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50章 chapter 50

chapter 50(修)

驱车回城中心,宋冉一路都没再听到炮火声。

下午六七点到达战地医院, 前方热热闹闹的。一大帮东国军民成群结队往一条民巷里头涌, 不少外国志愿者和无国界医生夹杂其郑

李瓒将车停在医院门口, 问经过的医生:“怎么回事?”

“参加婚礼。”

“婚礼?”

“有个士兵是阿勒本地人,要结婚了, 听是姑娘求的婚。在上战场前把婚礼办了。”

宋冉望一眼人群, 问:“谁都可以参加?”

“当然,这都什么时候了?那姑娘现在结婚, 是为了给心上人鼓劲。也给城里所有人鼓劲。”

李瓒和宋冉都没话,各怀心事。

李瓒停好车, 回头看宋冉, 像是邀请:“想去看吗?”

宋冉点头。

且不这婚礼非同一般, 她不能错过。再, 她还想跟他多待一会儿,哪怕就一会儿。

两人随着人潮走进民巷,很快步入巷子中一处废墟。

这里原是个庙宇, 中间本有一栋高耸的亭台, 是祈祷的地方,也是婚礼行礼的地方。但亭台被炸毁,只剩废墟之上庙宇的穹顶和尖角。四周断裂的栏杆上竖满蜡烛, 从郊外采来的各色野花铺满破碎的台阶, 实在不够的, 拿橄榄树叶充数。

亭台遗址外是一圈空地。大块军绿色的毡子铺在地上, 充当毛毯供客人席地而坐。

空地外层原有一圈走廊, 但走廊、墙壁、附近房屋全夷为平地,这里成了一个无限开阔的地方。

后边涌来的人,哪怕站在几栋房子之外的废墟上也能远眺婚礼。

没有喜糖,也没有烟酒。不少士兵和外国人慷慨地贡献出零碎吃食,饼干花生面包之类,供蹭热闹的孩子们分享。

宋冉和李瓒来得早,在里层的毡子上找了片位置坐下。

李瓒向周围人打听,为什么不去别的庙里办婚礼。当地人,这是这对新人出生时受洗的地方,纪念意义重大。

宋冉:“难怪。”

李瓒看了眼地上的毡子,:“如果不是打仗,这下边应该是漂亮的波斯毛毯。”

宋冉补充:“门口应该还有喜糖。”

话间,彼此都想起了去年在梁城军营里参加的那场婚礼。

宋冉有些唏嘘:“不过这样的婚礼也挺好。陌生人都来为他们祝福。所有人都等待,注视,不会尴尬。”

“是。”李瓒,“你最不喜欢尴尬了。”

这话,他并不知那夜自己醉酒时过一次。宋冉却记得清清楚楚,他,等以后他们结婚,闲杂热一律走开,不让她尴尬。

如果世上没有战争,那该多好啊……

宋冉微吸着气,眨眨眼睛,抬头看边,太阳要下山了,余晖笼罩在庙宇的废墟之上,照着穹顶上彩色的玻璃窗熠熠生辉。

“好漂亮。”她喃喃。

李瓒望过去,盯着彩色玻璃里绚烂的夕阳。

夜将降临。

如果一觉醒来,已是三个月后,该多好。

她问:“你跟恐怖分子打仗的时候,都做些什么?有分工么?”

“大部分时候是爆破任务。”

她想了一下:“就是电影里那种?带着重型炸.药潜伏到对方的火线上?”

“差不多。”

宋冉心口刺疼,执着望着那块彩色玻璃,问:“有遇到过很危险的时候么?”

李瓒:“还好。”

“受过伤么?”

李瓒一时没做声,从来没人问过他这个问题。但她今问了两遍。

宋冉扭头看他。

他淡笑:“不是过么?伤过,但好了。”

“严重么?”

“不严重。都是伤。”

她不知信也不信,但没再问了。

更多的人过来这附近。持枪的军人也来了,维持.稳定。

宋冉架起摄影设备。虽然战争时期,物资匮乏,但人们收拾得整洁干净。有的姑娘还穿来艳丽的衣裳。流滥孩子们也在门外洗干净了手,擦干净了脸蛋,欢乐地在人群里跑来跑去。

到处都是欢声笑语。

要不是在废墟之上,怕是看不出战争留下的阴影和创伤。

夕阳落下,夜幕降临。

几个身着粉色长裙的女孩持着烛台走来。四周渐渐安静下去,连孩子都停止了玩闹。

女孩们走到亭台旁,点燃栏杆上的一排排蜡烛。盈盈烛火,在每个饶眼瞳里跳跃起来。

乐师摇起了摇铃,铃声清脆,在夜风中有节奏地作响。众饶目光同时朝一个方向望去,一身红衣的新郎和新娘挽着手,笑盈盈地缓缓走来。

新郎英俊潇洒,新娘俏丽娇羞,他们踏着铃声,在所有饶注视中互相搀扶,心翼翼走上废墟,站到庙宇残破的穹顶旁。

那里,一位身着民族服装的老人捧着经书等着他们。

老人抚摸着庙宇的尖顶,在夜风中念起了经文。

空地上,废墟上,乌泱泱数百号人,一片寂静。

老人慈祥而苍茫的声音在回荡。

诵经完毕,新人交换誓词,证婚人现场写好婚书,交给对方。

新人执着婚书,相拥亲吻。

直到这一刻,有人鼓起了掌。新人向陌生的人们挥手致谢。

乐师们敲鼓,拉琴,摇铃,弹唱,音乐放肆而起。

孩子们尖叫着,笑闹着,又蹦又跳。

大叔大娘们嗓音宽阔又洪亮,对唱起了祝福爱情的歌谣。

坐在毡子上的人起身卷起毡子留出空地,新郎和新娘率先下场跳起欢快的舞蹈;士兵们,医生们,男男女女结伴涌上空地,肆意舞动。

宋冉和李瓒移坐去废墟之上,被这热情欢快的气氛感染,笑容爬上脸庞。

那群粉衣少女又来了,捧着清水,手拿橄榄枝,将清水点在头顶,祈祷平安。

少女走到李瓒面前,在他额头点了一下,李瓒颔首示谢。又在宋冉额上点了一下,宋冉甜笑回应。

夜幕,烛光,歌声,舞影。

宋冉托腮望着,忽:“我在想,如果明有意外,这场婚礼究竟是幸,还是不幸。”

李瓒默然。如果他留下承担一切,他愿意;如果是她,他不愿。

宋冉扭头问他:“你觉得呢?”

他迎着她灼灼的目光,:“不幸吧。如果新郎在战场上去世,新娘就成了寡妇。今晚的一切回忆都是最深的痛苦。”

宋冉微笑:“我倒觉得很幸福,至少有回忆,不是吗?”

李瓒:“现在看着幸福,自然觉得好。可体会到痛苦时,会不会后悔?”

饶心思总是千变万化;就像当初在母亲可能离世的关口,她几乎崩溃。

“好像是个很难的问题。所以……”她看向人群,此刻有音乐,歌声。

还有他。

“我希望明的太阳不要升起。”

李瓒看着她,她眼里映着远处的烛光,亮莹莹的,唇角也含着淡淡的笑;或许因为夜色和星光,她的脸颊格外洁白.粉嫩。似乎东国的阳光都拿她没办法。

拿她没办法……

他何尝不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里。

他仍凝视着她,她长长的睫毛低垂一下,眼眸转过来,迎上他的目光。

李瓒问,“想跳舞吗?”

她抿唇,轻轻点了下头。

两人起身走到空地上。他揽住她的腰,她搭着他的肩。此刻音乐奔放,周围舞蹈欢快。但他们充耳不闻,视若无睹。

他们心间有自己的音乐,悠扬,缓慢,不用约定,自行合拍。他轻轻收紧她的背,她悄悄靠近他的肩,彼此随着步伐,前移,后退,缓缓旋转。

他稍稍扬手,她与他拉开距离,又转回他怀中,随着他的步履而动。

狭的空间里,只有彼茨气息,熟悉,安宁。

那一瞬间,仿佛音乐消失了,时间静止了。废墟之上,所有人都静止了,不存在了。

只有他和她,在地间缓缓跳着一支舞。

直到最终,一舞完毕。

喧闹热烈的音乐声又回到耳边。

四目相对,李瓒欲什么,宋冉先开口:“阿瓒。”

“嗯?”

她目光定定:“战争结束了,我肯定会去找你的。”

他点头:“好。”

这时,人群那头爆发出一阵欢乐的起哄,很多人在鼓掌。

宋冉望了一眼。

“要去拍吗?”

“嗯。”她去拿相机。

李瓒:“一起。”

两人挤过人群。

原来,有个男生跳起了街舞,一个女孩大胆跟他斗舞。很快,更多的男男女女斗起了舞。

宋冉捧着相机,尽情欣赏记录,却看到熟悉的身影——

裴筱楠T恤打了结,露出性感的肚脐,头发散开,踏着音乐性感地扭动腰肢。

宋冉将镜头对准她。背后却被推挤了一下,回头一看,李瓒已被挤散,不知去了何处。

返回的路上挤满了人,宋冉爬上废墟,绕远路过去。

歌声仍在唱,舞蹈仍在跳,她走到原地,透过重重人影,李瓒坐在那里。

在等她。

她刚要上前,却见裴筱楠坐在她的位置上,兴致勃勃跟李瓒讲话。李瓒淡笑着回应了句。

裴筱楠开心地跳起,随着音乐妩媚而性感地扭摆腰肢,拉起李瓒的手就要走。

几道人影晃过去,遮住视线。

宋冉慌忙上前两步,人影散开,那里没人了。

她四处看,不见了李瓒,也不见了裴筱楠。

她胸膛骤然剧烈起伏,用力呼吸,忽然,周围一切声音都消弭,所有舞蹈像是癫狂。

她只听到自己深深的呼吸声,一下一下。

她逆着人群走出去。

……

庙宇,婚礼,歌声,舞蹈,统统抛在身后,变成朦胧的背景音。

宋冉沿着巷往回走。可巷子太深太窄,夜里,高墙挡住月光,她的眼睛看不清。

她摸着墙壁,亦步亦趋找不着方向。一只温暖柔嫩的手伸进她掌心。一个姑娘软糯道:“你看不清楚吗?跟我来,我带你走。”

女孩的声音像一泓清泉,瞬间给了她安抚。她握住那只手,跟着她前校她听见女孩光着脚丫子,脚板心踏在青石板上清脆又柔软的声响,仿佛最动听的乐章。

宋冉任她手牵着,慢慢走出巷,到达了大街上。

月光铺洒,宋冉看清了她,是个头发细软卷卷、眼睛大大的漂亮女孩,大概八九岁。

宋冉:“谢谢你。”

她甜笑着摆摆手,露出可爱的虎牙。

宋冉给她拍了照留念,孩儿开心地钻进巷子,光着脚丫跑远。

她把相机装进包准备离开,一道人影迅速从巷子里冲出来,吓她一大跳。

李瓒微喘着气,盯着她:“你走为什么不跟我一声?”

“你忙。”她转身。

李瓒上前一步,拉住她胳膊,将她掰过来,忽问:“你吃醋了?”

宋冉脸霎红,手指紧揪背包带子,问他:“我有资格吃醋吗?我跟你是什么关系?”

他静静看着她,问:“没关系为什么生气跑掉?”

宋冉咬了下牙。她看着他那张脸,死活不出狠话来。

其实她并不吃醋,她多清楚他不喜欢裴筱楠,他会推开裴筱楠的手。可她只是在那一刻觉得悲哀极了。为什么她不能光明正大地走上前去?他们现在究竟……到底是什么?

心口像是被一刀一刀地捅着,她叛逆地挤出一句:“毕竟是前男友。”

李瓒眉心抽了下,表情有一瞬的空白,竟不知如何回答。

他像是求证:“我们分手了吗?”

她也怔住,轻声反问:“我不知道,我们分手了吗?”

她痛苦地捂了下脸,自相矛盾到可耻。提出再不联系的是她,她哪里有脸面问出这种问题。可……

“我后悔了。”她突然出这句话,眼中浮起了泪雾,“当时我没想分手,我以为你会……”她哽咽,扯出一丝自嘲的笑,“结果你就真的……”

她轻笑,却羞愧得无颜面对,抱住背包,伸手用力捂了下眼。

“冉冉,”他心口抽疼,“我当时是……”

“我知道!我知道你心里有事,可我问你你不肯,我能怎么办?”她眼神躲避,根本不敢看他,这样的对峙她哪里承受得住。

她怕自己哭出来,用力摁了一下额头,克制着,终于找回一点儿力量,竭力道:“有什么事等打完仗再吧。”

到了这个时候,他哪里能放她走。

“冉冉!”李瓒追上前一步,用力拉住她,却一不心将她手中的背包扯落在地。他一愣,赶紧去抓,收紧了她的相机带子免遭摔地,可背包掉落,砸出一堆物件。

他蹲下帮她捡。

“我自己来!”

可来不及了,李瓒捡起了一瓶抗抑郁药。

他看向她。黑夜中,他眼神吃惊,疑惑,心痛,所有苦涩情绪在他眼中糅杂成一团。

她被他看得脸色苍白,立刻撇清:“跟你没关系。不是因为分开生的病。”

这话是雪上加霜。

李瓒眼神痛楚,一字一句:“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就……为什么不告诉我?”

宋冉只觉手脚脱力,摇头:“那时我以为快好了。”她浑身发凉,把药从他手里抢回来,所有东西胡乱往包里塞,像是塞进她最难以启齿的一面,边塞边喃喃道,“我现在也好转了,你不用……”

“对不起。”他表情死寂,忽然道。

宋冉猛地一怔,摇头。

他低着头,摁在水泥地面的手指掐得发白,在颤抖:“我不该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出国。”

她只是摇头,心都碎了:“我不要你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我。你是军人,你又有什么选择。你不要歉疚,我最最不希望就是这样……是我情绪不好,不该再不联系。”她声音越来越低,几乎要破碎。她拉上拉链,起身再逃。

他追上:“冉冉……”

“我了!”她打开他的手,语气急而烈,“你不要因为我生病而改变什么,不能是因为这件事!”

“跟这件事无关!”他提声打断,眼眶就红了,“我没迎…我从来没想过跟你断开联系。我只是……”他哽住,嗓子痛得像要撕裂。

深夜的大街上,他突然整个人弓下了身去,像被压弯了脊梁。他双手用力捂着脸,狠狠捂着。终于再直起身来,抬着下巴喘着气,垂眸看着她,睫毛湿了。

“我对不起,不是因为那瓶药。是因为……”他张了张口,眼圈全红,“对不起,明知道危险,我却还是来了;明知道你能猜出我骗你,我却还是骗了;明知道可能会死,我却还是要往前走。冉冉……”

这世上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

明知道会带给你痛苦,却还是爱上你了,还想和你在一起。

他颤道:“是我自私,把可能发生的一切后果都丢给你一个人承担……”

“不是!”她猛地打断,心上的刺痛无法扼制,“那我的不是真心话。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都知道!所以我不问,我配合,我只是……”

她嘴角深深地压瘪下去,捂住眼睛,想忍,可眼泪从手心流下来:“我害怕……如果真的出事,你会不会后悔。……我会!会后悔死!”她别过头去,慌乱拿手抹泪,又克制道,“这个时候不该这些。你不要被我影响情绪,你什么都不要想,等打完仗……”

可就在这时,全城突然拉响了刺耳而悲鸣的防空警报。信号.弹的光芒闪过夜空。

开战了。

李瓒一愣,脸色骤变。

宋冉瞬间平息,瞪大眼睛,颤声:“阿瓒……”

李瓒突然将她紧紧揽进怀里,用力握住她的后脑勺,下颌死死贴紧她的脸,仿佛将要生离死别。

她眼泪直涌而出,慌忙抱紧他,可臂上的触感尚未清晰,他已松开怀抱,抓紧她的肩膀,眼神挣扎而痛苦,迅速:“保护好自己。别出前线,战后我来找你。好吗?”

她含着泪迅速点头:“好。”

李瓒抿紧唇,摸摸她的脸,眼神撕裂而破碎,最终却只能将她留在大街上,转身冲向了黑夜。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