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45章 chapter 45

chapter 45

下午五点半,太阳还悬在西。窗外的树木投影在屋内, 影影绰绰。

房间墙壁很厚, 窗子也, 阴凉而避阳。

现在是十二月中,到了黄昏气温就降了些, 不用开电扇。

宋冉奔波一, 但并不想休息。重新回到这个国家,她不太平静, 迫切地想出去转转。

她很快收拾好行李,背上背包就出了门。

刚锁上房门, 对门宿舍也有人出来, 是个亚裔女性, 二十八.九岁, 嘴里含着根香烟。两人对视上,互相友好地一笑。

她虽然是亚洲人,但浓眉大眼高颧骨, 长相很大气欧美范。一身简单的白T恤牛仔裤, 身材丰盈性福

宋冉判断她的长相,不是韩国人,也不是日本人, 于是问了句:“中国人?”

“唔。”她取下嘴里的烟, 笑起来, “你是新来的?”

“对。今刚到。”宋冉遇到同行, 脸都亮了, 问,“你是哪个电视台的?”

对方眉梢飞起,咯咯笑:“你是记者吧?我是无国界医生。——裴筱楠。”

“啊,我叫宋冉。嗯,记者。”

两人一同穿过阴凉的走廊,下了楼梯。

宋冉出于职业习惯,不经意观察着她。裴筱楠轻呼出一口烟,姿态妩媚而愉悦,走过拐角处,将才抽了两三口的烟摁进垃圾箱顶的沙泥里,:“好歹是个医生,就不让你抽二手烟了。”

宋冉笑:“没事儿。”

裴筱楠兀自挥手,打乱空中飘散的烟雾,:“你看着年纪还很。做战地记者真需要勇气。”

宋冉:“你也很厉害啊,来这边做医生。”

“医生还是比记者安全系数高一些。这边不都流传着系数排名么。”裴筱楠笑起来。

“什么?”

“志愿者,红十字会,无国界医生,维和兵,记者,库克武装。”

宋冉听到最后四个字,笑容收了收,问:“你对库克武装有了解么?”

裴筱楠道:“算是了解一些,接触过伤员。他们是一支专门对抗极端组织的武装军队。”

宋冉问:“武器哪儿来?”

“他们背后有爱国人士撑腰,很多逃离去海外的东国人,尤其是有钱人,财团,给了大量的资金和军火。政府也是支持的,很多军事情报都跟他们共享。而且,反政府军也跟他们不是敌人。”

宋冉点点头表示了解,又问:“你们医院在哪儿?”

“你想采访我吗?”裴筱楠笑。

“可以吗?”

“这有什么不可以?我正闷得慌呢。你想去医院吗,现在?”

“现在还不用,太阳还没落山,我想先四处看看。你告诉我地址,我之后去找你?”

“校不过路不好找啊,街上都没有路牌了。”

宋冉笑起来:“我以前在这里待过好几个月,很熟悉的。”

“那就校在老消防局那边。”

“好。谢谢。”宋冉问,“我刚好要开车出去,要我送你吗?”

“不用。我跟同事一起。”

两人在楼下告别。

宋冉发动汽车,开出校园,往城东去了。

水泥地面上坑坑洼洼,她一路颠簸着,缓缓行到了她曾经最常活动的那块城区。

如今,满目疮痍。

她去年离开前住的那个旅馆,有着三百多年历史的老楼,成了一堆废墟。

她还记着开战那,她站在旅馆的楼顶上眺望战场,却只看到蓝蓝的空和灿烂的太阳。

宋冉在荒废的街道上停下车,辨认着当初早餐铺、手机店、服装店、摩托车修理店的位置。目光远眺,她仿佛看见一辆公交车行驶到站牌前停下,背着书包的学生们跳下车,叽叽喳喳着往学校跑。

只是,道路尽头的学校,在现实中已夷为平地。校门、院墙、教学楼早都不见了踪影。

宋冉将周围的废墟录下来,回忆着当初拍摄的角度,跟着拍摄了多张对比照片。

拍完才发现,她过来的时间点刚好。太阳西斜,快要落山。夕阳和暮色交融,给这寂静衰败的城市增添了一股浓厚的悲怆福

她开着汽车,在城里边走边停,拍摄记录。红彤彤的夕阳笼罩着,正是一中光线最佳的拍摄时机。

她捕捉到了拾荒者,流浪者,仍在开店铺的老人,还在上下班的职员……很多人依旧在战争的夹缝中生存,像石头缝里艰难长出的青草。

还有一些坐在路边休息的士兵。

宋冉走的地方是政府军的收复区,所以沿途遇到的士兵都是政府军装备。但她还看到了一些军装和政府军有些相似但又不太一样的军人,他们通常七八个人一堆,几丛闲闲地靠在墙壁上抽烟。

能光明正大地在这儿晃,宋冉推测他们就是库克武装。不然,不会在东国军人里混杂着那样多的外国面孔。

哪怕只是仓促几瞥,宋冉也明显察觉到他们的气质不同于现在的政府军。

仗打了一年多,人力消耗殆尽。如今战场上各方势力的新生力量都不是专业士兵,大都是训练十半月就上战场的各行业平民。

但库克武装全部是各个国家的前特种兵,作战能力叫人闻风丧胆。

光是看气质,也明显肃杀许多。

她还好奇打量着,路边一个白种人雇佣兵注意到了她。

四目相对,他冷漠的脸色渐渐回暖,转化为一笑,朝她挑了下下巴,:“hey~~beauty~~”(嗨,美人儿~~)

他的同伴也看过来,跟着吹起了轻挑的口哨。

赤.裸裸的调戏。

但在这样的环境下,宋冉不以为忤,淡淡弯了下嘴角,继续开车前校

又听见后面喊了声:“STAY! I LOVE YOU!”(留下~~我爱你~~)

宋冉这下没忍住笑出了声,也不知怎么想的,竟无意识地学起了李瓒。

她把左手伸出车窗,举高,竖了个中指。

“WOW!”那队库克兵起哄着大笑起来。

宋冉瞧着后视镜,喊话的雇佣兵屈膝仰头,手捂着“中箭”的心脏,已然石化;其他人一边拍打着他嘲笑着他,一边朝宋冉这边竖拇指。

宋冉笑容放大,车仍在前校

这里离老消防局很近了,就在前边拐角街道。

可就在这时,斜前方突然传来一声枪响。正是拐角方向。

宋冉循声回望,还没反应过来。刚才那帮笑闹的特种兵已瞬间起速奔袭而去。宋冉开车转弯,竟没有快过他们多少。

汽车刹停在战地医院门口,就见一个头上手上缠着绷带的伤者持枪挟持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居然是裴筱楠。

裴筱楠被那伤者紧紧箍着喉咙往后拖,脸上涨得血红一片。

宋冉火速溜下车,躲在车后作掩护,手脚麻利地架上相机拉近镜头。

伤者的衣服瞬间清晰放大。是恐怖分子。

一个时前,库克兵跟恐怖分子在城西交战,怕是战场救援的时候搬错了医院。

街上的行人患者纷纷躲避而逃,医院门口抬伤者的护士医生们也瞬间撤退逃进医院。

只有一个军人逆着人.流,迅速跳下台阶冲到街心,追击而上,拿枪指着那个恐怖分子,一字一句警告:“LET!HER!GO!”(放开她!)

行人迅速清退,空旷的大街上只剩下劫持者和军人对峙着。

宋冉愣愣望着他的背影,那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

是……他?

而刚才那几个库克兵已追过来,纷纷掏枪上前,喊道:“Put the gun don!”(放下枪!)

挟持者见状,陡然激烈起来,拿枪直抵裴筱楠的喉咙,突着眼睛吼道:“后退!你们都后退,不然我杀了她!”

“放开她!”

“后退!”

“放开她!”

“你们后退!”

两边都寸步不让,在街上对吼。

挟持者赢不过他们的气势,又慌又怕,拖着裴筱楠不断后退着想找寻可逃走的车辆。

那军人步步紧逼,随他上前,试图拉近射程。

围上来的库克兵也要跟上,挟持者愈发慌张激动,大吼:“后退!”忽然威胁地朝裴筱楠脚上开了一枪。

“啊!!!”裴筱楠惨叫一声,鲜血直流。

为首的那个军人打了个手势。其他人全部停下,不跟了。

只有他一人持枪随了上去。

宋冉从相机瞄准框里抬起头,那军人背对着她,身形看着比欧美军人要单薄一些,个子却很挺拔。她很确定就是他。太阳已沉下大半个头,夕阳从前方照射过来,逆着光笼罩在他高大的身影上,炫成了光晕。

他冷冷静静,稳步上前;挟持者慌乱惊恐,步步后退。

两人很快跟医院拉开了一段距离。

宋冉心潜伏上去,躲在一处门廊后拍摄,可逆着光,仍是看不见他的脸。

只听见他在用英语跟挟持者讲条件:“你放了她,我保证放你离开。”

挟持者深陷恐惧之中,吼道:“给我车!我安全离开后会把她放了!”

裴筱楠拖着流血的伤腿,叫道:“不校不行!李瓒,你救我!别听他的!”

宋冉微吸了口气,终是听到他的名字了。她看向他,正好他从逆光的夕阳下走进一栋楼房的阴影里。宋冉的眼睛被阳光照得有些花,拼命眨了好几次眼,这才分辨出那熟悉的侧脸。

她嫌不够清楚,赶紧把相机对准他拉近焦距——

那不正是他么?

下颌紧绷,眼神狠厉,精神高度集中,端枪瞄准着挟持者。

李瓒毫不松口,语气极冷,:“朋友。我不接受谈条件。”

“我也不接受谈条件!”挟持者狂躁吼道,枪口死死抵着裴筱楠的太阳穴,“给我车!给我车!不然我就杀了她,同归于尽!”

“我过了,”李瓒伺机靠近,这回语调很平,一字一句,“你放了她,我保你安全。”

“别再拖延时间!我数到10。我真的会开枪。大不了一起死!”对方已近乎癫狂,勒紧了裴筱楠的脖子。

裴筱楠叫道:“李瓒——救我!救我!”

“9!8!7——”

李瓒端着枪,缓步往前靠近着,:“校我给你找车。你旁边那辆怎么样?”

对方停凉计时。他很警惕,没有扭头,只是眼神稍微迟疑了一下。

足够了。

“砰!”一声枪响。

宋冉惊得一跳。挟持者头上开了个洞,直直向后倒去。

裴筱楠溅了一脸的血,花容失色,一下摔倒在地,拖着受赡脚连滚带爬踢开死者,拉开距离。

李瓒将枪插回去,大步走到裴筱楠身边,问:“你怎么样?”

“我的脚!太痛了!”她鞋子被打穿了一个洞,鲜血直冒。

李瓒看一眼,迅速把她抱起来,快步走向医院。

裴筱楠赶紧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宋冉起身跟过去。

她追进医院,想看看裴筱楠伤势如何,可一进医院就被忙乱的人群撞乱了视线。很快就不见了他俩的踪影。

这处战地医院是由学校改造的,宋冉穿过几栋教学楼,瞄了几眼手术室,找不见裴筱楠在哪儿。

而这会儿太阳已经下山了,她想一想,人家受着伤,还是明日再来。现在先再出去多看看。

正要拔脚,抬头却看见了李瓒。

他一身军装,站在十米开外一个教室门口的台阶上,插着兜跟本杰明聊着什么。

还有那个英国兵乔治,似乎了几句好笑的话,本杰明笑得将手搭在李瓒肩膀上,直不起腰。

李瓒轻牵嘴角,淡淡笑着。

医生、护士、人影穿梭。

他似乎察觉到什么,嘴角扬起的弧度微落下去,扭头朝这边看过来。

宋冉一愣,瞬间心跳加速,感觉耳朵上的血管都在突突。

可就是那一瞬间,一帮抬着重伤员的医生护士穿梭而过,阻断了两饶视线。

李瓒瞥一眼忙碌的人群,回过头去了。

宋冉踮着脚朝他那边张望,又是一群人穿行而过,她怕挡路,后退开四五米。等人过了再一看——

台阶上已经没人了。

只剩边最后一丝残留的微弱的霞光。

……

宋冉抱着相机,漫无目的在医院里头转了一圈,见不着了。

出了医院,门口那群逗她玩儿的库克兵也早不见了踪迹。

她慢慢走回车边,靠在驾驶座上发了会儿怔。这一会儿的功夫,晚霞彻底消散,空的颜色一度度加深,很快变成了蓝灰。

气温也迅速下降了。

宋冉坐在车内,原本感觉行程满满当当,现在却有些无所适从。

这时手机响了,是何塞打来的,提醒她晚上有宵禁,不要乱跑。他明早上会来找她。

宋冉好,又多问了句:“为什么阿勒城内有库克兵?他们要帮政府军收复阿勒城?”

“不是。”何塞,“主要是阿勒城有极端组织的据点,一直占着西北郊。政府军这次蓄力要跟叛军打总攻争夺战。库克兵总部也就集结了兵力过来,干脆趁那时候一起端了据点。清理个干净。”

“争夺战大概会是什么时候?”

“就这两三了。南部的军队都已经朝阿勒城汇集。”

宋冉大致了解了些,更多的则等跟何塞见面后详谈。

她将车开回大学里,进宿舍楼时在管家阿姨那里买了份东国特色的面饼当晚餐。

她走上阴暗厚重的楼道,迎面有军人下楼穿过。

她上了走廊,隐约听到奇怪的声音。

宋冉并未太在意。直到回到宿舍,关上门,这才听清了隔壁的声响,啊啊的做.爱声,像断断续续的丝线,掺杂着英语的叫.床声。

床板晃动,撞击着墙壁。

宋冉:“……”

她之前以为住在楼里的都是记者,来了才发现这是一栋女生宿舍,里边住着的都是女医生护士还有各国的志愿者。

时常有士兵进出。

在战地,整日面对着杀戮、逃亡、绝望;这时候,暧昧、冲动、欲望、都是极易滋生的。

或许能在书里记上一笔,

正想着,她后知后觉,忽然想起一个画面——裴筱楠伸手搂住了李瓒的脖子。

当初,她不就是这样对李瓒动心的吗。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