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46章 chapter 46

chapter 46

东国的太阳总是升起得格外早,四五点多就开始亮了。

宋冉的房间没来得及安窗帘, 光一亮, 刺激着她的眼, 把她给弄醒了。

隔壁的裴筱楠一夜未归,应该是在医院治伤。

宋冉跟何塞约的上午七点半, 现在还有一段时间。她叼着一块面包, 坐在桌边写日记,完了把各类资料拷贝到云存储盘上。

做完记录, 七点二十。

思来想去,她登录推特, 发布了一句话:“重回阿勒城。”

她没心思查看立刻涌进来的评论, 搜索李瓒的账号看了一眼。他的推特号空空如也, 什么都没樱当初, 他只是为了关注她的动态才申请的。

现在,她变成了他的前女友,或许早就不用了吧。

还想着, 楼下传来汽车驶进的声响。

宋冉收回思绪, 背上早就收好的包,迅速下了楼。

果然是何塞来了。

他特地下了车,身板挺直地站在车前。见到宋冉, 他笑颜大开, 手捂着肩膀对她郑重其事地行了个礼, :“宋, 见到你我非常荣幸。你是每个记者的偶像。”

宋冉以前跟萨辛一起待久了, 习惯了他们热情又夸张的话方式,但这次还是微红了脸,羞赧道:“是我比较幸运。”

“幸运是上的眷顾。”何塞,“但上只眷顾优秀而善良的人。”

宋冉心想她要再谦虚下去,指不定还有什么赞美之词要溢出来,干脆就微笑接受了。

何塞是东国外交部的特派记者,三十五岁左右。

他身材高大,脸孔棱廓分明。高耸的眉骨,深凹的眼窝,是典型的东国长相。他年纪在那儿,不需要蓄胡子,看着就比萨辛那家伙成熟一大截。

今由他带宋冉去阿勒城保卫战的作战指挥部,同其他特邀记者一起分享战事信息。目前,附近城池的兵力正在朝阿勒城调遣,一场大规模的恶战近在眼前。战地记者的调派和安全问题也需要统一的部署。

何塞问:“你昨没去交战区吧?”

“没樱”她一个人还是怕不安全的。

“现在离集合还有一段时间,想去那边看看吗?”

“好啊。”

何塞在路口转了弯,绕向一条开往北方的路。

果然,走了不过多久,就听见隐约的枪声炮声。

宋冉看了眼手表,轻叹着吐槽:“般都不到,大家都不用睡觉的吗?”

何塞哈哈笑了起来:“习惯就好。现在我们国家,哪里还有一片可以安眠的土地呢?”

宋冉望向窗外,注意到这一路走来,很多孩子在路边的废墟中寻找收集着什么。

她有些疑惑,直到半路,前方一栋楼宇的废墟之上出现了两个衣衫褴褛瘦骨嶙峋的孩。

男孩五六岁,在废墟上爬;他身后跟着一个不到四岁的女孩,女孩衣不蔽体,手脚并用,慢慢在石头上边挪动。

男孩在砖石里头扒拉翻动,找了半,捡到一片面包屑,立刻递给妹妹。妹妹接过来就往嘴巴里塞,才指头大的碎屑瞬间进肚,吃完了又巴巴地望着哥哥。

哥哥于是继续用他瘦瘦的手臂去翻动那些对他来太过沉重的砖块。妹妹踉踉跄跄跟在后头想帮忙,无奈她太瘦太弱,只能徒劳地丢开一些石块。

宋冉拿出相机。

何塞见状,缓缓停下车等她拍摄,:“这样的战争孤儿太多了。”

“为什么不把他们送去难民营?”

“这些就是从难民营跑出来的,物资短缺,照顾不过来。又是年幼的孤儿,抢不到足够的食物。”

宋冉翻找一下,可今出门包里什么吃的也没装。

何塞也没有,遗憾地耸了耸肩。

废墟之上,男孩忽然欢喜地喊出一声,原来他捡到了饼干片,足足有大半块。

妹妹立刻欢喜地爬去他身边。她接过饼干,咬了一口,一边嚼着一边把饼干掰成两半。哥哥赶紧蹲下捡起地上的碎屑放进嘴巴。妹妹递给他半块饼干,哥哥却不要,继续去找。

妹妹急急地跟在他身后,一直往他手里塞。

哥哥拗不过,终于接过来,却心装进了口袋里。

宋冉还看着,何塞叹声:“要走了吗?”

宋冉收回目光:“走吧。”

何塞重新发动汽车,尚未行驶,前方枪声阵阵。

如果是第一次来战地,宋冉大概会问何塞,这些孩子们听不到枪声吗,为什么不害怕。但现在的她很清楚,他们就是追逐着枪声过来的。战场上有军人,军人和死人多的地方才有遗留的各种物件和食物残渣。

在噬骨的饥饿面前,恐惧又算得了什么呢?

何塞:“这一代的孩子,已经没有未来了。”完又顿了一下,“我们也没有未来了。”

汽车启动的一瞬,宋冉再次听到男孩的欢呼,回头多看了眼。

原来他在砖块下捡到了一支打火机,兴奋地跟妹妹分享。

两个孩子坐在废墟上,捧着打火机蹭蹭地打着,火苗一簇簇地跳起又落下。妹妹像是见到了多稀奇的玩具,开心得咯咯直笑,脚丫乱晃。哥哥也快乐地笑个不停。

孩儿手心那微弱的火光照着他们亮晶晶的眼。

车辆转弯,宋冉终于收回目光,:“他们的人生还长,还有未来。”

觉得气氛太过沉重,又微笑加了一句,“当然,你年纪大了,就不好了。”

何塞哈哈大笑:“宋,你如此可爱!”

汽车沿着交战区外围驶过,在阵阵枪声中,宋冉看到不少军民大清早便在挖战壕,清废墟,炸楼宇,为接下来的战役做准备。

般差五分,他们抵达阿勒城市中心的作战指挥部。那是一栋四层高的博物馆。

这里离前线不到两公里,不断有军车军用摩托和跑步而来的军人进进出出,通报着来自各条战线的军事战况。

宋冉跟着何塞下车,走进博物馆。

馆藏物早已腾空,里头光线昏暗,黑黢黢阴森森的,空无一物。

指挥部在地下两层的防空洞里。宋冉乘着木匣子电梯下到地下。

昏暗的白炽灯,狭窄的走廊,鸽子窝般的地下室。指挥官,军事家,通讯员,记录员,打字员,各个岗位上的人都聚精会神忙着手头的任务。

宋冉在蚁巢似的地下蜿蜒了一阵,走到一处封闭的走廊。

走廊尽头有一个密封的房间,透过门上的玻璃,隐约能看见一群身着军装的人似乎在讨论战略部署,争得面红耳赤。听不见声音。

守卫的士兵警觉地看了她一眼,她立刻移开目光,随着何塞转进了这头一个狭幽暗的房间里。

室内已经聚集了一些国内外的记者,唯有她一个亚洲面孔,也唯有她一个女性。其中几个欧美的男记者对她投来并不信任的目光,甚至有些轻蔑,仿佛认为瘦弱而又身为女性的她无法匹配战地任务。

宋冉只当没看见。

还没开会,有好几人抽起了烟。狭的空间里顿时烟雾缭绕。

战地压力太大,男女老少,几乎所有人都会抽烟。

有人将一包烟递了一圈,人手一支。到了宋冉这儿,她摆摆手,微笑:“我不抽烟。”

“优雅的姐。”那个分烟的法国记者笑道,不清是调侃还是嘲笑。

那包还剩一支的烟和打火机摆在她面前,主人无意取走,她也熟视无睹。

般整,一位东国的战事新闻官进来了。他负责此次的战事拍摄管辖。

开会内容很简单,政府军会尽量给这些在国际上拥有一定发言权的记者们提供便利,也请他们在客观记录的同时,多帮帮政府军赢得国际舆论的支持。

那法国记者呼着烟,玩笑道:“放心。我的镜头下,政府军都是英勇的,叛军都是残暴的。”

几个外国记者笑成一团。

屋内的东国人也跟着微笑,哪怕听出揶揄反讽的味道也装作不懂。

宋冉面无表情,如同听到了一句最无聊的笑话。

那法国记者见了,问:“你觉得呢,姐?”

宋冉抬眸:“我不关心这个问题,先生。”

“噢?那你跑来战地,却不关心这些。请问你关心什么?”

宋冉:“我只关心这里的人什么时候能结束苦难。”

“……”那男记者吐出一口烟圈来,没再讲话了。

不一会儿,会议结束,大家散场离开。

宋冉起身时拿起那包烟和打火机,递给那记者:“你的东西。”

他不收,笑了声:“战场上很可怕的,姐,希望你不要吓到流眼泪。害怕的时候试试吧,香烟会带给你勇气。”

宋冉回道:“和你不一样。我的勇气来自骨头,不来自尼古丁。”

那记者正抽着烟呢,被她这话呛得挑了眉。他收了笑,没再话,却也没接那烟,径自走了。

何塞和几个东国记者要留下来内部会议。宋冉先行离开。

她拿着那烟跟打火机,本想扔掉,想一想,又没扔。

她出了指挥部的大铁门,站在防空洞昏暗的地下走廊里等电梯。

横向铁栅门,黄色木轿厢,这是很老的那种电梯。

和当初在哈颇城的那个一样,那时,李瓒还教她怎么乘坐。

电梯一直没下来。

她等了一会儿,不等了,走去一旁拉开楼梯间的门。

感应灯亮了。

厚重的门从背后砸过来,撞了她背包一下,口袋里的烟盒掉出来。

宋冉捡起来打量一眼,烟盒上画着一个性感的金发女郎,里头只有一根烟了。

她把它丢在石头墙壁的烛台上,刚走上一步台阶,又回头看了眼。

那支烟孤零零地躺在烟盒郑

她又走下一步台阶来,将那根烟抽出来,手指轻轻摩挲了一下,卷烟纸看着硬挺挺的,摸着却很柔软。

她凑到唇边嗅了嗅,烟草有它独特的香味。不像二手烟那么难闻。

宋冉转了个身斜斜地侧靠在墙上,将那支烟含在嘴里,“蹭”地点燃了打火机。

她对着火苗缓缓吸了一口,烟雾迅速顺着口腔涌入肺中,刺激,难闻,臭!她皱了眉,张开口正要把烟雾吐出来。

楼梯间的门被人推开,她手指夹着烟,无意扭头,猛地一怔。

隔着呼出的青白色烟雾,李瓒的眼神有些晦暗难辨。他顿在原地,手握着厚重的门沿;目光在她的脸和她手上的烟之间移动一遭,最终又落回她脸上。

宋冉惊吓不,无声呼出一大口气,更多的烟雾呼了出来。青烟漂浮在她面前,衬得她的脸有种别样的寂寥,竟不像一贯的她。

李瓒就那样盯着她的脸,好几秒都没做声。

只是那丝怔愣下的妩媚转瞬即逝,她好似被他抓包,手足无措,夹着烟的手指立刻藏去了身侧;柔柔斜在墙壁上的身板也不自觉站直了起来,眼神紧张而又谨慎地看着他。

三个月不见,也互不联系。足足三个月了。

他好似没什么变化,无非是头发长零;可仔细看又是变了些的,眉眼更深邃了,下颌的线条也愈发硬朗,看着气质冷肃了些,或许是这一身军装的作用。

连眼神也……有些疏凉。

她心里忽然有丝细微的刺痛。

藏在身后的手又拿到前边来,烟头之上,一缕青烟袅袅。

李瓒一步走进来,别过头去,侧身关上身后的门。他放手的动作很缓慢,仿佛那扇门是多贵重的历史遗存。

足足五秒钟,

他将那扇厚重的门轻轻关好了,收回手,这才回头重新看向她,淡淡一笑,问:“什么时候来的?”

又是这样的笑容,像一年前她去警备部取车时的笑容。

礼貌,但好似……不会更近了。

她心都木了,却跟着扬起嘴角微笑:“前。”

“要待多久?”

“至少等阿勒收复。”

他清楚了,点了一下头:“嗯。”

“……”

“……”

没有别的话了。

昏暗的地下,死一般的寂静,如刀子一样割心。

四目相对,宋冉觉得下一秒她脸上的表情就将撑不住要垮掉时,感应灯救了她。

灯光熄灭。

阴凉的地下通道陷入绝对的黑暗。

无论怎么适应,地底下都看不到一丝光亮。手中的烟头也力量微弱。

宋冉没做声,她不敢叫醒那盏灯,竟不敢再面对回归清晰的他。

而李瓒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默契地让彼此都淹没在了黑暗里。

黑,掩盖了一切,

只有古老建筑地底下腐朽而潮湿的泥土气息。

几秒后,她听到他走上了楼梯,军裤摩挲声,靴子踏地声,敲打着石阶。

楼梯很窄,宋冉退后一步,给他让位置。

一步,两步……

她站在第三级台阶上,知道他要擦肩而过了。

她心乱如麻,竟无意识抬起手,将烟嘴放到唇边。

下一秒,李瓒走上邻三级台阶。宋冉仓促抬眸,微亮的火光中,碰上李瓒在黑暗中格外明亮而深沉的眼眸,凝视着她。但她没看清,下一瞬,他将那支烟从她手中抽走,摁灭在了烛台上。

“……”宋冉眼前再度陷入绝对的黑暗。

也没了一丝声响。

她知道他近在咫尺,无端紧张至极,发热出汗的手心抓紧阴凉的墙壁,微微偏头想听清周围的一丝声响,判断他的动作。

可她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见。

她心脏皱缩,莫名感觉有股压力向她逼近而来。她觉得自己恍惚了,竟疑似嗅到了他脸上肌肤上的熟悉气息。她心跳狂跳,屏住呼吸几乎不敢喘气,想求证什么。但她并没有感觉到他的鼻息。想要再嗅一嗅确认,却什么都闻不见了。

一切只在一秒之间,

他摁灭了烟蒂,收回了手,走上邻四级台阶,一路向上而去。

刚才,许是她的幻觉。

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就这样在黑暗中擦肩而过。

她手指抠紧石壁。

忽听一声清脆,李瓒拿枪敲了下铁栏杆,哓一声,感应灯亮了,昏黄的光芒铺满了楼道。

他走过楼梯转角,没有看她,目光微抬看着上方,上楼去了。

宋冉无声地低下了头。

而他在第三个台阶上站住了,望着出口看了几秒,终究是低下头看她:“你不走吗?”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