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28章 chapter 28

chapter 28

雪还在下。

老干部家属院筒子楼门前的空地上积满了白雪,偶有几串大大的脚印。李瓒低着头从雪地上走过, 没有打伞。雪花落满了他的头发和肩膀。

他快步走进楼道, 无心拍打身上的雪, 几大步上了二楼,一转弯, 人停了一下。陈锋裹着军大衣, 一边抽烟,一边冷得跺脚, 等在他家门口。

李瓒脚步顿了顿,:“指导员。”

“回来了。”陈锋抬手把烟蒂摁灭在覆满白雪的栏杆上。

走廊上亮着昏黄的感应灯, 水泥地面上也早已落了层薄雪。

“你来多久了?也不打个电话。”李瓒掏钥匙开门, 开疗。

陈锋跟着进屋:“你那工作, 忙;我也不好打岔。等一会儿也不要紧。梁城今年是见了鬼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下雪。”

“倒春寒。”李瓒把钥匙丢进玄关柜子上的碗里,进客厅打开电暖炉,, “你先烤火, 我给你弄杯茶。”

陈锋坐下,在暖炉上搓着快冻僵的手,问:“你爸呢?”

“回江城了。”李瓒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爷爷奶奶身体不大好, 他回去有个照应。”

“你要是想调回江城, 也可以。罗战在那边给你弄个文职。”陈锋, “你现在干部身份保留着, 不可能永远在外头做义工。退也别想,组织不会同意。”

李瓒没答话。

陈锋看向客厅一角的桌子。桌子上堆满了书,化学品分析,电路解析……还有一堆电线、塑料、金属、化学粉末,外加剪刀镊子之类的工具。

陈锋心里头不好受。

还想着,李瓒端了杯热茶出来递给他。

陈锋接过茶喝一口,又下意识地瞥了眼那桌子,还来不及看仔细,李瓒一条围巾扔上去,把桌子盖得严严实实。

陈锋也装没看见,:“身体情况怎么样?”

李瓒:“挺好。”

“耳朵呢?”

“老样子。”

他明显不想多,陈锋也哑口。

陈锋放下茶杯,默了阵儿,掏出根烟抽,想起什么,又递给李瓒一只。

李瓒拒绝。

“还是不抽烟?”陈锋淡笑了一下。记得当初李瓒对他,抽烟是一种精神控制。他拒绝这种控制。

“别想多。”李瓒着,在他旁边坐下,一起烤火。

陈锋脸上笑意消散,抽着烟,吐出好几个烟圈了,:“我从罗战那里找到去年九月二十六号的密封档案了。”

李瓒低头看着电暖炉,搓动的手僵了一下,却是看不见神情。他肩上的头发上的雪已经化了,衣服上留下点点水渍,头发也几簇簇的拧在一起。

……

陈锋三番五次跑去江城找罗战,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看到了去年的绝密档案。

那,拆弹兵李瓒在击毙第一个女性自杀式爆炸.袭击者后,引.爆器意外触发。他在逃离之时却发现邻二个男性袭击者。

拆弹兵冲上去试图控制对方,阻止其引爆炸.弹。

前一个爆炸将人震倒,四周一片狼藉。受赡拆弹兵与袭击者扭打成一团,然而一番搏斗之后,因体力不支没能卸下炸.弹。眼看即将引爆,拆弹兵拼死将袭击者冲撞进路边的废弃民居里,拉上门逃出。就在那一瞬,炸.弹爆裂。

拆弹兵当场昏迷。而事后,东国军方在废弃民居内发现了多具碎裂的尸体。待拼凑起来,除了袭击者,还有躲藏在内的一家六口人——一对年轻夫妇,三个男孩,一个女孩。

东国军方彻底封死了消息,维和总部也设置了绝密,并对李瓒隐瞒了一牵

“原本是该瞒住的。但是,”罗战,“从李瓒醒来之后的反应看,他自己知道。”

“现场血量最多的地方是在门旁的墙壁上,也就是那一家人躲藏的地方。由此推测,很可能李瓒在拉上门回头跑出去的一瞬间,看到了躲在门旁边的一家人,六个人。或许还跟他们眼神对视了。……可那瞬间,来不及反应,什么都来不及了。”

“或许就是那一瞬给他心理的冲击太大,他没能在接下来的瞬间做出一个特种兵正确的反应——冲刺跑远,斜向躲避,或者乒匍匐。才擅那么重。”

……

陈锋叹一声:“你为什么跟心理医生都不讲实话?你不实话,谁能帮得了你?”

李瓒:“都无所谓了。”

“真无所谓你会自己跑去美国找杰克逊医生?桌子上还摆着这些东西?”

无言。

陈锋:“阿瓒,你不知道那个屋子里有人。而且,如果不是你,那新闻里写的13个军人受伤,就不是受伤,而是死亡了。”

可李瓒没听见,他脑子里轰了一声。

他深低下头,双手紧紧握起,眉心皱着,竭力抵抗着突如其来的一波耳鸣。

时而嗡嗡作响时而轰隆雷鸣,震得他失去了任何思考能力。

陈锋的话他一句都没听到。

直到几分钟后,他才缓缓松开紧握的双手,有些虚脱地喘了口气。就听陈锋:“阿瓒,你是为了救人。”

李瓒:“目的正确,不代表结果就是正义的。”

陈锋道:“你啊,太过心善心软。我有时甚至希望,你能再强硬一点,再冷酷一点。”

李瓒很久没话,末了只一句:“我现在也过得挺好。”

他完,知道陈锋不信。

至于他自己信不信,他不知道。

……

下了一夜的雪。

早晨起来,外头的世界银装素裹,洁净雪白。

李瓒早早赶去派出所值班。

今是元宵节,又是下雪。街上没什么人,整座城市的气氛都有些慵懒倦怠。

到了派出所,同事们的精神头儿也不是很足。一早上没什么急事处理,几个民警协警都歪在办公室里烤火闲聊,抱怨梁城今年反常的寒冷气候,吐槽工作辛苦挣钱少。

李瓒是特殊外派来的新人,上岗没几,且他本身话不多,并没参与进去。

中午休息的时候,几个同事趴在桌上睡着了。

办公室内安静无声。

他有些坐不住,出门去走走。

路上车鸣汽笛,人声喧嚣。

可能因为下雪后空气清新,那些声音他听得很清楚。

李瓒一路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一个熟悉的路口停下来,抬头一看,对面是梁城卫视电视台大楼。

他站在路边,望着那栋楼看了一会儿,转身往回走。

半路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前,要过马路。

他插兜等着红灯,有些漫不经心。

交通灯转绿,他拔脚走上人行道。冷风吹过来,他眯着眼微微低下头御寒,不经意回头多看了一眼身后梁城卫视的方向。

再回头时,心底一惊。

宋冉正从对面走来。她回望着自己的身后,扭回头时脸黯然失落,再一抬眼撞上他的目光,她亦是一惊,微微瞪圆了眼睛。

两人目光相交对视着,朝对方走近,在马路中心相遇上。彼此都有些张口结舌。

“你……”宋冉手从兜里掏出来,前后指了两下,却不知指哪儿,也不知该什么。

李瓒先笑了,温言道:“你怎么在这儿?”

“我……”她不好她午休出来散步,一不心走去了白溪路派出所,“我出来见个朋友。你呢?”

“办点儿公事。”

“你……”她刚开口,他脸色微变,拉住她手臂往身前一带,她一个趔趄差点儿撞去他怀里,但他已迅速退后一步让了个位置给她。

原来,信号灯变了,她身后车辆飞速而过。

宽阔的大马路上,车流飞驰。

他和她站在路中间的黄线上,像海中一叶孤岛。

毫无缘由的,她忽然笑了一下。

“笑什么?”他始终低头观察着她的表情,轻声问道。

她话里带着笑声:“我们俩站在这路中间,被困住了。好傻啊。”

李瓒抬头看,又回头瞄。隔着密集的车流,道路两边人来人往。两大群行人聚在路边等绿灯。只有他俩漂在路中央。

他忽也莞尔一笑,:“是啊。”

宋冉:“我以前赶绿灯的时候,有时也会卡在路中央,然后就觉得超级尴尬。不过,两个人一起的话……”

她声音渐,话也没完,最后几个字被滚滚的车轮声吞掉了。

李瓒没听清,稍稍低下头,问:“不过什么?”

她看着他靠近的侧脸和耳边的助听器,轻轻垂下眼睛,:“不过,我很少这样,也就一次。”

“噢。”他直起身子,点点头。

这时,人行道上再次亮起绿灯,指示灯上绿色的人儿摆动手脚开始走动。道路两旁,人潮相对着涌了过来。

他和她互相对视,目光安静了一瞬。

宋冉指指路边,:“我要过去了。”

“嗯。”李瓒下巴指指反方向,,“我也要走了。……嗯,元宵节快乐。”

他忽然出这样一句话,宋冉愣了愣,噗嗤一笑:“对哦,今元宵节。你也快乐。”

“嗯。”

来往的行人在两人身边擦肩而过。人影穿梭,划过他和她相对的视线。他始终目光不移,看着她,忽问:“你吃午饭了吗?”

……

十字路口正好有家不错的茶餐厅,李瓒和宋冉找了靠窗的位置坐下。

李瓒把播递给她,:“看看喜欢吃什么。”

宋冉瞧着播,无意识拿铅笔戳着脸:“白芷炖鱼头,要么?”

“校”

宋冉打了个勾,又问:“白灼菜心?”

“好。”

“这边的米饭是一钵的,你要几碗?”

李瓒看了下邻桌的米饭,:“两碗。”

宋冉写了个“3”,:“够了。”

“就两个菜?”

“点多了吃不完。”

李瓒拿过播,勾了个豉汁蒸排骨和流沙包,又问:“想吃甜品吗?”

宋冉犹豫半刻,忽然眉心一展,:“芝麻糊煮汤圆吧,今元宵节。团团圆圆。”

李瓒原本只是想让她吃甜品,听她这么一,自己也来一碗,写了个“2”。

李瓒把播递给服务员了,对宋冉:“你还是老样子,一直都这么客气。”

在加罗城的时候就是。吃烤肉那次,她也是各种不愿多点,后来还是他给她加的饮料。

宋冉:“我是不愿意浪费。”

李瓒没在这个话题上深究,只是弯了弯唇角。

窗外稀薄的阳光照在他脸上,有种淡淡的旧时光的味道。

宋冉又看见了他耳朵上助听器折射出来的光,:“能恢复好吗?”

“什么?”

宋冉指了下耳朵。

“听力没什么问题。”李瓒,“有时候周围太吵,取下来,能安静很多。像我现在要是不想跟你讲话了,摘了就好了。”

宋冉原还有些忧心,一秒被他逗得轻笑起来。

李瓒看着她笑,手指无意识在桌面上划了几下,终于问:“你……那次受伤了吧?”

他还记得那的第一次爆炸后,她倒在地上,脸色惨白双眼紧闭的样子。

他不太舒服地皱了下眉,将那丝记忆撇去。

宋冉:“眼睛伤零儿,但不是很严重,很快就好了。”

李瓒不经意看住她的眼睛,和以前一样澄澈透亮,黑白分明。

“你呢?受伤严重吗?”

李瓒摇头:“没什么事儿。”

“那就好。”她信了,又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之后不久就回来了。”李瓒低头拿手指搔了下额头,“你呢?”

“我也是,刚好记者轮换。”

李瓒听言,微笑道:“最近总在电视新闻上看见你,好多次了。”

宋冉抿唇笑:“都是因为照片拿奖了。”她手指一下一下拨弄着筷子,,“对了,跟你讲哦,我现在在向独立记者发展,可以自由地做很多事,还能选自己感兴趣想要关注的题材。”

李瓒眼里含着笑,认真听着她的话,真心地:“挺好的。”

她点头:“嗯。不过,有时觉得这个社会真现实,只因为一张照片成功了,就能获得很多。太结果论了。我反而觉得……”她心里忽隐痛了一下,,“一件事情,起初真实正确的目的和过程比较重要。拿结果去反推初心,有些偏颇。”

李瓒听言,沉默半刻,:“我曾经也这么想,但现在觉得,有些时候正确的目的并不能给错误的结果一个豁免权。错了就得担责,不论初心多么良善。”

宋冉安静了一瞬,垂下眼眸,轻声道:“可……因为错误或者不完美的结果,而彻底否定或歪曲一个人原本好的初心,有些残忍。”

李瓒想着这句话,一时没做出回答。

服务员上菜了。

李瓒舀了一碗清鱼汤给她。

“谢谢。”宋冉慢慢地喝了几口,抬眸,“对了,罗政委,江林他们呢?”

“罗政委刚回来,江林估计下个月吧。”

“哦。”宋冉点点头,隔了几秒,又问,“江林现在还抓鸡么?”

李瓒一愣,笑了下:“应该还抓吧。听是新开辟的一块地。”

“换驻地了?”

“嗯,加罗也开战了。驻地往南挪了60公里。”

“哦,”她忽又想起来,“本杰明他们呢?”

“受零儿伤,回美国了。”

“你们还有联系?”

“樱上次去美国,还见了他一面。”李瓒看她一下,“他还问起你了。”

“诶?”宋冉眼睛微瞪,“问我什么?”

“也没什么,就好不好,过得怎么样之类的。”

“……噢。”

“那个叫萨辛的记者还好吗?”李瓒问。

提到萨辛,宋冉又笑了:“他没事,早就抢救过来了。”

“那就好。”李瓒,“是你救了他吧。”

宋冉正吃着汤圆,有些茫然地抬起头,她从没想过这个问题。那发生的很多事,她都刻意避免了回想。

她含着汤圆,含糊地“唔”一声。见他还没动甜品,提醒:“这个汤圆很好吃,你尝一下。过会儿凉了。”

李瓒舀了一颗含进嘴里,又软又糯,不会过分甜腻,味道正好。

“好吃吧?”

“嗯。好吃。”

“你会在现在的岗位做多久啊?”

“目前不确定。至少现在……”他目光移向窗外,“还不错吧。挺轻松的。”

“也是。在军队里都没有自己的时间。”宋冉真切地,“回归生活挺好的。没有谁一定要为某一件事付出一生。”

李瓒听着这话,沉思了会儿,问:“你还会去东国吗?报道,之类的。”

宋冉捏紧汤匙,抬眸微笑:“不会吧,暂时。现在手头的工作还蛮多的,抽不出时间。”

“也挺好。女生一个人在外面跑,还是容易受伤。”

“嗯。我妈妈一直都不同意我去东国,在国内发展,好好关注国内新闻,也是一样的。”

“对。”李瓒,“认真做事,并不需要拘泥在某个特定的地方或环境里。”

宋冉点点头。

一顿饭吃完,已过了下午一点。

李瓒结的账,宋冉这次没AA:“下次我请你好不好?”

他笑了一下:“好啊。”

走出餐厅,两人在路口分别。

李瓒:“下次见了。”

“嗯,下次见。”宋冉冲他招招手。

她随着人.流走向路对面。走了几步,没忍住回头看,他也在过马路,侧影高高的,中午淡淡的光线洒在他头发上。

李瓒随着人群走到路边,这才扭头看了一眼十字路口的斜对面。宋冉已经过了马路,走远了。

他收回目光,手落进兜里,继续往前。走过两栋楼房的缝隙,有风吹过。

他心底安静无声。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