防爆墙内,一个孩子坐在儿童座椅里,身上绑着炸.弹,孩子仰头嚎哭,眼睛鼻子纠结成一团。他的父母守在一旁偷偷抹泪。

沙袋壁垒方圆十米没人靠近。几个端着步.枪的维和兵警惕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路两旁有四五处高射机枪和重型机枪据点,以防空袭和突击;而两边的高楼上同样有几处潜伏的狙击手,以防敌方狙击。

所有人严阵以待,谨防四周可能出现的敌人。

就在这时,沙袋墙内忽然传来了口哨声,吹着《空之城》的调调,悠悠扬扬,孩儿的哭声很快就没了。家伙瞪着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给自己拆弹的年轻士兵。

宋冉出示了记者证,加之认识本杰明,很顺利就进了封锁线。

本杰明见到熟人还挺高心,问:“你昨来的?”

宋冉奇怪:“你怎么知道?”

本杰明故作神秘地笑:“因为我感觉到了你的气息。”

宋冉:“……”

她看他眼睛都熬红了,问:“一晚上没睡吗?”

“炸.弹太多了。”本杰明着,骂了一句,“那帮狗娘养的。”

宋冉扭头看路中央,沙包遮挡着,时不时能看见两三个起伏的脑袋,是那对夫妇,还有李瓒。

她指了下,问:“我能过去看看么?”

本杰明:“不怕死可以过去。但最好不要。”他看了眼手表,:“没时间了。”

宋冉皱眉:“如果要到时间了怎么办?”

“只能放弃。我们不是上帝,救不了所有人。”本杰明着,忽然朝那头喊了声,“Lee,are you OK?”(你还好吗?)

那头李瓒没搭理他,倒是孩子又哭起来了。

本杰明瞪着眼朝宋冉摊手:“我的声音听上去像魔鬼吗?为什么那孩子又哭了?”

宋冉:“……”

本杰明又喊了声:“You need to give up?”(要不要放弃?)

这下,沙包堆上伸出来一只手,掌心水平朝下,手掌横向摆动两下,示意着大写的NO。

本杰明:“I bet you're gonna die!”(我赌你要死翘翘了。)

于是,那只手比了个中指。

宋冉:“……”

她忽然就没忍住,摸着鼻子笑了一下。

本杰明笑呵呵地回过头来看向宋冉,摇着头无奈地:“哎,这个讨厌的家伙。”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