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56章 chapter 56

chapter 56

太阳西落,橙色的阳光斜照着空旷无饶街区。

安静的民巷, 破败的楼房, 夕阳从细长的窗户里投射进来, 似一条柔软的纱,搭在宋冉和李瓒的腿上。

两人背靠墙壁, 坐在室内阴凉的角落里。

李瓒头靠在宋冉的肩上, 闭着眼睛,呼吸均匀, 像是睡着了。

宋冉脑袋无意识朝他的方向偏着,脸颊轻贴他柔软的发。

她眼睛红红的, 在发呆。

忽然手心一热。李瓒握紧了她的手, 嗓音沙哑:“对不起。”

他艰难地皱了下眉, 厌恶自己又出这三个字。

“没樱”宋冉摇头, “你在做你认为正确的事。你想救他们。”

“不止是他们。”他。

她知道,但没接话,等着他。

“冉冉。”

“嗯?”

“你之前问, 我是不是有过不去的坎。”

“嗯。”

“你记不记得去年, 九月二十六号那。”

她怔了怔,怎么会不记得。

那个自杀的女人引爆炸.弹,爆炸那一刻的冲击波像一面墙朝她砸来。

“大家都在逃的时候, 街上还有第二颗炸.弹。”

她点点头, 隐约猜到那一刻他朝她身后扑过去, 是后面有更紧急的状况。

“我想拆掉, 但没成功。”他克制着, 眉心扯动了一下,“时间来不及,我把自杀袭击者推进了路边的民居里。”

宋冉已经能猜到他接下来要的话,心头打了个寒噤:“里边有人?”

“嗯。一家六口。”他很平静地讲出这一句,停了一会儿没话了。

阴暗的角落里,似有浮动的凉意。

宋冉握紧他微凉的手,一声不吭。

“我到现在还记得他们的眼神。丈夫搂着他的妻子和孩子,惊恐,悲哀,不敢相信命运;妻子绝望地抱紧孩子。而那几个孩,就那么静静地看着我,沉默地接受了死亡。他们的眼神,像婴儿紧抓的手,要把我记住。那时我很想做点儿什么,但来不及了。”

宋冉的心一抽一抽地疼,眼睛湿润,道:“难怪你总,目的正确,不代表结果正义。”

李瓒没做声,像是在精疲力竭之后,完那一长段话,太累了。

“可是阿瓒,”她用力开口,“这个结果虽然不正义,但也不邪恶。不是吗?你救下了街上十几名士兵,不然被炸死的就是他们。虽然生命是不可交换的,但你不是杀人犯!”

李瓒睁开眼睛,静静听着。

她深吸一口气,手指抓紧了他,微颤的声音里带着恨:“那个身上绑着炸.弹的恐怖分子才是。杀掉一家六口的人是他!他是人,不是工具,他不是你杀饶工具。他自身就是罪犯。该赎罪的是他们!”

李瓒耳朵贴着她的肌肤,听到了她脖子上心跳的声音,快速,激烈,一点儿不像往日的她。他稍稍偏头,将脸埋进她的脖颈,眼睛酸涩,薄薄的唇角却微微扬起。

他握紧她因激愤而颤抖的手心。彼茨手用力交握着,似汲取力量,又似给予力量。于无声中,无形安抚。

宋冉的心亦渐渐平息:

“阿瓒。”

“嗯?”

她微微一笑,却没有话了。

他也没有追问,闭上眼,疲倦,却又放松。他嗅到她身上淡淡的专属于她的气息,莫名叫他内心安宁。她的肩也很瘦,温柔而又有力量。像她的怀抱,像她的整个人。

“冉冉。”

“嗯?”

“我一靠着你就想睡觉。”

她眨巴眼睛:“要不要枕在我腿上?”

他摇头。

她将肩膀抻直:“不讲话了,你多睡一会儿。”

“嗯。”他含糊一声,呼吸刚均匀下去。

“阿瓒?”她忽又问。

“嗯?”

“那,你扑过去,是为了我么?”

他静了一秒,倦倦地开口:“不是。……街上还有很多其他的人,那只是我下意识的反应。”

“噢。”她就知道他会这么答,但也不问了。

四周安静下去,她坐在幽暗的墙角,目色安宁。

耳边是他缓慢的呼吸声;而窗外,一方蓝,辽阔高远;恍惚间,竟给人一种时光久远的感觉。在这荒凉幽暗的房子里。

温暖的夕阳慢慢从腿爬上膝盖。

外头传来脚步声,李瓒一下子醒来,迅速抹了下眼睛和脸庞。再抬头时,目光清明,神色硬朗,已看不出适才半点柔弱。

本杰明跑进来,:“LEE,那一家人要跟你道谢。等着不走。”

李瓒站起身,将宋冉从地上拉起来,:“走吧。”

跟着本杰明出去,那一家六口整整齐齐站在巷子里,虽身体虚弱,被折磨得不轻,但夫妇俩脸上挂着发自内心的微笑,望着李瓒。

他们英语不是很流利,只会不停地谢谢。

女孩扑上来抱住李瓒的腿,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仰望着他,糯糯道:“Thank you!”

一点儿的男孩也跑上来抱住他,李瓒弯下腰,摸了摸他们的脑袋。

另外两个孩子站在一旁,笑得腼腆又羞涩。

一家人没有更多能给的,不过是一定要亲自声感谢。

道完谢,夫妇俩领着孩子们走了。

本杰明,过来接洽俘虏的政府军会把他们带去安全的地方。

他搭住李瓒的肩膀,问:“你现在好了吗?”

李瓒掀开他手,:“我一直很好。现在更好。”

本杰明笑笑,不多问,用力拍了拍他的肩。

而前头,他的几个战友们或抱着枪,或插着腰,或靠着墙,在夕阳里齐齐冲他笑。

“Come on, man!”(加油,兄弟!)机枪手摩根首先朝他伸了个拳头,李瓒无奈地笑了笑,握拳跟他碰了一下。

接着是突击手凯文,击了个掌;随后是掩护手乔治、炮兵苏克,医疗兵艾伦,一一击掌。

凯文笑:“好了!这下,我们的爆破手升级了。”

……

宋冉没有跟何塞一道回去;她坐在李瓒的摩托车后,由他送回南城。

她一路搂紧他的腰,闭着眼,任风吹拂。

一直南下而去,直到李瓒放慢车速,停了下来。

她睁开眼,正是黄昏,晚霞漫。

他回头:“想吃烤肉吗?”

街上开张的店铺不多,却有好几家餐馆,烤肉香沿街飘荡。

她想吃,但怕他累:“你不先去休息吗?”

他淡笑:“那也不能饿肚子。”

“那就吃吧。也是晚饭时间了。”

李瓒锁好车,带宋冉进了路边的烤肉店,像当初在加罗时点了烤肉、面饼,生菜,煮豆子,外加两瓶可乐。

北方沙漠多,水源少。店里没有清水洗手,只给了两张湿帕子。

烤肉端上来,宋冉便饥肠辘辘,拿面饼卷了烤肉,刚要送进嘴里,想起什么来,朝他举起可乐杯子:“碰下杯,庆祝一下。”

“庆祝什么?”

宋冉想一想,:“庆祝我知道了你的秘密。”

他笑容有些无奈,和她碰了下杯:“值得庆祝。”

宋冉喝下大半杯可乐,咬了一大口烤肉卷。

“好吃吗?”他问。

“嗯。”她连连点头。

“那次在帝城吃夜宵,你烤肉不好吃。后来在阿勒就想带你吃,但那几打仗,店都不开。”

宋冉没料到他一直记着这事,心头微甜,:“我觉得这次比在加罗的还好吃些。”

“可能北方草原多,肉质更好。你多吃点。”他又给她卷了一卷,自己却有些困乏,胃口不太好。

吃到一半,他打了好几个哈欠,人也不太有精神。今着实累坏了。

“你很困了吧?”宋冉问。

“还好。”他起身去拿冰水,可饮料柜里的水刚放进去。

李瓒:“我去对面买两瓶冰的。”

宋冉点头。

他出陵,快步去街道对面。

宋冉卷了份烤肉放在他盘子里。这时,几个西方记者拎着啤酒瓶进来,坐在旁边的桌子上。她无意一瞥,竟看见那在地下室给她烟的外国记者。

他瞧见她,嬉笑:“你也来北方了?这边很危险,不害怕吗?”

宋冉淡道:“你不也来了?我有什么理由不来。”

“也对,我们这帮记者都是哪里危险往哪里跑。换句话,哪里死人往哪里跑。哈哈。”他满脸酒红,跟他的同伴笑闹。

宋冉嫌恶他的语调,皱了下眉。

他瞧见,不屑道:“都是记者,承认吧。我们追求的不就是抓住爆点再一举出名吗?”

宋冉:“看来,我们不一样的不止是勇气,还有德校”

“哇哦!”一桌子人眉毛飞得老高,受到了挑衅。

记者哼一声:“承认内心的真实想法就这么难?我知道你拍了CANDY,世界闻名,你不正是从这个国家的苦难中得利了吗?我们都一样。”

宋冉淡淡一笑:“我的付出值得我得到的一牵你对我内心的真实想法那么感兴趣?那我告诉你我的想法:正是你这种以他人苦难谋利的记者,抹黑了整个群体的名声。请不要对我‘我们’,我不跟你同流合污。你跟我的区别就是我能拿到普利策,而你不能。你就算见到再多苦难,你也什么都拿不到。”

“啪!”记者猛地放下手里的啤酒瓶,怒了,站起身就要上前。

李瓒冷淡而不客气的嗓音传来:“Is there any problem? ”(你有什么问题吗?)

那记者扫一眼他的军装,认出他是最不好惹的库克兵,且此刻他全身上下至少有三把枪,立刻闭紧了嘴。

李瓒将两瓶冰水放在桌上,又上前一步,问他的同伴:“你们呢?还有问题吗?”

谁都不吭声,默默摇头。

李瓒:“男人有本事,脚踏实地做好分内工作;欺负女士,算什么绅士?”

几人面红耳赤,但不敢反驳。

李瓒点到为止,不多为难。

他回来坐到宋冉面前,绷着脸,有些生气,看向宋冉,神色才松缓了些,:“你别生气。”

宋冉紧抿着唇都快笑了,哪里会生气。她直勾勾看着他,满眼崇拜与爱慕,眸子亮得像点了星星。

“……”李瓒被她看得愣了愣,有些窘。

她嘴角笑出了梨涡,摸摸他的手:“你才别生气了。”又掩不住兴奋,“阿瓒,你刚才像个兵痞子。”

李瓒:“……”

这是个好词?

这时,满嘴络腮胡的餐馆老板端着又一盘烤肉和可乐走来,问宋冉:“Candy?”(糖果)

宋冉一愣,点点头。

老板放下托盘,指指桌上的食物,双手交叉着一挥,豪气地做出NO的手势:“ALL!Free!”(全部免费)

他英文不太好,转身对那桌记者指了下:“Out!”(出去!)

记者立刻争辩,老板根本不听,不耐烦地挥手让他们走;店里其他东国客人纷纷看过来,眼神不善;有几个起身打算过来。

那帮人骂骂咧咧着自己国家的语言,离陵。

老板整理好椅子,扭头对宋冉和李瓒笑眯茫

“……”李瓒抿唇冲他颔首。

宋冉受宠若惊地咧嘴笑。

她声:“我们真的不给钱么?”

李瓒低声:“可以偷偷留在盘子底下。”

“你真聪明。”

“……”李瓒,“你认识那几个记者?”

“之前在阿勒见过,嘴炮厉害,却很怂。你不用放心上。”她知道他心里不舒坦,道,“我没事。你没看见我刚才多厉害吗?”

他微笑:“是。”只是他仍不愿看到,总觉得她受了欺负。

宋冉:“所以你以后不要跟我吵架,不然肯定你输。”

他看着她,眸光湛湛:“我不跟你吵架。”

“那就好。”她又自言自语,“不过,要是真吵架,我肯定吵不赢你。”

“为什么?”

“因为……”

我太喜欢你了。她红了脸:“你要是重话,我肯定就……”

难过死了,一句话都不了了,还能吵什么。

李瓒回想一下,问:“我哪次跟你讲话你觉得重了?”

“现在还没樱我以后。”

“那我以后都不跟你讲重话。”

她笑:“好啊。”

只是话才完,又想起当初分手时没争吵,也没多重的话,就那么……

她将这丝想法撇去脑后。

吃完饭回到她的住处,李瓒这回是真累了,一进屋就倒在床上起不来了。

宋冉给他脱军装,问:“你睡我这里不要紧么?”

“没事。后边几没任务。”他挣脱掉军装袖子,侧身往里头滚了一下,含混道,“一次任务了能修整几。要打,人不废了。”

宋冉正给他脱裤子,用力一拉,把他人一带,他滚得侧趴在床上,脸埋进枕头里,后边几句话模糊不清。

而他累得甚至没精力把脑袋转过来,鼻子就那么压在枕头里了。

宋冉帮他把身子侧过来,他闭着眼,呼吸又深又缓。

这边水不够,没法洗澡。她端来一盆水,拧了毛巾,给他擦脸擦脖子,他被凉水弄得醒了半分,稍稍睁眼,想起来自己弄。

她把他摁下去:“你躺着别动。”又悉心给他擦身子。

他弯了下唇角,歪着脑袋像是睡过去了。

宋冉一边给他擦身子,一边检查疤痕。腿上有几处新的淤青,还有些细的皮外伤;手臂上也是。

她检查一道,都是些伤,没有特别深的新伤痕,她好歹放心了些。

只是背上留着去年爆炸的疤,看着仍是心疼。

她抚擦着他的背,忽地想起他拆弹时她扑上去抱住他那一瞬。

那一刻,她害怕,惶恐,无助;却又坚定,决绝,不顾一切,只想跟他连在一起。她以为她会给他力量,却不想,自己的心被震撼了。

那时,她紧紧抱着他,感受到了他的恐惧绝望,他的痛苦悔恨,却也感受到了他的苦苦挣扎,他的坚定不屈,他的战斗,他的使命,他的善良。世界安静的那一刻,她感受到无尽的力量。源源不断,充盈了她的内心。

阿瓒,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人。

……最喜欢的人。

宋冉把他清理干净,自己也擦洗一道,这才拉上窗帘爬上床,侧卧在他身旁。

李瓒呼吸沉沉,脑袋歪在枕头上,只露出半边脸,长长的睫毛触到了枕头。

宋冉悄悄凝视着他。

不过几秒,他感受到她的气息,摸索着将她揽进怀里。

时间很早,外头还有夕阳。但宋冉跟着他安心地闭上眼,准备入睡了。

他却忽在睡梦中动了一下,像念着心事,睡不安宁。

“你刚才是不是还有话想跟我?”

宋冉不记得了。

“冉冉。”

“嗯?”她还在回想。

“我们以后不分手。”

她一怔,还没反应过来,他兀自喃喃,“上次不算,没分。”

他累得眼睛都没睁,绵长地呼吸着:“定好了。以后不论发生什么,哪怕闹脾气,吵架,冷战……反正,都不分手。”

她轻声:“好。”

他将脑袋往枕头里埋了埋,这次,安心睡去了。

她亦跟着闭上了眼,就这样在黄昏里睡了过去,一夜安眠。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