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36章 chapter 36

chapter 36

李瓒洗完澡回来,宋冉趴在书桌前翻看今拍的照片。

她听见脚步声回头, 见他头发微湿, 脸庞干净, 穿了身宽松的T恤和短裤,露出肌理流畅的手臂和腿线条。

宋冉心跳悄然加速, 扭回头来假装继续看手机。

李瓒神色也不太自然, 一时没话,坐在床边无意识拿毛巾擦了擦已经半干的头发;看一眼她蜷在椅子上的背影。

沉默, 安静。

好一会儿了,他问:“你去洗澡吗?”

宋冉慢慢抬起头, 又慢慢扭回头看他, 声:“我忘记带睡衣了。”

李瓒极浅地扯了下唇角, 起身从衣柜里捡出一条T恤递给她:“穿这个吧。”

宋冉抱着T恤, 出门时嗅了嗅,还有他身上的味道。

房门关上,李瓒缓缓呼出一口气来。

他躺在床上想了会儿, 又起身去书房里翻出几本厚厚的相册回来。

春夜里尚有些冷清, 他短袖短裤的,有点儿凉,拆了被子裹着, 坐在床上翻相册。

一段时间后, 宋冉回来了, 两只手攥成拳头, 捏着什么东西, 有些拘谨地问:“有衣架吗?”

“有啊,怎么了?”李瓒下床去拿。

宋冉红着脸:“我忘记带内裤了。”

李瓒:“……”

他把衣架递给她,她展开手里那团棉布,一块白色的三角挂在衣架上。她不好意思把内裤晒在外边,怕被伯父看到,只能挂在房间里,就悬在李瓒的椅子背上。

李瓒看一眼那巴掌大的内裤,无敦心浮气躁了。

宋冉挂好内裤,回身看他,略局促地摸了摸手臂,刚洗完澡,是有些冷的。

李瓒拨了下她的后背:“去被子里头,别凉着了。”

“哦。”她乖乖爬上床。

这一爬倒好,他那条纯棉的T恤熨贴在她身上,勾勒出她纤秀的脊背,圆嘟嘟的屁股,T恤下摆两条修长匀称的双腿,在灯光下白得扎眼,牛奶似的。

她里头什么也没穿。

李瓒喉咙有些干,他抿紧嘴唇,低头挠了两下后脑勺,觉得他今晚完了,别想睡觉了。

宋冉缩进被子里,盘腿坐着,翻开床上的旧相册。

第一页就是李瓒婴儿时期的照片,圆圆的脸,葡萄般的眼珠,可爱极了。其中一张还穿着开裆裤。宋冉盯着那处看,咯咯轻笑。

“往哪儿看呢?”李瓒坐上床来,也钻进被子里,将照片翻去下一页。

百日,一岁,一岁半……

照片很多,看得出这个家庭对这孩子的重视。

宋冉看到了李瓒母亲的照片,是个很美的女人,纤瘦,温和,笑起来格外柔美。只是在他四五岁之后,就再没有出现了。

宋冉轻叹:“你妈妈真好看。”

李瓒:“她是得病去的。除开照片,我对她真实的记忆里,反而记不清容貌。”

宋冉问:“你爸爸这些年没有重新开始么?他明明长得很帅。”

李瓒摇头,也有些惋惜:“我的时候他怕后妈对我不好;后来一个人习惯了。其实他工作接触的人多,要找也不难。我知道现在都有人很喜欢他。但他就……不愿意再重组家庭了。”

宋冉猜得到,在李父心里,他所有的一切都是要留给儿子的,哪里会再去和别的家庭分享。

她继续翻相册,看着他一点一点长大。两三岁的时候就已经有现在李瓒的影子了,大眼睛,高鼻梁,很漂亮的一个男孩。上学时更是稚嫩可爱,等到上了初中,就出脱得帅气又清俊了。高中似乎有过一段叛逆期,照片上的少年总神情寡淡,一副拽拽的样子。

她一页页翻,他一张张解释:“这是学,六一儿童节。”

“学三年级,我爸带我去爬山。”

“五年级,跟同学去春游。”

“初一,跟伯伯姑妈一大家子去香港玩。”

“初三,跟我表弟去游乐场。他名叫酸奶。”

“高汁…”

直到后来上军校,面庞的线条愈发明朗深刻,照片是清一色的军装照,训练,拉练,生活,玩闹……一幕幕生动地浮现在她眼前。

宋冉庆幸自己有丰富的想象力,只是看着照片就能想象出很多当时的情景。

相册翻到末尾,她看到了很多他学习拆弹时拍的照片。

她忽抬起头看向他的右耳,李瓒心领神会地一笑,:“最近好些了。”

宋冉:“那就好,可以重新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不过我比较贪心,想要更多。”他,“想完全好起来。”

宋冉心里清楚,教学理论与前线实战是两码事。他这人看着多温和无害,心里坚持的东西是极其坚定不移的。让他接受现实随波逐流,不可能。

未来的事谁也不准,而她也不会敷衍地安慰一定会好,唯一能做的只是伸手过去握紧他的手。陪伴他。

李瓒拇指抚着她的手背,淡淡一笑,:“我没事。现在都挺好的。”

“我知道。”就是忽然想摸摸你而已。

“不过……”宋冉翻开相册,准确地找到其中一页,指着一张照片,问,“她是谁?”

李瓒歪头一看,是他三年前拿到优秀标兵的一张照片。与他同框的是一个漂亮的短发女兵,当年一起领奖的。

李瓒:“战友。”

宋冉问:“前女友么?”

李瓒蓦地笑了起来,偏着头看她,低低地问:“这也吃醋么?”

宋冉皱眉,:“不公平。我都没有前男友的。”

李瓒瞧着她那表情,无声地笑,笑完又收了,认真:“我也没有前女友。”

宋冉一愣,抬起眼眸,目光急切切:“真的?”

他:“那在楼道,我是第一次亲人。”

宋冉抿紧唇也没忍住笑,被他目光直视着,她微红了脸,窘迫地换了下坐姿。这一换倒好,脚丫子不心蹭到了他的腿。她刚想收回来,他已经在被子里捉住她的脚:“怎么这么凉?”着腿便捂住了她。

宋冉顿感一阵温热。她:“我以为你肯定有过女朋友,或许还有好几个。”

李瓒眉梢微抬:“怎么这么想?”

“因为你很好啊。”

“你也很好啊。”

“其实我接触的男生很多,但都没有感觉。”宋冉想了想,工作中来往的男性很多,但让她心动的迟迟没樱而他呢,只是惊鸿一瞥,就扎在她心底头拔不出来了。

“我接触的女生少,身边都是男的。指导员会介绍,但像你的,没什么感觉。”

宋冉问:“你们指导员……经常给你介绍对象么?”

“……”李瓒瞧出了她的心思,好笑,“经常?你以为我们那儿是婚姻介绍所?成没事干,专门相亲?”

“……”宋冉白他一下。

话已到这儿,索性:“我之前以为你是沈蓓的男朋友。”

李瓒一愣:“为什么?”

“她自己的。”

他又是一愣,回过味儿来:“难怪在东国那时,你对我挺冷淡的。”

宋冉没料到他早已注意自己,问:“你……那时对我有印象?”又怨道,“我还觉得,你老是记不住我。”

李瓒回忆半刻,道:“刚开始只是觉得这个女生胆子挺大,后来……你洗头发的时候,觉得你……挺特别的。”

她拿脚轻轻蹬了他一下。

聊着聊着,她有些困了,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

李瓒问:“睡觉了?”

宋冉眼里因哈欠而泪雾蒙蒙的,点了下头。

两人对视着,她一时又莫名局促了。

李瓒也有点儿不自在,移开目光,收拾好床上的相册,掀开被子下床。这一掀不要紧,宋冉正好把腿收回去,李瓒不心就瞥到了她T恤底下……

一瞬间,有股热血往头顶上涌。

他不动声色地收好相册出了卧室。

他抓着书架站在黑暗的书房里,低着头努力调整了一下呼吸,可刚才的视觉冲击一时在脑子里挥之不去了。

粉色的,柔嫩的。

李瓒回到卧室时,宋冉蜷成一团侧身睡着,安安静静。

他关疗,摸上床,掀开被子在她身边躺下,搂住了她的腰。

黑暗中,他察觉到她身子僵硬了一下,但又慢慢松软下去。

两人面对面侧躺着,呼吸声若有似无,彼茨鼻息在黑暗中像羽毛一样撩拨着。李瓒闻到了她身上沐浴液的味道,是他自己的味道,他觉得他是在经受一场意志力的考验。

渐渐,眼睛逐渐适应黑暗,他看到昏暗的光线中,她也睁眼看着他,眼睛黑白分明,亮晶晶的。

对视良久,他将她轻轻一揽,她往他身前挤了挤,缩进他怀郑

他凑过去吻住她的唇,彼此吮含轻吸,并不激烈,却怀着无限的深情。

宋冉被他吻得有些意乱情迷,如果不是此刻家中还有他人,她怀疑自己会举手投降,把自己完完全全交给他。

她呼吸越来越凌乱,差点儿呜咽出声。

他气息亦是愈发沉重,有些情难自控了。

他终究是克制住,松开了她。

微朦的光中,她面颊绯红,眼眸若水,嘴角弯着甜甜的笑。

他低声:“笑什么?”

她往他怀里钻,搂住他的腰,满足地哼哼两声,却不话。

只是睡在他怀里,就觉得很幸福了。

他吻了一下她的眼睛,悄声:“早点睡。”

“嗯。”

李瓒摘了助听器放在一旁,搂着她闭上了眼睛。

寂静的夜里,宋冉缩在他怀中,忽然了句悄悄话:“阿瓒,我好喜欢你啊。……特别特别喜欢。”

李瓒慢慢睁开眼睛。

他……听见了。

话的人犹自不觉,闭眼睡在他怀中,唇角弯着弧度。

……

第二一早,宋冉睡到九点多才醒。意外的是,李瓒也没醒,在她身边睡得很沉。

她盯着他安静清秀的睡颜看了好一会儿,他才感应到什么似的,朦胧睁开眼。他还没清醒,就将她揽进怀里,脑袋埋在她肩窝,哼一声:“我一晚上没睡好。”

宋冉哪里见过他这近乎撒娇的样子,心都化了,摸摸他的头发:“为什么没睡好?”

他被问住,静止一秒,这回是清醒了,抬起头,问:“几点了?”

“九点半。”

他松开她,翻个身平躺着,望着花板,表情平静而出神。

昨晚上,她软软一团窝在他怀里,温热湿润的呼吸跟羽毛一样在他脸上脖子上撩,他克制了一晚上。

宋冉见他这一热一冷的架势,凑过来问:“阿瓒,你是不是有起床气?”

“嗯?”他回过神,坐起身揉了揉头发,“没樱”

李瓒下了床,见宋冉的内裤还挂在椅子上,伸手摸了一下。

宋冉缩在被子里:“干了么?”

“还没。”江城太潮湿了。

“那怎么办?”

李瓒从储藏室里把电暖炉翻出来,给她烘内裤。烘的时候有些纳闷,女生的内裤竟然这么。

烘干后,李瓒收起暖炉,宋冉也换好了衣服。

早餐已准备好,很丰盛,有豆皮炸薯饼甜豆花,还有甜酒煮汤圆。

李清辰不知道宋冉喜欢吃什么早餐,所以各种都准备零儿。

他在阳台上打理他的花花草草,李瓒吃完了起身过去,问:“汤圆是刘阿姨送的?”

“她你回来了,做点儿给你吃。”

李瓒斜靠在墙上,:“我觉得刘阿姨人蛮好。”

李父浇着水,:“是蛮好。”

“我是,你也该找个伴了。”

“都过了半辈子了,什么伴不伴的。”李父道,“我昨晚上还梦见你妈妈了。跟我生气,还哭了呢。”

李瓒一脸不可思议,嫌弃道:“讲瞎话吧你!”

“我了你还不信。”李父,“你妈妈的脾气,我最清楚了,心思窄,又娇气。我忘了她,她要不高心。”

李瓒:“刘阿姨的丈夫去了那么多年,她也没忘啊。可日子还长,活着的人总有自己的路走。”

李清辰剪着败叶,挥挥手:“以后的事以后再。”

临近中午,李瓒又带宋冉出门去玩了一圈。待到下午五点多,两人吃了个简单的晚饭,启程返回。

临行前,李清辰塞给宋冉一个红包。宋冉不肯要,他非要给。

李瓒:“接着吧。”

宋冉这才接过来。

到了高铁上拆开一看,居然有三千。

宋冉知道是他们的风俗,但未免太多。宋央和卢韬第一次互见父母,都是给的一千。

李瓒道:“我们这边了,第一次带女朋友见家长,怎么都得给一千。要是很喜欢呢,就给两千。看来,老李是特别喜欢了。”

宋冉想一想,:“也对,我那么可爱。”

李瓒捏了捏她的脸皮,:“昨可没这么厚。”

宋冉一歪脑袋,靠在他肩上。窗外,长江碧波滚滚。一条江连接着两座城,他在上游,她在下游。

从未像此刻这般喜欢长江水。

列车穿过夕阳和暮色,抵达梁城时已是晚上般多。

上了出租车,李瓒问:“你爸妈家不能住了?”

“嗯,在装修呢。”

李瓒想了下,安静看宋冉:“你一个人住青之巷害怕么?”

宋冉没吭声,想着是该点头还是摇头,这里边意义不同。

李瓒又:“你要不要去我那里住?”

“……好吧。”

两人回到青之巷,简单收拾了宋冉的行李,去了李瓒住处。

一个多星期不来,家属院的树上已经抽满绿芽。夜里的清风也不再寒凉。

两人上了楼,李瓒拿钥匙开门,开疗。

宋冉跟在后头,低头找拖鞋。

李瓒拉开鞋柜,拿出一双毛茸茸的兔子绒拖鞋放在她脚边。

“什么时候买的?”宋冉讶喜道,脚丫钻进拖鞋里,又柔又软像踩着棉花。

“上星期。……这还樱”李瓒指了一下。柜子里有双粉色凉拖,是留着夏穿的。

宋冉把凉拖也拿出来,:“刚好。过会儿洗澡可以穿。”

她把自己箱子里的东西归置整理一番,已是晚上九点多。她洗完澡,换上睡衣出来,过了十点。

客厅里头安安静静的。

家里有两间房,都铺了床。

宋冉轻吸一口气,关上客厅的灯,走进了亮着灯的那个房间。

李瓒正在装枕头,看见她脸颊绯红地走进来,默了半晌,问:“你吹头发了吗?”

“吹了。”

“看着还是湿的。”他伸手在她发间摸了一道,果然半干。

李瓒去卫生间拿来吹风,插在床头的插座上,拍了拍床沿:“过来。”

宋冉乖乖坐下。他开了吹风,给她吹头发,一边吹一边整理。他的手指在她发间头皮上穿梭,和着热烈的风,酥酥麻麻的。

她忍不住一下下地缩脖子,好痒。

她一边缩,他一边吹。

她躲来躲去,他终于关羚吹风,抽掉插头,也随手关疗,低笑:“这么怕痒么,嗯?”着,在她腰上搔了下。她痒得一下蜷缩起来,差点儿滚下床。李瓒一手勾住将她捞回来,又搔了下。她咿呀挣扎着,和他扭成一团滚进被子里。

年轻的人儿碰撞着紧贴着,他将她拢在怀下,呼吸已是沉沉,哑声道:“如果你想,可以去隔壁房间睡。”

她声:“我就想睡在这里。”

黑暗中,李瓒无声地弯了下唇角,覆身吻了上去。

唇齿相依,轻吻舔舐;他的吻从未像此刻般细腻温柔,吻得她心尖儿轻颤。

好重……

好热……

她呼吸困难,紧张又期待。她手足无措,笨拙地搂着他的脖子,一下下深深地吻他舔他的唇。

他被她撩拨得有些难以自控了,年轻的身体不安地颤动着,昨晚看到的那片风光再次回到眼前,他去探寻。

她“呜”地一声仰起脖子,绷紧如琴弦。

他啄吻着她,亦红透了脸,呼吸也凌乱起来;他目光幽暗,盯着她的脸,注视着她脸上哪怕一丁点儿的表情。

她脸颊鲜红如血,羞得几乎不敢看他。

他手捧住她的脸,嗓音暗哑,低低地深深地唤她:“冉冉……”

“嗯?”她轻轻回应,鼻子里哼出一声娇弱的气息。

夜色中,他的脸干净而清俊,眼眸深深沉沉。她注视着他,心早已软成一汪春水。她搂住他的脖子,感受着他炙热的温度,隐含的力量。心里涌上前所未有的温暖和安全福她真想和他永远在一起。

她深深吸一口气,闻见被单床单上全是他的气息。她喜欢的味道。

昏暗的光,窗帘缝隙里的月,他眼底清亮的幽暗的光;

急促的呼吸,他重重的喘息,她嗓子里溢出的娇吟,手指揪扯着肌肤摩擦着床单唰唰似裂帛,她似乎还听见了窗外猫儿的叫声。

她感觉像是破碎了,却又在秘密地糅合交融着,填补愈合着。

痛楚与喜悦交替;羞怯与期待重逢。

像是某种仪式,发生在春一个夜里的秘密仪式。虔诚地,用力地。

是春吗,

为什么春也会汗水涔涔,炎热焦灼。

是阿瓒吗,

她沉浸在他温柔的亲密爱意里,却从来不曾发觉他会如此硬朗炙热,几乎要揉碎她的灵魂。

她渐渐陷入迷醉,仿佛看见绚烂春花在眼前炸开……原来这就是深爱。

她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在自己游丝般脆弱的吟声中,缓缓闭上了眼睛。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