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35章 chapter 35

chapter 35

宋冉一晚上都在做梦,真实的梦——光线昏暗的楼道里, 他低头吻着她, 嘴唇柔软;他脸上有很好闻的气息。原来好看的脸闻起来也很舒服。

她眯开一条眼睛缝儿偷偷看他, 看见他低垂微闭的睫毛长长的,闭眼的样子也叫她心动。

宋冉整晚像睡在云端上, 身子蓬松软软的, 醒来时心跳砰砰,脸又红又烫。

她发着呆, 在床上赖了一会儿,手机叮地一响。她这回醒了, 扒拉过来看, 果然是李瓒的短信。

“醒了吗?”

“醒了呢。”

“今打算干什么?”今周六。

“没什么安排诶。”

“想不想去江城玩?”

宋冉一愣, 立刻回复:“想呀!”

“九点我去找你?”

“好的。”

宋冉起了床。宋致诚和宋央在客厅吃早餐, 炸糍粑和金谷条。宋冉一般早上食欲差,油腻的东西容易叫她反胃。她咬了两口金谷条,吃不下了, 去洗漱。

外头闹哄哄的, 杨慧伦进来,后头跟了几个装修工人,是要把宋央的房间装修一番。虽然她一直不同意宋央和卢韬, 但也拦不住这俩人要结婚。

宋冉看那架势, 房间要大动。

宋央皱眉:“婚期都没定, 你搞那么早干嘛?装修了我住哪儿去?”

“你问我?还不怪卢韬没早点买房, 你去他家住吧。”

宋央抓狂:“我服了你了!”

杨慧伦又笑道:“冉冉, 你把东西收拾一下啊,我怕工人们毛手毛脚,弄坏了或搞丢了。”

“诶。”宋冉很快整理好自己的东西,拖着箱子出了门。

时间是早上般半。

她给李瓒发了条短信:“约在青之巷好么,我不在档案局了。”

那边很快回复:“好。”

宋冉回到青之巷,刚收拾好,听见楼下院子门开。她跑到窗边一看,李瓒刚关上院门,回身时抬首一望,朝她笑了。

隔着栀子树发着嫩芽的树丫,他的脸在春光里干净又美好。

宋冉飞快跑下楼梯,迎去他面前:“我刚收拾好你就来了,真巧。”

李瓒很自然摸了下她的脸颊,问:“只住一晚就搬回来了?”

她微红着脸,:“我妹妹快结婚了,家里边装修,住不下。”

李瓒随她进屋,听到这话意外道:“亲妹妹?”他以为她是独生女。

“嗯。同父异母。”宋冉干脆一次性了个清楚,“我妈妈在帝城工作。你记得上次我们在机场碰到吗,那次我刚看完妈妈回来。”

“哦。”他点点头表示了解,一进屋目光就看向别处了。

宋冉心里敏感,多问了句:“是不是觉得挺麻烦的?”

李瓒正在窗边推窗户,听了这话纳闷回头:“什么东西?……哦。”他眉心舒展,笑起来,“这有什么麻不麻烦。”又皱了眉,用力推了下窗子外头的铁栅栏,试了试稳健度,一扇扇推完其他窗子,又拉了一下后门。

宋冉这才发现,他在检查她家的门窗牢不牢靠。

她心里头一暖,问:“赵元立会受到什么处罚?”

“等审牛在梁城是当不成老师了。”

“噢。”她看时间,快九点了,问,“我们怎么去江城啊?”

“高铁。”李瓒看她一眼,“你想今回,还是明回?”

他原只是随口一问,宋冉却莫名心跳加速,反问:“今去江城,主要是玩什么?”

“带你看看我从到大生活的地方,还有我家人。”

“噢……”她迟疑,“今回来……时间会不会有点儿赶?”

“是有点儿。”

“但明……你要工作么?”

“明星期。”

宋冉想了想,矜持地:“要不到时候再看吧。反正高铁票好买也好退。”

“校”李瓒完,靠在半身柜子上打量了她两眼。

“怎么了?”她问,丝毫不知刚才一番对话的功夫,脸红成了苹果。

他往前一步,拉住她的手将她拉去自己身前,低声问:“跟我话,你脸红什么?”

他靠在柜子上,因迁就她的身高,双腿岔开站着。她扑在他怀里,腰身抵着他,这狎昵的姿势叫她愈发脸热。

“有么?”宋冉摸摸自己的脸。下一秒,李瓒歪头,手伸到她背后推了下她的脊背,她一个前倾,他微微相迎,她的嘴唇和他的碰撞上。

轻轻的,暧昧的一碰。

李瓒无声地咧嘴笑开,露出白白的牙齿。

宋冉羞得打了他手臂一下。

他的手又在她背后推了一道,这次她学乖了,双手抵着他肩膀。他手上稍用力,她也执拗相抵,两人较着劲儿。

他干脆扶住她后脑勺,人凑上前吻住她。年轻人报复性地撬开她的唇齿,舌尖攻城而入,缠住她的舌头狠狠一吮。宋冉吃痛地呜一声,脑子呜炸开,身体阵阵发麻。她踮起脚尖,不由自主搂住他的脖子,生涩而笨拙地迎着他,吻咬他的唇,柔软的,温热的。

直到某一刻,她忽然感受到与他紧贴的某处,有种蠢蠢欲动的力量,兽般将醒。她吓一跳,身子僵了僵;李瓒也定了定,而后,缓缓松开她。

那股力量又蛰伏下去了。

李瓒脸也有些红了,抿着嘴唇,轻轻看着她。

她眼睛水汪汪的,装傻。

他不自然地摸着鼻子,眼神移向一边,实在没忍住又笑了下,再看向她。拿拇指挲了下她红嘟嘟的嘴唇,又抬手理了理她散乱的头发,这才站直身子,:“出发了。”

……

梁城到江城的高铁一个多时。铁路两旁油菜花盛开,蓝下一片灿烂的明黄。

宋冉望着早春风光,一路心情明媚地到了江城。

打车去李瓒家的路上,途径长江江城段。江水青蓝,滩涂之上春草疯长。

宋冉愉悦地眺望,忽扭头:“你对了,我们院子里的迎春花,今早真的开了。”

“是么?”李瓒手搭在她脑后,玩着她的头发。她的头发长了些,已经过肩膀了。

宋冉又想到什么,:“过会儿经过水果店,买些水果吧。”

李瓒了然,道:“不用,我家没那么多礼数。”

“还是要的。毕竟第一次登门。”又问,“你爸爸喝酒么?”

“不抽烟不喝酒。”

宋冉眼睛一弯:“原来是遗传。”

“真不用买。我爸爸特别好相处,看见你就够高兴了。”李瓒着,伸手捋了下她被江风吹乱的发。

宋冉任他的手在她发间缠来缠去,又问:“那你妈妈呢?哎呀都怪你,也不提前,害我没准备礼物。”

李瓒:“我妈妈不在了,也不用买。”

宋冉一愣。

李瓒淡道:“去了十几年了。”

宋冉点点头,没再问。

李瓒家住建工集团家属院,院外就有水果店。

宋冉挑了一堆进口的草莓、车厘子、红苹果、橙子;还要再挑,李瓒拦住,:“我爸又不是猴子,吃不了那么多水果。”

宋冉这才作罢。

走进家属院,就见一排排的六层高单元楼,板板整整,全是大窗大阳台。宋冉看了一圈,:“果然是建工的,设计的家属楼都比较好。”

“这区90年代建的,我从出生就住这儿了。”

“90年代?看着很新诶。”

“前年翻新过外墙。”

两人边走边聊,穿过区花园,走到正对花园的一栋楼前,就见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热在单元门口。

李瓒隔着老远:“你专门跑下来做什么,怕我不记得家门?”

他父亲李清辰和煦笑道:“我下楼散步,碰巧。”

宋冉盯着他看了几秒,惊讶地唤了声:“李伯伯?”

李清辰也惊喜,笑道:“宋姐?”

宋冉脸一红,赶紧摆手:“您叫我冉冉就行了。”

彼此都有些紧张的两人这下倒是一瞬就没了尴尬,反而李瓒有些疑惑。

李清辰于是,去年在梁城给宋冉家铺过防潮层。

李瓒微皱了眉,跟他起了方言:“我就晓得你又背着我搞事了,跟你啦好多遍,退休了就不要弄了。”

“我忙惯啦,闲得没事嘛。现在集团又要返聘我,在屋里也是没事搞,我想回去啦。”李父慈祥笑道,去接李瓒手里的水果袋子;李瓒不让他提,他争了半非是抢走了。

宋冉在一旁看着,心想这父子俩真挺像的。

李瓒家住三楼,是单元楼里最好的楼层,而这栋楼也是区里位置最好的一栋,大致可以推断出李父在职时期的工作表现,想必是个兢兢业业优秀突出的人。不然也不会教出李瓒这样的孩子。

家里三室两厅,户型板正,窗明几净。阳台上养了各种花花草草。由于家里人少,两个朝南的房间做了卧室,朝北的做了书房。

宋冉进屋坐了没一会儿,就好奇地跑去李瓒卧室瞧。里头收拾得干净整齐,由于长期在外,房间里已嗅不到他的气息。但墙上贴了很多儿时的奖状,书桌上还有一些少时收藏的模型。

她四处看,认真地默读每一张奖状,打量每一个模型。

李瓒则跨坐在椅子上,饶有兴致地打量她。

她“巡视”完毕,又跑去书房看;他尾随她而去。

步入书房,一室书香。

宋冉目光在书架上游走,除了部分世界名着,大部分书仍是物理化学相关,电路,化学材料等等。最意外的是,李瓒从学到初中,从高中到军校的各学科课本,全部整整齐齐按时间排列,收罗在书架上。

宋冉随意抽出学一年级的语文课本翻开看,李瓒歪歪扭扭的字迹留在上边;音乐课本上则画着人儿车之类的涂鸦;翻开高中时期的化学课本,书页留白栏上密密麻麻记着上课笔记。那时候,他的字已经有棱有角了。

宋冉惊叹:“你居然把书全留着。”

李瓒笑:“我爸留的。以前一到暑假就有人收废书,邻居家爸妈都把书卖了,我爸不肯。现在回头看,还蛮有纪念意义。”

“我的书没地方放,早就卖废品了,尤其是初高中的历史书……”宋冉惋惜道,又,“你爸爸对你真好。”

“是啊。”李瓒,“对我最好了。”

宋冉一听,想了想,迅速凑去他耳边,悄声道:“我也会对你好的。”

李瓒一愣,怔怔看向她。

她却笑眯眯地跑了出去——李清辰唤他们吃午饭了。

才三个人,却做了一桌子的菜,枸杞山药炖乌鸡,香煎湖鱼,炒虾,蒜蓉炒菜薹,皮蛋黄瓜汤。全是些时节菜。

宋冉才坐下,李父就给她舀了碗炖鸡汤,将鸡翅鸡腿鸡胗和鸡蛋都舀给了她,恰巧都是她最爱吃的。同样也给李瓒舀了一碗。

“多吃点啊。”李父道,“这是早晨去阿瓒奶奶家抓的鸡,吃稻谷长大的,正宗土鸡。”

“谢谢伯伯~~”

宋冉很捧场地喝掉一大碗鸡汤,又吃了半条鱼,吃掉一大碗虾菜薹拌饭,完了竟又喝了半碗黄瓜汤。

李瓒慢慢吃着菜,拿眼睛瞥她,:“原先没看出来你这么能吃,以后怕是养不起啰。”

宋冉正在啃鸡腿,听到这话抬起脑袋看他,眼神懵懂,嘴巴上还沾着油。半秒之后反应过来,羞窘地瞪了他一下。

李瓒弯唇笑,又往她碗里夹了一块鱼肚。

宋冉皱眉:“你不是不让我吃嘛?”

李瓒放下筷子,手揉揉她的后脑勺:“错了行不行?”

宋冉脸一红,转眼又见李父自个儿在笑,脸更红了。

午饭后,李瓒跟父亲打了声招呼,带宋冉出了门,去街上逛。

江城不大,依山傍江。

市内街巷交错,不算开阔,生活气息却很浓,到处都是吃店,精品店;城内绿化很好,正值春,道路两旁一片新绿,夹杂几棵叫不出名字的红色树叶的树。

李瓒带着宋冉沿着家属院门口的一条路笔直走到底,就到了江堤。

堤坝那边,江水清澈如碧。

冬春季节,尤其初春,正是长江最漂亮的时候。绿丝绦一般铺洒在大地上,微风一吹,丝绦轻摆浮动,微波阵阵。

等过几个月夏季洪峰来袭,便是泥沙俱下,浑黄一片了。

江面上春风吹来,心旷神怡。

李瓒今穿了身卫衣牛仔裤,温和平顺,一点儿看不出过往经历,宋冉看着他,心想,别人肯定想不到,他拆弹拔枪的时候有多凌厉。

还看着,他察觉到她的目光,回过头来,含笑看着她。阳光照在他睫毛上,金灿灿的。他微眯着眼:“看什么呢?”

她微笑摇头:“没什么。”又问,“你时候在江里游过泳么?”

“差点儿淹死过。”

“诶?怎么弄的?”

“夏的时候,很多家长会带着孩子到江里玩,我那时还,套着游泳圈瞎扑腾,一不心从圈里钻过去,往深水里栽。当时江里全是人,跟赶鸭子似的。也没人注意。”

“然后呢?”

“好在我爸一直盯着我,冲进江里抓住我脚丫子把我给扯回来了。”

宋冉想着那画面,噗嗤笑了声。

“从那以后就再也不准我到江里玩了。”

“我们那儿一到夏也有很多孩在江里玩,每年都有淹死的。不过我怕水,不敢下去,只敢在石头上玩。”

现在是春季,江水退潮,露出岸边大片大片的碎石,五颜六色的,有种凌乱的美。石缝里长出各式各样的草花儿,一条条细长地望着空。

两人沿着碎石坡往下走,江岸陡峭,李瓒走在前头,递给她一只手;她双手紧紧握住,瞬间便感受到他强有力的支撑。

她跟着他亦步亦趋走下石坡,来到水边。

江边有人垂钓,有一两家人坐在石坡上,欣赏春日江景。还有情侣在江边拍照呢。

宋冉多看了他们几眼,李瓒问:“想照相吗?”

宋冉声:“我想跟你照相。”

李瓒于是将她搂进怀里,举起手机。宋冉脑袋靠在他肩头,冲镜头咧嘴一笑,李瓒看到屏幕上她的笑脸,忍俊不禁,摁下自拍按钮。

“还要不要找人帮忙拍?”

“不用了。”她对那张照片很满意,再,她在乎的本来就不是风景。

两人沿着江堤走回去,穿过一片春日树林,到了李瓒曾经读过的学校。

正逢下课,一堆矮咚吣家伙在教学楼前的空地上玩闹。孩子哇哇啦啦的声音跟放了几百只鸭子下河似的,却并不显聒噪,反而格外有生趣。

宋冉趴在校门外看,想象着十几年前的这里,李瓒也是这样一只,跟同学们在台阶上蹦来蹦去。

她忽生好奇:“你家有你时候的照片吗?”

“有啊,还挺多的。”

“那过会儿回去给我看。”

“好。”

她开心了,抓着铁门继续张望,忽指着一个在墙角跟同学玩弹珠的男孩儿,:“我觉得你时候应该是他那个样子。”

李瓒凑去她身边看:“为什么?”

宋冉:“因为他长得最好看。”

李瓒笑出了声,目光在一群萝卜头里搜寻,指着一个坐在台阶上安安静静看人书的女孩:“那你时候应该是她那样。”

“诶?为什么?”

“我觉得她最特别,是时候的我会喜欢的样子。”

宋冉捂着嘴笑,拿手机拍下那女孩的照片。

没过一会儿,上课铃响了,孩子们叫闹着往教室里跑。宋冉看着他们稚嫩的脸庞,忽的,笑容微收了些,:“东国的那些孩子们,不知道过得怎么样了。”

李瓒没话,将她揽过来,揉了揉她的头,带她离开。

经过卖部,李瓒招招手,:“过来,给你买糖吃。”

宋冉一秒转移了注意,店里头琳琅满目,全是儿时的零食。她买了几条拉丝糖,又挑了袋QQ糖。

拆开包装,将糖果放进嘴里,酸酸甜甜。

她拿出一颗递给他,他低头含住,嘴唇掠过她的手指。

她呼吸微窒,却又觉得再自然不过了。

一路吃着糖果去到他高中,正是上课时分,学校里安安静静的,偶有教室传来课文朗读声。

操场上有人在上体育课,几个学生在院墙这边考试跳绳。

宋冉站在墙外看他们跳,忽问:“你读书的时候是不是很多女生喜欢你?”

李瓒:“还行吧。”

她扭头瞥他:“收到过情书么?”

他笑一下:“收到过。”

“那时你有喜欢的女生么?”

他摇了下头。

宋冉没再问,继续看跳绳去了。

她静静看着,或许幻想着少年的李瓒曾经在这片操场上的样子,又或许回忆着自己的高中时代。

李瓒从她背后拥搂住她,下颌贴着她的鬓角,同她一起看着那群高中生们。

绳子拍打地面的声响,脚步跳动的韵律,春风吹动树梢的窸窣,那样美好的一个春的下午。

她跟他一路走,走遍了这座城,走过了他从到大一路成长的轨迹,看到了他时候抓知聊那片树林,吃到了他儿时常吃的麦芽糖。仿佛在一个下午穿梭了他在江城的一切过往,参与了他的曾经。

直到夕阳西下,两人才回到家属院。

正是下班归家时分,遇到不少老邻居,李瓒一一跟他们打招呼。每个人都笑容和善,又好奇地打量宋冉。但谁都不必询问,李瓒和她十指相扣的手明了一牵

回到家里,李父已将晚饭做好。宋冉买来的水果也全都洗好切好。绕来绕去,水果还是到了她肚子里。

吃完晚饭,李清辰对宋冉:“冉冉明有没有事情忙?没有的话,多玩一吧。”

李父并不知道他俩的关系到了哪一步,只因喜欢宋冉,想留她多待一会儿。

宋冉想到要在这儿住,一时思索起来,笑了笑,却没好做声。

李瓒没表态,:“先看看她明有没有工作。”

父亲道:“也好。”

李父收拾碗筷去了,李瓒把宋冉拉到一边,:“你别不好意思拒绝。要是不想玩了,我们现在搭晚班车回去也校”

宋冉迟疑一下,声:“我明没什么事,多玩一也行的。”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