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51章 chapter 51

chapter 51

警报长鸣,宋冉身后传来急促汹涌的脚步声。

片刻前尚在参加婚礼的军民从巷子里涌出。几队士兵已迅速列队朝枪炮声来的方向赶去, 那个穿红衣的新郎就在里头;平民们包括女人们呼着喊着指挥后方;少年少女们把孩子集中起来躲去防空洞。

而医院门口, 李瓒和几个从病床上下来的库克兵驾着摩托飞驰而去。

摩托车尾灯消失的方向, 炮弹划过长空,宛如深夜流星。

宋冉背上包就朝大学方向跑, 身后的远方, 炮弹起飞时发出呜呜类似悲戚的鸣叫,落地爆炸, 轰隆巨响。路两旁的房子剧烈抖动,筛落一层层墙皮泥土, 砸在她头上。

离大学还有一条街, 身后突然一辆汽车飞驰驶过, 宋冉扶腰大喊:“何塞!我在这儿!何塞!”

汽车猛然刹车, 转向掉头,宋冉跑去街对面,不等车在她面前停稳, 拉开副驾驶座跳上去。

何塞道:“我刚准备去大学里接你!”

“知道, 所以我朝那里跑。”她迅速戴上头盔穿上防弹衣。

迎着战场而去,前方的夜空已被战火点燃。地平线上,炮火、烟雾炸起升腾的蘑菇云;夜空中, 交错的炮弹像流星雨织成了银色的网。

话只能靠吼:

“怎么突然就爆发了?!”

“叛军大规模偷袭!”

“形势很严峻?”

“没事!政府军率先得到情报, 早就有所准备!”

宋冉问:“那库克兵呢?”

“他们只打恐怖分子!”何塞喊道, “如果这一战, 恐怖分子不出动, 他们暂时不会行动!”

“如果出动呢?”

“就你死我活!”

宋冉咬紧牙齿,手脚轻颤。

车窗外,一路过去仿佛展开一张浮世画卷——十五六岁的少年们背着老人拖着儿童疏散避难往防空洞里钻,女人们从家中搬出手工制作的简易担架准备着随时去前线抬伤员,四五十岁的男人们持着枪在大街上奔跑搜寻落单的流浪者。

而十八九岁二十多岁三十多岁的男人,全在战场上。

靠近战场,车轮下的土地开始震颤,碎石子在破烂的水泥路上跳动。宋冉塞上耳塞保护耳朵。何塞停下车,宋冉麻利地跳下,同他一起跑向政府军火线的后方。

后方看似一片混乱,人来人往,所有人表情严肃行色匆匆,但一切都又井然有序。通信兵来来往往递交消息,临时指挥部里将领们根据战争形势紧锣密鼓制定策略,军人们有的集结成排等待上前线,有的已扛好枪朝前线跑,而远处战壕里的士兵正在迎担狙击手、炮兵、装甲兵、坦克兵、各个兵种的士兵们都在各自的位置上,如拧紧的螺丝死死驻守着。

宋冉在后方拍摄完一圈,何塞打手势问她:“要不要去壕沟里看看?”

她用力点头。

两人沿着沟巷朝前方靠近,枪炮阵阵,炸得碎石泥块噼里啪啦往头盔上砸。好不容易潜进靠近后方的一处壕沟里。地下挖了一米多深一米宽的沟,地上堆着半米多高的沙袋,扛着枪支弹药的士兵潜伏在里头迅速穿梭。

靠近前线,炮火声震耳欲聋,互相喊话也困难了。宋冉跟着何塞的手势,沿着蜿蜒的战壕一路向前摸索。壕沟里,被炸到手脚的、中了枪的士兵被医疗兵担架抬走,更多负着伤、流着血的士兵仍在坚持战斗。

宋冉看见一个额头不断流血的狙击手正靠在土墙上接受简单包扎,她多看了他一眼,那狙击手瞧见她,冲她一笑,挤了挤眼。

宋冉也笑了,:“你真勇敢。”

狙击手道:“你更勇敢,我亲爱的姑娘。”

宋冉和何塞找到一处拐角位置斜向定点拍摄,用镜头记录着这条横跨阿勒城的绵长战线中的一角缩影。

步.枪,手榴弹,机关枪……

迫击炮,霹雳炮,榴弹炮,加农炮,火箭筒……

纷飞的炮火将黑夜点燃。空撕裂,大地震颤。

塞了耳塞也没用,宋冉脑子震荡,像摇晃着半桶水。飞溅的砂石泥土模糊着视线,敲打着她的护目镜。头盔和防弹衣上早已覆满烟灰尘土。

她趴在壕沟里,抱着机器,专心调整参数,拍摄最好的角度。

可就在这时,前方画面中一颗手.雷扔进壕沟,正好落在一队要替补上前的士兵中间,所有人还不来反应,旁边一个士兵抱住一个沙袋扑向手.雷。

“砰”地一声闷炸,他腹部的沙袋炸开了花,而那士兵的躯体猛地一弹,趴在地上不动了。

医疗兵立刻过去将他翻过身,宋冉从镜头里看清,正是刚才包扎额头的狙击手。他没有外伤,但脸色惨白,怕是山哪处内脏了。

宋冉跑过去,问:“你还好吗?”

他正被医疗兵抬上担架,表情原本痛苦,见到她竟竭力笑了下:“如果我好了,你能跟我约会吗?”

一旁紧张担忧的战友们全噗嗤笑起来。

宋冉也哭笑不得,:“可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噢……”他揪起眉毛,忧韶,“亲爱的,这个消息可比刚才的炸.弹更令我伤痛。简直要了我命呢。”

宋冉难过他的伤情,又实在忍不住笑。

他朝她挥挥手,被医疗兵抬走了。

一直战到凌晨,轰炸声渐。战士们开始在己方坦克和子弹的掩护下越过壕沟,将火线向前推进。

宋冉没再跟上。她留在后方拍摄记录,看着他们一寸寸推进,占领这座城市中更多的废墟和楼宇,一点点开辟阵地。

都军人是钢铁的战士,可他们哪里是钢铁。子弹也会穿透他们的胸膛,烈火也会烧毁他们的面庞。

一具具年轻的血肉之躯,迎着枪林弹雨勇往直上。所谓收复国土,不过是靠着他们一步步朝前,用身体推进着,用脚步丈量着,死守着足下的土地。

枪声中,宋冉听到了前方的吼声和喊声;听到壕沟里负着伤正在喘息的一个士兵念诵着长长的东国语言;渐渐,听到刚包扎完准备重上战场的士兵也念诵起那段语言。

他们坚定,决绝。

这段话宋冉听过,在大学的校园里,在街上的保卫战游.行里,

身旁,何塞也念了起来,却是用英文在跟宋冉翻译:

“如果我们输了,我们国家的历史会被抹灭。我亲爱的祖国啊,如果她灭亡,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一切苦难都会被抹去。她的人民经受的一切痛苦折磨,都会被忘却,被全世界遗忘。

绝不能后退啊。就算是死,我的灵魂也要爬起来抗争。哪怕是死,也要告诉后来的人,我们曾与这个世界对抗过。我曾为了她与敌人对抗!”

宋冉眼眶发热,面前的战场竟有些模糊了,像泡在水光里。

她:“何塞,我希望你们赢。一定赢。”

然而,这场战争远远没有赢得那么顺利。

亮,又黑。

太阳再升,又再落。

到邻三晚上,政府军虽竭力将火线朝前推了七八公里,但反军仍负隅顽抗,撕扯着剩下的阿勒北城区。

政府军也死咬不放。

前方战事已是惨烈至极,他们拼上最后一丝力量,誓死一战到底。士兵们满身血泥,双眼血红,靠着必死的信念撑着熬着。

宋冉白勉强睡了三四个时,再次来到后方时,发现由于部分伤员下场,很多年轻的学生和步入中年的人都顶替了上来,甚至还有女人。

拥挤的巷子里,一个士兵正跟临时组建的“新兵”们讲解着各种知识和注意事项。宋冉看到一个二十出头的短发女孩站在中间,严肃认真地聆听并思考着。

队伍解散时,宋冉撞上她的目光,问:“害怕吗?”

那漂亮的姑娘耸了耸肩:“还有比这更可怕的时刻吗?但我选择大步跨过去。”

宋冉笑起来,指了指她手里的枪:“会用吧。”

“这你不用操心。”姑娘爽朗笑道,“现在的东国,连孩子都会用枪。人人都是专家,知道各种枪的用法。光是听声音就能分辨种类和距离。”

怕宋冉不信,她扭头看看四周,正好看见一个机灵的孩抱着从战场收复区捡到的枪支跑过,唤了声:“嗨,鬼!”

男孩停下,乌黑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她们,不太乐意:“干什么?我还有事呢。”

正好前方发射了一颗炮弹,“轰”地一声。

姑娘问:“告诉这位姐姐,刚才那是什么?”

男孩叹口气,翻着白眼,:“M777榴弹炮,隔着五六公里吧。”完揪起眉毛,“我可以走了吗?”

“去吧。”见他跑远,短发姑娘喊了声,“别被子弹打到!”

男孩回头,吐槽:“操心你自己吧!”

宋冉:“……”

“好了。我也得走了。”短发姑娘背着枪离开。

宋冉:“祝你好运。”

“你也一样!”

宋冉找到何塞,问他知不知道库克兵那边的情况。

何塞,恐怖分子前清晨在西北郊出动,准备趁着政府军和反军的混乱厮杀偷偷潜入后方发动袭击,但被防范的库克兵拦截。已经打了两整。

宋冉想去拍摄,又怕牵连何塞,正犹豫要不要单独行动时,何塞问:“我想去看看,你敢去吗?”

宋冉自是同意,问:“你也想去?”

何塞:“打恐怖分子,谁不想去?”

两人驾车沿着火线后方朝西北郊而去。城里打了三夜又三,一路轰鸣的枪炮声成了永恒不变的背景音。

飞上空的炮弹像礼花一样,阵阵点亮夜空。

到了西北郊,身后政府军和反军的对攻仍在继续,可前方库克兵跟恐怖分子的战事却有着明显的不同。

宋冉听声音判断了一阵,高射炮,反坦克火箭筒,步.枪,冲锋.枪,狙击.枪……还有许多听不出来。但整体感觉炮弹和子弹的发射非常有节奏,并非扫射。

何塞:“库克兵都是各国最精英的前特种兵,军事素质很高。他们作战非常讲究计划和配合,每场战役无论大,都有最强的军事战略。加上他们每个士兵自身能力都很强,所以杀伤力很大。”

两人爬上一栋高楼,远眺一条街外的战场。经过两个昼夜的对抗,库克武装已将极端组织从城内逼了出去,战线推进到极端组织的本方据点附近。

由于库克队伍的精准打击,恐怖分子死伤惨重。宋冉拉近镜头观察时,只看到他们落败而逃的身影。他们缩进据点打起了守卫战。

宋冉拿望远镜观察地形,据点是建于中世纪的阿勒城古堡,全石壁碉堡,堡壁陡峭高耸,数几十米高,有多处炮火台。

碉堡竖立在一个绵延的山坡上,视野开阔。堡垒三面都是无尽的荒漠,而与城区交界的这一面,山坡上的灌木丛早被清理干净,没有一处可潜伏点。谁要是靠近,上山坡的一瞬就会成为靶子。

恐怖份子退守回去后,战役暂时停止。

远处隐约传来政府军的炮火声。这边反而安静了下去。

何塞和宋冉分析形势,见危机解除,下了楼,绕去火线后方的库克兵临时指挥部。那是一个掩藏在多处废墟中的露平房。

隔着老远,巷子口守着两个特种兵,不允许外人靠近。

何塞表明了身份,但他们不吃这一套。

宋冉遗憾地与他对视一眼,正准备离开,忽听一声亲昵满满的称呼:“song~~song~~”(松~松~)

竟是本杰明。

宋冉惊讶:“你也来东国了?”

“你想念我了吗?”本杰明张开双臂,朝她咧嘴笑。他一脸的泥土混着些微血迹,表情有些疲惫,眼里却充满惊喜,“我也不知道你又来东国了。”

宋冉:“我是战地记者,怎么能不来?”

本杰明指了指里头,问:“你想进去?”

宋冉为难地瞥了一眼守卫的特种兵。

本杰明挥手示意菜一碟,:“这是我的朋友。”又道,“但你不许拍摄哦。”

宋冉于是关了机器。

只不过,何塞依然不能进入。他非常理解,笑道:“宋,你先去,我在外头等你。”

宋冉跟着本杰明进了指挥部,这才发现他们内部有专门的文字记录员,坐在电脑前飞速敲打着键盘。

指挥部里气氛严肃,不时有信号兵进来传递情报。多支作战分队的队长副队长们围站在一张大桌子旁分析局势,桌上摆着微观的地势图跟战局图。

战役打到现在,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巷战街战,库克兵不吃亏。可如今恐怖分子龟缩壳内,撬壳是个大问题。

宋冉悄悄移动几步,一眼看见了李瓒。

他侧对着她,迷彩服上全是泥土和血迹,脸颊上也沾满灰尘,还有几处细微的刮伤,渗了血。人应是有些疲累的,可他的侧脸看上去依然坚韧而坚定。

他并没注意到宋冉,目光炯炯注视着他的战友:“这座碉堡建于中世纪,全是岩石。而且经过力学设计,外表光滑没有受力的切入点。”他修长的手指在碉堡平面图上滑动,用力点了下堡垒的位置,“靠现有的炮弹是轰不开的。唯一的弱点,只有这里。”

他食指敲了敲堡垒正面的大门。

另一支分队的队长:“可山坡地势高,门框范围,又牢固。没法精准打击。我们试过几次。”

“想精准,自然有精准的方法。”李瓒收回手插.进兜里,背脊笔挺,,“我去投放爆破炸.弹。”

现场一时静了下去。宋冉也吃了一惊。

“我不同意!”本杰明立刻反对,“我不同意。那个山坡根本没法打掩护。你不到半路就会被击郑”

战事总指挥官也道:“本杰明得对。”

李瓒微侧过身子换了下重心,淡笑一声,:“没有掩体,可以造。”

“怎么造?”

李瓒眼神微变,一瞬竟似狼一般凌厉:“炮弹轰不动他们的堡垒,难道也轰不动山坡上的泥土?”

众人怔愣。

一个队长猛地惊道:“拿炮弹打出地坑,人藏进坑里做掩护?”

“对。”李瓒毅然决然。

“可如果他们看到提前打好的坑,猜到战略想法,你必死无疑。”

“所以不能提前打。”李瓒道,“我潜伏一个,炮兵打下一个。”

指挥官:“得靠战友无间配合,不然半路可能发生意外。”

“战场上,如果不能以性命托付相信战友,这样的队伍不堪一击。”李瓒,“我炸开城门,大家再一起冲进去。这个窝点不遏,后患无穷。”

指挥官叹道:“我认为还是太危险。Lee,你是一个很优秀的爆破兵,我们宁愿放弃这个据点,也不愿失去你。”

可这时,本杰明轻笑起来,:“让他去吧。你没有和他并肩作战过,你不知道,他绝对能胜任。”

李瓒亦蹙紧眉心:“现在我们的关注点是,如何精准提高配合能力。不出半点纰漏。”

指挥官沉思半刻,下定决心:“好,布置战略。”

很快,炮击手,突击手,狙击手,防空手等成员全部集合进来,密切讨论作战计划,随后就地解散各自准备工作。

人群散场时,宋冉立刻蹲下,藏在记录员的桌子后。这种危急时刻,她不想打扰、影响他半分,更不愿给他心里增添半分杂念。

一大帮人影迅速出了指挥室,她才稍稍探出脑袋,望了一眼,就见李瓒落在队伍的最后一个。

他走出指挥部,却在门口停了一下。

宋冉心头一动。

夜色中,他的身影高大而修挺,影子投在对面的墙壁上。

他站定两秒,没有回头,迈步走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