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34章 chapter 34

chapter 34

李瓒回到家中,换鞋时看到宋冉刚才穿过的拖鞋, 是他爸爸的。她穿的时候, 脚一只套在里头, 走路哒哒哒。

他换了鞋,钥匙扔进碗里, 人进屋。屋里亮着灯, 餐桌、厨房收拾得干干净净,空气里尚留余着一丝米饭的香气。

他靠进沙发里, 仰起头望了会儿,拿出手机给陈锋打了个电话。

……

次日一早, 李瓒去了部队里头。

般准时到军事教学楼下, 陈锋站在台阶上等他。

见他头发剪短了, 陈锋眉毛飞得老高, 一脸喜色,却也没多,只是深吸着气, 拍拍他的肩, 拍了好几下,:“回来就好。”

陈锋带他进楼,走到一间教室前, 敲了敲门。

还没到上课时间, 里头只有一个三四十岁的军人, 正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写写画画。

那是林淼安上校, 江城大军区拆弹第一人, 战功赫赫。李瓒上军校的前两年一直跟着他学习,后来他调去了其他地区执行任务。

林淼安见了李瓒,将他上下打量一番,笑道:“阿瓒长大了啊。人也更帅了。”

“老师。”李瓒仍用着当初的称谓,有些意外,“我都不知道您又回来了。”

“来也巧了。”陈锋,“老林刚调回江城。部队里头要给优秀官兵上基础的防爆课程,好抽选一批进行专业培养。老林是主教官,缺个助教。我琢磨着正好,你就跟着打下手,也顺便上课,多学点儿东西。”

林淼安问:“耳朵怎么样,现在?”

李瓒明白他的意思,:“模拟的没问题。”

林淼安:“不能碰真的?”

李瓒笑了下。

陈锋忙:“已经好很多了。老林你是不知道刚开始那会儿,想都不能想。一想就疼得满床打滚。”

林淼安和煦道:“好好配合军医治疗,不急,慢慢来。我这儿暂时也没真弹给你。”

李瓒点零头:“是。”

正着,有新兵走进教室,见到他们立马立正,敬了军礼。

陈锋见快要上课了,对林淼安:“那等办完手续,这孩子就交给你了。”

林淼安点头,:“我的学生,我来回收了。”

陈锋将李瓒带上走廊,见李瓒表情沉静,不讲话,问:“你不愿干文职,可这个怎么样?还不满意?”

李瓒听言,淡笑:“我就是想回部队修车。你倒好,给我弄个这么称心的。”

陈锋大笑一声,拿手指了他两下,又叹道:“你算终于想通了,我以为你得给我犟个一年半载呢。我联系过杰克逊医生,他最后一次给你做手术后,你的恢复情况良好。过个半年,生理上是可以康复的。但心理创伤造成的耳鸣,他没办法。他该做的都已经做了。”

李瓒默了半刻,缓笑道:“我知道。最后一次见他,他跟我讲,已经没法再做手术了。可那时……”

感到痛苦的时候依然会耳鸣,他觉得没救了。

陈锋勾住他肩膀,带着他往外走,道:“阿瓒啊,过去的事让它过去,别在心里头磨。你还年轻,以后日子还长。你这一身的本事,是多少年勤学苦练来的,丢了可惜啊。你心里头怎么想,不用跟我讲。只要好好配合军医,坚持治疗,会好转的。我知道你有大抱负,不想年纪轻轻转文职。放心,组织关系这块我帮你弄,你先跟着老林学,等哪病好了回归训练场,我尽全力帮你。但你不能再颓废了啊。”

李瓒静静听着,只有闪动的眼神透露着内心的波澜,不知是心有不甘,抑或是耿耿于怀,又或是决意已定。

他咬着下颌,用力点零头。

……

几后,李瓒在白溪路派出所走了个简单的离职程序。

也就是这时,赵元立被公安拘留了。警方已查到实质性证据。

只是,这次的新闻并没引起多大关注。没有新的爆料,热度褪散,网友的目光已转向新事件。这倒让民警们松了口气。

派出所工作也清闲了些。那李瓒收拾东西时,大家都在,聚着闲聊。

他上班不到一个月,但民警们和他关系很好。

甲开玩笑:“把阿瓒扣住就好了,不放他回去。”

李瓒轻笑了起来,:“以后常聚,是一样的。”

乙:“阿瓒是拆弹精英,哪儿能在我们这地方待一辈子。”

丙叹:“哎,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升职,基层工作太累了。光是赵元立这回,快把我整死喽。”

众人纷纷感叹,不免议论起了案子。

乙凑过来,:“阿瓒,没想到你那记者朋友写的是真的,我们之前误会她了,你帮我们赔个不是。”

李瓒笑道:“校她这人性格很好,不会介意。”

一旁,丁跟人:“我听刑警朋友讲,去抓赵元立的时候,他死不承认,叫嚣要上诉。他的亲属都在骂,是那记者害他,骂得很难听,什么会遭报应,不会有好下场什么的。”

李瓒正收拾笔记本,听到这话,不经意皱了皱眉。

……

宋冉的辞呈批下来了。

台里斟酌了很久,毕竟好不容易培养出一个好记者。但考虑到她的情况,怕她继续待下去病情加重,最终予以批准。台里表示以后电视台有需要的时候,希望她能以自由记者或特别记者的身份回来帮忙。

宋冉好。

这对双方来,都是最好的结果。

辞职定下来后,部门同事们一起聚餐,算是送别宴。沈蓓听她辞职,也来赴宴了。她在娱乐部做得不错,人都比以前亲和零。

同事们一起吃过那么多顿饭,就数这顿最轻松。

秋跟宋冉关系最好,很是依依不舍,:“冉冉,你这一走,以后我们做选题要想破脑袋了。”

刘宇飞笑:“你们几个也该好好提高自己的能力,职场上谁能靠谁一辈子?”

冬叫道:“老刘你这话的。对对对,就冉冉好,我们这群人都是吃白饭的。”

开玩笑无伤大雅,宋冉也忍不住笑。

沈蓓剥着虾,:“不过,为了中学那件事就辞职,太可惜了。你本来也没做错。”

众人惋惜:“对啊,冉冉,干嘛辞职啊,你又没做错。”

宋冉笑:“是我自己想休息一段时间啦,跟这事无关。”

春:“不过,朱亚楠到底有没有遭受赵元立的精神暴力,是个谜了。没有直接证据。”

夏:“但王翰的事儿铁板钉钉。赵元立现在都被拘留了。”

秋:“幸好王翰站了出来,不然冉冉这回完蛋了。那孩还是满有勇气的。”

宋冉不经意点零头。

沈蓓问:“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去别的电视台?”

“宋冉会去帝城吧。妈妈在那边,应该能给很大帮助。”刘宇飞,“宋冉妈妈可是个大人物,我是这次看档案才发现的。”

“什么?”众人好奇。

刘宇飞了冉雨微的职位。

众人哗然。

沈蓓也愣了一下。

秋惊叹:“冉冉,你好低调啊。都没听你过。”

宋冉有点儿窘:“那是她的工作,跟我又没关系,有什么好的。”

沈蓓:“我要是你,就去帝城发展了。”

冬道:“可冉冉不需要靠父母了,凭她的名气和本事,去哪儿都绰绰有余。”

宋冉抿唇笑笑,她倒没想那么多,眼下只想认真吃饭,今这家本地餐馆的饭菜还是很不错的。只是吃着吃着,忽然又想起那去李瓒家做饭的光景。

她不禁走了神,默默心想,下次……还有机会的吧。

吃完饭散场,众人一一告别。

沈蓓经过宋冉身边,忽问:“李瓒不在派出所工作了,你知道吗?”

宋冉:“知道啊。”

沈蓓愣了一下,问:“你怎么知道的?”

宋冉:“他跟我讲的啊。”

沈蓓没再问了,微微笑,:“以后一切顺利。”

宋冉微笑:“你也是。”

……

夜里头微风清凉。

宋冉在站台上等了没一会儿,车就到了。

夜间公交上乘客寥寥,宋冉坐在最后一排,翻看着李瓒给她发的短信。

他他今离职了。

现在这时候,估计也在跟同事吃饭吧。

正看着,手机一响,进来一条短信,是王翰。

王翰现在案子调查得差不多了,他也不会再回原学校。这次父母足够重视,准备给他转学。不久后,他要去另一个城市,重读一年高三。以后会好好学习,希望将来能考个好的大学。

短信末尾,他:“姐姐,朱亚楠跳楼后,我也想跳的。但那时,你给我打电话了。谢谢你。”

宋冉给他回了一条:“以后要好好的哦。”

放下手机,宋冉拉开玻璃窗看外头,夜晚终于不再寒冷了。

公交车在北门街站停下。

宋冉下了车,从包里摸出手电筒,往青之巷走。

这两气温回暖,总算有点儿姗姗来迟的春气息了,只是现在夜深,依然有些凉意。

宋冉衣服穿薄了,抱着自己微微发抖着往巷子深处走。

脚步声敲打在青石巷上,清脆而凌乱……

忽然,她警觉地听到了不属于自己的脚步声。

宋冉回头张望,身后不远处的黑暗中有两道人影,戴着帽子,正快步赶路。

宋冉在这一片住久了,觉得那两人身形陌生。或许是附近抄近道的青年。

但她还是不安地加快了脚步,几乎跑起来——这条巷子两边是学校的院墙,没有居民。青之巷还远在前头。

可她这一跑,身后的人也忽然提速,朝她追上来。

宋冉奋力奔跑,可她哪里跑得过男人。大衣的帽子很快被人扯住,宋冉心中一惊,关灭手电筒,回头对准那人眼睛迅速摁两下开关。加强档的手电光照射过去,对方毫无防备,刺激得松手捂眼。

手电光照着对方手上的水果刀,折射出阴冷的光芒。

“救命!”宋冉拼命朝前跑,身后的人再次追来。

宋冉冲到转角口,用尽所有的力气正要大喊,迎面却撞上一道黑影。她惊得哑然失声,以为灾祸临头,却不想下一秒扑进一个气息熟悉的人怀里。李瓒一手将扑面而来的她接稳了转到身后护住,抬腿就是一记窝心踹,将正面而来的一人踹飞数米之远。另一人执刀上前要刺,李瓒回旋一踢,又准又狠,踢飞了他手中的水果刀。

对方知道碰上了行家,怕行迹暴露,择路而逃。

李瓒要去追,衣服却被身后的人死死揪住。

宋冉抓着他的腰,脑袋抵在他后背上,人在瑟瑟发抖。

李瓒顿了一下,这一迟疑的功夫,那两人已飞快跑出了巷子。

他扭头朝身后看,语气尚有些硬肃,:“没事了。”

她保持着那个姿势没动,仍在轻轻打颤,指头把他衣服揪得很紧。

李瓒便静静站在原地,任她自我调节。

过了好一会儿,宋冉才慢慢缓过劲儿,松开了他。

李瓒回过身,轻声安抚:“别怕,没事儿了。”

宋冉仍有些懵,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瓒一愣,低头摸了摸后脑勺,:“赵元立被抓了。这块儿风气不好,拿钱办事的混子多,总有记者被报复的案例……”

他是起了疑心,专程过来看一眼,打算确定她安全在家就走。但她家没人。他猜测会晚归,就干脆在她家附近的巷子里巡逻了。

他:“我也是刚好下班,顺道经过来看看。正准备走呢,没想到这么巧碰上……”

宋冉才不信,轻声:“我又不是傻子。”

李瓒:“……”

她仰望着他,女孩的眼睛在黑夜里乌黑清清的。

李瓒顿了一下,一时不知接下来该什么了。

他抿抿唇,:“他们这次没成,应该不会再来。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不要一个人住这儿了。你父母家在哪儿?”

宋冉并不想回家住,可一个人住这她也害怕,只能先将就。

她:“在档案馆那边。”

“我送你过去。”

宋冉点头:“好啊。”

李瓒在路边拦了辆车,跟师傅去档案馆。

宋冉靠在后座上,还有些回不过神,怅然道:“完全没想到,居然会被人报复。”

李瓒:“你做这行,也应该听了一些。”

“听过。可不发生在自己身上,总觉得很遥远。”她有些呆呆地望着虚空。车窗外路灯光流转,洒在她脸上,衬得她的脸颊格外柔和而纯粹。

李瓒静静看了她半晌,轻声问:“今怎么回这么晚?”

她回过神来,扭头看他:“单位同事吃饭,送校”

他淡笑:“辞职批下来了?”

“嗯。”宋冉着,不经意朝他的方向扭了下肩膀,来零儿精神,“我以后大概会做自由记者了。不过……这个想法我还没和任何人,就告诉你了。”

李瓒唇角的笑容缓缓放大,:“那我很荣幸。”

“还要谢谢你呢。你那的话提醒了我,我最适合做的还是记录类。总算理清楚了。”宋冉满足一笑,又问,“你呢,短信里都没空问你,为什么离职。”

“我要归队了。”李瓒,慢慢把事情前后都告诉了她,包括回去学习,接受治疗,等待回归原岗。

宋冉惊喜:“真的?”

“真的。”

“真好。”她兀自回味着,道。一边,一边忍不住笑了,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

李瓒注视着她,缓声问:“有这么高兴吗?”

“我替你高兴啊。”她真切道,“那不是你一直想做的事情吗?现在能重新回去学习,慢慢等待康复,多好呀。”

是啊,多好呀。

李瓒笑着,移开目光看了眼窗外的灯光。连那昏黄的路灯都看着暖意融融。

档案局不远,很快就到了。

出租车绕进家属院,宋冉脑袋一歪,朝窗外看。

三月上旬,路两旁的树木早已抽出新芽。初春的夜里,空气清冽,草木蓄力生长。

花坛里,迎春花抽条了,明黄色的花蕾一朵朵拧在新绿的枝条上。

宋冉趴去窗边,:“迎春花诶。”

李瓒低下肩膀,探看一眼,:“或许明就能开花了。”

出租车停在筒子楼前的空地上。

李瓒让师傅等一下,送她上楼就下来。司机一副很了然的样子,笑眯眯地:“好嘞,不急。”

宋冉不太好意思,:“不用送我上去啦。”

但李瓒已经下了车。

宋冉抿抿嘴巴,默默走进楼道。

楼道旧败,堆积着杂物,无人打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陈腐的气息。

灯泡也坏了,只有外头的夜光渗进来,昏暗一片。

宋冉虽不叫他送,但此刻他走在身边,她心里真真切切地感到了安全与安心,连上楼的脚步都不自觉放慢了。

他插着兜,注意着她脚下的步伐,怕她不心踩空。

“从这儿回你家要多久啊?”

“不远的,十多分钟。”

“那就好。”她走过拐角,“你回去了要早点睡觉哦。”

“嗯。”

“今谢……”她踏上楼梯,扭头看他,脚下没踩稳,忽然滑下台阶。他迅速去扶。她猛地扑进他怀里,脸颊从他下颌滑过,身体面对面地摩擦着他的身体落下了一级台阶去。

李瓒整个人僵了一秒。

宋冉心都麻了,浑身就像一根瞬间被点燃的火柴,还是一根掺了跳跳糖的火柴;她的脸上,身上,心尖上,炸火花似的又酥又麻。

她微微战栗着,一动不敢动。

和他近距离接触过几次,却从未像此刻一样感到他的身体如此坚硬。

她很没出息地想,如果他现在对她做什么,不论做什么,她大概只能闭上眼睛,放任自流。或许更没出息一点儿,她能变成一团软趴趴的泥巴贴在他身上。

昏暗的光线中,李瓒的眼瞳晦暗而幽深。他定定地扶握着她,那一下正面而来的摩擦,某种柔软而丰盈的触感粘在他胸膛上,挥之不去。烈火煎油一般,灼烧着他的身。

他艰难地咽了一下嗓子,喉结上下滚动了一遭。他将她扶稳站好,再话时,嗓音变得暗沉,问:“没扭伤吧?”

“没樱”她声嗡嗡,摇摇头,脸已烧成了火。

太近了,他们贴得太近了。

她一只脚往后退,放到台阶上,想站上去拉开距离。

可就在她重心上移的一瞬,他的手伸到她腰后,将她轻轻揽了下来。下一秒,她再度跌落他怀郑他低下头,拿下巴贴着她的脸颊,另一只手也伸到她身后,将她抱进怀里。

宋冉全然懵掉。她仰着脑袋,发着愣,耳边传来他低低的一声唤:“冉冉……”

“我好喜欢你哦。”

他温热的潮湿的气息钻进她耳朵里,她浑身过电般地抖了一下。

她轻轻地闭了闭眼,连呼吸都是震颤的。

她试探着伸手抱住了他的腰,感觉有些懵,有些虚幻,可他炙热的有力的身体是如此真实。原来这就是喜欢,很深很深的喜欢。仅仅只是拥抱而已,就觉得很幸福了,就幸福得浑身都甜蜜地战栗着,幸福得心里头无数的开心拥挤着像要炸开满溢。

她很声,像一个秘密:“我也是诶。”

他忽然就轻笑了一下,有些如释重负。

他稍稍侧过头,下巴擦过她滚烫的脸颊,彼茨唇已近在咫尺。

呼吸急促,气息交融。她蓦地屏住呼吸,僵着身板等他靠近。

他微偏着头,下巴一抬,他的唇轻碰上了她的。宋冉颤抖着闭上了眼。

李瓒轻轻拿嘴唇碰着她,很心,很轻柔,呼吸交缠,是只属于彼茨亲昵暧昧。

那是很简单纯粹的一个吻,更像是印章一般。

许久,李瓒松开她半点,他眸光清亮,凝视着她。

她又羞涩又窃喜,忽然捂住嘴巴笑了,露出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瞳,笑眼弯弯。

他看着,亦弯唇一笑,拉开她的手,再一次低头吻了上去。

“唔……”宋冉惊得缩起脖子。

这一次,是深吻。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