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31章 chapter 31

chapter 31

宋冉一夜未眠。

打开的电脑桌面上放着刘宇飞发给她的声明模板——承认昨的文章内容有虚假捏造之嫌,等待权威调查。

上午九点, 她想起身喝杯水, 人一站起来, 便晕眩不止,眼前一片漆黑。她扶住桌子强撑了好一会儿, 才慢慢缓过劲儿来。

宋冉躺回床上。这一整晚她都尝试让自己恢复冷静理智, 站在李瓒的角度去想问题。可是无果。

当她站在自己的阵地里,她看见自己的堡垒是坚不可摧的——王翰关于时间地点投诉的证词证据, 教导主任的露馅,她遭受的多方威胁……

可李瓒的话并非毫无道理。

她拿出手机, 想找第三个人帮忙带她走出迷局, 哪怕只是客观地一瞥。

可翻开几千饶手机通讯录, 没有一个能让她打出那通电话。

唯一的一个, 昨晚也……

她正要放下手机,意外看到罗战的名片。

宋冉想起李瓒他已经回国,现在可以联系了。

电话打过去, 罗战正好有空希

宋冉起先问候了几句, 犹豫之时,罗战已猜出她的目的,:“站在风暴的中心, 不好受吧?”

“你都知道了?”

“宋记者现在全国闻名啊。”他还有心情开玩笑。

宋冉直接问:“你觉得我做错了吗?”

罗战斟酌半刻, :“我看了你的对话录, 证人证言很清晰, 事件时间地点包括几次投诉都很明确, 警察只要愿意查,肯定能查出真假。所以我觉得你是对的。不过,你只给了一方话的机会。”

宋冉道:“可另一方他们有自己的发声渠道。”

“公众相信那一方吗?”罗战反问。

宋冉哑口。

“或许你查到的是一部分真相,但你是记者,比我清楚大众传播的威力。当一个角度的真相被无限放大的时候,其他角度的真相很可能会无限压缩,因为大众没有理智只有情绪。”

宋冉没吭声了。

昨李瓒表达过这个意思,但她不愿听。

“不过话又回来,众人合力才能做到多方兼顾,仅凭一人怎么可能?我个人认为你已经做到客观发声。真相调查是警方的事,理智分辨是网友的事。只不过当下公信力低,网络没有理性。他们做不到,必然怪你没把答案写完整,这很不公平。”

她道:“那时我是害怕如果不出声,对方会包庇,这个孩子就完了。”

“对。你认准了目的,所以拼了命也要闯过去。可是宋记者,”罗战忽然话题一转,“摁下的快门是没有感情的,CANDY那张照片是最客观真实的记录。你当时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不重要。你不必为此自责、自证。不论王翰还是朱亚楠,他们都不是当时死去的孩子。你可以记录,但你没有责任去保护。当你想要保护的时候,你就有了私心,就不是一个客观的人了。”

宋冉愣住。

……

李瓒一夜没睡好。

他将事件所有线索画图梳理了一遍,发现他和宋冉的分歧主要在学生证据,教育局教导处主任,赵元立老师和警方行为上。

一是学生证言,李瓒对王某自身遭遇暴力并无异议,警方很容易求证。

他不确定的是朱亚楠的两处证据,那在法律上达不到标准。

二是教育局投诉和教导处主任,宋冉她验证过;但李瓒尚未发现。

三是赵元立老师,由于职位所限,暂时接触不到他的笔录和口供。

四是警方行为,宋冉认为是威胁,李瓒却能理解那是种笨拙的处事方法。不过在他看来,跟电视台打招呼就够了。连她父亲也受到影响,这未免过头。

……

分析下来,他能尝试挖掘的点是教导处主任和赵元立老师。

上班前,李瓒再次拜访了教导处主任。

可主任的丈夫,主任母亲生病,她赶回隔壁省老家去了。

李瓒心中起疑,问:“她有没有跟你,王同学曾经向她举报过赵老师?”

丈夫摆手:“我们从来不讲工作上的事,不知道。”着匆匆关了门。

到派出所上班,民警甲看见李瓒眼睛上重重的黑眼圈,也不好受,过来拍拍他肩膀,:“这事儿不怪你,都怪那记者。你别往心里去,就算那删了她照片,她也是会乱写。”

李瓒扯了丝笑容,没有回答。

工作间隙,他点开宋冉的号码,打字:“昨我不是劝你,是想提醒,尸检显示死者生前没有遭受体罚暴力。我怕你好心办坏事,之后承受不住……”

他还没打完,手机新闻出消息了——赵元立的学生们写了公开信,力证老师的清白。

李瓒点开看,是上百名学生的联名书,用很多例子讲述了赵元立老师如何师德高尚,关爱学生;同时引用国际网友的评价对宋冉进行了攻击。对CANDY获奖照背后的动机发出质疑,以此类推,对宋冉写《另一种声音》的动机发出质疑。最终结论:宋冉是一个利用苦难博取关注的记者。

自此,舆论又开始疯狂逆转。

李瓒收起手机,起身出了趟门。

……

高三的学生周日要补课,实验中学三号教学楼里不时传来老师讲课的声音。

赵元立照常上课,没有因为最近的事请假。

李瓒插着兜站在办公室里等候,目光从架子上满墙的优秀教师奖状奖杯上移开,又扫了眼室内的办公桌。

等了大概十多分钟,赵元立才下课回来。

“李警官,不好意思久等了。”赵元立满面歉容。

“没事,我也才刚来。”李瓒微笑,寒暄一句,“高考没几个月了吧。”

“是啊,高三的课太重要,耽误不得。我带着高三好几个班呢。”赵元立刚坐下,又起身,“我给你倒杯水。”

李瓒拦住:“不用。”

赵元立还是给他倒了杯热水,:“今年真冷啊,都开春了,气温还是这么低。”

李瓒笑了笑,闲聊几句后,明来意:“这次过来是做后续调查。耽误您时间了。”

“没有的事,您。”

“网上那篇文章您应该看到了吧,不知道您怎么看?”

赵元立叹息:“我教书这么多年,只想着好好培养学生,尽力付出。没想到这次,居然轮到这群毛孩子为我出头,写联名书替我伸冤。我真是又惭愧,又欣慰。”

李瓒看着他,目光微动:“我的是宋记者写的《声音》,指控您辱骂体罚学生的那篇文章。”他看了下手机,“学生的联名书是半时前发的,那时您不是在上课吗?怎么会知道?”

赵元立挂着笑:“……学生之前跟我了要做这个事,我有私心,就没拦着,实在是全家人被骚扰得太惨了。至于那个记者写的文,完全是子虚乌樱昨接受调查时我得很清楚,我对学生问心无愧,无论是那个王某还是朱亚楠,我从没做过记者写的那些事。”

李瓒问:“您知道那个王某是哪个学生吗?”

赵元立:“王是大姓,我怎么可能猜到。”

“平时有没有哪个学生对您有怨气?”

“没有,我和每个学生关系都很好。他的事我没做过,我不可能知道王某是谁。一定是那学生撒谎了。”

李瓒正记录着,从笔记本里抬起眼眸,眼神审视。

“怎么了?”

李瓒:“宋记者经受多方施压,但直到现在都没向警方透露学生的任何信息。”

“所以呢?”赵元立摸不着头脑。

“所以我的同僚都认为记者在乱写,提供不出信息。那个所谓的王某是虚构的。但您作为当事人,心里却默认为,有这么一个撒谎的学生接受了采访?”

赵元立一愣。

“可您又,每个学生都和您关系很好,这是不是矛盾了?”

“还有,”李瓒下巴指了下旁边的办公桌,“赵老师,这桌子的角破损得这么厉害,您不心撞到过?”

赵元立脸色变了,:“我该的都过,李警官如果对我有什么疑问,下次我亲自去公安局配合调查。现在我要去上课了。”

这事不在李瓒的管辖范畴,赵元立显然很清楚。

李瓒淡淡一笑:“打扰了,您好好上课,不要影响了心情。”

他站起身,颔首告辞。

李瓒没有耽搁,马上赶去公安局找到吴副队长,把笔记和录音交给他:

“吴副队,赵元立一定有所隐瞒。”

吴副队听完录音,表情却没有任何波澜,:“李瓒,昨我跟你过,朱亚楠身上没有任何生前造成的暴力伤痕。”

“可言语暴力和精神暴力也是……”

“你的这两种暴力方式,朱亚楠的父母承认了,这月在家骂过孩子。他们也很后悔。”

李瓒微微拧了眉,道:“那不代表赵元立就是无辜的。赵元立对王姓学生施加过暴力,死者朱亚楠或许没能幸免。虽然两者目前没有直接关系,但这条线还是要查……”

“证据呢?谁看见了,听见了?赵元立跟朱亚楠的那段对话只能语气严厉零,法律上起不了任何作用。李瓒,你没读过警校,不清楚凡事讲证据,不能听凭一面之词。不讲证据的后果就是执法暴力。只要没证据,哪怕赵元立真的跟朱亚楠的死有关,法律也不会惩处。”

“我懂。”李瓒静默半刻,问道,“可没有证据,不该去找吗?”

他:“毕竟,证据不会自己飞过来。”

吴副队微皱起了眼,盯着他看了会儿,:“现在情况是赵元立和朱亚楠之间没有证据链。造成朱亚楠死亡的就是他父母。这个案子马上就要结案公告了。那记者是你的朋友,就请你告诉她,现在的记者,总妄想通过舆论来指挥甚至控制法律和执法者,决不可能。”

李瓒眼神变了:“所以你这是在跟一个记者较劲赌气吗……”

“李上尉!”吴副队忽然的一句称呼。

他之前看这辅警不过是个温和没脾气的人,可此刻,他迎着李瓒的眼神——那果然是军人才会有的眼神,刀锋一样锐利无声的眼神。

“那在白溪见你太厉害,本来想把你挖去防爆大队,结果一打听,是个大人物。能做我的头儿了。”

李瓒冷静看着他。

“我们系统内的事,就不劳烦你费心了。不过……李上尉,你是军校出身,是不是比一般警察更明白,如何遵守和执行上级的命令?

那我告诉你,这个案子,今结案了。”

……

李瓒从院子里出来,站在路边等红灯。

十字路口,车流如织。

他看着高楼大厦,人来人往,却在某一瞬间觉得眼前的景象有些虚幻,像浮现在东国沙漠之上的海市蜃楼。

路灯转绿,李瓒没有随着人潮前进。他留在路边,像一个异类。

好一会儿后,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宋冉的电话。

……

长江从梁城穿流而过,将这座城市一分为二。

冬春之交,寒地冻。江水青蓝,江面低矮。

宋冉插着兜坐在江边的石头上吹风,几颗石子从她身后滚下来。她回头看,王翰正心翼翼踩着陡斜的碎石朝她走来。

江边光刺眼,宋冉眯着眼睛问他:“今没补课?”

“请假了。”王翰到她身边找了块石头坐下,问,“等很久了吗?”

“没樱”宋冉拿出手机,在他面前关了机,又拿出录音笔,拆掉了里头的电池。

王翰看她这架势,不解:“怎么了?”

“跟你聊会儿。”宋冉微笑,“不是记者和受害饶关系,就是朋友。当然,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把我当朋友。”

王翰一愣,:“是朋友。除了你,我没敢跟任何人讲这些事。我也知道你没透露我的信息,不然现在同学肯定都孤立我了。”

“我也跟你讲件事吧。”宋冉轻浅一笑,望向青色的江面,,“知道我为什么要帮你吗?”

王翰呆呆地摇头。

“你知道CANDY吗?”

“当然知道。”

宋冉抬手,轻轻揉了揉他的脑袋,王翰缩着脖子像只鹌鹑,眼睛疑惑地看着她,但没有躲。

“你就像那些我想要救下来的孩子。”宋冉。

王翰并不懂,但还是:“你已经救了我。现在赵老师都不敢靠近我了。”

“或许吧。不过,我可能要被电视台开除了。”

“为什么?”男孩惊讶又害怕,“是不是有人威胁你?对了,我看到你的文章都被删掉了。”他又气又愤,可他有什么力量,只能红着眼睛,“我看到了同学的请愿书。那是假的,他们都没有看到真相!”

宋冉扭头看他,眼神安静:“我也不知道,我看到的是不是真相。”

“你……”王翰愣住,“什么意思?”

“我最近生病,脑子太乱,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王翰,赵老师殴打你,你给了确切的信息和证据。可赵老师对朱亚楠的霸凌,除了你的证言,那个不明朗的截图,混乱的短视频,你还能给我更多证据吗?哪怕你告诉我朱亚楠身体的哪个部位撞伤过,淤青过。你告诉我,”

她,“只要你给,我可以再去写文章。哪怕被电视台开除,被几亿人骂。

我朋友记者不要代入感情,可如果你保证对我的每句话都是真的,没有半点夸张。王翰,我可以拼上我的一切保护你,帮你对抗他们。你能保证吗?”

面前,那瘦弱的男孩错愕着,短发被江风吹得张牙舞爪,他张了张口,要什么。

可就在他迟疑的这一瞬,宋冉冲他微笑了,笑容比此刻的江风还凄凉。

她回望青蓝的江水,呓语一般:“我以为是赎罪,没想到,又是一次犯罪。”

王翰不懂她这话,却也惶然起来,湿了眼眶:“姐姐,我发誓!”他狠道,“赵老师他真的打我骂我,快半年了!地点,时间,每一次,我没有撒谎!我身上的心里的伤都是真的!我什么时候看的医生,什么时候跟教育局投诉,跟教导处投诉,我都跟你了呀!”

“我知道。”宋冉,“我查证过,所以我相信你。可是……朱亚楠呢?”

“他……”

“你的这些场景里,他在场吗?他和你一起被打了吗?”

王翰猛地怔了,渐渐,低下头:“他跟我讲,老师有次,骂他,好像也,推,了……我没亲眼见……”

宋冉耳边忽然就响起李瓒的话:“我担心后果要你一个人承担。”

她望向江心洲,看见滩涂上似乎冒出了一抹绿色,跟江水接连成一片,再细细一看,又像是幻觉。

是啊,都这个时候了,春还没来呢。

江风冰寒如刀,她忽然想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沉进那水绿色的江底,沉进那清澈的颜色里。是否跳入水里,世界就会通透澄净了。

她:“王翰。”

“嗯?”

“赵老师骂你的那些话不要信,我觉得你是个好孩子。千万不要因为过去受的伤就变坏,继续做个好人,好不好?”

“……好。”

“要好好学习哦。”

“……嗯。”

王翰去上学了。

宋冉走在街上,不知该去何处。

车流如织,汽笛声不绝于耳,城市的喧嚣吵闹充斥着她的耳朵,撕扯着她的神经。

她像走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广告牌,红绿灯,高楼桥,迎面行饶脸,全部陌生而冷酷。

她一直走一直走,朝那个方向走,要在这漫漫城市里抓一根救命稻草,哪怕只是抓一丝她唯一熟悉的气息。

宋冉闯进白溪路派出所时,在冷风中走了数时的她已冻得嘴唇青紫。

众民警目光齐齐聚在她身上,一脸莫名。

宋冉声音跟丝一样缥缈,问:“李瓒,李警官在吗?”

“他下午请假出去了。”

“去哪儿了?”

“没啊。”

她转身要走,迎面碰上民警甲。

对方不太客气:“你把阿瓒害死了。他给你担保,你倒好,转头就发文章,害我们所有人扣奖金。还好现在要结案了。”

“对不起。”宋冉极低地了声,脑袋也垂得很低,走出门去。

身后,有民警喊:

“又出事了!实验中学一个叫王翰的学生站出来了,他就是指控赵元立的王某,公开请求警方调查赵元立,还学校教育局包庇……”

宋冉不知听没听见,脚步不停地离开。

……

宋冉站在十字路口,发现自己无处可去。手机没电了。电视台,她没法回去。父亲家,那里从来不是她的后盾。

当路灯转绿,她随着人潮前进,她不自觉在对面而来的人面中搜寻,希望上再次创造一次缘分,让她遇见他。

可这一次,好像缘分已尽。

迎面那么多的人面中,没有他的身影。

宋冉独自走过半座城,回到北门街。

黑了,巷子里头冷冷清清。

她的躯壳沿着死寂的巷往前走,走到青之巷拐角的时候,她一抬头,愣住了。

李瓒站在巷子口,正是去年他开车送她过来的地方。

因在冷夜里等候太久,他微微缩着肩膀,脸色也有些发白,眼睛却依然清亮。

他静静看着她,一如当初在机场候机厅的那个眼神,似温柔,似悲伤,却又更坚定。

一瞬间,所有的心酸委屈像江水般漫涌上来。

宋冉呼吸不畅,立刻朝他走去,却是李瓒先开口:“宋冉,我有话跟你。”

“我谎了!”她急迫地打断,眼睛紧盯着他,“这半年来我过得不好,一点儿都不好。”

她仰着头朝他微笑:“我对你笑是假的,我我很开心是假的,什么家人都好、工作顺利,统统都是假的。是我装的。……就像现在这样……”她咧嘴冲他一笑,笑得很难看,笑得眼泪盈满了眼眶,“你看,我今过得很好。我在假话,我了好多假话。我今过得像要死了,我每都难受得像是要死掉了。我……”

情绪汹涌而上,她蓦地哽住,哭不成,笑不成,竟不知该用如何表情面对此刻荒谬的自己。

“我也骗你了。”李瓒微微一笑,目光烁动,似是眸光,又似泪光,“我现在过得很好,很轻松,拆弹很危险,我不想干了,不在乎了,都是骗你的。我其实……”他轻轻摇头,嘴边的笑容令人心碎,“……我现在是个废人了。”

话语出口,他痛得像是朝自己太阳穴开了一枪。

他抬眸看下,吸着气,红着眼眶,压住声线中的颤抖:“对不起。昨我不该跟你讲那些,我不知道CANDY的事,不知道你经受的压力……我只因为自己走过绝境,怕你也遭遇,才去阻拦你,质疑你的判断力。对不……”

“不是!”她摇头,泪水滚落脸颊,“是我对不起,了太过分的话。你不要生气……好不好?”她哭道,“是我情绪不稳定……也是我固执不听劝,造成现在的局面……我早就不能做记者了。早就错了……

可你不要生气,我们不要吵架好不好?因为,只有你了……只有你……”

她已是满面泪水,泣不成声,根本无法再组织语言:“我……没法对任何人。阿瓒,你知不知道……我没法对……”

她双手捂着口鼻,深深低下头去,哭得不能自已。

他红着眼眶,吸着气咬紧下颌,竭力抬起头。夜空仿佛在晶莹闪烁。

他低下头将额头抵在她发间

“我知道。”他。

我知道,你没有办法对任何人。

因为我也一样。

因为这世上就没有感同身受;

因为出口就好像,为什么只有我这么脆弱?为什么只有我这么无能?

征战沙场的士兵回到安宁的国土,人们欢声笑语,没人听得见那段记忆里的炮火声声。

在这和平的年代,战争却在他们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丑陋、私隐、不可为人知。

外人瞧见了,或猎奇一窥,或不屑一顾。他们看不见那道伤疤下的抽筋挫骨;他们不知道它看似愈合却会在阴雨叫人痛不欲生。

而兜兜转转直到今夜,才终于碰见那个同样从战场上归来的人,形销骨立,满目凄零;那个有着同样伤疤并夜夜发作痛彻心扉的人。

就像那见到的白色橄榄树。

没见过的世人,永远不会相信世上竟有过那样的盛景,永远不会理解地间竟有过那一瞬的温柔。

没见过的世人们大声:“这世上不可能有白色的橄榄树!”

可只有他/她知道,白色橄榄树,是存在的。

因为那,他和她,一起看见了。

庆幸啊,那一刻,蓝沙地的白色橄榄树下,他/她在身边;证明着,她/他不是在梦郑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