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33章 chapter 33

chapter 33

宋冉那晚没再关注外界的任何消息,早早就睡了。虽然是借助了安眠药的作用, 但她睡得很踏实, 第二起来精神很好。

等去到电视台, 她才跟进了新闻。

昨日上午学生们的公开信,及下午跳楼案的公告出来后, 网上涌起了两波针对她的声势浩大的攻击。可在王翰站出来后, 局势逆转,再次转为对赵元立的谩骂, 甚至波及到了一部分实名支持赵元立的无辜学生们。

宋冉不知,网络背后连接的那些面目, 究竟是人, 还是兽。

事情闹大后, 学校第一时间对赵元立做出停职处分, 表示会尽全力配合警方调查,同时在全校范围内对各类暴力进行排查,还学生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

王翰已休学被父母接走, 等待警方调查取证。由于是未成年, 案件进展不会再对媒体公布。不过,王翰在社交平台上写了一句话:“请你们不要支持我,因为我知道一旦你们不满意结果, 手中的刀就会刺向我。”

宋冉则公开写了一篇后记。

她承认自己犯下了核查不清的错误, 误导了舆论, 希望大家引以为鉴, 耐心等待、相信、并监督相关部门的依法调查。真相最终会水落石出。

她在文中写道:

“……公众人物对舆论有着蝴蝶效应般的影响力, 尤其是记者行业。我忽略了这一点,让事态发展远超我的预期。是我的失误。但各位作为看客,是否也该提高自己的思辨能力,分析能力,不要盲目站队宣泄情绪……”

只不过和之前的稿子相比,呼吁理性的这篇文章评论和转发少得可怜。

但王翰给她打来电话,看到了她发布的文章。

电话那头,男孩很歉疚:“姐姐,对不起。那时我想找人帮忙,所以骗了你;又怕被全校同学孤立,也没有及时站出来。”

宋冉笑:“没事啦,你现在承受的压力也很大,我反而有点儿担心你了。”

“我爸爸妈妈都陪着我,没事的。你放心,这次我一定会真话,不隐瞒,但也绝不会添油加醋了。”

“好。”

两人没有多聊,他的父母怕记者们骚扰,管着手机。王翰很快就挂断了。

还有记者联系到宋冉,想通过她去采访王翰,被宋冉拒绝。

那记者斥道:“前几你在风口浪尖上的时候我还公开支持过你,现在风波过去,就翻脸不认人了?”

宋冉直接把他拉黑。

之后,宋冉打印了一张纸,去到刘宇飞的办公室。

刘宇飞接到简简单单的一页辞职信,吃了一惊:“你这是干什么?”

宋冉歉然道:“主管,我想辞职。”

“你……”刘宇飞不能理解,“你这又是何苦呢?好不容易王翰站出来指证了,证明你的是对的。现在外面很多人支持你啊。”

“结果是对的,过程却错了。”宋冉,“我那时不该发布对嫌疑人有害的信息。”

“我你尽钻牛角尖,朱亚楠的案子在审,不代表受害的王翰就不能在此刻伸冤。难道还要排队?而且王翰的事一定要在这个时候解决,才能真正引起重视。”

宋冉默了一会儿,想,你和上次的不一样。

但她只是微笑道:“不是因为这件事,我早就该辞职了。”她将自己的病历递过去,“我现在的状态,继续做新闻是不负责任的。”

刘宇飞看到精神疾病诊断书,一下子愣住。

他揉着头,半没缓过来,:“你是优秀记者,这个得等上头商量了再批,最少也得一两周,先等通知吧。”

“好。给您添麻烦了。”

……

王翰的案子由刑警队负责。他的指控十分清晰,并不需要撒网式摸查,所以白溪路派出所的民警们没有再参与进去。

倒是一些别有用心的记者们,按着联名书上面的学生姓名堵在学校门口,想采访那些“包庇”赵老师替赵老师话的学生,引发了好几次冲突。

光是一个上午,白溪路的民警们就去解决了好几回。

李瓒忙到快中午才收工。刚回到派出所,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同事所长叫他。

李瓒走到办公室门口,听见所长在打电话:“嗨!我们老战友那么多年,你还跟我客气?这孩子表现很好,做事沉稳又踏实,状态也不错,你放心吧。我看着呢。”

李瓒知道那是他部队政治部的领导。

等所长挂羚话,李瓒敲了下门:“所长。”

“阿瓒啊,”所长满面笑容,朝他招手,“快进来。”

李瓒进去坐下:“您找我有事?”

“没别的,你来这儿快半月了。你队里叫你回去做体能和心理测试。你的身体心理状况,那边是要定期监测的。你知道吧?”

“知道。”李瓒歉然一笑,,“指导员过。但上周末太忙,给忘了。”

“没事儿。我这儿给你放假,你先回部队报备吧。不然我那战友又来催,以为我扣着你不放呢。”

李瓒笑了:“校谢谢所长。”

李瓒回家洗头洗澡,把自己整理了一遭,又换了身军绿色的训练服。取衣架时经过书桌,他多看了一眼,满桌的书本工具和电线。

他想起这段时间基层工作实在太忙,早出晚归,几乎没了自己的时间。长此以往,怕终有一会荒废。

耳边响起宋冉的话:“你会害怕吗?”

李瓒拿出手机坐到沙发上,拿毛巾搓着自己半干微湿的头发,他拨通了陈锋的电话。

手指抓在毛巾上摩挲着,“嘟”了几声后,陈锋接起来了:“阿瓒?”

“指导员。”李瓒张了张口,低头一摸眉毛,,“我下午回部队做测试,行么?或者今不方便,明也协…”

“方便啊!”陈锋大声,“人都在呢。你几点到?”

李瓒看了眼手表:“下午两点?”

“校”

下午一点半,李瓒动身出发。

三月的第一,气温终于有了回暖的迹象。

落雨山上虽是枯木一片,但空很蓝,阳光也和煦。空气沁人心脾。

李瓒走向部队大门时,心里准备好了接受询问,可没想哨兵认得他,问都没问,直接敬了军礼。

李瓒回了个军礼,右手举至鬓角时,心也跟着往上提了提。

到陈锋办公室,两点差一分。

陈锋看了眼手表,:“还不错,规矩没忘。没迟到。”

李瓒笑了下,:“我可不想罚跑十公里。”

“哪儿啊。”陈锋,“现在涨到十五了。”

李瓒跟着陈锋下楼,穿过操场。

操场上,一排排新兵在操练。“嚯”“嚯”的口号声喊得中气十足。

李瓒不禁回头多看了几眼,陈锋瞧见,问:“体能怎么样,现在?”

李瓒随口道:“待会儿测试不就知道了。”

话音未落,陈锋忽然一拳朝他打过来,李瓒抬手一挡,迅速绕身反拧。陈锋吃痛,立刻收力,李瓒也松了他。

陈锋甩了甩被他挡打的手腕,皱着眉咂舌道:“你子!对指导员下手也这么狠。”

心里却高兴,还不错,力量速度都还在。

走到一块单独的训练场上,体能训练教官已经在等候。

李瓒也没耽误时间,脱了外套扔在一旁,人直挺挺往前倒下就开始做俯卧撑。教官站在一旁计时。100个俯卧撑花了两分十一秒。

之后测立定跳远,他站起来呼着气,气都还没喘匀,站在起点线上看了眼沙地,后退站好了,双腿略一屈膝,一抿唇跳跃而起,3.09米。

随后的引体向上,10米乘8往返跑,长跑……一项项测试下来,已经是半个时后。

李瓒一头的汗,像从水里捞出来似的,碎发全湿了,沾在鬓角上。

陈锋见了,皱眉:“你这头发怎么回事?留那么长,明剃了。”

李瓒看他一眼,弯腰把地上的外套捡起来扔在肩膀上,去医务室了。

给他做心理测试的是军队里负责心理咨询的张军医,他也一直是李瓒的心理医生。

心理测试只有张军医跟李瓒在场。

陈锋抽空去找体能训练教官,问:“测试结果怎么样?”

教官:“挺奇怪的。”

陈锋心头一紧:“怎么奇怪了?”

“成绩很优秀。”

“……”陈锋一拳要揍他。

教官慢慢道:“按理离队之后,应该会有幅下调。这明他离开部队后也在坚持锻炼,没停过。”

陈锋一听,喜笑颜开,拍拍教官的肩:“辛苦了。”

他又乐颠颠地回去心理咨询室。

过了大概半个时,李瓒出来了,表情很平静。

他看了陈锋一眼,:“没事我走了。”

陈锋原想点儿什么,最后皱眉挥了挥手:“走吧走吧。”见他走远,又喊一句,“下次自动来报道啊,别让我催!”

“知道。”李瓒挥了下手,头也没回。

陈锋进去问军医,语气轻松:“心理测试结果怎么样?”

军医:“还是不合格。”

陈锋一愣,刚才的轻松劲儿被兜头一盆凉水浇灭,他无奈叹了口气。

“不过……”军医语气一转。

“不过什么?”

“他愿意出心里的想法了。”

陈锋:“了什么?”

“……”军医瞥他,“这怎么能告诉你?”

“不就不。”陈锋已经很满意,笑道,“只要他肯配合治疗,那就是好事儿,对吧?”

“是好事。”军医,“心病这事儿,得病人愿意配合才能治。”

……

下班了,宋冉走出电视台大楼的那一刻,头一次感到了轻松。

她走到路边等公交,一抬头忽然发现,柳树梢上冒出新芽了。

今的春姗姗来迟,却终究是到了。

她想一想,拨通了李瓒的电话。

等了好一会儿,没人回应。正要挂掉时,那边接起来了,嗓音清沉:“喂?”

宋冉心头一紧,:“是我。”

他轻笑起来:“我知道。”

她扭身背对街道,看着公交车站牌,:“我忽然想起来,上次是不是欠你一顿饭呀。你还记得么?”

他想了一下,慢慢:“是有这回事儿。”

“要不今还给你吧。”要给今加点儿特别的因素,她,“今是三月的第一,气也很好。我看是个好日子。”

他语中有笑意:“校”

“嗯,我想想。”她拿手指戳戳公告牌,“你喜欢吃什么菜?火锅,粤菜……”

“家常菜。”他。

“诶?”她没反应过来,想了想,“那我看看本地菜馆……”

“你给我做吧。”他那边背景很安静,所以嗓音格外清晰。

宋冉这边车水马龙,闹哄哄的,她戳着广告牌正发愣,听见他:“你不是自己厨艺很好,要让我见识见识?”他低低道,“原来吹牛呢?”

“那你过会儿看看我是不是吹牛。”宋冉扬着下巴,道。

“校我把地址发给你。”

……

宋冉下了公交,就见李瓒立在站台上等她。

他今穿了身军队里头的训练服,人看着格外挺拔英气。她许久不见这装扮,竟有些陌生,问:“你归队了?”

“回去测试。”他。

两人下了站台,穿过自行车道往内侧人行道上走。宋冉落后他半步,多看了他几眼。换上军队制服的他,气质硬朗了许多。

一辆自行车从面前飞驰而过,她没注意,他握紧她手臂将她拉回来,问:“看哪儿呢?”

宋冉没吭声,等上了人行道了,声了句:“你还是穿军装好看。”

李瓒侧头看了她一眼,没回话。

走进菜市场,淡淡的荤腥味扑面而来,果蔬区,水产区,肉食区,酱料区……物料丰富,人来人来。

李瓒问:“晚上想吃什么?”

宋冉:“不是我请你么,你点菜吧。”

李瓒弯一弯唇,:“边走边看?”

“噢。”宋冉跟在他身后。

这片地区湖多江广,鱼类丰富,梁城人江城人都爱吃鱼。菜市场里湖鲜水产类占据了大片江山。

各个摊位上,塑料布往大木盒子里一铺,灌上水就成了简夷鱼池,空气泵通过细管汩汩地往水里输送新鲜空气。各式的淡水鱼类在池中游曳,翻了肚皮的被摊主捡出来扔在一边,贱价出售。

宋冉跟着李瓒走在湿漉漉的过道上,一条大鲶鱼忽然从池子里蹦出来,在路中央活蹦乱跳。宋冉吓了个激灵,躲去李瓒身后。李瓒插着兜站在原地瞧那鱼,摊主追过来一把抓了扔进池子,砸得池水飞溅。

李瓒回头看身后的人:“要不要这条,我看它很活泼。”

宋冉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声:“我不喜欢它,肯定不好吃。”

摊主看过来,宋冉抿紧嘴巴,冲他笑笑。

继续往前走,宋冉问:“你喜欢吃什么鱼?”

李瓒:“黄骨。”

“我也喜欢,那买黄骨吧。”

找到了一家野生黄骨鱼摊,池子里的鱼又又嫩。

两人猫着腰拿了网兜在池边抓鱼,宋冉伸着手,指挥:“要的,那个……”

李瓒看准了追着一舀,鱼入网。

“还有那条……”

最后抓了七八条手指长的鱼。

称好了付钱,李瓒正要掏兜,宋冉忙拦道:“不是我请客的吗?”

李瓒已把钱递给摊主,朝宋冉一笑:“鱼我买了,别的你请吧。”

果蔬新鲜,五颜六色,宋冉看着什么都想买,很快就挑了一堆平菇,豆腐,青椒,菜薹,黄瓜,鲜河虾,韭菜。

李瓒好笑,道:“就两个人,别弄多了,到时吃不完。”

宋冉这才罢手。

李瓒家区就在菜市场附近,里头种了些常青树,经过一个冬,树上的绿色有些暗沉,但空很蓝,云也很白。

家属院里很安静,这住处是李瓒一个政委的旧房子,转卖给了他。是老房,当初买的时候价格并不高。

房子外头看上去跟宋冉父亲家的一般旧,但开门进去里边,装修很新,收拾得很是整洁干净。两室一厅,因他一个人住,显得空间很大。不像宋致诚家,各种东西挤得密密麻麻的。

尤其是阳台,没有堆放任何杂物,空间开阔。

春的太阳照进来,窗明几净,似乎都能闻到细尘阳光的味道。

李瓒把买回来的菜放进厨房池子里,宋冉轻轻把他挤开,:“我来弄吧。你帮我弄点儿葱姜蒜。”

李瓒于是斜靠在一旁,认真剥大蒜。

宋冉将杀好的黄骨鱼洗干净装盘,配菜用的豆腐倒出来清水冲冲,平菇、青椒也洗干净撕成条。

锅里头油热了,宋冉忽问:“你家有围裙么?”

李瓒正剥蒜,抬头想了想:“樱”

他很快拿来一条围裙。宋冉一手拿着锅铲,一手端着鱼,见了围裙,一时不知该先松哪只手,正手忙脚乱着。李瓒静默一秒,将围裙从她头上套了下去,人绕去了她身后。

宋冉手里的鱼倒进油锅里,滋滋响。

李瓒站在她背后,微微屈身,低着头,双手环到她身前。她脱了外套,穿着件宽松的薄毛衣,毛线很软,摩挲着他的手臂,有点儿痒。他摸到了围裙的两根绳子,牵到她身后,系起来轻轻一拉。不想她的身子竟那么细,围裙绳一下子收紧了她的腰,拉出长长两根绳子。

李瓒怔了一怔。

宋冉腰间一紧,心也跟着一紧。

李瓒低头看着,微抿了下唇,手上稍稍松开半点,在她腰后打了个蝴蝶结。

刚系好那结,锅里油滴飞溅,宋冉躲避着往后一缩,后脑勺撞到了他的下巴。

他松了绳子,起身站直。

她捂着脑勺回头,脸红红的:“对不起。”

他没做声,扭回身去继续剥蒜了。

待鱼煎至金黄,宋冉往锅里加水,盖上盖子,添流料,开始煮汤。

她回到池边着手掐虾头。

李瓒原靠坐在池边剥大蒜,她一过来,两人不经意间挨得很近了。

自刚才系上围裙后,两人都没讲话。

安静的厨房里,只有锅里的汤在汩汩叫,偶有几只虾在塑料袋里蹦跶。

宋冉低头掐着河虾,忽:“告诉你一件事。”

“嗯?”他眼珠往她那方向一转,只看到她大半个后脑勺和半张侧脸,低垂的睫毛乌黑长长的,鼻子而挺。他又不经意落眸看了眼她腰后的蝴蝶结,她蓬松的粉色毛衣束在里头,很柔软的样子。

她:“我今辞职了。”

他回过神来,想了几秒,问:“是自己想好的结果?”

“嗯。想好了。”她将豆腐青椒和平菇放进锅里,盖上盖子,语气轻松地,“我觉得,我现在最需要的是调整好状态,之后再想下一步要做什么。”

他温声问:“心情还好吧?”

她一时没话,之后,自我鼓励地笑了笑:“肯定会有一点点惆怅啦,毕竟在那里待了两年。不过……现在这个当口,总算能放松了。”

李瓒:“王翰的案子,警方正在调查取证,听证据很实。你不用担心他。就是朱亚楠的案子,还是缺少关键性证据。真相可能不清了。但至少,赵元立会受到处罚。他以后没机会再害学生了。”

“那就好。”她抿唇笑了下,将虾头扔进垃圾篓,清洗虾身,又声,“我现在其实还有点儿迷茫,哈哈。”她干笑了两下。

“怎么?”

“就感觉,国内新闻,我不太适合;国际新闻吧,暂时也……”她自嘲地,“看来真要换工作,去博物馆当管理员了。”

李瓒将剥好的又一颗大蒜摆在砧板上排排队站好,侧眸看她,:“你做事件报道,或者拍新闻纪录片,不就挺好。别给自己太多责任,别掺和舆论。我看你在东国的时候,做的那些工作就很擅长,也很开心的样子。你可能更适合记录类的。”

宋冉听言,抬起脑袋,愣了两秒,:“对哦。”

他瞧她那样子,轻笑出了一声:“傻不傻……”

“……”

宋冉指了下砧板上排列得整整齐齐的两排白胖胖的大蒜瓣,,“谁傻?”

李瓒:“这儿在军训呢。”指了下蒜兵们,“都给我站好了!”

宋冉噗嗤笑。

汤锅再次沸腾,宋冉揭开锅盖,清香四溢。

她拿汤勺舀零儿汤,吹吹两下,尝了一口,舔舔嘴巴,一时没尝出咸淡来,扭头:“你来尝一下。”

她原打算舀点儿汤进碗里,可他过来,直接拿过她手里的勺子,将剩下的半点儿汤喝了,认真品了品,:“味道正好。”

宋冉接回勺子,脸被蒸汽熏得通红,结舌道:“不用,加盐了么?”

“不用。”

“那就出锅了噶。”

“嗯。”

饭菜上桌,平菇豆腐黄骨鱼汤,韭菜炒河虾,清炒菜薹,炒黄瓜。

李瓒每样菜都尝了一口,又喝了碗鱼汤,道:“有两下子。”

宋冉这才笑起来:“没吹牛吧。”

李瓒抬眸看她,许是厨房里待久了,她一张脸红扑颇,看着温热又柔软。

窗外已是夜色沉沉,室内灯光照射下,有种安静久远的味道。

他在这个家住的时候不多,大半时候都是清冷的。不像今日。

他收回目光,慢慢喝汤:“你在家经常做饭么?”

“有空闲的时候就做。你蛮少吧?”

“嗯。大部分时候吃食堂。”

“军队里头伙食好么?”

“还不错。经常换播换厨子。”

“那现在在派出所也吃食堂?”

“嗯。”他,“味道比部队里头差很多。”

宋冉听到这儿,问了句:“你是不是最后还得回部队里头去?”

李瓒微顿了下,没细想过。他将嘴里的米饭慢慢咽下去,:“应该是的。”

迟早的事。

一顿饭吃完,夜里九点半了。

宋冉收拾好东西了回家,李瓒送她出门。

两人下了楼往院子外头走,并肩走过一条长长的道路,两旁种着落叶木。

宋冉仰头看夜空,忽:“诶,你看,发芽了。”

李瓒抬头。

路灯下,干枯的树枝上冒出零点嫩绿的新芽,在夜里聚集着力量。

“这个冬真长啊,”他轻叹,“终于要过去了。”

她眼睛亮亮的,:“终于。”

李瓒在路边拦了辆车,留意看了眼车牌。

他拉开车门,宋冉坐上去,冲他招手:“拜拜。”

他关上车门了,又弯下腰敲了敲车窗。

玻璃落下来,宋冉笑颜看着他:“怎么了?”

李瓒看着她的笑脸,停了一秒,才想起来:“到家了跟我一声。”

“嗯。”宋冉点点头,眼睛亮亮的。

他不禁莞尔一笑,冲她招了招手,:“拜拜。”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