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48章 chapter 48

chapter 48

宋冉顿了一下,问:“你有空啊?”

李瓒:“这几队内休整。”

她回头看了下自己的车。李瓒以为她在犹豫, 径自过去跨上摩托车, 回头看她, :“过来。”

宋冉愣了愣,伸着手指, 轻轻指了指:“不坐我的车吗?”

李瓒:“你那车太慢。”

“我觉得挺快的……”宋冉还在嘀咕, 李瓒已递给她一顶头盔。

宋冉走过去,接过头盔戴在脑袋上。后知后觉地想起, 他怎么知道她要去西郊?

李瓒自己已经戴好了,回头检查她, 见她心不在焉忘了系带子, 手不禁伸过去, 快要触到时才意识到什么, 三指齐弯,伸指头指了一下,:“带子。”

“嗯?”

“没系好。”

“哦。”

宋冉把头盔带子系紧, 踩上踏板。摩托车微微倾斜一下, 他单脚撑地,支撑着她。

她跨上摩托车坐好,双手揪抓着身后的座板, 调整了一下位置, 和他保持着不远不远的距离。

他问:“坐好了吗?”

“坐好了。”

李瓒发动摩托, 载着她驰骋向西而去。

城内路况不好, 车轮颠簸。宋冉坐在他身后, 颠来抛去的,屁股不断前抛着撞压向他。她每每尴尬地往后挪,可又很快颠了前去。

如此碰碰撞撞,她在后头极不安分,有次甚至整个儿平了他后背上,撞得她面红耳赤,赶紧又挪后去。

李瓒终于刹停摩托,微微侧过头来,:“你坐得离我近点儿,反而不会晃荡。”

“……噢。好。”

她还没来及调整,前边又是一个大坑颠簸,她再次抛向他,柔软的前胸撞上他坚硬的后背,心都差点儿从嗓子眼里撞出来,双腿也大张着卡在他身后。

但她这回没往后挪了,身子微微前倾,贴靠着他。像他的,两人连成了整体,一道起起伏伏,反而不再摇晃碰撞。只有衣衫之间轻微的摩擦。

她双手仍紧抓着座椅,脸上独自默默地火烧着。

两人都没话,静默了许久。一路只有远处交战区的枪炮声。

过了会儿,李瓒忽聊似的问她:“那个叫萨辛的记者呢?”

“啊?”她正低眸看着飞速后湍地面,听言抬头看向他的肩膀,,“不知道。我联系不上他了。”

“哪种联系不上?”

“我只有他的推特,以前都是留信息联系的。现在他都不回了。”

李瓒默了半会儿,:“他好像年纪不大。”

“对。20岁。现在差不多21了。”

良久,他:“希望没事。”

“应该不会有事……”宋冉话音未落,巷子里一栋房子受到不远处的炮火震动,一块外墙皮脱落下来,砸在两人肩头,尘沙飞溅,呛了宋冉一口。

李瓒回头看她:“低头。”

宋冉垂下脑袋,头盔顶在他后背上。

李瓒已刻意避开了主路,专走巷,但靠近西边,战火肆掠,很难再远离战场。

宋冉这才发现李瓒开摩托是对的,如果开汽车,有的巷子里边很难走进来。

李瓒判断着枪声的方向和远近,在民居巷里绕走;宋冉低着脑袋抵在他背后,随着他颠簸前行,时不时有石块泥块砸在她头盔上乒乒乓乓响。她却半点儿不害怕,心里前所未有的平静安稳。

纷乱的战区,他和她像是坐在波浪起伏海面上的一叶扁舟里。

就这样一路有风却顺遂地去到了阿勒城西郊的难民新娘村。

宋冉当初在哈颇边境就听过,其他国家的人会买一些难民女孩做新娘,这些潜在客户里头有邻国上了年纪还没娶到媳妇的穷人,也有腰缠万贯妻妾成群的富豪。被卖的女孩大都十四五岁,偶尔也有更幼的。

宋冉和李瓒走进新娘村,只见房屋破败,灰尘遍地。他们粗略判断了一下,这几大概有十几户从周边村庄聚集过来,准备卖掉女儿甚至儿子的人家。

下午两点多,太阳当头。

几个女孩子坐在各自临时的家门口,倚靠墙壁,目光呆滞地望着萧条的街道。看见有外人过来,眼珠子里充满了警惕。

宋冉路过一户民居门口,正好碰见一个衣着还算体面的人(中介)在跟一对穷困的夫妇讨价还价。而坐在椅子上的姑娘恐怕才十二岁左右。

卖女儿的夫妻俩想多加500美金,中介死活不肯,那比划的手势仿佛在,把她弄出境都要一大笔钱呢。

妻子又悲痛又绝望,忽然撑不下去了,伏在丈夫怀里痛哭起来;

中介看不过去,摆摆手又给他们加了300美金。

交易很快达成。

中介付了一摞美金,招呼一声,椅子上的女孩站起身,对自己的父母行了个礼,就默默跟着中介朝外走去。

母亲舍不得,冲上前去跪抱住瘦弱的女儿,嚎啕大哭。

女孩无声地掉眼泪,脸蛋贴贴妈妈的头,手轻抚妈妈的头发,安慰她。

中介也看不下去这场景,走出门来透一透气。他一转头看见宋冉,见她穿着PRESS的防弹衣,知道是记者,立马举起手,拿英文了句:“我不是坏人。”

宋冉知道在这样的世界里,无法用简单的黑白好坏去衡量任何一个人,微微一笑:“我知道。”

中介倒意外了,见她这么,他也敞开了话匣子,比划着手势道:“事实上,我还是个有良心的人。至少,我能保证经过我介绍的孩子是去结婚了。可有的被卖去做了童妓。今这家的女孩还算运气好,对象是沙国的富豪,至少以后不愁吃穿,也不会在战火中丧命。而且,我不卖男孩。”

宋冉问:“都是穷人家的孩子吧?”

“不到走投无路,谁会卖孩呢。他们也是为了把孩子送出去。不然就得死在战火和饥饿里。”

两人聊了没一会儿,那母亲还在哭。中介催促了一句,却也站在路边候着。

几个隔壁的家长过来询问,中介又过去看女孩了。他跟宋冉,他这单做的都是富豪客户,要长得漂亮的。相貌一般的只能给普通人或贫民,自然,价钱也低一些。

中介去隔壁了。

宋冉看向屋内,那对母女仍抱跪在地上哭泣;父亲坐在桌边,单手捂眼,泪水直滚。

还看着,李瓒忽无意识唤了声:“冉冉……”

宋冉一愣,回头。

他脸色微沉,轻轻拿下巴指了指街对面。

顺他的方向看去,转角一户废弃人家的门口,屋门半开,一个断了半截腿的政府军士兵靠坐在门边,望着这头的情景。

那个士兵还年轻,二十五六岁。他一动不动坐在原地,静静地,就那么静静地看着这边发生的一牵

李瓒声音很低,:“不能保护自己国家的女人和孩子,没什么比这个更悲哀了。”

那个中介最终又看上了另外两个女孩,一并带走。

街上哭声不断,

宋冉关了相机,她不愿留下拍摄最后的场景了,那分别的画面她承受不住。她扭头看李瓒:“我们走吧。”

“嗯。”

宋冉一路低垂着头颅,有些无精打采。走到半路,她终于受不了了,深深吸一口气,突然走下台阶一屁股坐在路边,低下头,手撑着脑袋。

李瓒过去她旁边坐下,没话,安安静静陪她坐了两三分钟。

她缓了会儿,心里翻涌的情绪稍微平复了些。

他问:“心里不舒服?”

“……嗯。” 她抬起头,勉强笑了一下,眼神却迷茫,“我忽然就好像……不知道自己做这些事的意义是什么了。”

“怎么?”

“记者到底是不是一个以苦难为生的职业?如果不是,为什么什么都阻止不了?”她苦苦地笑,,“就像不能阻止那个孩子被卖走,不能阻止战争。”

李瓒却极淡地牵起唇角,问:“这世上有什么职业,是能够阻止战争的?”

宋冉愣住。

“好像,连军人都不可以。军人是不是就以苦难为生?”

“……”宋冉摇了摇头。

李瓒:“关于记者,我倒听过一句话。”

“什么话?”

“如果你没法阻止战争,就把战争的真相告诉世界。我想,这就是你该做的事,也是你已经做到聊事。”

“可真相就是总有人在经受磨难,总有人在死去。有时候想想,他们受苦了,他们死了,可这世上又有谁在乎呢?”她到此处,哀伤又迷惑。

李瓒看她半刻,道:“是。总有一,大家都会死,然后,这里发生过的一切都会成为历史,超越所有个体生命的苦难,留存下来。而历史,是需要被记录的。这不就是你所追寻的意义吗?”

宋冉内心一震,像被人忽然敲醒。

她望着他,眼神终于渐渐恢复了清明。

他还是他啊,

那个最值得信赖的人,那个始终温柔而又清醒的人。

“谢谢。”她轻声。

他拍了拍她肩膀,起身继续往前走了。

宋冉也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跟在他后头。

她望着他的背影,忽:“你好像总是很坚定,以前就是。”

李瓒回眸看她一眼,:“只是客观几句话而已,不至于。”

“哦。那……你会有迷茫的时候吗?”她在他身后,轻声问,“会也有解不开的心结吗?”

这一回,他没有回答,甚至没有回头。

李瓒走到摩托车边,摘下头盔抛给她,自己跨坐上了车。

宋冉系上头盔,爬坐去了他的身后。

一路风驰电掣,宋冉轻贴在他后头,仍是低着头,脑袋抵着他的后背。这一次,她的手心地揪住了他腰间的军装。

——阿瓒,你心里是不是也有什么苦处,耿耿于怀却不出口?——

——你现在不愿意讲,没关系。我可以等。——

两人一路沉默地穿过纷飞的尘灰炮火。

快到战地医院时,经过一个十字路口,其中一条街上有集剩

宋冉抬头望了一眼,她迟疑:“那个……”她声音太,李瓒没听见,但他感觉到她脑袋动了,放慢车速,回头问:“要买东西?”

“买窗帘。”

李瓒调转车头,拐去了集市街。

集市不大,是当地人摆的路边摊,卖的东西五花八门,多是二手家具和生活物品。

大战在即,一部分人打算南迁,把家里的东西拿出来变卖。只不过到了这个年月,留下来的都没什么太好的物件。

李瓒载着宋冉,在街上走走停停,一时竟没有找见有卖二手窗帘的。反倒是看到有人卖自家做的灰面饼、野地里摘的青橄榄。

李瓒单脚撑着摩托,在一个橄榄摊子前停下,回头问宋冉:“想吃吗?”

“橄榄?”

“嗯。”

“我没吃过呢,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尝一下?”他着,俯身指了指摊子上一个网兜,对摊主示意要那兜。

付了钱,接过来。李瓒把网兜递给宋冉,驾车继续前校

惯性带着宋冉往后仰了一仰又回来。她拿出一颗橄榄,咬一口,初尝涩涩的,但嚼一嚼,清香甜津的味道就出来了。

“很好吃。”她探头看前边的他,“你吃一个?”

他回头,她递给他一颗,他接过来放进嘴里。

走完街道一边,再走另一边,仍是没看见窗帘。快走到尽头时,李瓒看到了什么,停下问宋冉:“那个行不行?”

宋冉一看,是块彩色的花布。问了一下不是窗帘,是桌布。可摊主把布展开来,大正合适,当窗帘完全没问题。

宋冉拿下那块桌布,任务完成。转眼又见摊子上放着一个的绿色花瓶,大概一只手那么高,瓶颈修长,最细处只有拇指宽。花瓶虽,上边却镂了一道彩色玻璃,精致极了。

最妙是瓶中插着一朵的嫩黄色的花儿。放在这混乱的二手集市上,格外出尘。

宋冉:“我能拍一下吗?”

“没问题。”摊主笑道。

宋冉从李瓒车上爬下来,蹲下拍摄。

李瓒也从摩托上下来,将车停好,人也下意识地站去了宋冉身后。

宋冉夸赞:“这个花瓶真好看。”

摊主开心地介绍:“这是非卖品,我的最爱。我搬了几次家都带着。亲爱的姑娘,生活里只要有花儿,就一切都美好了。”

“您这句话是真理。”宋冉仰头笑道。

就在这时,上空突然传来一声爆炸巨响,一颗炮弹砸到路边的楼房之上,砖石泥沙玻璃齐齐飞溅。

李瓒反应极快,瞬间从地上拎起宋冉,将她护在怀里迅速撤退开七八米。宋冉还没明白过来,就被他摁着脑袋,压低在他怀郑一瞬之间,他背身挡住了飞溅而来的砂石。

她心脏狂跳,抬眸看他;他却已回头看向爆炸的方向,手臂仍紧紧箍着她。

炮弹落在二十米开外,炸断了一栋楼,倒塌的墙壁砸伤了几个人。附近的人正忙着施救。

没有新的炮弹过来了,李瓒推测是飞错了方向。

他这才松开宋冉,面色却不太轻松,问:“还有别的东西要买吗?”

宋冉摇头。

“那先回去。”

“嗯。”

回到战地医院,就见聚集在医院门口排队丢石子的孩子们更多了。叽叽喳喳,跟来了一堆麻雀似的。

这么个游戏,他们居然快乐地玩了大半。

宋冉下了车,:“你的发明。”

李瓒回:“开放专利。”

她抿唇笑,把头盔摘下来,还给他:“今谢谢了。”

他接过头盔,转眸瞥她一眼:“没事。”

她抱住怀里的桌布,看看自己的车,声音低下去:“我先走了。”

“嗯。”他问,“你住哪儿?”

“综合大学。”

他点点头:“那边还算安全。”

“是啊。那……先走了。”

“好。”

宋冉上了车,慢慢启动,瞥了眼后视镜。就见李瓒仍坐在摩托上,低头弄着手上的作战手套。

车开出一条街,转了弯。

又走过一条街,碰上有行人过马路,她停下来,发了会儿呆。

面前行人走了,她还没意识过来。

直到忽然有摩托车刹停在她窗口,有人拿手敲了敲她的车窗玻璃。

宋冉一愣,立刻把玻璃摇下来,呆呆仰望住他。

李瓒不太好意思地笑了下,:“你会挂窗帘么?”

宋冉尚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他:“你买的那个是桌布,上边没孔。你家有工具?”

她赶紧摇摇头,跟拨浪鼓似的:“没迎…”

于是,就这样一车一摩托地并排行驶,走过一条又一条街,到了综合大学。

进了大学里头,经过教学楼,宋冉意外看到有学生进出,像在上课的样子。她没停下,一直行到宿舍楼前。

李瓒从摩托车座椅下翻出一卷细铁丝,跟宋冉一起走进楼道。

迎面又有士兵从楼上下来。

李瓒见了,随口问:“这宿舍男女混住?”

“……”宋冉捋了下头发,不好真相,只能,“不太清楚,没关注。”

她宿舍在三楼,房间不大,一张上下铺,下铺睡人,上铺放行李。窗边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就没有旁的东西了。

李瓒把桌布展开,选了一条边,用军刀在边上均匀地戳了几个洞出来,再用细铁丝穿好。

他踩着凳子站到桌子上去,伸手将铁丝缠绕在窗户顶上两端。

宋冉仰头望他,红彤彤的夕阳照在他高大的身影之上,仿佛笼罩着一道光。她站在他的影子之中,身心都被拢着,心像此刻窗外微醺的阳光,淡淡的,暖暖的。

这样纷乱的异国城市里,竟莫名有了种岁月静好的幻觉。

光芒一晃,她微微眯眼偏了下头,他挂好窗帘,从桌上跳了下来。

李瓒伸手将窗帘拉动两下,来回都很顺畅,没问题了;又把桌上椅子上的鞋印擦了干净。

他回头看她,眼睫上还映着夕阳的光芒,:“弄好了。”

“谢谢啊。”宋冉移开眼神,走上前也伸手拉了两下,刚回头要对他什么,隔壁的墙突然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李瓒扭头,诧异而不解地看着那面墙,眉心微蹙:“有大老鼠?”

下一秒,那头床板吱吱呀呀地扭动起来。

李瓒:“……”

宋冉:“……”

窗帘刚好被她拉阖上,室内光线朦胧,余晖浸润进窗帘,泛着暧昧而又柔软的光芒。

彼此脸庞的棱角都消融下去,看着格外柔和。

四目相对,心跳紊乱,目光都有些尴尬而微妙。

那头,女人啊啊的呻.吟,男人有力的喘息,隐隐传来。

李瓒仓促移开眼神,:“没事我先走了。”

宋冉:“……好。”

她也有点儿待不下去,只想往外逃,:“我送你到楼梯口。”

两人迅速出了门,远离了那几道声响,这才稍稍自在了些。

宋冉岔开话题:“打仗是不是就这一两了?”

“嗯。我们明晚集合。”

“……哦。”她听到这话,思索了一下。

人已走到楼梯口停下。

李瓒看了下楼道,又看她,问:“你明打算干什么?”

“还没计划……”她又撒了谎,问,“怎么了?”

“你不是要写书么?”他抿唇,嘴边一抹极淡的弯儿,“带你去看看,为什么阿勒城对政府军那么重要。好不好?”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