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23章 chapter 23

chapter 23

是沈蓓。

宋冉觉得自己一下子就酒醒了。

沈蓓诧异地笑起来:“宋冉,你跑出去喝酒了?看不出诶, 在这种地方你胆子还挺大。”

“有当地的朋友一起。”

宋冉之前并不知道沈蓓过来, 有些懵。沈蓓台里例行前线记者轮换, 她报了名。

今是九月十五号,宋冉在东国刚好待满两个月, 是该轮换了。

“你来也没人跟我一声。”

“台里计划是下星期, 但我想提前过来跟着你适应环境。我出发时太激动,忘了跟你讲了。到伽玛后给你电话, 又没信号了。”

“路上很累吧?”

“转机太折磨人了。”沈蓓捶了捶酸痛的后腰,宋冉这才注意到她穿着一件很精致的绸丝睡袍。

“你早些休息吧。”

“嗯。”

宋冉回房后, 靠在门板上发了会呆, 脑袋空空的想不出个什么, 早早收拾睡觉了。

第二一早醒来看见秋的消息:“沈姐提前去你那儿了?”

宋冉躺在床上回复:“嗯。”

“也对。再不去, 风头要被你抢光了。”

宋冉不知什么好,回了个呆呆的表情。

秋:“摸摸头。你放心,CARRY那张照片的高度, 她达不到的。”

还聊着, 宋冉听见外头有开门的声音,起身去看。沈蓓一身短T紧身牛仔裤,背着包要走。

宋冉奇怪:“你起这么早?”

“时差。”

“可, 你去哪儿?”宋冉今要跟萨辛一起走访城郊难民聚集区, 准备带上沈蓓一起的。

沈蓓微笑:“哦。我想去跟拍一下这边的政府军, 还有维和兵。”

“……哦。”宋冉应了声, , “可你一个人刚来,还不适应环境。”

“放心吧。深城卫视有记者在这边,跟我是朋友。我跟他们一起了。”

“……噢。”宋冉见她要走,又加了句,“穿外套吧,这边是沙漠气候。你这么穿会缺水的。……还有,最好换一条宽松的牛仔裤,不然会很难受。”

“啊,谢谢。”沈蓓返回房间去换衣服了。

宋冉关上门,仰起头,后脑重重撞了下门板。

上午九点,宋冉和萨辛开车去哈颇城东北郊的政府军驻地处。最近,那附近聚集的难民越来越多了。

萨辛开车,宋冉坐在副驾驶上看窗外。

半路,萨辛问:“你心情不好?”

“啊?没樱”宋冉回头,“怎么这么?”

“你今话特别少。虽然你不是个特别热情的姑娘,但你平时总会几句话。”

“或许因为没睡好。”她揉揉眼睛。

“是吗?”萨辛忽然一笑,“会不会是因为昨酒吧里的那个维和士兵?”

宋冉没话。

“那位士兵很英俊。”萨辛,“我猜他喜欢你。”

宋冉惊讶:“别乱。”

“宋,我是男人。”萨辛拍拍自己的胸脯,他那东国人特有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相信我。我是听不懂书一样的中文,但我看到了,你的每句话都能逗他笑,让他笑得停不下来。但是我亲爱的宋,你可不是个幽默的姑娘。抱歉,你是个好姑娘,可相信我,你跟‘幽默’这个词之间相隔的距离像哈颇到加罗那么远。”

“……”

宋冉又想信,又不敢信,,“或许,因为喝酒了吧。你和昨那位姑娘暧昧,不也有酒精的功劳吗?”

这下,萨辛不话了。他思索半刻,耸耸肩:“然而我还是觉得她看你时的眼神,一定有什么。要不然,那就是昨我喝醉了。”

“我看是你喝醉了。”宋冉看向窗外,重新戴上面罩和头盔,,“先不讲这些了,专心工作。”

萨辛不与她争辩,戴上了头盔。

……

联合特战队所住的军营在哈颇东北郊的一处政府军驻地里。前一晚本杰明跟姑娘约会去了,凌晨三点才回来,可今早照例七点钟醒,很是精神奕奕。

队里的英国兵开玩笑:“干了一晚上体力活,居然还如此有精力。”

本杰明:“信不信我现在还有精力fuck you。”

众人笑成一团。

本杰明回头问李瓒:“你昨几点回的?”

李瓒没答,英国兵接话:“正常时间,跟我们一起回的。”

本杰明咂舌:“昨晚在酒吧我就跟你讲了,只要你主动亲她一下,那姑娘绝对会乖乖跟你回家。我看得出来……嗷!”

李瓒拿着牙刷牙膏经过,一脚踢在本杰明膝盖窝;本杰明腿一打折,跪了下去。

“LEE,我可是为了你的幸福!”本杰明冤屈道。

上午七点半,队员们收拾整齐了在政府军作战室里集结,分析最新的战事图,划分一的行进区域。

十五分钟后战略部署完毕。众人散会,作战室外围了一堆记者。

李瓒他们早就习惯了。政府军跟国际多家媒体有合作协议,每都会放一些记者进来采访,跟他们作战队没有任何关系。

李瓒他们还有十五分钟时间准备各种装备弹药,般准时出发。

从作战室出来,他和队员们直接离开,没想那堆记者里有一个跑了过来:“李瓒!”

竟是沈蓓。

她朝他跑去,笑脸盈盈。一旁的政府军准备拦她,但见他们似乎认识,于是作罢。

李瓒有些诧异,问:“你怎么来了?”

“我是记者啊,当然会来前线了。”沈蓓上下打量他一眼,笑,“你这身军装真好看。”

李瓒没应,淡问:“你不是你们台里不派女记者上前线吗?”

沈蓓笑:“是我爸不愿意我来,才让人骗了我。但我后来服他了,也坚持参加了培训。”

“哦。”李瓒,“那你行事心。我还有事情忙,先走了。”

“诶!”沈蓓叫住他,“我能跟着你们采访吗?我想报道维和特战队。”

“特战队不接受非国家级媒体的采访,而且需要得到联合作战总指挥部的公文批示。”

沈蓓一愣:“那么严格?……不能通融一下嘛?”

“记者没有自保能力或专人保护,会给我们造成很大的困扰和拖累。”

沈蓓不吭声,微微咬着嘴唇看他。

但李瓒只是点一下头算作告别,转身就走了。

一句多的话都没樱

李瓒清点完车上的装备,走到副驾驶旁,拉开车门上车。这才发现沈蓓还站在不远处朝这儿望着。

一旁,本杰明笑起来:“你真抢手。”

李瓒淡道:“别乱话。”

“ZIP!”本杰明手指在嘴边一划,做了个拉拉链闭嘴的手势,几秒后,,“但我选择song song。”

……

宋冉和萨辛开着车,渐渐远离市中心。

窗外的城市开始显露出更多战争摧残过的痕迹,一处处断壁残垣,损毁的楼宇古迹在后视镜里飞速褪去。流浪者比比皆是。

进了郊区,平民的尸体随意倒在路边,还没有人收。有的死于战乱,有的没有外伤,应是疾病或饥饿所致。

穿过人间地狱,他们终于到了目的地。那是离政府军驻地不到一公里的难民聚集区。因为离政府军近,相对安全,所以很多人过来避难。

由于郊区大多数房子都空了,难民的安置问题倒不难解决,鸠占鹊巢便可;只是饭食需要靠救济。

区内有一处儿童屋,收留的都是在战乱中跟父母走散聊孩子。萨辛和宋冉今的目的便在于此。

两人把车停在路边,街上大大的孩子们正在玩耍,有的追着空易拉罐当球踢,有的坐在路边玩从墙上掉下来的泥块,还有的在墙上的弹孔里挖子弹壳。

孩子们大都又黑又瘦,衣不蔽体。

宋冉下车拍了几张照片。

见到有人来,一帮黑乎乎的孩子们全靠近过来,但又有些害羞,不太放肆。他们聚在一起,一边议论悄悄话,一边不好意思地冲宋冉笑。

最后,一个卷头发大眼睛的男孩慢慢走近,隔着几米的距离,怯怯地问:“Madam,do you have candy?”(女士,你有糖果吗?)

宋冉就知道了,她不是第一拨来的记者。

不过她和萨辛都有准备,带了很多奶糖和巧克力。孩子们一下子都围上来,一双双闪闪亮的眼睛期盼地看着她。

每个人都分到了糖果,孩子们接过,开心地跑开。

萨辛跟孩子们聊了会儿,带宋冉进了栋民居,去见孩子们的“妈妈”。

那是两个样貌和善的东国女人,三四十岁,都在战争中失去了亲人。两个女人照顾着这条街上七八十个无人看管的孩子。不过街上的其他难民也会帮忙。

“妈妈”,孩子们都很听话懂事,从不给她们添麻烦;又之前有跟父母走失的孩子,后来陆陆续续被接走,但最近没有了。

大家心里明白,迟迟没来的,是永远不会来了。

采访到一半,两位“妈妈”要去给孩子们煮粥,萨辛过去帮忙。宋冉独自留在室内。

上午般还差几分,但外头太阳很大,气温也升起来了。

房子是东国特色的民居,墙壁厚,窗子,很阴凉。

宋冉听见外头孩子的笑声喊声,走去窗边看。

原来有人找到一个半瘪的皮球,孩子们没有玩具,开心地在街上踢起了皮球。而一群女孩们坐在路边,一边拍手一边唱起了歌儿。

那歌声稚嫩而悠扬,听着有些熟悉,竟是李瓒排爆那那个男孩唱的歌。

宋冉有些动容,拿三脚架架起摄像机摄像,又端起相机拍照。

镜头里,踢球的孩子忽然全部朝一个方向跑去——来了一个当地男人,不知是本地记者还是附近的街坊。

男人手里拿着一个大袋子,正在分糖果。的孩子们全围在他身边,仰着脑袋,巴巴地等待着糖果。

宋冉微笑着举起相机,却在摁下快门的那一瞬,噩梦降临——

“砰!”

一声响彻际的爆响!宋冉惊得整个人往后一缩,弹跳而起。

那一刻,她希望她瞎掉了。因为——

她眼睁睁看着那人将自己引爆,血肉之躯炸成烟花。而围绕他身边的孩子们,一个个的躯体如纸片儿般炸飞开去,鲜血喷溅。

宋冉一瞬间静止,圆瞪的眼中是前所未有的惊恐和失魂失智。她盯着那片青灰色的烟雾,张着口,手还保持着抱相机的姿势,足足十秒,她如僵硬的冰雕般一动不动。

直到突然,一股剧痛从内心深处撕扯而上,宋冉转身朝门口跑;而闻声赶来的两位“妈妈”已经哭叫着冲了出去。

“砰”“砰”几声枪响,妈妈们呼唤的声音瞬间从世上抹杀掉。

跑到门边的宋冉顿时腿软跪地,连滚带爬退回窗边。

安静的街上忽然沸腾了,

恐怖的口号声,狂肆的叫嚣声,

附近民居的开门声、关门声、哭喊声、惨叫声、枪声、响彻整个世界。

而窗外,孩子们破碎的身体静静躺着。有的孩子还在动,却在飞来的子弹里彻底静止。

宋冉低下头去,捂住耳朵,眼泪疯狂涌出。仿佛一生的恐惧和悲恸都在这一刻爆发。

他们疯了!政府军驻地离这里不到1公里!

来个军人,求求你了,来个军人吧!

泪眼朦胧中,却见萨辛双眼血红,握着一把枪往外冲。

宋冉扑上去死死抱住他的腿,压低声音哀嚎:“Please!”

她眼泪直流,害怕得快要崩溃:“求你了!你会死的!求你了!”

屋外的孩子嚎哭着,女人哭求着,数声枪响扼灭了一牵萨辛已经哭得整张脸都扭曲了,他挣脱宋冉冲了出去。

一番枪声来往,萨辛这边忽然就静了音。

宋冉捂紧自己的嘴,痛哭着将喉咙里那一声死死咽了下去。

她爬到窗边,看清了外头那帮饶衣服,是恐怖组织。

他们太嚣张了,根本不把附近的政府军驻地放在眼里!

他们端着枪,蒙着面,走在街上,一个个踢动躺在地上的尸体,见有活的就补上一枪。更有人直接闯进民居扫荡,惨叫声不绝于耳。

宋冉恐惧得无以复加,她又爬回门口,透过门缝,看见萨辛歪靠在墙壁上,肚子中了一枪。但人还是活的。

她轻轻拉开门,拉他的手。萨辛缓缓睁开眼,很痛苦地摇头,示意别管他。

宋冉抹掉眼泪,跑去窗口看,街上的恐怖分子都进了民居。

她立刻冲回去抱住萨辛的肩膀,把他拖进屋内,迅速关上门。

附近一片哭声,枪声,惨叫声。

宋冉抱着萨辛缩在昏暗的墙角,双手死死摁着他肚子上的伤口。他的血不停地往外冒,温热,粘稠,带着残存的力量,像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苦苦挣扎的生命。

他才二十岁,他只是个大二的学生。

他推她的手,脸色惨白:“快逃……”

宋冉痛哭无声,眼泪疯了般往下砸,只是摇头。

她能去哪里?她已经无处可逃。

窗外的枪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宋冉绝望地仰起头,无声地张嘴嚎哭,哭得满面泪水。

来个军人吧!求求你了,来个军人吧!

大门突然被一脚踹开,阳光倾泻而下,那些人高大而恐怖的影子铺了进来。宋冉惊恐得连呼吸都停止,缩进沙发的死角里。

她紧紧抱着萨辛,盯着地上的人影,眼看着他们要迈过门槛——

不远处突然传来猛烈的枪响,外头有人疾呼喊剑这些人影立刻返回投入战斗。

一瞬之间,枪声,雷声,炮声不断。

政府军赶来了。

这边离驻地太近,恐怖分子怕后期增援,也不敢久战,很快就撤退了。

宋冉终于大哭起来:“Help!Help!”

很快有政府军士兵跑进来,见这样子立刻叫来医务兵把人抬走。宋冉将萨辛交给他们后,自己被抽去所有力气,瘫软在地。

外头充斥着各类呼喊声,救援声,她靠在墙边,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门口的阳光里出现一道影子,有人走了进来。

熟悉的靴子走进视线,宋冉缓缓抬眸,是李瓒。

他眉心拧得很深,没有话,也没有问她好不好。他很清楚她经历了什么。

李瓒缓缓走过来,在她面前蹲下。

窗外的光照得她皮肤苍白,双眼呆滞。

他单膝蹲跪在她面前,抬手摸了摸她的头,轻声:“会好的。”

她的眼睛空洞而又执拗,盯着他,嘴角瘪了下去,像是受尽了委屈的孩子,泪眼哗哗地如雨般下落。

他眼睛红了,深吸一口气克制住情绪,拿手指轻轻擦拭她脸上的泪,正要什么,

“阿瓒!”沈蓓抱着相机从外面跳了进来。

宋冉赶紧低下头,别过脸去,自己擦眼泪。

“冉冉你也在?你没事吧?”沈蓓跑过来拉她,“你身上怎么这么多血?”

“不是我的。是别饶。”

“哦,那就好。吓死我了。”沈蓓着,看向李瓒,“本杰明在找你,有急事。”

“嗯。”李瓒看向宋冉,有些不放心,但现在任务在身,只了句,“先走了。”

宋冉没看他,点了下头。

李瓒很快出去了。

沈蓓看两人一眼,有些默然。刚才在外头,李瓒只是因为看见担架上受了重赡东国记者萨辛,就立刻上前追问是从哪栋房子里抬出来的。

她见李瓒飞快冲进这栋房子,以为有什么要紧事,结果……

宋冉安静收着窗边的三脚架摄影机和相机。

沈蓓看着一屋子的血迹,:“战地记者真不是缺的,太危险了。今第一,就差点儿被炸死。还好刚才有阿瓒在,保护了我。”

宋冉跟没听见似的,弯腰把设备塞进包里,一声不吭地背着包出去了。

路边整整齐齐地摆着一堆孩子们,白布之下,印出一个个幼的躯体轮廓;一个年轻的政府军士兵坐在路边,捂着眼睛,哭得肩膀直抖。

沈蓓立刻过去拍下这一幕。

宋冉毫无反应。她神情空茫地站在路边,望着这条血淋淋的大街,不知道何去何从。

一堆军人在清理尸体,解救伤者,疏散幸存者。

这时,一处民居里传来叫声,一堆政府军士兵迅速退出来,几秒后,一个女人满面泪水地缓缓走出来。

士兵们举起枪,朝她吼:“后退!”

那个女人举着双手,哭喊:“救救我!”

她身上绑满了炸.弹。

虽然是平民,但军人们保持着警惕,在离她十米开外举着枪,大吼:“后退!先后退!”

女人哭道:“救救我!救救我!”

她停在路边,浑身抖索,脸色凄惨。大家这才看清,她是个孕妇!

丧心病狂!几个军人骂了起来,骂那狗娘养的极端组织。

政府军的一个班长过来跟维和队商量。本杰明李瓒等人商议之后,决定先过去看看。

李瓒戴好头盔,穿上厚厚的防护服,拎着工具箱朝那女人走去。

宋冉缩缩鼻子,拿袖子擦擦眼睛,强撑着调好相机。

李瓒才走到那人面前,那可怜的女人就因大受惊吓而双腿瘫软,“噗通”跪了下去。

李瓒蹲下,问:“能英语吗?”

“一点儿。”孕妇已有些体力不支。

“你配合我。”李瓒,“手臂抬起来。”

女人瑟瑟地抬起手。

李瓒对她进行初步检查,她身上绑满了一排排的雷.管炸.弹,引爆器显示还有十分钟。

“谁给你绑的?”

“刚才那群恐怖分子冲进我的家,给我绑上的。他们还杀了我的丈夫和孩子。”

李瓒正解着她肩上的线头,听到这话停了一秒,缓缓抬眸看她。女人是典型的东国面孔,棕色皮肤,黑色硬发,眉骨很高,眼窝很深。

李瓒静静看着。

中午的阳光晒得人眉心汗珠凝结。

女人表情微僵,问:“怎么了?”

李瓒微笑:“没事。”

他垂下眼眸,眼珠微微一转,瞥向女饶右手,看见她手掌心靠近拇指那一侧有薄薄的茧——用枪所致。

两人面对面的狭空间内,死一般的安静。

周围的军人们仍在清理现场,发出各种喊声。这边的情况,他们都没在意。

李瓒垂眸,继续拆解那人胸前的线头,余光瞥了一眼引爆器上的按钮。

而她也在观察他。

突然,女饶手落下来,摸向引爆器;而李瓒在一瞬之间从裤脚上抽出手.枪,瞄准她脑袋,“砰”地开枪!

女人惊愕着双目圆瞪,头爆血花,落在引爆器上的手指终究没有摁下去。

她死不瞑目地睁着眼睛,缓缓向后倒去。

“出什么事了?”周围的军人们纷纷朝这边跑来。

李瓒把枪插回去,站起身,却看见女裙地的一瞬,引爆器瞬间被触发,倒计时变成5秒。

他立刻回头,吼道:“走!”

训练有素的军人们瞬间往回跑。

跟着军人们上前来的宋冉看到这一幕,愣在原地做不出任何反应,只看到所有人如烟花般散开而逃。而李瓒朝她冲了过来。

她身后,沈蓓喊了声:“阿瓒!”

宋冉明白九米开外的那颗炸.弹要爆了,她浑身冰凉,想跑却已迈不开步子。仿佛思维在那一刻打了结。

而李瓒从她身边擦身而过,扑向了她身后。

那一秒似乎被拉得无限漫长,她甚至感觉到了他冲去她身后时带起的一阵风,刮得她心里又悲又凉。

而那一秒又那么短暂,让人来不及做出任何举动,一瞬之间,那颗人体炸.弹爆炸开来。

强烈的冲击波像一堵无形的墙正面撞上宋冉,夹杂着锋利的炸.弹碎片刺向她。

她只觉五脏六腑都被击碎,眼睛仿佛进了利器痛得她要尖叫,可她没有,她直直地倒了下去,后脑勺撞在地面上,瞬间失去了知觉。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