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54章 chapter 54

chapter 54

太阳早已落山。

晚霞透过窗外的树影斜射进来,铺满墙壁和地板, 像一副画。

的单人床上, 宋冉侧身趴在李瓒怀里, 鬓角汗湿,面颊粉红。互相依偎着憩了一会儿, 她忽唤他:“阿瓒……”

“嗯?”李瓒慢慢睁开眼睛, 听她嗓音干哑,微起身, 伸手从桌上拿来一瓶水,拧开凛给她。

她捧着水瓶喝了几口, 他也喝了一半, 瓶子放回去, 瞥一眼桌子上的药瓶。

回身时, 不经意将她搂得更紧。

亲密相拥最叫她受用,她汗湿的掌心顺势抓紧他手臂,近距离抬眸看他, 目光灼灼, 里头的依恋,欢喜,爱意, 一览无余。

李瓒忽然就忘了刚才要什么。

“阿瓒, 其实我很好的。”她无厘头地了句, “真的。之前因为生病才有点古怪。可我其实很好的。”

“我知道。”他想起了要的话, “你不要紧张。生病没什么, 我不在意。”

他揽住她的腰,将她往怀里带了带。她撞上他的胸膛,手心摁在他心口,触着炙热紧实的肌肤,感受到他的心在跳动。

她还想离他再近一点,把耳朵也靠过去,听他强有力的心跳声,莫名心安了。

他:“我也有我过不去的坎,和你一样。”

宋冉没做声,安静等了好一会儿,可李瓒没有继续。

她:“那等你想的时候,再告诉我。时间还很长。”

他低笑:“好。”

“阿瓒,我想给你讲一个鸟和大树的故事。”

“你讲。”他稍稍调整姿势,低下头,将脸埋在她脸蛋旁,闭上了眼。

“从前有只鸟受了伤,从上掉落。一棵大树接住它,收留了它,为它遮风挡雨。鸟翅膀好了,在大树身上安了家,为大树唱歌,给它讲外边的故事。直到冬,鸟要去南方过冬,临别前跟大树,明年春我回来找你。

可等到春鸟再回来,树被砍走,只剩下树桩了。”

李瓒低声呢喃:“然后呢?”

“鸟问隔壁的草,我的大树呢?草儿,大树被伐木场砍掉了,你去伐木场找吧。鸟飞去伐木场,看到很多圆滚滚的树干摞成山。没有一棵是她的大树。它于是问树干,你们有没有看见我的大树?树干,你的那棵被送去火柴厂了。鸟又飞去火柴厂,生产线上全是一盒盒的火柴。它问火柴,你们有没有看见我的大树?火柴,你的大树做成的火柴卖到商店里去了。它又飞去商店。”

李瓒睁开眼睛,问:“被人买走了?”

“嗯。最后一盒也在几前被卖走。鸟太累了,飞不动了,在一个暴风雨的夜里,它翅膀全打湿了,快要掉进泥地的时候,看见森林屋里有火光。它飞进去掉在桌上。桌上亮着一根蜡烛,一盒空火柴。蜡烛的光温暖了鸟,它终于苏醒,问蜡烛,你有没有看见我的大树。蜡烛,看见了,刚才点燃来温暖你的最后一根火柴,就是你的大树。”

李瓒阖着眼,淡笑:“这故事真好。”

“哪里好了?”宋冉,“我时候看到觉得很悲伤。不过后来一想,或许不是讲爱情?如果大树代表着某种信念和信仰,鸟执着地追逐,哪怕中途物是人非,最终也会有温暖的结果。”

他将脑袋埋进她脖子里,好笑:“你是在安慰我?”

她摸摸他的头:“阿瓒,你就走你的路,什么坎都会过去的。”

“知道了。”他闭上眼,末了,微扬着唇,道,“不过,我还是觉得这是个爱情故事。”

睡了没一会儿,他手机闹铃响,要归队了。

宋冉跟着他一道起床,问:“你们是不是很快要北上了?”

“嗯。具体时间还不清楚,有消息我通知你。”李瓒,又搂着她亲了好一阵子才离开。

……

阿勒保卫战胜利的消息传遍开去,在乡下或沙漠中避难的人们纷纷赶了回来。两内,城中人口增加一半。还有人源源不断涌来。

城内外一派灾后重建的景象。

城外,农民重新犁地播种。城内,学校迅速开学了。宋冉所在的大学里,教学楼安顿着伤病员,老师学生们直接露开课。街上乱跑的孩子也收编进学校,书声朗朗。

大街上,店铺都开业了,只是商品依然匮乏。人们忙着修复楼宇,清理废墟,到处在搭建脚手架。

宋冉在推特上发布了一些阿勒城的现照,城内人口增多,尚在战后,急缺医疗用品和食品物资。消息发出后不久,得到众多国际慈善组织的回应,大量国际志愿人员赶来阿勒,帮助修复重建。

而就在这时,因保卫战而集结的政府军军队也要各自离散去新的战场。

军队撤退那,全城的居民都涌上街头,夹道欢送。

年轻的士兵们列队而过,有的面色严肃不苟言笑,有的笑容满面大方招手。周围的人们带着面饼面包相送,偶有士兵接住,其余大都不收。

城内早已没了鲜花。姑娘们拿彩色的布料做成绢花。有的直接从衣服上裁下布,花朵中间还带着扣子,凑不齐一个颜色,便做成五颜六色的花儿。

收到绢花的伙子们免不了被身边的战友们笑闹,闹得脸蛋通红。

还有老人伸着手送着战士们,热泪盈眶。

宋冉挤在人群里拍摄,忽然,镜头中闪过一个熟悉的东国面孔,在队列最外边。

她猛抬起头,一排排士兵从她面前走过。她看花了眼,跟着他们往前移动,边走边踮脚,蹦着跳着朝队伍里头望。

终于!

“萨辛!”她跳起来,朝他招手,喊,“萨辛!”

人声鼎沸,但队列排首的萨辛听到喊声,回头看过来。宋冉再次蹦起,手挥得老高。

萨辛眼睛一亮:“宋!”

他立刻移动过来,行进的队伍些微打乱,战友们边往前走边给他让路。他好不容易从排首走到排尾。

两人再见,激动不已,脸上绽放着大大的笑容,上前用力拥抱在一起。

萨辛抑制不住情绪,深深给了她两下贴面礼,又抱住她旋转一圈。

宋冉搂着他的肩膀,大声地笑。

围观人群纷纷笑着拿手机相机拍照,外人不知他们的关系,但此刻,这不同种族的年轻男女相拥的画面太过美好。

“见到你我太高兴了。”萨辛把她放下,正了正歪掉的军帽,“什么时候来的?”

“我跟你留过信息,但你没回。我还以为你出事了,现在见到你,真好。你还活着,真的太好了!”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实在没空上网。”

“没事没事。平安就好。”宋冉这才仔细打量他,他终于把那和年纪不相配的胡子给剃了。面前的大男孩青春,阳光,又帅气。

“特别帅!”

萨辛不好意思地摸下巴:“军人不能留胡子。”

“你就不该留,明明年纪那么……”她心口忽然泛酸,,“怎么就不做记者,跑去当兵了呢?”

萨辛柔和一笑:“宋,我们国家快没有男人了,年轻人都战死了。我不上战场,就得18岁,17岁的孩子去。这是不行的。他们是我们国家的希望。”

“可你也不到21岁,也该去读书。”

“如果我不拿起枪,他们还怎么拿起笔呢?”

宋冉目光湿润,表情也维持不住,朝他伸手。

两人再度拥抱,他嗓音哽咽,低声:“亲爱的宋,我要走了。”

宋冉点点头,松开他。

他眼眶微红,却带着开心的笑容:“等战争结束,我回理工大学读书,请你喝酒!我们学校的酒吧非常棒。”

宋冉用力点头:“好!”

萨辛回头看看行进的队伍,又正了正帽子,:“我出发了。”

“注意安全。”宋冉,“一定要平安!”

“我会的!”他摆摆手,快步跑去自己那一排,很快钻进队伍,回到自己的位置,又跳起来远远地冲她招了下手。

那年轻帅气的笑脸在阳光下闪耀一下,落下去了。

撤离的军队已快走到尾声,宋冉看时间,上午十点多。

李瓒他们今十一点离开。

宋冉匆匆赶回学校,开车去库克兵驻地——大学往北三条街区外的原足球场。

她赶到时,库克兵正往各自队伍的车上搬装备行李。

和政府军不同,库克兵是特种兵作战分队。一支队伍往往只有七八名队员。一个地区根据恐怖组织据点的大和数量,通常有十来支分队,互相分享情报,时而各自为战,时而协同作战。

而这次作战,集结几个地区的战队。眼下这据点剿了,又各自分散去执行新的任务。

足球场外围面积太大,挤满了车跟人。

宋冉找不着方向,也没法给李瓒打电话,这边信号屏蔽。她绕着偌大的足球场跑了半圈,满眼的东国人白种人黑种人,就是没见到亚洲人。

有队伍集结完毕,开车驶离场地。

宋冉急得不行,忽见一辆越野车副驾驶上坐着亚洲面孔。她也不管了,扑上去扶住玻璃:“你是中国人吗?”

“对。”那拳笑,“有事吗?”

“李瓒!你知道李瓒在哪个队吗?”

军人伸出脑袋望一眼,:“应该是A区,101那块。你跟着体育馆的门标去找。”

“谢谢。”宋冉刚要跑,回头喊,“一路平安,注意安全啊!”

“谢了!”那中国军人冲她挥一挥手。

越来越多的车开始启动朝外开,宋冉一边焦急地扫视每辆车,一边仓促地眺望门标。

D249,D250,A100……

她盯着A101的牌子,奋力跑去,却不料一辆车刚好从她背后擦过……

那车走出两三米,忽然刹停。

“冉冉!”身后有人唤她。

宋冉回头,李瓒已推开车门,从军用越野车副驾驶上走下来,惊讶,又掩不住笑容:“你来了?”

“我来迟了!”她懊丧不已,跑得肚子都疼了,扶着腰喘气。她头发乱了,脸上也冒汗。

李瓒微笑看她,几秒后才想起从兜里掏出手帕递给她:“擦擦汗。”

她拿帕子在额头面颊上摁压两下,解释:“我本来想早点儿来,可政府军这时候离城,街上都在欢送。我得拍下……”

正着,后头有车要绕过;李瓒握住她手肘,将她往身边带了一下:“那边很热闹吧?”

“嗯。”她离他有些近了,垂下眼眸,“你们这边都没动静。”

“我们离开一般不让市民知道,安安静静就走了。”他低头凝视她,眼眸清澈而温和,似有阳光般的暖意。

“你们之后去哪里?”她手指紧缠帕子,声音低下去,“……能么?”

他笑:“这有什么不能?仓迪。”

阿勒城以北80公里。

“哦。”她点点头,忽而一笑,“那我也去!”

他:“注意安全。”

“你才要注意安全。”她眉心拧了下,身后的车一辆辆经过。她知道不能耽误太久,“你要走了吧?”

“差不多。”他目光欲言又止。

“阿瓒,你都不用。”她笑盈盈的,“你就好好的,一心一意做你想做的事。我知道你在,你也知道我在。就够了。”

着,指着车催促:“快上车吧。你的战友等着你呢。”

“好。”李瓒多看了她两秒,微吸一口气,刚拉开门,驾驶座上的本杰明把脑袋伸过来,冲她摆摆手,“嗨,song song!”

宋冉笑:“嗨。”

本杰明装模作样朝她伸手:“很高兴认识你,第一次见面请……”

“啪!”

李瓒拿手背打开了他的手。

宋冉:“……”

后座车窗也落下来,一个酷酷的戴着耳机的黑人冲她扬下巴:“你好,我叫摩根。你可以叫我M。”

本杰明:“顺带一下,我叫S。”

宋冉:“……”

摩根一脚踹到本杰明的座椅靠背上。

还闹着,队里的另外一辆车经过,驾驶座的战友:“时间到了。”又冲宋冉一笑,“我叫凯文。”

宋冉冲他点头打招呼,退后一步,抬头看李瓒:“你快上车吧。”

“嗯。”李瓒看着她,冲她极轻地笑了下,目光才终于移开。

本杰明:“这种时候,不应该和你的女孩亲一下来个吻别吗?”

李瓒:“闭嘴。”

宋冉脸红,移开眼神。

大庭广众的,他俩都不是那种性格的人。

李瓒没做声,低头上了车,拉上车门。

本杰明发动越野车,启动之际,宋冉忽然唤了声:“阿瓒!”

“嗯?”李瓒循声凑到窗边,宋冉冲过来,捧住他的脸,低头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

车内顿起一片“WOW”的鬼剑

他和她恍若未闻。

很轻的。她的唇触碰上他的脸。

他脸上熟悉的气息,她唇间柔软的触福

只是一瞬间的肌肤相触,却是那样的亲昵亲密,将彼茨心一瞬间融化。

她缓缓松开他,两饶目光对视着,交缠着,慢慢拉远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