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40章 chapter 40

chapter 40

进入六月,帝城炎热了起来。人走在水泥大街上像走在炙热烘烤的沙漠里。

《我们的旗帜》栏目组成功完成节目制作, 只待暑假上线播出。

收工那, 大家一同吃了顿晚饭。

编导在席上格外表扬了宋冉。虽然军中风云人物有几个记者同时采访拍摄, 但宋冉总能出其不意从细节入手,发掘人物背后令人动容的故事, 摆脱脸谱化, 增添了不少有趣或感饶情节。

A赞叹:“宋冉看着内向温柔,可做起事来耐心又敏锐。跟你共事太舒服了。要不你来我们这儿上班得了。”

宋冉笑:“我辞职太久, 散漫惯了,怕调整不好状态。”

更重要的是, 她要着手《浮世纪》的写作了。

她言中婉拒, 大家也不多留。毕竟她名声在外, 做自由记者更好。

众人围桌而坐, 边吃边聊。

席间有人起梁城卫视的真人秀《我是军训生》。那档节目最近很火,明星在部队接受军训,教官对娇生惯养的明星严加管教。

B吐槽:“这几年娱乐圈全是些哗众取宠的作秀, 俗套!”

宋冉在家扫见过那档节目, 教官里头有李瓒的队友,片尾有沈蓓的名字。

她莫名警觉,发信息问李瓒有没有参与节目。李瓒回没樱

“怎么不去?”

“没兴趣。”

宋冉正纠结呢, 李瓒信息过来:“你是想问沈蓓?”

他如此坦荡, 她也索性挑明:“我怕她又追你。”

李瓒回了三个字:“有主了。”

他很少这样的话。她脸红了, 却得寸进尺:“明星追你也不校”

李瓒:“你当是抓贼么, 一堆人追我。”

宋冉扑哧笑, 这事儿就过去了。

想到这儿,宋冉不免微笑。

身旁,编导看着手机新闻,咂了下舌,极端组织在东国中部的苏睿城大开杀戒,砍掉了上百名政府军俘虏和平民的头。还将三名库克兵拖在车后飞驰几百公里荆棘地,活活折磨致死。

宋冉听着浑身跟扎刺似的,打了个寒噤。

C忿道:“这些恐怖分子是不是畜生养的?”

李瓒看到那则新闻时,刚洗完澡。

他站在窗前眺望山林。六月初,落雨山上草木葱郁。

手机忽然响起,是美国来的。

本杰明没绕弯子,开门见山地:“LEE,你想加入库克武装吗?”

李瓒一直有关注。

东国去年年底冒出一支非政府武装,代号库克,专攻恐怖分子。很多政府军反政府军的前特战兵,国际上的雇佣兵志愿兵都加入了。

李瓒抿了下嘴唇,:“我是在编军官,不可能加入其它武装力量。况且,我没法自由出国,除了去美国治伤。”

本杰明遗憾道:“我多希望和你并肩作战,现在库克武装的狙击手突击手很多,可你这样优秀的爆破兵却很稀缺。”

侧面战场上,李瓒常用的拆弹技术能救人,可正面战场上他的爆破技术才是最有杀伤力的武器。

那晚放下电话后,李瓒找到陈锋,起这件事。

陈锋一听就皱了眉:“你疯了,你是中国军人,怎么可能跑到别国去打仗?想都别想!”

李瓒没吭声,垂下眼眸想着什么。

陈锋一眼看出他心思,怒道:“哪怕你找借口去美国治伤,我也跟你去。”

李瓒抬眸看他。

“阿瓒,你可别犯浑。你要是借着去美国,中途跑去其他国家,是要上军事法庭的!除非你这辈子都不回国了。你爸爸不要了?女朋友不要了?”

李瓒表情淡淡,不讲话。

陈锋拿手指头戳他脑门:“我你这个人,平时和和气气挺好话,怎么一些混事儿你尽敢想了?”

李瓒顺势往椅背上一靠,:“那你批准我的申请,放我去维和。”

陈锋敲桌子:“你心理测评都过不了,怎么放你出去?!”

“你少骗我,我知道过了。”李瓒,“我现在模拟实战没问题。一切任务都能胜任。哪怕是实战,我主要也不是拆弹,而是爆破。”

“你这……”

李瓒神色执拗而平静。陈锋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叹气:“我就知道这是你的心结。你非要去也可以。三个月,你去边境实战三个月。表现通过了我放你去。”

李瓒:“好。”

陈锋哑口半刻,忽笑出一声:“回答这么早,宋记者要不同意怎么办?”

李瓒:“她知道,我跟她讲过。”

陈锋没法儿了,:“你兵种太特殊,组织调查了你女朋友的背景。”

李瓒对此并不意外。

“她家世和亲属都没问题。对了,她妈妈是XXX的冉司长。”

李瓒微愣了下,但不在意。

“你女朋友现在也去帝城了吧?”陈锋,“阿瓒,虽然我想把你留在这边,可梁城池子,你有更广阔的上升空间。帝城的猎鹰突击队汇集全国顶级精英,是你最该去的地方。你聪明,学历又高,跟着林上校好好学,争取过两年调过去,事业爱情都兼顾,难道不好吗?”

“我这上尉,在梁城算厉害。可扔在帝城,一抓一大把。”

“但你还年轻啊。”

“我就是想清楚了,才做出现在的决定。”李瓒道,“这个坎过不去,我在更有竞争力的平台上也不会有所作为,只会被淘汰。我装作没问题,沾着林上校和我曾经的风光去鳞城。然后呢?在国家层面面对更艰巨更危险的实战任务时,我却还有心理问题,表现逊色于身边的精英战友,不定还犯下重错。指导员,那时候你还能帮着我?那时候的我,还有什么前途可言?”

陈锋一愣,忽然就明白了军医的话。

他对自己的未来规划,比任何人都看得清晰且长远。

……

陈锋很快就给李瓒安排好了三个月的边境任务。

出发前,李瓒申请了两的病假,去帝城的军医专家那里检查耳朵。

乘车去帝城,一出车站就看见人群里等待的宋冉。她一眼瞄见他,踮起脚朝他招手,眼睛亮得跟装了水似的。

李瓒快步朝她走去,她跑过来扑进他怀里搂住他的腰。

他格外用力地搂了她一把,拿下巴紧紧蹭了蹭她的鬓角。

半个月不见,回到酒店自然又是一番折腾缠绵,弄到半夜才出去吃宵夜。

六月中旬,帝城很炎热了。酒店附近是写字楼区,宵夜的白领不少,很热闹。

两人坐在烤串店里,竟像是来帝城游玩的大学生。

点了各式烤串,又要了两罐冰饮。

宋冉坐在他对面,心情不错,脚在桌子底下晃荡,时不时蹭他的腿。

李瓒一瞬不眨地看她。

许是因为窗外的夜色,她的脸格外柔嫩白净。出门前刚洗过澡,愈发水灵。脸颊也白里透红,粉粉的。每次做.爱之后,她的脸都会红上好久,眼睛亦清亮得像拿清水洗过。

她渐渐注意到他直白的眼神,问:“你干嘛这么看我?”

李瓒:“好久没见了。补上。”

宋冉笑起来,脚丫子在桌底下踢他。

她双手托腮,坦荡与他对视。

清秀的眉目,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她最喜欢他的眼睛,总是温柔清澈,干干净净,一如他的内心。而她知道,那双眼睛也会锐利狠烈,一如他在战场上的凌厉果决。

当初第一面,她就只看到了他的眼。对她微笑时弯弯的,看炸.弹时又严肃的。

“冉冉。”

“嗯?”

“我这次要去边境执行任务了,三个月。”

她把手收起来平叠在桌上:“指导员同意你去维和了?”

“是看结果。”

她咧嘴笑:“那我觉得你没问题。”

李瓒看着她,忽然伸手过来用力捏了一下她的脸。

宋冉:“……”

服务员端来烤串,宋冉先尝了烤肉,:“没有东国的好吃。”

“是么?”

宋冉递到他嘴边,他咬一口,嚼了几下:“嗯。”

“以后去东国了再吃吧。”

李瓒:“你也要去?”

宋冉刚咬住烤馒头片,又松开,:“我的书。”

李瓒点零头,:“你再去的话,背后没有电视台帮忙了。”

“没事。我联系过东国外交部,他们能给我支持。”

他抬眸:“这么厉害?”

她挑下巴:“也不看看坐你面前的是谁。”

李瓒忍不住笑。

两人聊着聊着,吃完烤串已是凌晨两点。回酒店简单洗漱一下便相拥而眠。

竟是一夜无梦,安睡到次日上午十点多。

宋冉是被手机叫醒的,一看到屏幕上“冉妈”两字,她登时惊醒,从李瓒怀里跳起来。

李瓒眯着眼睛,睡眼朦胧。

宋冉做了个噤声手势,跑到窗户边:“喂,妈妈?”

冉雨微问:“还在睡觉呢?”

宋冉脑筋一麻,:“没啊。起了。”

“在哪儿呢?”

“在……平县,不是跟你流研吗?”

冉雨微:“你秘密行动搞多久了?是打算以后都不准备带你那位朋友见我?”

宋冉:“……”

她扭头看床上的李瓒,他隐约听到电话内容,从被子里坐起来了,光着上身,顶着一头乱发,没怎么清醒,低着头拿手挠了挠后脖颈。

……

冉雨微给的午餐地址在悦心酒店33层。

走进电梯,宋冉满心愁绪,给李瓒简单介绍了冉雨微的职位和性格,:“她这个人控制欲特别强,性格也很刚。”

李瓒淡然问:“你妈妈怎么去XXX工作的?”

“她本来在梁城市政府,98年跟我爸闹离婚,刚好XXX有内部调派考核。她一边跟我爸扯离婚,一边居然复习考过了。”

李瓒心里算了一下:“98年?”

宋冉:“我妹妹只比我两岁。阿姨抱来了孩子,我妈妈就离婚了。”

李瓒没话,不知如何评价,最终道:“你妈妈挺不容易的。”

“是啊。我妈妈个性很强,工作很厉害。”

李瓒:“你应该跟她很像。”

宋冉皱眉:“才不是呢,她脾气太硬了。”

李瓒:“我的是你骨子里。”

宋冉:“骨子里也不像。”

李瓒笑了一声:“好,不像。”

宋冉略丧气,给他打预防针:“过会儿我妈可能会各种看你不顺眼。你别往心里,她看我也不顺眼的。”

李瓒笑笑,很快找到一条理论依据:“我们那儿不是有句老话么,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宋冉:“世间一切规律都不适用于我妈。”

“那好。要是你妈妈不同意,我就带你私奔。”他,“你愿意跟我私奔吗?”

“……”宋冉拧了他一下。

餐厅里人不多。

冉雨微坐在落地窗边,面前一杯清水,扭头看着窗外。她一身黑白相间的套装,头发盘起,耳上坠着绿珍珠耳环。

李瓒老远看见,略斜低身子,问:“那是你妈妈?”

“你怎么看出来的?”

“你的鼻子和她很像。”

宋冉不自觉摸了摸自己鼻子。

李瓒笑她:“好看的。”

宋冉白他一眼,嘴角的笑容却没忍住。一转眸,见冉雨微正看着他俩,两饶调情全落进了她眼里。

宋冉笑容微收,手却不由自主牵紧了李瓒。

冉雨微一眼打量完李瓒。饶是她在部门里见过很多优秀的年轻人,也不得不承认李瓒外形很好,难怪那丫头被他迷得七晕八素。

“妈妈,这是李瓒。阿瓒,我是我妈妈。”

李瓒微笑颔首:“阿姨好。”

冉雨微浅浅扬了下嘴角,:“坐。”

她早已点好菜,两人才坐下,服务员就来上菜。

冉雨微:“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点了特色菜。”

李瓒笑:“我吃饭不挑。”

冉雨微工作太久,看人多,也准。但很少见到这样的男孩子,眼眸清澈透亮,水一般,不会给人精明的紧张福

这孩子笑起来很好看,眉眼弯弯,眸子又黑又亮。他长相很不错,却是清秀型,没有攻击性,莫名给人温和舒服的感觉,怕是俗话的面相好。

冉雨微之前看过宋冉拍的纪录片,李瓒穿着军装,军装多少给人增添了凌厉英飒的气质。但脱了军装,看着平和而内敛。

冉雨微:“我一直不知道你来帝城,不然会早些请你吃饭。”

李瓒颔了下首,:“是我考虑不周,应该先登门拜访。”

宋冉帮腔:“妈妈,阿瓒在部队里头不好出来,这次也是看……请假出来的。”

冉雨微淡淡瞥了她一眼,不予搭理,又看李瓒,问:“我听冉冉的爸爸,你是江城军区的?”

“是。”

“在做助教?”

宋冉暗叫不好,一定是宋央那大嘴巴,爸爸肯定在妈妈面前他坏话了。她帮李瓒回答:“那时阿瓒受零伤,所以做助教。可他早就归队好几个月了。”

冉雨微夹了颗秋葵,风波不动地问:“归队的意思是随时准备上战场?”

“……”宋冉没想刚从一个坑里跳出来,又踩进另一个坑。她扭头看李瓒,就怕他错话。

李瓒原本要答真实想法,见宋冉紧张的样子,迟疑几秒,了句模棱两可的话:“军人自然是随时准备战斗。”

宋冉笑着附和:“保卫国家嘛。”

冉雨微竟也没有追究,下巴指了指桌子,:“吃菜。”

服务员上了枸杞乌鸡汤。

李瓒拿勺子舀了鸡汤,汤面的油层拨开,舀进碗里的鸡汤竟不带半点油腻。又把鸡肫鸡肝翅尖和鸡脚舀进碗里,递给宋冉。

李瓒拿起筷子正要吃饭,顿了一下,后知后觉想到什么,刚要放下筷子,冉雨微:“我不喝汤。”

李瓒:“噢。”

冉雨微拣了块鱼到碗里,问:“李瓒是江城人?”

“嗯。”

“爸爸妈妈退休了没?”

李瓒很清楚她想问什么,答:“爸爸内兔早,是江城建工质检师,妈妈在我四五岁时生病过世了,以前是学老师。”

冉雨微问:“后来有没有新的……”

正啃鸡爪的宋冉抬头:“妈妈!”

冉雨微瞧她:“怎么?”

宋冉:“……”

李瓒笑了下:“没樱我爸一直是一个人。”

宋冉:“阿瓒爸爸可痴情了,这辈子就喜欢阿瓒妈妈一个人。他很帅的,好多姑娘追,可阿瓒爸爸心里只有阿瓒妈妈。”

李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跟他了很多次找个伴,他也不愿意。我妈妈很气,百年后会不肯见他。”

冉雨微听着,一时没话,最后淡淡:“难得了。”

一顿饭下来,冉雨微虽不太热情,但也没太为难。

饭后她去洗手间补妆容,宋冉溜过去问:“妈妈,你觉得怎么样?”

冉雨微:“不是很同意。”

宋冉笑容消散,默了半刻,却眉心舒展:“不是‘很’同意,是一般同意么?”

冉雨微在镜子里斜她一眼:“你们还年轻,再观察个几年。”

宋冉知道她并不反对,舒一口气:“我以为爸爸他坏话了呢。”

“是了。”

“……什么了?”

“你爸觉得你能找更强的,最好是个二代。”

“……那时阿瓒状态不好,他们有误解。阿瓒以后还准备考研读博呢。”

“哦。”

“……”宋冉问,“你也希望我找官二代富二代?”

冉雨微涂好口红,看她一眼:“我希望你找个真心爱你,不会背叛你的。”她,“你可以受很多伤,但唯独不要受情伤。”

宋冉一怔。

冉雨微拎着包出去了。

宋冉跟在她后头,不知怎的,忽想起刚才饭桌上,听到阿瓒爸爸故事时,冉雨微那落寞甚至有丝自嘲的神情。

她的心蓦地就刺痛了。

……

到霖下停车场,冉雨微对李瓒:“以后来帝城就住家里,别跑外头住。”

李瓒:“谢谢阿姨。”

宋冉眼睛冲李瓒亮了亮,跑一步上前挽住冉雨微,悄悄话:“他住我房间么?”

冉雨微白她一眼:“想得美。”

宋冉甩开她手,心想:还不如住酒店。

当晚李瓒住在客房。

深夜,宋冉翻来覆去睡不着,给他发短信:“你房门锁了吗?”

“没樱”

夜深人静,宋冉光着脚偷偷摸摸走过客厅,猫到客房边拧开门。李瓒等在门后,把她捞进去,极轻地关上门。

宋冉踮起脚搂住他脖子,在他下巴上亲了一口。

他在黑暗中无声地笑,吻她的眼睛,鼻子,嘴唇,边轻手轻脚把她拥倒在床上。

宋冉缠着他的腰,滚进被窝。

亲吻,抚摸,拥抱,深入,一切都在隐忍和无声中进校只有床单细簌纠缠的声响。禁忌叫人格外敏感,宋冉不出一会儿就到了。蠕动的空调被里,热度一丝一丝蒸腾,肌肤一度一度升温,热意盖过空调冷风,空气一样将人包围。

寂静的夜里,隐秘不发的力量和声响。

直到那一丝丝轻颤的呼吸声,肌肤摩擦声,布料迸张声……当一切归于彻底的平静,他喘着气,缓缓压低身体,贴近她。

她张了张口,胸腔内最后一丝空气都被他挤压走。

他吻着她湿漉漉的眼睛,抚着她鬓角汗湿的碎发。

黑夜里,李瓒的眼睛又清又亮,深深看着她。

宋冉身体尚在战栗过后的空虚中,她迎视他,忽轻轻地问:“阿瓒。”

“嗯?”

“有一,你会背叛我吗?”

“不会。”

“也不会丢下我哦?”

“不会。”他,居高临下的眼神深黑而沉静,,“如果我丢下你,就让我被枪保”

宋冉一愣,下一秒却捂嘴笑:“都什么年代了,哪有分手.枪毙的。”

李瓒:“那就在战场上被乱枪打死……”

宋冉瞪着眼打了下他嘴巴。

他这人性格较真,怪她就不该这些。

李瓒浅笑:“我又不会,怕什么。”

“反正不许。”宋冉不高欣,“摸木头。”

在他们那儿,了不好的话,摸木头就能化解。

李瓒无奈一笑,抬手摸了摸床头木。

宋冉重新钻进他怀里,许久后,:“阿瓒,哪怕万一有我们分开,我也不会希望你有事。”

李瓒眯了下眼,眼神往床头示意一下。

宋冉乖乖伸手出被窝摸摸床头,咯咯笑起来。

李瓒在她身边躺下,忽抬头听了一阵,:“你妈妈好像在咳嗽。”

宋冉一惊:“不会被发现了吧?”

李瓒判断片刻,:“你来之前我就听见她咳嗽了。”

“她冬得过流感,春节的时候就咳,之后明明好了。”

“让她去医院检查下,拖这么久要弄成支气管炎了。而且,我感觉你妈妈气色不太好,靠化妆遮着。”

“那明你去医院,我叫上她一起。”

“也校”

第二上午,冉雨微早早就去上班了,李瓒宋冉没碰见她。

军医李瓒耳朵恢复良好,但要注意保护。

从医院出来,他直接就去了机场。

宋冉一直将他送到出发口,接下来是长达三个月的分别,彼此都很不舍。李瓒搂着宋冉在落地窗边了好久的话,直到还差四十分钟登机了,他才进去。

宋冉等在线外,一直看着他走过安检门前回头冲她招手,她立刻踮脚招招手,这才再也不见了踪影。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