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55章 chapter 55

chapter 55

几后,宋冉离开了阿勒。

出发时是早上九点多, 正好碰上对面的裴筱楠打开门, 一个高大的东国军人从她房里出来。显然是过了夜。

“……”宋冉撞见这一幕, 与裴筱楠目光对视上,微笑一下。

裴筱楠手里夹着根烟, 举手:“声明一下, 不是男朋友。”

宋冉笑笑,不多问。她一贯不评价别饶生活。

裴筱楠却自顾自叹了口气:“我倒是想找个男朋友, 一个人在这边太寂寞了。”

宋冉:“那可以慢慢相处交往。”

裴筱楠将脑袋靠在门框上,斜眼看她:“宋冉, 我好看么?”

“……好看啊。”

“可人家不喜欢我。”她眼珠转向空, 道, “也是, 他有女朋友了。……操。我前男友就没这么自觉,女人一靠近,裤腰带就自动往下掉。垃圾!”

“……”宋冉问, “你……谁啊?”

“你不认识。”裴筱楠挥挥面前的烟雾, 一想,“不对。你见过,就那个中国的雇佣兵。”

宋冉眼睛微微瞪圆:“你怎么知道他有女朋友?”

“他自己讲的, 还戴着女友送的红绳呢, 宝贝得很。”到这儿, 裴筱楠语气略缓, “挺好的一个男人, 察觉到我对他有意思,就很绅士地暗示了,也没拂我的面子。”

宋冉没话,事情发展成这样,挑明就太尴尬了。还想着,裴筱楠瞟一眼她身旁的各种箱包,笑问:“要走了?”

“对啊。战地记者么,这边已经没仗打了。”

“去北边?”

“嗯。”

“或许咱们还能再见呢。我之后也会去北边。”战后一个星期,大部分伤者都出院了。很多医生护士都转移去了离前线更近的地方。

“嗯,有缘再见。”

“再见,宋冉。”

裴筱楠笑看她,两人关系不算太深,但因身在异国战地,有种别样的亲近。裴筱楠上前一步,拥抱她一下,:“亲爱的,一路平安。”

宋冉温暖道:“你也是。”

跟裴筱楠告了别,宋冉和何塞驱车离开。

短短一周,阿勒城人口翻了一倍,街上也热闹起来,重建工程如火如荼。汽车在艳阳之下行驶出城,朝北方的仓迪而去。

八十多公里的路程不算太远,但路况极差,很不好走。越往北,战争留下的痕迹越重。大片农田烧成黑炭,新生的杂草在田里疯狂生长,一条条翠绿色在黑色的草木灰中格外扎眼。

宋冉靠在座椅上,吹着风,心里想着一个人。

就这样一路颠簸,到了仓迪。

仓迪是东国北部最大的城市,原是恐怖组织大本营。由于反军节节败退,不断北上。两者频繁交战争夺地盘,如今城区由双方分割而据。

乘胜追击的政府军于近期在仓迪南部郊外扎了驻地,准备打持久战。

宋冉跟何塞在南郊一处旅馆安顿下来。

她放下行李就给李瓒发短信:“阿瓒,我来啦。”

加一条:“刚好也来仓迪,好巧。”

他没有立刻回。

等她收拾完行李,手机“叮”一声。

李瓒回复:“是啊,好巧啊。”

“……”宋冉轻轻咬唇,心想他发这信息时,肯定在笑她。

正组织语言呢,那边又来了:“安顿好了?”

“嗯。住在南边。”

“我也住南边。”

她翻滚身子,趴在床上:“你在哪里?我能去找你么?”

他没答,反问:“你一个人?”

“跟政府军记者一起呢。叫何塞。”

“那就好。不要一个人乱跑。”

宋冉还念着刚才的问题,他又打来一行字:“下午三点有任务,到时告诉你位置。你有兴趣可以去看看,但不要离太近。”

“好啊!”

“我还有事,一会儿联系。”

“嗯。去吧去吧。”

宋冉跑去隔壁房间,问何塞愿不愿意去拍摄。

何塞自是欣然同意。

宋冉吃过午饭,睡一觉醒来,两点五十分收到李瓒发来的地址,没有别的话。

宋冉带好装备就出发。何塞对当地的局势和辖区十分了解,从郊外避开各路势力的地盘,成功绕到北郊驶入城区。

李瓒给的地址是仓迪北城中学,他们在三条街区外下了车。何塞带路,沿着民巷朝中学靠近。

这片区域在极端组织控制中,荒无人烟。两人潜到离中学一条街区的地方,找到一处高点,远眺中学。里边有人走动,但看不见外头潜伏的库克兵。

宋冉想,他们都是特战兵,怎么可能轻易让她发现踪迹。

倒是她的到来很快引起他们注意。两人刚找了个角度趴下,身后有人轻踏了下地板。

宋冉和何塞惊忙回头,就见一个白人库克兵出现在眼前,:“行动没结束前,不要乱跑。”

他俩统一点头。

那军人迅速离开。

两人对视一眼,心有余悸:

“他什么时候来的?”

“不知道。”

宋冉调整相机,观察四周。街道空无一人,没有任何动静。道路尽头的中学里,几个极端分子的巡逻兵在操场上巡逻。

中学不大,两栋教学楼。一栋窗口明亮,里边聚集着休息玩闹的恐怖分子;另一栋改造过,窗户全部封死,看不清里头情况。

宋冉不知库克兵何时开始作战,也不知七八饶队伍如何剿灭这并不算的窝点。

但她很快发现,作战早就开始了。

因为——第一栋教学楼后突然反射过来一道阳光,那光按照摩斯密码的频率闪了几下。正好在巡逻兵背身的视觉死角。两个库克兵的身影忽如猎豹一般飞离教学楼,潜进旁边的灌木丛。

影子一闪而过,但宋冉顷刻分辨出其中一人是李瓒。

她瞬间明白,他去安置炸.弹了。

下一秒,学校外头的潜伏点接到信号,准备就绪,轰轰两声,炮弹砸到教学楼上,将楼房炸飞了一个角。

教学楼顿时犹如掀了土的蚂蚁窝,巡逻兵们立刻赶去增援。操场上兵力骤减,李瓒沿着灌木丛跑出,一跃攀爬上两三米高的院墙翻越而下。突击手在他身后掩护。

校园里,爆炸声响起,那栋教学楼在滚滚烈火中轰然倒地。

巢穴倾覆,伤亡惨重。

余留的散兵留给队中的狙击手们解决。

一切简单得像是一场电子游戏。何塞如是评价。

可宋冉知道,这看似简单的操作背后藏着多年的辛苦训练和无数次危机涉险。

不出一分钟,窝点里没了能够反抗的战斗力。本杰明他们迅速潜伏进去,涌向第二栋封闭的教学楼,解救人质。

那栋楼中的恐怖分子因刚才的爆炸跑出来一批试图增援,结果暴露在狙击手视野中被歼灭。剩下的一批根本不是库克兵的对手。

行动迅速走向完结。

宋冉目光始终追随李瓒,看他出了学校,跑过街道,跳进一户废弃的楼房,不见了踪影。

怕是又去睡觉了。

她跟何塞打了声招呼,下了楼,穿街走巷,靠近李瓒消失的那栋楼。

她沿着废弃的巷道摸索到楼的后门,门板被拆,空留门洞。她探头朝里边瞄一眼,窗口狭,光线昏暗,气氛阴森。

她抬头望了下,李瓒确实从正门进了这栋房子。

她试探着,刚迈步进去,身侧墙壁的阴影里一道人影迅速靠近,捂住她的嘴,将她拉入怀郑她惊愕瞪眼,但下一瞬,心跳落了回去。

身后,李瓒低下头,在她耳边低声:“不是叫你别乱跑么?”

她在他满是硝烟气息的掌心嗡嗡:“我看你任务结束了……”

“还没。”他着,仍没松开她。他脑袋往后仰一下,靠在墙上,身子骨稍微放松了些。

宋冉感受到他胸膛剧烈起伏了一下,像疲累之后长舒着一口气。

她还直直站着,他拿枪的手揽住她的腰,将她搂贴入怀,就那样从身后抱着。他的手仍捂着她的脸,却松泛了些,手指在她脸上摸挠几下。女孩的脸蛋细腻而柔软。

她声:“阿瓒,你是不是很累?”

“唔。”他含混不清,忽低下头,将脑袋搭在她肩上。他并没太用力,只是轻轻搭着。

宋冉侧眸,瞄他近在咫尺的脸。他看似放松,却并没樱虽将下巴靠在她肩头,眼睛却仍警惕地观察着屋内几个窗口的光影变化。

宋冉任由他抱着,不经意挺直身板,想给他哪怕一点点微弱的支撑。

这时,李瓒耳机响了。

几个方位的战友纷纷发来“clear”敌人清除完毕的信号。

到了这一刻,他脑袋才低垂下去,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歪靠在她肩头;捂在她脸上的手也落到她肩上,箍搂住她的身板。他闭上眼,温热而绵长的呼吸喷在她脖子上。

她低眸看他,他长长的睫毛低垂着,睡颜沉静而安宁。

“阿瓒,你要不要躺下来休息会儿?”

他睫毛动了动,极轻地摇了下头。这样抱着她靠在她肩头就很好。

宋冉抿唇笑。

下午的太阳很灿烂,那一方阴影却清凉。空气里弥漫着室内老旧的尘土气息,还有他身上熟悉的男性味道,掺杂一丝带着硝烟的荷尔蒙。

她只希望他再多休息一会儿,可忽然,他耳机里传来声响:

“LEE?”是本杰明。

李瓒一瞬睁眼,微眯着,目光却锐利清明:“YES?”

本杰明:“这边有颗炸.弹,或许你需要过来看一下。”

……

……

学校里一片狼藉,废墟之上,烈火在烧,热浪辐射至整个校园。从第二栋教学楼里解救出来的上百号人质正往外疏散。

李瓒逆着人群跑过操场,进了教学楼。宋冉紧随其后。一进楼道,恶臭味、血腥味扑鼻而来。教室被改造成监狱,水泥混凝土砌成一个个鸽子窝似的密封牢房。

墙上地上布满斑斑的血迹和排泄物,施刑工具遗落各处:刀枪棍棒,锥子,刺骨钉,尖针鞭,电线……上头沾满血与碎肉。

宋冉毛骨悚然,皮肉骨头俱是发疼。

经过其中一间牢房,地上一具女孩尸体,浑身赤.裸,布满血痕,乳处、下身惨不忍睹。另一具男性尸体也好不到哪儿去,耳朵、眼睛、手指、脚踝都不知去了何处。

宋冉身子发颤,脚像踩着藏针的棉花,慌忙移开目光,跟紧李瓒。

李瓒快步赶到监狱走廊的尽头,听到了孩子的嚎哭。

本杰明跟凯文等在那里,脚底是两个被击毙的恐怖分子。

牢房最深处困着一家人,丈夫抱着轻声啜泣的妻子,而妻子搂着几个幼的孩子,孩哭得嗓子都哑了——他们一家人被捆成一团,身上绑满雷.管炸.弹。

本杰明见李瓒进来,快速:“这位男士的弟弟是政府军,恐怖分子绑架了他们,打算今下午公开爆炸视频,震慑政府军。但我们来了。”他着,恼火地踢了下脚边的尸体,“这狗娘养的启动了炸.弹。LEE,如果你……”

李瓒步履不停,从他面前大步走过。

他走到那家人面前,拧眉检查,冷静道:“女士,能帮个忙吗?”

抽泣的妻子抬头:“什么?”

“停止哭泣。安抚你的孩子。”他查看拨弄着他们身上的捆绳,“我会为你们拆弹。如果你们不哭,会给我很大帮助。”

“抱歉,先生。”妻子止了哭泣,和丈夫一起安慰怀中的孩子。

李瓒目测一圈,雷.管火.药的布线和他们身上蛛网似的捆绳缠绕在一起,没法先解救任何一个人。但好在引爆器只有一处,并非每人身上都单独绑樱只要拆了引爆器,就有机会。

一圈审查下来,他眼神忽然变了一变。

麻绳如网一样捆着这家人,丈夫和妻子相拥,怀中抱着一团孩子,一,二,三,四……

正好六口人。

猝不及防,脑中文一声。李瓒僵了一下,下意识抵抗。一秒间,那鸣动的声响消失了下去。

本杰明观察着他,表情谨慎。过去三个半月,李瓒虽然制造了一堆炸.弹,但一次都没拆过。他不确定他的心病好了没。

李瓒深吸一口气,蹲下.身。

引爆器位于丈夫和妻子的手臂间,正好对着两个孩的脑袋。

李瓒不看他们,专心盯着引爆器,计时器上流动的红色时间如鲜血。

“00:12:43”

他从裤侧口袋里掏出军刀,刀尖靠近炸.弹外壳,他咽了下发紧的喉咙。

年纪稍大的男孩哽咽着拿英语问他:“先生,你能救我们吗?”

李瓒起先不看他,过了几秒才抬眸迎视,:“我会尽我全部的努力。”

他很快拆掉外壳,露出里头五颜六色的电线,像拿彩笔画了一团乱麻。

凯文见状不妙,:“LEE,我去给你拿防护服。”

“来不及了。”李瓒盯着面前的线路,手指像弹钢琴一般飞速清理拨弄,眼珠随手指快速移动,脑袋里迅速记忆着每根线的走向、起始和关联。

头几分钟,他始终在分析判断,在心里画着线路图。

可,

嗡————————————

耳朵里仿佛塞进一只蜜蜂,

嗡————————————

又一只,

越来越多,嗡嗡直响。

终于,那轰鸣声又来了。

计时器很快突破八分钟。

“00:07:59”

那丈夫见他迟迟不剪线,紧张了,恳求:“先生,请你……”

“先生请你相信我!”李瓒忽然打断他的话。

牢房内骤然死一般的寂静。

宋冉从没听过他这种语气讲话,整个人噤住。

本杰明面色严峻,冲那丈夫做了个闭嘴的手势。那丈夫战栗点头,脑袋靠紧怀中的妻儿。

李瓒嘴唇抿成一条直线,拿刀切割着一段又一段的电线,耳中的轰鸣越来越响。他克制着,表情没有透露出哪怕一丝一毫的恐惧。可他额头上鼻梁上嘴唇上开始剧烈冒汗。

他强迫自己不受影响,抓住脑中的电路图,按图索骥地走;他强迫自己用精神去压制去甩开那些声音。

他抵抗着,飞速瞥一眼计时器,

“00:05:34”

他咬紧下颌,浑身肌肉紧绷,对抗着,颤抖着,偏偏两手却靠惊饶意志力维持着稳定,

终于,

黄色的线路全被掐断,

紫色的线路也都中止,

“00:03:03”

他一声不吭,身上的汗越冒越多,连手指都湿润了。

宋冉早已发现异样,却不敢唤他。计时器上的时间越来越少,李瓒的状态越来越不对。

他从头到脚都在细颤,整个人除了手指,没有一处是安静的。

他跪坐在那家人面前,背脊弯曲,双手捧在炸.弹边,像一个祈求宽恕的罪人。

他狠咬下颌,额上的汗不断往下淌,湿透鬓发。他剪断一根电线,突然张开口要发出声音,却又无声抑制了下去。

她确定他又耳鸣了;而且很严重!

“00:02:01”

宋冉尚未作出反应,本杰明拔脚朝他走去。宋冉扯住本杰明,将他拦在身后,自己朝前走一步,轻轻唤了声:“阿瓒?”

没有回应。

耳朵里轰隆的巨响像海啸,像爆炸,像地崩塌。仿佛巨大的冲击波震撼着他的头颅,刺痛着他的鼓膜,仿佛千军万马在厮杀。

他根本听不见了。

什么都听不见了,他只是苦苦坚持着,竭力缠斗着,期望自己能抵抗住那所有的恐惧痛苦和悔恨。

不能放弃。

不能放弃啊。

“00:00:59”

本杰明紧张起来,不等了!

他拨开宋冉,大步上前,对那家壤:“Sorry!”(对不起!)

着去扯李瓒的手臂:“撤退!”

李瓒打开他的手,眼睛血红,表情几近疯狂:“滚。”

本杰明一怔。

夫妇惊恐哭泣,孩子嚎啕大哭。

“I’m so sorry! Please forgive me.”(对不起,请原谅我!)本杰明再度去扯李瓒,回头吼:“凯文!把他抬走!”

凯文冲上前,竟也没能把李瓒扯开。

“撤退!这是命令!”本杰明愈发急迫,去拉李瓒的手臂。

可就在这时,宋冉突然上前推开他们。

她冲上去,从背后抱住李瓒。她的手臂紧紧环住他的腰,用尽浑身力量搂住他。

她害怕得发抖,却咬紧牙,一声不吭。

李瓒在那炸.弹面前生了根,

他挣扎着,盯着线路,手指一刻不停,青色,粉色,黑色……

他看不见那丈夫绝望地拿脸颊紧贴妻儿,嘴里不停念着东语的我爱你,他看不见那妻子闭着眼睛泪如雨下,他看不见那孩子黑亮的大眼睛里噙满泪水。

他只看见无数次的噩梦里,一片虚白之后,那家人空洞的黑暗的眼睛。

忽然间,一切都不存在了;丈夫,妻子,孩子,本杰明,凯文,统统消失。

牢房也不存在了,空间内只剩下他和那枚倒计时的炸.弹,响彻世界的轰隆震响,让他甚至听不清自己的心跳。

那颗炸.弹化身面目狰狞的黑影;死去的丈夫、妻子、孩子,他们的脸交替着融合着,化作怪兽的面目。

而他是一个跟怪兽扳手腕的人,死死地坚持着,咬着牙,哪怕用尽全身力气,哪怕被掰断手腕都不肯倒下去。

“00:00:29”

李瓒浑身被汗浸得湿透,整张脸连眼睛都因剧烈的精神抗争而充血潮红,他强制让自己清醒,争分夺秒地辨认,分析,剪线……

在这个只剩下他的世界里,

他是一个落魄的孤独士兵,面对千军万马,独自拔出手中的刀剑。

“00:00:19”

本杰明和凯文松了手,紧急撤退。

宋冉收紧手臂,紧闭上眼。

“00:00:09”

李瓒汗水直下,眼睛血红;耳朵轰鸣,头疼欲裂;手却依然稳定,飞速拨弄切断一条条电线。

红色,蓝色,绿色,橙色,白色,

“00:00:01”

时间定格!

突然,世界安静了。

李瓒松了手里的刀,轻轻仰起头。

消失了,安静了,耳边死一般的寂静,他听到胸腔中宛如复苏重生的心跳声,还有,身后宋冉颤抖的呼吸声。

他面上一阵虚空,手缓缓落下去,落在腰间,覆上她的手。

她的手冰凉,剧颤,紧搂着他。

李瓒低下头,浑身脱力,坐倒在地上。宋冉以为他会摔倒,上前拥住他。不想他一转身,将她紧箍入怀。

冉冉……

他将脑袋埋在她脖子里,深深地埋着。

“阿瓒……”宋冉搂住他汗湿的后背,却猛地一怔。

某种温热而湿润的液体涌出来,淌进她的脖子里。

是泪。

一行一行的泪。

无声,痛苦,悔恨,解脱。

他肩膀轻颤,想要克制,可泪水越来越多,源源不断,再也压抑不住,尽数流淌出来,湿透了她的心。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