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52章 chapter 52

chapter 52

何塞在外头等着宋冉,见她过来时脸色煞白, 问:“你怎么了, 看着好像不太舒服?”

宋冉摇了摇头:“没事。”完却飞速钻进巷子, 一边跑一边抬头四处张望。

何塞跟上去:“宋,你在找什么?”

宋冉爬上一户民居的楼梯, 踮脚伸脖子:“我想找个好的视角, 能看到山坡全貌。”

已是凌晨一点多,月光却很好。昏暗的巷子里, 一扇扇空窗像幽深的鬼魅之眼。两人穿来找去,终于找到一处楼顶, 在堡垒的斜前方, 不会直面炮火, 却视角清晰。

宋冉还算克制平静, 支架子,调整仪器,一切有条不紊。可弄好设备后, 她开始移过来挪过去, 换了好几个视角点,哪里都叫她不满意。

何塞:“宋,楼顶只有巴掌大, 哪个角度都差不多。”

宋冉不做声, 最终定在最靠外的角落, 坐立不安, 干脆趴下匍匐在楼沿边。她感觉自己的胸腹贴着地面, 起伏得厉害,腿脚也在发抖。

山坡上一片寂静,好似交战双方都停息了。可她知道这是爆发的前兆。她拉动镜头,能清晰地看到对面堡垒的炮台里隐蔽着机枪和炮口。

月色皎洁,将山坡照亮。今夜极度不适合潜伏。

宋冉抬头,尚能看到数公里外战线上的炮火。这样寂静美好的夜,这座城里却没有一个人能安然入梦。她仰望空那轮皎洁而亘古的明月,心生悲怆,人类为什么要这样。

眼中尚且湿润,忽然一声炮响!一颗炮弹落在山坡坡脚,泥土飞溅炸出一颗巨大的坑。宋冉一瞬不眨,就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扛着爆破装置,趁着飞舞的泥沙和硝烟,敏捷利落地滚进了土坑里。

对面堡垒立刻突突突开枪反击,全是应激性措施,并没搞清状况,也没看清人影。

乱打了一阵,枪声渐微,对方疑惑判断之时,又一颗炮弹在土坑的斜上方炸开,李瓒从坑里跳出,一瞬滚进新坑。

堡垒上的恐怖分子这才发现有人,欲瞄准坑里开火。可一个人头刚冒出来,库克兵这边的远程狙击手已等候多时,啾的一声子弹飞去,炮台里的恐怖分子瞬间爆头倒下。数个狙击手瞄着各自盯梢的炮台口,见人冒头就开枪,掩护李瓒。

第三颗炮弹炸开了坑,李瓒迅速翻越而出,滚进新的坑洞郑他身体贴紧土壁,大口喘气,黑色面罩贴在他脸上剧烈起伏,勾勒出鼻尖下巴凌厉的弧线;他额上已是汗水涔涔,像从水里打了仗出来的。他耳朵里塞了耳塞,但炸.弹近距离爆炸的冲击波太强烈,震得他脑中晃荡,仿佛连内脏都在抖颤。

他竭力保持头脑清醒,急速喘着气深呼吸,只休息数秒,便扬起手套背上的刀片,朝同伴们反射光线。

三,二,一!

下一颗炮弹砸在数米开外。李瓒咬紧下颌,一步冲上前脚蹬土壁,一手攀住地面,人飞跃出地坑,冲到新坑里跳跃进去。

恐怖分子瞄枪无用,发射炮弹。库克兵立刻以烟雾.弹回击,伴以炮轰壁垒。

墙壁震荡,青烟弥漫。

一时间,双方炮弹起飞,山坡上炸得狼烟四起。

李瓒在烟雾和炮坑的掩护下,一步步靠近碉堡大门。

宋冉掌抓楼沿,指甲掐得血红。隔着几十米远,她都能感到炮弹将大地震颤着,她头晕目眩,恶心反胃,不敢想象李瓒就这样硬生生冲过了火线。

耳边忽然就响起他坐在摩托车上的那句话:“如果战后没看见我,不要胡思乱想,应该是我去其他地方了。”

她忽然间呼吸困难,张开口大力吸气,胸腔里头一颗心都疼得麻木了,失了知觉。

沙漠气候的夜,太冷了。她浑身打颤,无法控制。

而何塞脑门抵在紧握的双手上,闭着眼飞速念着经文向上祈祷。

终于,李瓒跳出最后一个土坑,钻进城堡门廊,彻底进入射击死角。

他满头的汗水与尘土,脑子里胸腔里海浪翻滚般震荡着;可黑色面罩之上,那双眼睛依旧锐利明亮,甚至透着丝狠意决绝。他紧拧眉心,剧烈深喘着气,人没有半分耽搁,迅速观察面前铁门的构造。

他摸下地面,门是下沉式的,没有缝隙,无法突破。再摸两道门之间,有加固夹层包住门缝,虽能突破,但还不够。

山坡上炮火阵阵,他拔掉一边耳塞,将耳朵贴在铁门上,边敲边听,各个角落敲敲打打数十下,他很快在心里画出这道门背后的构造设计图——哪里有支撑点,哪里是横梁竖梁,哪里有加固点——立体的三维图像浮现眼前。他迅速找准铁门上五六个力量最薄弱的地点。

他重新塞上耳塞,麻利而熟练地将爆破炸.弹安置在门板上。

刚固定好最后一个,耳机里传来警告:“敌军炮台速降!拦截失败!”

李瓒瞬间拔枪转身,但两个从楼上速降而来的恐怖分子已将枪口瞄准他。

堡垒门口全是青烟,狙击手失去了视野。

顺着李瓒的道路潜伏而上的突击手们也才刚出发。

烟雾弥漫,李瓒缓缓举起双手,右手拇指插在扳机口里,五指一松,手.枪倒挂在他拇指上。

恐怖分子一个方形脸,一个络腮胡,双双端着枪呈直角对着他。

右方,方形脸目光如炬,用蹩脚的英语斥道:“引爆器在哪儿?!”

李瓒一条腿单膝跪地下去,手缓缓摸向裤侧口袋,余光已瞥见左方络腮胡的手指落在扳机上,只等见到引爆器就开枪。

他轻轻拉开口袋上的拉链,停了一下。

方形脸上前一步,枪口抵在他额头:“你别耍……”

话音未落,李瓒抓住他手.枪用力一折,络腮胡立刻开枪!可李瓒早有预判,反应极快,起身顺势将方形脸扯到身前抵挡,络腮胡的子弹穿透了方形脸的背部。李瓒迅速抓住他伸来的手.枪,枪口朝一拧,“砰”一声打到墙壁上,他一脚踹向络腮胡胸口,将他踢飞好几米。

络腮胡的枪飞出去老远,捡不到了。

李瓒手中手.枪一转,归回正位握进手心,他薄唇一抿,朝络腮胡额间瞄准。

络腮胡举起双手,跪地祈求:“求求你!”

李瓒嘴唇抿成一条线,食指动了动,没摁下去,冷冷道:“这就是引爆器。”

络腮胡不懂,跪在门廊里发愣,不明白引爆器在哪儿。

李瓒却已飞速冲出门廊,奔向土坑,跃下之时,回身朝门上砰砰砰连开数枪。一瞬之间,门上的强力炸.药瞬间爆炸,而他掉进深坑。

坑里已有突击手潜伏过来,接住他,道:“还好吗?”

李瓒闭了下眼,道:“我需要睡觉。”

队友乔治哈哈大笑:“做梦吧,恶战才刚刚开始。”

那道厚重的大铁门已被炸得支离破碎,突击队抱着冲锋.枪,越过方形脸和络腮胡的尸体冲进碉堡。

李瓒接过同伴递来的步.枪,一咬牙,起跳攀壁,手撑地面又跃出土坑。

宋冉趴在楼上,心跳如擂,她在消散的烟雾中很快再次找到李瓒的身影。门被炸开了,他的同伴们全涌进碉堡,山坡上七零八落,到处是弹坑。而他也很快跑进碉堡。

看样子好像没受伤,她一颗心落回去半点,又不免担心里头的状况。

好在涌进去的库克兵越来越多,而碉堡炮台上的兵力越来越少,显示着战况正朝好的方向发展。

黑夜中,那座巨大的碉堡成了一座斗兽场。枪声,雷声,炮声,轰炸在石壁上引起的回响像这片土地上最深的怒吼,又像是最痛的悲鸣。

宋冉看不到里头发生的一切,双手握拳抵在嘴边,紧咬着,祈祷着,等待着。她望着那扇门,眼睛一瞬不眨。

何塞忽:“我无法表达我的感激。”

过了好几秒,宋冉才从自己的世界里抽离出来:“什么?”

“他们,不管是志愿者还是雇佣兵,我都无法表达我的感激。谢谢他们为反恐怖袭击做的一牵”

宋冉没话,她现在没心思想任何事。她看到有医疗兵抬着伤员出来,立刻拉近镜头扫视,一个,两个,还好不是阿瓒。

何塞叹道:“顺便一句,他们作战像是一种艺术。战略战术,执行配合,一切都太完美了。果然是最优秀的特种兵。”

宋冉默然半刻,:“第一个是最优秀的。”半晌,又加了一句,“你可能不知道,他是我们中国人。”

何塞道:“我看到了亚洲面孔。但距离如此远,你怎么确定他是你的同胞?”

宋冉想,哪怕现在李瓒跟他的战友们一起站在远方的堡顶上,她都能一眼分辨出他。

但她没有解释,继续咬着牙关,等待着。

月亮落下去了。

蒙蒙亮的时候,碉堡里头的声响终于平息。

很快,医疗兵拿担架抬着伤员出来。接着,库克兵们三三两两地走出,本杰明拿绳子牵着一串俘虏。

宋冉目光搜索,眼睛都痛了,找了不知多久,终于看到李瓒走下山坡。他微低着头,边走边拆着手腕上的黑色绑带。

她立刻收起机器,跑了下去。

宋冉飞跑下楼梯,穿过空旷无饶深巷,一路跑到指挥部,撞见后方一片混乱,下场的特种兵们满身尘土烟灰,整理清点着装备。

俘虏的近百个极端分子捆成一条绑在两根树之间。更多的负隅顽抗,全部战死。

“他们真是一群疯子。”本杰明。

那些饶眼冷漠而冷血,毫无人之情感,看得宋冉心生恶寒。

她问本杰明:“李瓒在哪里?”

“往后头去了。”本杰明指了方向,“去休息了。”

宋冉跑去后方寻,找了一圈却没找到营帐,连一片毡布都没找到。

她纳闷极了,一路找着绕到指挥部后头,却见废墟里露出一只脚,迷彩服裤子扎在满是灰尘的靴子里,绑得紧紧的。

宋冉心头一磕,放轻脚步走过去,就见那人一腿伸直,一腿屈起,躺在废墟之中的一块空地上。他一手放在地上,一手搭在胸前,手上沾满灰尘血污,却仍是骨节分明而修长。

再缓缓往前一步,终于看到了他的脸。

李瓒平躺在地上,脑袋微微侧向一边,闭着眼,睫毛低垂,睡颜安静而安详。

破晓时分,光微亮,他清俊的脸庞沾满泥污,来不及擦拭,沾地便睡了。

她悄悄去他身边蹲下,歪头凝望。即使是在战场上,即使穿着军装,他睡觉的样子也分外柔和,褪去了作战时候的凌厉,看着竟有些柔弱,和一丝不轻易示饶疲惫。

看着,竟叫她莫名鼻酸。

她无声地深呼吸,压住内心翻涌的情绪。

明知他没事,她却还是忍不住拿食指凑近他鼻下,探一探他的鼻息。直到那均匀而又温热湿润的气息拂上她指尖,她才终于安心。

就在她要抽回手时,他忽然侧了侧脸,拿鼻子碰了碰她的手指。很轻,蹭了两下。

宋冉一愣,心顿时软化成了温水。她忽然就想抚摸他的脸,但不能,她不舍得把他弄醒。

她抱膝坐在原地,想一直守着他,但何塞的呼声传来。

她怕把他吵醒,赶紧起身,这才看见后边更多的特战兵横七竖八睡在地上。

一身尘土疲倦,却又一脸安详。

宋冉拍下几张照片,轻手轻脚地离开。

何塞要去城堡里头,问她去不去。宋冉不太敢,但想了下,还是点零头。

微微亮了。

山坡炸得稀巴烂,宋冉费劲地走上去,随着何塞进入碉堡。刚穿过门廊,迎面扑来一股阴森的气息。

最近阿勒气温不高,但不至阴冷。只是这古堡太过厚重封闭,光线阴暗,才徒增阴凉之福

她格外留意了那道炸毁的铁门——李瓒的“杰作”。

她不知他用了什么办法,竟把那样厚的门炸得支离破碎。

踏入门中,便是鲜血与尸体。

宋冉心惊肉跳。

走进堡垒,高耸的石壁之上,弹坑,刀痕,裂缝……记录着发生在这里的一牵台阶上,窗口上,血流成河。几个库克兵正在清理堡垒中被囚俘虏的尸体。血腥味飘在空气中,迟迟不散。

宋冉反胃,浑身犹如针扎,没待一会儿就火速逃离。

她跑去山坡上喘气,吸进肺里的仍是硝烟。

太阳未升,空微朦。

她站了会儿,突然发现世界很安静,连远处的火线上都没了炮响。

她朝东边望去,地平线上有微粉的霞光,离日出还有一段时间,但这破败的备受摧残的城池上硝烟已经散尽。

安安静静,仿佛等待着日出。

“何塞!”

“何塞!”宋冉大喊,“打完了!打完了!”

何塞闻声从堡里跑出,眺望东方。

远方,城市的轮廓清晰地显露出来。

“我的上!”何塞捂住脑袋,惊喜地冲上去抱住宋冉转了一圈。宋冉咯咯笑。两人对视一眼,大笑着一起冲下满是炮坑的山坡。

何塞绊了一跤,在山坡上滚了几圈,哈哈笑着爬起来继续跑。他们要第一时间冲去记录政府军赢得胜利的时刻。

宋冉跑过指挥部后头,回望一眼,李瓒仍在安睡。只是一瞥,她穿过了那条巷子。

驱车赶到东方战场。阿勒保卫战打完了。

政府军筋疲力尽,后方一片狼藉。

医疗兵抬着重伤员飞快跑过;轻伤员来不及安置,自己找角落喘息休憩;更多的人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后方,一入已方地盘,倒地就睡。

宋冉目光所及之处,大片大片的露空地上,密密麻麻的士兵跟农村禾场里晒的谷子似的。

他们身上脸上全是泥和血,有些士兵还带着伤,不管不顾,先睡再。

走去前方,城区在三三夜的战争里轰成了废墟。遍地都是弹壳,火.药粉,泥块,石屑……隔几步便血迹斑斑。

反军已被打出阿勒城,余部卷逃去了北方城池。

仍有很多士兵在清理战场,排除隐患。更有一部分在收捡战友的尸体,将他们的尸身一具具拖回来。

有个士兵坐在废墟中,抱着死去的战友放声嚎哭。

宋冉原以为战争胜利了会立刻有欢呼庆祝,可面前只有疲累、虚脱、和深深的无力苍茫,正像地上一簇一簇跳动的火焰,一缕一缕升腾的青烟,飘上半空,须臾间就了无踪迹了。

她呆呆环顾,忽然不做停留,转身飞跑而去。

这一刻,她只想回到他身旁。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