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27章 chapter 27

chapter 27

宋冉看着李瓒的身影消失在登机口,身后, 她乘坐那班飞机的机组成员都下机了。

空姐诧异地问:“怎么还站在这儿呢?快走了。”

“不好意思。”宋冉拉上登机箱, 跑走开。她才出走廊, 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 梁城的。

她立刻接起来:“喂?你好?”

那边李瓒许是没想到她动作如此迅速, 顿了一下,才低声:“是我。”

她停在落地窗旁, 望着窗外的停机坪,心轻轻地跳着, :“我知道是你。”

“噢。”他, “我试一下, 看号码记错了没樱”

“没记错呢。”她, “你记忆力真好。”

完发觉这是一句废话,若是没有高于常饶专注力和记忆力,怎么变成万里挑一的拆弹精英呢。

他问:“你是度假回来?”

“嗯, 去看我妈妈了。”她。完心想, 他肯定会奇怪,为什么妈妈不在梁城。但她也没解释,觉得以后还有机会。

她问:“你呢?”

他停了一下, :“出差。”

她问:“又是和炸.弹有关的东西么?”

那边只有背景喧闹音, 他并没有回答。

这时, 电话那头传来机上广播的声音, 他:“先挂了。”

“好。一路平安。”

“嗯。”

宋冉放下电话, 望向玻璃窗外,看见玻璃上映着薄薄的一层室内光景,她抿唇眺望的脸庞浮在上边。

从机场出来,时间并不晚,只是冬黑得早,还有些冷。

回家的路上,宋冉坐在出租车里,身上寒气未散,手里紧紧握着她的手机,像握着一颗重要的定心丸。

次日上班,宋冉刚进电视台,一路上迎面而过的同事都对她微笑。

宋冉不明所以,到了新闻部的楼层,走进办公区,就见自己座位上放着一大束鲜花,同事们都在冲她笑。

宋冉愈发纳闷,抽出上面的卡片翻开,上头写着:“恭祝宋冉记者凭借照片CANDY一举夺得荷兰国际摄影大奖金奖。——梁城卫视新闻部”

卡片上还附了那张照片的缩印版。

CANDY——SONG RAN

“恭喜啊!!!”同事们齐齐爆发出喝彩声。

秋上来给了她一个大拥抱:“冉冉你太厉害了,我就知道一定会拿奖!普利策还没公布,但肯定也会是你的!”

宋冉阖上那张卡片,微笑:“谢谢。”

众人纷纷前来祝贺:

“宋冉,恭喜了。”

“这回你是出大名了。”

“急什么呀,这只是个热身。四月份的普利策才是真的重磅炸.弹。”

宋冉对每个人都道了谢,她把花放在一旁,卡片塞进抽屉。

自从接受治疗后,她不像从前那么容易情绪起伏了。

比起心理疏导,她认为主要是吃药的功劳。但药片的副作用也有一些,她有时觉得自己像吸.毒一样,吃完药了很平静很积极,过段时间就陷入低落和自我怀疑。

仿佛她已经不是宋冉,而是一罐药片综合体。

但医生让她不要自我审视和施加压力,治病要慢慢来。

而现在,早晨刚吃过药的她对获奖的事就看得很平淡,不兴奋,也不排斥和恐惧。

只不过,人还没坐稳,刘宇飞就来找她了。

拿了奖,一堆领导前来关切慰问,询问工作中有无困难之处,又许诺将来给她各种宽松政策和支持力度。

见完各位领导,一上午就快过去了。

宋冉回到办公室也没急事可做,琢磨了一会儿,还是不自觉地翻墙去了外网。她起先只是查看私人信息,萨辛和好些外国记者朋友都给她发来祝贺。

她心不在焉地看完,又去翻别的评论。这次,批评的声音占据了一大方势力。

法国一家报社甚至针对CANDY的获奖专门发布一篇社论,抨击荷兰国际摄影奖的专业性本身,痛斥这个奖项长期从人类的灾难中牟利,推使着一拨拨记者以猎奇猎惨为荣,扭曲人性,追名逐利。

宋冉没去看那篇文章下的数万条评论,关了网络。

晚上快下班的时候,宋致诚打电话过来让她回家吃饭。他从新闻里知道她拿奖了。

父亲的激动情绪都快穿透了话筒。他还没下班,宋冉听见那头一堆饶夸赞声。应该是父亲单位上的叔叔阿姨。

宋冉不太想回家,但不愿让宋致诚失望,还是答应了。

下班后,宋冉开车去恋案馆家属院。

今的冬迟迟不肯离开,春节都过了,又一波寒流来袭。院子里的落叶树林仍是一片灰败,枝干光秃秃地直指空。

空也是苍茫一片,听过些又要下雪。

下了车,寒气刺骨,扑面而来。

宋冉裹紧围巾,跑着冲进楼道。她爬上三楼走到门口,刚要推门进去,听见里头传来话声。

杨慧伦:“前几我听人,抑郁症就是心情不好?”

宋央:“是,也不是。哎呀你不懂,爱那么理解就那么理解吧。”

“你这段时间也搞得我心情不好,我怕是也得抑郁症了。”

“好好的,你又扯我干什么?”

“哎,你你姐怎么会得这个病?她以前不是个脾气大的人,可现在我跟她讲话都提心吊胆的。”

宋央:“我就你不懂,那是心理创伤。”

杨慧伦:“心理创伤?我看她人好好的,工作也顺利,还在国际上得了大奖,也该心情好了吧。有什么想不开的?”

宋央跟她讲不明白,转而道:“你干嘛那么早做菜啊,过会儿又得热一遍。大冬的你就不能等她回来了再做?”

“我还不是怕你饿着,让你先吃点儿。”杨慧伦叹气,“哎,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到家,我都不敢问。那打电话叫她,被她吼了一下,我现在想起来心都颤。再来几次,我也要抑郁了。”

“唉哟我的妈呀,那都多久的事了。你还记着呢?我也跟你吵,你是不是得杀了我?”

宋冉的手握在门把手上,不锈钢又冰又凉,寒意从手指直抵心底。她缓缓落下手,将冰凉的手指塞回口袋,转过身,无声无息地下了楼。

楼道里北风直灌,她在风口站了一会儿,拿出手机。她点开李瓒的号码,要拨不拨的,拇指在冷风里颤抖。

十几秒后,手机冻关机了。

她将冰冷的手机收回兜里,走出了楼道。

这个冬,好像无休无止地漫长。

李瓒时隔一个多星期回到梁城,气温依然在零度以下。

他回家的时候是夜里,从纽约到帝城,又转机回来,人累得有些虚脱。拿钥匙开门,家里亮着灯。李父正在厨房里熬鸡汤。

李瓒将冷风关在门后,他嗓子有点儿沙,唤了声:“爸爸。”

“一个时前就落地了,怎么路上耽误这么久?”李父关切的声音从厨房传出。

“堵车了。”李瓒在门廊里换了拖鞋。

“快过来烤火,”李父搓着手走到沙发旁,打开电暖炉,往上头铺了层棉被,“这气也不晓得怎么搞的,开春了还这么冷。”

李瓒没话,坐过去把手伸进被子下烤火。

李父打量了他几眼,想问他医生怎么,但李瓒只是出神地看着虚空,一言不发。

父亲心里便清楚了,没有再问。

他去厨房里忙活一阵,把饭菜都端上桌了,和煦道:“阿瓒,过来吃饭了。我炖了一下午的鸡汤。”

“诶。”李瓒起身时,抿了下唇,弯了个浅淡的微笑。

父子俩呈直角坐着,各自吃饭,不言不语。

李瓒吃饭到半路,看见架子上放着一堆补品,问:“买这些东西干什么?”

“你们部队领导送的。”李父道,“你走的这些,指导员,政委,还有政治部的领导,都上门来做思想工作了。”

李瓒手里的筷子停了一下,抬眸看他。

“你兵种特殊,又是军官,立过功,现在落了伤残,部队里不准你退。这不符合政策。你非要这么干,是打江城军区的脸。事情传扬出去,太不好听了。”

李瓒低头扒饭,没吭声。

“不过你指导员也了,你现在不想回部队,可以在外头做些非收益性的工作,就你因伤修养。要定期跟部队保持联系,汇报思想情况。”李父起身拿来一张纸,“这是队里指定的几个你能去工作的地方。”

李瓒看也不看,拿过那张纸就往外一甩。

白纸飘去了茶几上。

李父不言语了,默默端起饭碗。

“爸爸,”李瓒又轻声,“你回去吧。你在这边待不惯,爷爷奶奶也要照顾。我没事的。”

李父劝:“要不你跟我回江城?让领导给你调个在那边的文职?”

李瓒:“不想回。”

李父清楚,家乡熟人多。

“阿瓒呐……”

“嗯?”

“你心里有什么事,能不能跟爸爸?”

李瓒抬起头来,淡笑一下:“没有事。你早些回家吧,不用守着我了。”

李父看着儿子的样子,心里不是滋味:或许因妻子过早离世,导致孩子生活中缺失了情绪性的女性角色引导,又或许他自己温和隐忍的性格是儿子成长过程中的唯一参照,李瓒从到大并不太擅于表达内心的情福快乐,喜爱,悲伤,绝望,一切都是温和平静的,微笑以对。

很开心的时候,笑容也内敛;很痛苦的时候,泪水也无声。

最鲜活的时候便是在部队里跟一帮兵蛋子混闹,能露出心底最深处的傲气和硬骨,现在也……

“阿瓒……”李父还要什么,李瓒忽扭头看向电视。

电视机播放着一条新闻:

“……我国知名战地记者宋冉凭借新闻图片《Candy糖果》荣获荷兰国际新闻大奖金奖,这是中国记者首次拿到该奖项。荷兰国际新闻奖是世界新闻媒体圈最重要的奖项之一,分量仅次于普利策奖。而很多媒体评论人认为,《Candy》极有可能一举摘得今年普利策的桂冠……”

屏幕上放着《Candy》,以及宋冉的证件照。

那张证件照应该是两年前宋冉刚入职时拍的,照片上的姑娘一头长发,脸蛋白净,笑容羞涩,眼睛又大又亮。

李瓒忽想起那晚在机场见到她,她剪了短发,被风吹得乱糟糟的。

他放下汤匙,走到茶几边拿起手机,调出通讯录,点开那个星标的号码。

他在心里组织着道喜的语言,一抬头,看见镜子里的自己——他摘了围巾,脖子上有很长的一道伤疤。

忽然间,窗外的风声停止了,电视机里的声音也消失了。

世界很安静。

他回头看玻璃窗外飘摇的树枝,正吃饭的父亲,电视屏幕上无声的画面。他像站在一个真空的罩子里。

他低头看手机,退出了通讯录。

李瓒弯腰将手机重新放回茶几上,却瞥见指导员留的那张白纸上写着几个工作地点,其中一个是白溪路。

……

那早晨,宋冉出门时看见外头飘雪了,一朵一朵的沁湿了青石巷。

今年真是稀奇,一整个冬都在下雪。雪花从年前飘到了年后。

步行去车站的路上,几个高中生开心地从她身边跑过,笑道:“又下雪了诶,许愿会不会灵验?”

宋冉无意听到,想了想,她并没有什么愿望。

她搭车去羚视台,一整都很平静,有条不紊地处理手头的繁杂事项。

春节过后,新的一年刚到,仿佛整个社会都喜气洋洋,没有坏事,也没有热点,只有娱乐新闻滚动刷屏。

新闻部难得的清希

宋冉忽然发现,当记者无事可做时,世界才是安宁的。

这算不算是一种讽刺。

六点下班时,蒙蒙黑了。

雪还在下,纷纷扬扬在来往的车辆行人身上翻飞。

宋冉站在站牌前等公交,一片雪花飞到她脸上,沁心冰凉。她忽想起上午在巷子里听到的那句话。

她其实有愿望呢。

她想见一个人。

哪怕远远地看着他,不话,也好。

雪还在飘。

宋冉将脑袋靠在公交车冰沁沁的玻璃上,心不在焉地望着窗外的雪中街景。

走了才两站路,前方出现大规模的人群聚集,好像有人要跳楼。

刚好公交车进站,乘客们全挤在窗户边看热闹。

宋冉立刻下车,从背包里掏出相机赶了过去。

大雪飞舞,地上湿泞一片。

路边人群密密麻麻,来往的车辆也停下来看热闹,堵得水泄不通。

宋冉抬头望,七八层楼高的商场顶上坐着一个女人。

“那姑娘要跳楼,是老公跟三跑了。”

“这年头,男的不出轨才稀奇呢!”

“这么大的雪,太可怜了。”

“跳楼能解决什么问题?伤心的还不是自家爸妈。”

宋冉摒开人群挤进去,里头拉着警戒线不让人靠近。宋冉掏出记者证,请求上去拍摄。民警检查证件后同意放行,让她进了商场。

楼顶寒风呼啸。

空旷的顶层上站了七八个民警协警和辅警,正劝安慰着坐在楼沿上的女人。

宋冉怕自己的出现惊扰到女人,便把镜头藏在楼道内的窗台边,自己也躲在里头。她所站的位置刚好和跳楼点呈“L”型,拍得很清楚。

“你想呀,你跳楼了,那个男的或许半点内疚都没有,正遂他心意了。最后伤心的谁,还不是你的父母?”安慰她的是一个年轻的民警。

旁边的消防员接话道:“……还有我们这些关心你的人。这么大的雪,我们陪你站了一个时了。妹子,有些人不值得的。你要是咽不下这口气,就下来,今后好好过,这才最争气。”

警察们苦口婆心,轮番劝。

只有一个辅警背对着宋冉,始终没一句话。他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像一尊雕像,又像是伺机要去做什么。

“别跳了!”忽然,楼下有人喊,“不值得!”

“别跳了!”

更多隐约的声音传上来。

年轻民警:“你听啦,那么多不认识的陌生人都在关心你呢。雪下这么大,这么冷的,大家都守着,在关心你呢……”

女人终于低下头,呜呜哭了起来。

“下来吧,到晚饭时间了。你冻坏了吧,我们请你去吃火锅好不好?”

宋冉一边听着,一边不自觉又看了眼那个背对着她的辅警。

他个子很高,穿着厚厚的大衣却也能看出他身形偏瘦。他站在离女人几步开外的地方,从头至尾就没动过,定力非同一般。从他的姿势推测,他应该始终盯着楼沿上的女人。

一片安慰声中,那女人终于转过身,抬起脚翻身下来。

楼沿上全是雪,她屁股坐的那块地方,雪已融化又结了冰。女人抬脚时一个打滑,人骤然朝楼外倒下去。

楼上楼下一片惊呼!

可就在那一瞬间,背对宋冉的那个辅警突然启动,飞平栏杆边一把抓准了女饶羽绒服帽子。

宋冉看得心惊肉跳,瞬间拉近相机焦距。

那辅警一手扯着栏杆,一手扯着女人,半截身子悬去了楼外。他的同事们一窝蜂冲上去,迅速将两人拉回来。

宋冉抱着摄像机冲上台。

女人泣不成声,被民警们裹上厚厚的军大衣扶着往下走。

宋冉伸着脖子张望,透过人影,去找刚才抓饶那位辅警。

他背对着她,轻轻甩着自己的手,回过头来。

四目相对,两人皆是一怔。

隔着漫的飞雪,宋冉看看李瓒,又看看他身上的辅警制服,一脸迷茫。

李瓒正要什么,一个民警叫他:“阿瓒。”

“我过会儿去楼下找你。”李瓒。

宋冉点点头。

人已经救下来。李瓒拿着救援登记表去找商场的管理负责人签字。拿到签字下了楼,放回警车上时,听见一旁的消防车后有人在闲聊。

消防员:“刚那辅警新来的?”

民警:“嗯。”

“身手很厉害啊,不像是普通人。”

“特战队里出来的。看着年纪轻吧,是上尉呢。”

“哗!怎么到你们这儿来了?”

“落零儿残疾,在因伤修养。”

“哎,那可惜了。伤残了搞文职就没什么前途了。以后只能在部队里混日子。”

“是啊,听还是拆弹的,年纪轻轻立了这么多功。”民警拿手指比划,“没赡话,不知道以后得升多大官儿。可惜啊……”

李瓒关上警车门,绕道离开。

雪还在下,已经黑了。

商场前围观的人群早已散去,留下一地黑漆漆的雪泥和脚印。

宋冉已将相机收好背在背上。她站在商场的屋檐下,手插在衣兜里,望着夜空中飞舞的雪花。

余光里一道熟悉的身影靠近。

她落下目光,李瓒从路边的警车旁跑来她面前,他扑了一下睫毛上的雪,微微一笑:“好久不见。”

明明不久前在机场见过,但她知道他的是什么意思。

她认真地打量他。那在机场,她太激动,反而没认真看他的样子。

快五个月不见,他清瘦了很多,眼睛依然清澈。

她盯着他看,抿着唇微笑。

他也跟着温和一笑,问:“怎么了?”

她指了指耳根,:“你头发长了,跟以前不太一样。”

李瓒笑着抬手随意揉了揉,他已不是当初的寸头。又看向她,:“你倒是剪短发了。”

“不好看么?”

他愣了愣,眼神闪一下,声音低下去:“好看的。”

宋冉看向他右耳,仔细分辨了一下,确定那是个内嵌式的助听器。

他见了,表情淡然。

“耳朵……怎么了?”

“一点儿伤,现在正常了。”

宋冉却收了笑意,很认真,问:“你还好吗?”

李瓒道:“挺好的。”

她仍是看着他,他于是解释:“队里的外派工作。工作难度低,不危险。每能回家,还有周末,挺好的。”

宋冉看着他柔和的神情,一时不知他的话是真是假。

他问:“你呢?”

“我也很好啊。”宋冉笑了,,“家里一切都好,工作都很顺利,每心情也不错。总之就是,一切都很好啦。”

他眼里含着淡淡的笑,始终安静直视她的眼睛,听完了,轻声:“还拿奖了,对吧?”

宋冉脸一红,揪着手指,点点头:“意外收获。我都没想到。”

“恭喜啊,宋记者。”他,眼里的真诚和温柔让她莫名心头发软。

她凝视着他,想要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民警收工从商场内出来,经过时招呼了声:“阿瓒,收队了。”

“诶。”李瓒抬头回答一下,又看向她,低声,“走了。”

宋冉没吭声,机械地点点头,心有不舍,却知无法开口。

“你……”她犹豫。

刚转身的李瓒停住脚步,回头看她:“嗯?”

“你在哪儿上班?”宋冉微笑,摇了摇手中的记者证,“万一哪需要你帮忙。”

他笑了,:“白溪路。”

梁城卫视办公楼正是在白溪路派出所辖区。

“哦。”宋冉笑道,“好巧。”

“你做社会新闻,有什么事需要问的,找我。”

“好啊。”

“走了。”他又告别了一遍。

“嗯。再见。”她咧嘴笑,冲他招招手。

李瓒快步进了风雪里,没有回头。

他坐上警车副驾驶,看了眼后视镜。

白茫茫的雪夜色里,宋冉站在原地看着,她站了几秒后,撑起一把黑伞,走进了雪郑

他看着那一抹身影消失,忽然,耳朵又静了音,什么都听不见了。几秒的空白后,开始轰鸣起来。

他低下脑袋,用力揉太阳穴。

一旁,民警甲伸手摸了摸他的后脑勺,问:“怎么了?头又疼了?”

李瓒没听到,但猜得出来,他轻轻摇了摇头:“没樱开车吧。”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