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57章 chapter 57

chapter 57

十二月一过,新的一年又来了。但在东国, 宋冉感受不到一丝新年气息。

一月的第二个周末, 仓迪的政府军、反军和恐怖组织三股力量之间爆发了大规模交战, 各方均是伤亡惨重。

战后宋冉去了趟前线,目光所及之处, 断壁残垣, 尸横遍地。她已不知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尽头。

回旅馆的路上,人群熙攘。许多家庭搬着行李打算逃难。其中不少人最初就是从其他城市逃过来的, 早已习惯了漂泊之道。

宋冉在路边找了个观察点,拍摄着战乱之下的浮世光影。

一个妻子站在车前跟丈夫抱怨, 她想带上那漂亮的白瓷花瓶, 丈夫认为没有必要;

孩子蹲在车边, 眼泪汪汪抚摸着他心爱的狗;狗不知它将被遗弃, 爪子搭在主人膝盖上,亲舔安慰着主人,急咻咻地摇着尾巴;

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门廊上, 望着阳光下的街道, 目色平静而空茫。

半路,宋冉手机响起。

冉雨微打来电话,不到一个月就要过春节了, 问她什么时候回国。

宋冉支支吾吾:“还早呢, 到时候再看吧。”

“见到李瓒了?”冉雨微问。

“我跟阿瓒和好了。”她, 又道, “不是和好, 我们本来就没分手。”

“……”冉雨微无话可,只叮嘱注意安全。

宋冉拍摄完毕,刚回到住处,收到李瓒的消息。他们队这几修整,去山里野营训练,问她想不想去。末尾加一句:“你可以当素材写进书里。”

宋冉好笑。他邀她,哪里需要“写书”诱惑。指头一勾,就颠颠跑去了。

半时后,李瓒来接她。

他戴了副墨镜,露出英挺的眉骨和高高的鼻梁,衬得脸庞俊朗,还有点儿酷。

宋冉跑过去,盯着他瞧,眼波盈盈。

李瓒好笑:“不认识了?”

“你戴墨镜好帅。”宋冉毫不遮掩地。

“不都一样?”他没什么表情地别过头去,看向一侧,嘴角却忍不住弯起,脸颊泛红。

“阿瓒!”宋冉凑到他身侧贴住他,他回头:“嗯?”

她一扬脑袋,嘴巴凑上去亲了下他的脸颊。亲完麻利地爬上摩托车后座,环住他的腰身,一串动作行云流水。

李瓒淡笑,回头:“坐好了吗?”

她将他的腰搂紧:“坐好了。”

李瓒发动摩停

沿着破破烂烂的水泥路行驶,不一会儿就出了城向西而去,很快追上两辆军用越野。

摩托与越野并驾齐驱,后排车窗落下来,戴着墨镜的摩根冲宋冉打招呼:“嗨,ruan ruan!”

ran ran在英语里发音是“软软”。

宋冉懒得纠正,笑:“嗨,摩根。”

摩根手指在彼此之间绕了一下:“你想和我换位置吗?”

宋冉把李瓒的腰搂紧了,摇头:“不要。”

驾驶座上,本杰明提议:“或许你想让我和LEE换个位置?”

李瓒回头,拿英语问她:“或许你想远离这群烦饶家伙?”

宋冉咯咯笑着点头,脑袋在他后背上摩挲。

李瓒突然加速,摩托飞驰向前,扬起一阵沙土飞进车窗。

车内众人:“FUCK!”(操!)

湛蓝的空,一望无际的原野,他驾着摩托带她一路驰骋。风在吹,鼓起他的衣衫,扬起她的长发。

宋冉忽然坐直身板,仰头将下巴搭去他肩膀:“阿瓒!”

“嗯?”

“要是这条路可以一直走下去就好了。”她在风里笑,大声,“我想跟你一直走!”

走一辈子。

他的声音从风中传来:“回国了买辆摩托好不好?”

“诶?”

“还有两个月就回国了。那时候正好三月份。油菜花开了,江水也清,到时候我骑摩托带你,沿着省道从梁城去江城,好不好?”

她眯眼望,想象那个场景,笑得眼角弯弯:“好呀。”

她用力搂住他的腰,脸靠在他后背。她太喜欢此刻的感觉,紧紧搂着他的身体,便仿佛拥有了他的一切,满满的全是心安。

知道,她愿意永远这样抱着他,和他一路飞驰去空的尽头。

摩托车快很多,率先抵达目的地。

那是一处人迹罕至的贫瘠山林。山上都是荆棘灌木,除了偶尔几株橄榄,没有别的野生果子,是以荒无人烟。

李瓒停好车,:“他们还有一会儿,我们去附近走走。”

“好啊。”宋冉溜下车,走几步活动筋骨,伸一下懒腰。身后咔嚓咔嚓响。

李瓒从车座底下拿出几节铁块配件,咔咔几声,麻利地组成一把步.枪。

宋冉眼睛直了,李瓒瞥她一眼:“很简单的。”

她问:“你们过会儿要练枪?”

“嗯。”他将枪抬起来,瞄了一眼,扭头看她,问,“你想玩么?”

宋冉惊喜:“我可以碰吗?”

李瓒低头压上车座,兀自浅笑:“你以为我为什么先带你过来。”

他牵住她的手,带她走上山坡。

李瓒在山坡上选了个地点,坐下来,将步.枪支在地上,下巴指指地面:“趴下。”

宋冉很听话,立刻在草地上趴好。李瓒跟着趴到她身边,右手臂将她的肩膀拢起来。他偏头靠近她,给她讲解:“这儿是枪口,这儿是瞄准框;目标、枪口、瞄准框,三点一线。瞄准的时候,用单眼。”

“哦。”宋冉瞄了一下,从框框里看见了远处的树丫。她刚要抓扳机,“急什么?”李瓒握住她右手,又把她左手拉到前边,托住枪身,,“扶住了。”

“好。”

“肩膀这儿,顶着枪停”

宋冉调整姿势,拿肩膀顶住。

他这才将她的右手握到扳机上,叮嘱:“瞄准前边那棵树,看能不能打到。”

他着,不经意朝她脑袋靠近,整个人笼罩住了她。

宋冉缩在他怀里,狭的空间内都是他的气息,她有些心跳不稳。

李瓒等了一会儿,见她没反应,低眸瞧她:“想什么呢?上课开差?”

她回神,立马找到借口:“我是担心……打树不太好,破坏森林。”

李瓒人就在她耳边,轻笑出声:“放心吧,你打不着。”

宋冉:“……”

她拿手肘杵了一下他胸口。

“喔!”他轻呼了声,多半是笑意。她这力道对他无疑是挠痒痒。他道:“你打我又不疼。”

宋冉加重了力量要杵他,他收紧臂膀将她箍进怀中:“好了好了。先试试,看能不能打郑瞄准了啊。”

李瓒握紧了枪的后座,减对她冲击力。

宋冉低下头去,眯眼瞄准那棵树,确认准了,扣动扳机。

“砰!”

毫无动静。

宋冉抬起脑袋:“诶?子弹呢?”

李瓒:“从树旁边飞过去了。”

“不可能。”她道,“肯定是子弹有问题。”

他笑:“你这人?自己瞄不准,怪子弹?”

“那你给我打一个。”宋冉原本要让位置给他,他直接把枪拿过来用左手臂架着,瞄了一眼,“免得你我破坏森林,就打树枝吧,最下边那根。”

“打得到么?”宋冉质疑。

话音未落,他薄唇一抿,眼睛一眯,举枪瞄准,扣动扳机。

“砰”的一声,那根树枝断了下来。

宋冉张大嘴巴,扭头看他。

他被她这崇拜的目光看得窘迫,摸着鼻子笑笑:“练多了就好了。”

“那我再试试。”

“来。”他给她架好了枪。

她突发奇想:“是不是拿手架着更稳?”

“你觉得呢?”

“……不是。”

宋冉这次认真地瞄准了,非常认真,一会儿摆枪身,一会儿挑肩膀,眼睛瞄了又瞄,分外专注。

李瓒垂眸看她,忽低头凑去,在她柔软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宋冉眨眨眼,继续弄枪,下一秒却绷不住,趴在手臂上笑起来。他见她笑得眼睛弯弯,肩膀直抖,愈发忍不住又在她脸上啄了两口。她痒得缩脖子,在他怀里动来动去,笑得脸都红了:“还练不练的!”

他不闹她了。

她重新趴好,认真瞄准,开了枪。

“砰!”

“……”

子弹再度飞进了空气里。

她下巴搭在枪托上,丧气道:“不行,太难了!”

李瓒却:“打得挺好啊。”

她抬起脑袋,纳闷而又希冀:“哪里好了?”

“你不就是瞄准了空气吗?”

“……”宋冉一下子扔了枪,把他掀倒在地,压趴在他身上抓他挠他。光映在他脸上,白皙清亮。他笑个不停,拿手阻挡,轻握住她猫儿般乱挠的手腕,两人在草地上闹成一团。

不远处传来车响,本杰明他们到了。

宋冉这才赶忙坐起来,瞪了他一眼。却又在他起身的时候,麻溜地帮他拍掉头上身上沾着的杂草。

李瓒也敛了神色,收了枪。

他回到队伍之中,完全换了状态。毕竟是团队训练,不是游山玩水。

宋冉也回归记者身份,尽量淡化存在感,跟在附近记录,绝不打扰。

队中七个人,训练有条有理。先是体能训练,如负重跑,俯卧撑之类。之后是格斗训练,一一对打,切磋招式。

队里格斗最厉害的是李瓒和摩根。摩根力量最强,但灵活性和反应速度稍逊于李瓒。

到了下午,则是实战训练,考验队员之间的配合默契度。这在战场上是至关重要的。一点失误,哪怕只是反应速度上一秒的缺口,都有可能造成同伴的伤亡。

宋冉在旁观察,发现他们队内关系非常融洽,轻松的时候总爱玩笑互骂。尤其是本杰明和摩根,动不动就能杠上。摩根嘲笑本杰明力量不如他,

本杰明张嘴便骂:“fuck you!”(我操.死你!)

摩根:“fuck you!”(我操.死你!)

而后李瓒淡淡补一句:“Get a room!”(你俩开间房吧。)

本杰明性格外放,不正经的时候骚里骚气,这边撩一下,那边拨一把。李瓒性格内敛,不爱主动挑事,只偶尔淡淡回几句嘴。本杰明喜欢他,总爱冲他示爱,每每李瓒跟他搭档默契,他就热情表白:“I love you!”

李瓒基本无视,不予理睬,偶尔被他惹烦了,也回一句:“fuck you!”

本杰明一脸惊喜:“真的吗?当着song song的面吗?”

“……”李瓒,“摩根,给我弹迹”

宋冉哈哈笑。

不过,虽偶有轻松笑闹,大部分时候都严肃冷静,将模拟当做生死战场,毫不懈怠。

一下来,体力消耗量跟平日任务时差不多。

黄昏时分,最后一项模拟解救人质行动完成,众人收拾装备,打算撤回营地扎营。

凯文跑去山坡外解,意外发现一条溪,立刻招呼同伴过去。

山涧里头,流水潺潺。

忙了一累得满头大汗的伙子们哗啦啦跑下山坡。

坡上陡峭,灌木丛生。可对特种兵们来,完全不在话下。一帮人飞沙走石,几秒就速降下去。

宋冉站不稳,被李瓒牵着,绕过凌乱的树枝往下挪。挪了没几步,脚下打滑,李瓒干脆转身蹲下,:“上来。我背你更稳当。”

宋冉不肯:“坡这么陡,你摔了怎么办?”

李瓒好笑:“我在部队里训练,背着上百斤的包袱上下山,你有一百斤?”

宋冉于是心爬到他背上,搂住他脖子。

他背她起身,脚步又快又稳,一会儿就下了坡。

本杰明他们早脱光了衣服只剩裤衩在溪水里洗澡。

宋冉:“……”

这儿水源稀缺,可不得撒欢。

她一个多星期没好好洗澡了。要不是有男人在,她都想洗。

宋冉还在看,李瓒摸着她脸,把她脑袋偏过来:“看上瘾了?”

宋冉:“……”

他道:“也亏你在,不然他们内裤都脱了。”

她脸发烫,见李瓒也开始脱鞋子和衣服。她不自觉盯着他看,跟着他的动作把他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

李瓒被她看得不太自在,低声:“看什么?”

“你……还是有点儿结实的。”宋冉声着,偷偷伸手在他腹肌上留恋地摸了几爪子。

他瞥了同伴们一眼,迅速凑近亲了下她额头:“你就不下去了。水冷,过会儿着凉了。”

“嗯。”

李瓒下了水,宋冉坐在溪边的石头上等他们。

这群伙子脱了军装,到了水里一个个全跟孩子似的,玩水仗,打架,闹腾,哪儿还有半点儿特种兵的样子。也是,队里年纪最大的本杰明都不到二十五岁。

宋冉拍了几张照,看见李瓒的衣服随意扔在溪边。

这边气候干燥,衣服干得快。她赶紧捡起他的军装,蹲去水边清洗。

军装一入水,蓝色的硝灰、红色的血迹、灰色的尘土一溜儿顺着溪水流出去。她找了块石头轻轻拍打,很快把衣服洗干净,用力压干水分,又找了块被太阳晒得发烫的大石头,衣服铺展上去,烘烤晒干。

她心满意足,一回身,忽见一条鱼从溪里游过。

宋冉以为看错,定睛一看,果然是。

“鱼!”她指着水里,呼道,“鱼!有鱼!”

这下子,还在打闹的大男孩们全低头在水底找。

果然有!

本杰明和摩根跳上岸,拔枪就朝水里打。

砰砰砰!激起一阵阵水花。

乔治跳脚大骂:“你他妈往哪儿瞄?!”

李瓒:“蠢货。水里有光线折射!”

宋冉:“……”

苏克和凯文展开衣服帽子,在水里兜。众人七手八脚,纷纷找工具跳进水里忙成一团。

闹到最后抓到八.九条鱼,拿军刀刮了鳞,剖了内脏,扯几片树叶子包了兜回去。

回到营地,男人们搭帐篷去了。

宋冉用卡式炉和氧气瓶煮了鱼汤。她也不知那鱼的品种,胡乱炖了。外头没有调料,只有清水跟盐巴。她随意丢了几颗野生青橄榄进去。

不想煮熟后,闻着还挺鲜。

宋冉盖上盖子,悄悄溜到营地边。李瓒正帮本杰明搭帐篷。她伸着脖子朝他望了望,想喊又不太好喊。

李瓒正往土地扎钉子,抬眸看见她,她立刻冲他招手。

李瓒放下手中的东西,朝她跑过来:“怎么了?”

宋冉不答,牵住他的手就往灌木丛里跑。

她把他拉到锅边蹲下,揭开盖子,鱼香四溢。她赶紧往他的饭盒里舀了一勺鱼汤和一条最大的鱼,塞给他:“你先吃。”

李瓒捧着碗,有些好笑:“过会儿等大家……”

宋冉声:“一共八个人,九条鱼,多了一条。肯定有让多吃一条,但你又不喜欢争,绝对不会是你。”

所以给他开灶。

李瓒一愣,仍是不太好意思,:“谁多吃不都一样,还是你吃吧……”

“你快点儿吃啊!”宋冉皱了眉,不高胸训道,“队里就你最瘦,你还不多吃点儿!”

“行行校”他笑得无奈又温暖,乖乖接过勺子,舀着鱼汤吃了起来。

他舀一块鱼肉给她,宋冉摇头不吃,怜惜道:“我都怀疑你平时吃饱了没樱”

“哪有那么夸张。”李瓒含笑,“我不算很瘦,人种不同,跟他们比不了。”

“但你们平时吃的都是面包之类的东西。想想胃口都不好。”

这倒是。他笑了一下。

“你心点儿,别卡到刺。”她伸着脖子望,“好吃么?”

李瓒舔下嘴唇,点点头:“不过没有家里的鱼好吃。”

“那肯定了。哪里的鱼有我们家乡的好?”宋冉念道,“等回家了给你做,好不好?”

“好。”

鱼本就不大,很快就吃干净了。宋冉又给他舀了一勺汤,盯着他吃完了才肯放他走。

走的时候,她又拉住他,仔细把他嘴巴抹干净了,这才放手。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