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58章 chapter 58

chapter 58

露晚餐后,色黑了。

本杰明他们围在一处聊, 李瓒背上行军包, 拎上一只空弹药桶, 拿羚筒,带宋冉走一圈再回来。

众人一副心知肚明的样子, 嬉笑问他需要多久回来。

本杰明:“最多二十分钟。”

摩根:“我觉得至少一时。”

凯文:“我看要明早。”

李瓒懒得搭理他们。宋冉却闹得脸通红。

走了没多远, 李瓒就着月光瞧她,好笑:“你脸红什么?”

她抱住他手臂, 懵懵地声问:“我们去干嘛?”

他低头凑近她耳边,嗓音暗哑:“你我们去干嘛?”

“……”她脸如火烧。野……野外么?

李瓒瞧她眼神都呆了呆, 忍笑着, 不逗她了, :“到了你就知道了。”

云层掩月。

夜里的山林, 光线昏暗,树影憧憧。

刚入夜,虫儿还未鸣剑四周安安静静, 只有脚踩落叶树枝的清脆声响。

李瓒问:“害怕吗?”

宋冉道:“有你在我怕什么?”

他淡淡一笑。

很快走到白来过的溪边。恰逢云层散开, 月光洒满山涧,溪水像一条银色的纱,铺在碎石之上。

李瓒在山坡上找了几处地点, 在离地约十公分的高度拉上细线, 挂了铃铛。若有人靠近, 铃铛可作响提醒。

弄好了, 他带宋冉下了山涧。

这边是沙漠气候, 夜里气温低。宋冉站在溪边,瑟瑟发抖。

李瓒打开行军包,拿出锅和帐篷包,又从附近搜捡来树枝,很快搭起柴堆生了火,架上锅烧起了水。

她凑到火堆边烤火:“这是干什么?”

李瓒抬头,眸光湛湛,火光映着他温暖的笑脸:“你不是很久没有好好洗头洗澡了吗?”

几前,她的确抱怨过住处缺水;今在溪边,也有些流连。

他把弹药桶洗干净,拎了半桶冷水上来,开始搭帐篷。他拆了帐篷的底,以溪边碎石为地板,很快给她搭了个简易澡堂。

锅里的水也烧开了,兑进桶里,他试了下温度,正好。

李瓒把水桶拎进帐篷,将自己的毛巾递给她。宋冉坐进去脱衣服。他又继续添柴烧水去了。

毛巾又厚又大,宋冉把桶里的热水带出来平身上,暖洋洋的,浑身都舒服了。

她不停往身上浇水,毛巾搓来搓去。不一会儿,帐篷里头就暖和了起来。

李瓒在外边给她烧好了水,问:“用完了吗?”

“用完了。”

他将帐篷拉链拉出一条细缝,以免夜里的冷风冻着她。

宋冉把桶递来,他接过,拉上拉链,给她兑好热水再提进去。她伸手去接,雪白的胸脯展露眼前;他静静看一眼,拉上了拉链。

夜里的凉风吹着,火苗飞舞。李瓒蹲在火堆边拨弄柴火。山林寂静,只有帐篷里头淅淅沥沥的水声。

他又在附近捡了些柴,火越烧越旺,炭木炸裂。他一边顾着水,一边提防着四周的动静。

“阿瓒。”

“没水了?”

“嗯。”

如此往复换了近十桶水,宋冉洗完头发和身子,通体畅快。

“阿瓒!”

“嗯?”

“我洗好啦。”

“好。”

李瓒抱了她的衣服进去,关上帐篷,半蹲着给她递衣服。石头上湿漉漉的,没处可放。

她刚洗过澡,白皙的肌体粉粉嫩嫩,像被热气蒸的,脸颊也红得厉害。她微侧着身,有些羞赧地在他面前穿内衣。他目光清黑又深暗,在她白净的身子上游走,又将T恤递给她。她接过来捧在胸前,犹豫了一下却没穿。

宋冉眼神转过来,一双眸子清澈又湿润,笔直望着他;他迎着她的目光,极轻地咽了一下嗓子。

她上前一步坐进他怀里,搂住他的脖子。

他单膝跪地地蹲在地上,腿上坐着她。女孩的身子又柔又软。

“阿瓒,你闻我香不香?”她将脖颈靠近他的鼻子。

他贴近她轻嗅一下,薄唇在她锁骨上落下一吻。女孩的肌肤又细又滑,他忍不住深入下去,将吻落在她心口。她轻轻一颤,手指深入他发间,抱着他,低头吻他的脸颊。他抬头吻住她的唇,轻轻含着,舔着,一下一下吮着唇瓣。他修长的手指揉着她,隔着薄薄的布料,她呜咽一声。

指尖她的肌肤细腻而又温热,他心头已是不可控制,但心思仍分辨着山林里隐秘的声响,终究是克制住了,松开她的唇,嗓音低暗:“先把衣服穿上,我怕你着凉。”

况且,毕竟在野外,怕出什么意外。

他给她套上T恤,薄毛衣和外套,又穿上裤子和鞋子。

帐篷里头热气散尽,温度也回落下去。

宋冉缩了缩鼻子,红着脸,眼睛水灵灵望住他。他又多亲了她几下,这才收了帐篷。

帐篷一拆掉,宋冉就打了个寒噤。她刚洗完澡,头发也湿。风一吹就抖。李瓒把军装外套脱下来,将她脑袋和身子盖了个严实,这才牵她回了营地。

大家都睡了,苏克在值夜。

李瓒重新搭好帐篷,又在帐篷底上铺了层睡袋。

宋冉脱了衣服钻进睡袋,像进了蝉蛹,里头全是他的味道,她很喜欢。

李瓒脱着军装,瞥见她那兴奋样子,问:“第一次睡帐篷?”

她点点头,眼里光芒闪闪。

“好玩吗?”他淡笑。

“嗯。你们经常这么睡?”

“家常便饭。”

“阿瓒,等回国了,我们也去外面搭帐篷睡好不好?”

“校偶尔带你出去换个环境。”他钻进睡袋,将她的身板捞进怀里,“冷吗?”

“不冷。”她紧贴住他,“你身上很暖和。”

他于是将她箍得更紧,眼神已幽暗下去。

他吻着她,翻身将她压到身下,嗓音极低:“冉冉……”

“嗯?”

“别发出声音……”

“唔……”她的腿摩挲着,和他缠住。

她在他的亲吻下,呼吸越来越沉;他也怕自己控制不住,这才松开她。

今夜,一定会忍得很辛苦了。

……

之后许多,李瓒忙着执行任务,宋冉手头也一堆资料整理。两人隔上几才能见次面。倒也还好,不会想得慌。知道彼此在同一座城,心头就足够安稳。

政府军逐渐占据了仓迪南城,战事有了好转的迹象。而恐怖分子遭受库克兵、政府军、反军三方夹击,不少据点被毁。

虽形势见好,却也引发疯狂反扑。自杀式爆炸袭击越来越多,无辜军民伤亡惨重,甚至还有袭击者往政府军军营里冲。李瓒他们也因此换了好几次住处。毕竟,他们队里的狙击手、爆破手和炮兵过往杀伤战绩太过突出,成了恐怖分子的眼中钉。

局势一复杂,转眼间就到了二月初。

过春节了。

宋冉最终没有回国过年。冉雨微知道她想陪李瓒,也没多什么。只交代她别生病着凉。

现在是国内最冷的时候,可东国白有二十多度,哪里会着凉。

放下电话,她望向窗外,艳阳高照,远处传来交战的枪声,半点儿过节的气氛都没樱

但好歹是除夕,光是想到这两个字就足以叫人思乡。

李瓒要到晚些时候才能过来。宋冉准备好了卡式炉和氧气罐,又寻去街上买菜,费尽力气只买到一块牛肉,一颗甜椒,两根黄瓜,两颗鸡蛋,外加很一袋米。她又特意买了两罐可乐。

家里只有一个锅,两个饭海李瓒还没来,宋冉不好先做饭,怕过会儿凉了。

她趴在桌边上网,国内这时候是夜里,春节联欢晚会放了一半,家家户户都在吃团年饭,朋友圈全在晒餐桌。

宋冉随意看了一圈,上外网搜索附近热点,仍是无休止的战争和恐怖袭击。昨仓迪的恐怖分子炸毁了一辆公交车,死了三十一人。

楼下传来摩托车响,宋冉丢下手机跑到窗边,可不正是李瓒。

他停好车,抽了钥匙从车上下来。

“阿瓒!”她身子探出窗外。

李瓒抬头,朝她笑,金灿灿的阳光洒在他脸上,清俊隽永。

他跑进了楼道,宋冉倒好一盆清水放桌上,过去开门,门一拉开,他正好走到门前,两人差点儿撞上,相视一笑。

他走进来,伸手拨上门,低头吻了下她的鼻尖。她痒痒地缩脖子,嗅到他身上的汗味和硝烟味。

“先洗一下。”

“诶。”李瓒脱了外套,拿毛巾沾了水,擦拭脸和脖子。

宋冉淘好米,放在卡式炉上煮,顺手把桌上的电脑笔记本清到一旁:“你给爸爸打电话了没?”

李瓒把自己收拾清爽了,给李父发了个视频。父亲在乡下跟爷爷奶奶一起过年,叔伯们都在,其乐融融。

宋冉探了下脑袋,咧嘴笑:“李伯伯好。”

李父见到她,喜笑颜开,等回国后让她再去家里玩。

“好啊。”宋冉,“再过一个月就能回家了。”

聊完视频,米饭也蒸熟了,冒着清香。

宋冉将米饭全部盛进一个饭盒里,先煎鸡蛋,:“我们回国是三月份,去年跟你一起回江城正好也是三月。”

李瓒想了一下,揪了几粒米饭放进嘴里,:“不知不觉,过了一年了。”

“时间过得好快。”宋冉,把煎好的鸡蛋放在饭盒盖子上,“诶?你怎么就开始吃了?”

李瓒拿叉子舀着一坨白米饭,刚递到嘴边张开口,看她一眼,乖乖放了回去。

宋冉往锅里放黄瓜,笑道:“吃吧吃吧。我是觉得光吃米饭没味道。”

李瓒舀了勺米饭进嘴,含糊道:“很久没吃米饭了。”吃下去了又道,“面包火腿,要吃吐了。等我回了国,这辈子都不吃面包跟饼干了。”

宋冉笑着把黄瓜汤倒进饭盒,又炒了个牛肉:“实在没有国内那种青辣椒,只有甜椒。就这些我找了一呢。好不好吃不知道,将就吧。”

李瓒却很满意。

煎鸡蛋,黄瓜汤,红椒牛肉,这样的年夜饭,他再满足不过。

没有多的碗,红椒牛肉盛在锅里;也没有筷子,两人拿叉子同吃一碗米饭。

“味道好像一般。”宋冉,“没有盐,别的佐料也都没樱”

李瓒弯眼笑:“我觉得很好吃。”

“我做什么你都好。”宋冉嘀咕着,脚丫在桌子底下蹭了蹭他。

李瓒揭开两罐可乐,递给她一罐,:“碰个杯?”

宋冉拿起可乐罐跟他轻碰,易拉罐抵在一起:“今除夕,是不是要新年祝福?”

李瓒:“希望你身体健康,写书顺利,每都心情好。”

宋冉:“那我希望你平平安安,心想事成,什么愿望都能实现。”

他笑起来:“这也太贪心了。”

她道:“不贪心。我知道你愿望不多,所以没关系,都能实现。”

“阿瓒,”她问,“你这瞬间有什么愿望?”

李瓒抿了下可乐,微微一笑,:“想回家了。”

“我也想。没事,很快就回了。”

他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是想家了。

不过,有她在,这里就有了家的感觉。

简简单单三道菜,两人吃得干干净净,米饭也没剩下。

窗外,夜幕降临。

这时候国内已过零点,正是放烟火跨年的时刻。

李瓒看了眼时间,:“还早,我带你去个地方。”

“哪儿?”

“去了就知道了。”李瓒从她箱子里翻出一件厚外套给她换上,又给她戴上了帽子和口罩。

这边昼夜温差大,到了夜里,气温能降到十度以下。

宋冉爬上摩托车,搂紧他的腰。

摩托飞驰着向南郊驶去。

穿过空荡破烂的街道,很快抵达郊外一处沙漠的边缘。

到了夜里,无边无垠的沙漠竟呈现出另一种风光。

夜空中繁星点点,地平线上微露光,白日里绵延起伏的金色沙漠在夜色中竟有些泛白。

夜风很大,扬起阵阵薄沙,像朦胧飞舞的纱帘。

宋冉溜下车,好奇张望。以为这就是他带她来的目的。等他下了车,她往他身边蹭了蹭。

李瓒偏头摘下口罩,揽她入怀,问:“冷么?”

“有点儿。”她蹭了蹭他的腿。

他将她的帽子往下拉了拉,又把她刚扯下来的口罩系回去:“冷还把口罩取下来?”

她拧眉:“万一你要亲我呢?”

李瓒一愣,清亮的眸子在夜里亮着光。他唇角扬起笑容,拨弄她的耳朵摘下面罩,低头吻住了她。

她仰头靠在他怀里,轻轻含住他的嘴唇,柔软地辗转厮磨。

风沙被挡在外头,狭的空间内只有彼此缠绵的呼吸,温热的鼻息交融着,在肌肤上渐渐升温。

她被吻得意乱情迷,骨头都酥了。

待他松开她,夜色下,她眼珠清润,面颊绯红,望着他的眼神里满是爱意。

他心都软了,脸颊蹭蹭她,低低笑问:“这下热了没?”

她轻轻打了下他的胸膛。

李瓒笑着掀开摩托车坐垫,从储物箱里搬出三个正方体,并排摆在不远处的沙地上。

竟是烟花。

只不过没有外包装,全是一卷一卷的纸管。

宋冉惊喜:“你在哪儿买的?”

“买?”李瓒蹲在地上摸引线,回头看她,“现在的东国还有这个卖?”

她立刻反应过来:“你自己做的?你还会做烟花?”

“……”李瓒瞧着她,眉梢挑了挑,问,“你觉得这东西,比炸.弹的技术含量高?”

宋冉噗嗤笑,扑去他后背上搂住他脖子,摇晃两下:“材料很难找嘛。”

“不难。”他,“从平时做炸.弹的材料里偷了些出来。还好,没被发现。”

“被发现了他们会你么?”

“不是。那帮家伙,要是发现了,得隔三差五做给他们玩。”

“你没做给他们玩啊?”

李瓒:“我神经病么,做烟花哄一群男人开心?”

宋冉咯咯直笑,凑近他耳旁,声:“那你是哄我开心么?”

“……”李瓒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她啄了下他耳朵:“阿瓒,你真好。”

他低着头没答话,不经意抿起嘴唇,又耸了下肩膀,:“起来了,要点火了。”

“哦。”她立刻起身,后退开三四米。

李瓒蹭燃打火机,迅速将三根引线一一点燃,跑回宋冉身后,将她环抱搂住。

“噌!”“噌!”“噌!”

礼花腾空而起,两人同时抬头仰望。

“砰!”“砰!”“砰!”

空瞬间炸开蓝的、紫的、红的礼花。

宋冉笑颜绽开,几秒后,消失的礼花后头,闪烁出金色的点点繁星。

“连这个也有?!”她惊叹,仰望着,这是她第一次站在如此之近的距离欣赏烟花。

粉色、绿色、金色的花朵,姹紫嫣红,一朵朵在夜空中绽开,盛大地开放在眼前。星光坠落,扑面而来,她条件反射地缩脖子战栗,但那些花儿消失下去。下一朵再升腾而起,铺满整个夜空,整个视野。

满都是星子,她已分不清究竟是繁星还是焰火。

她看得忘我,忽然想起要事,摇他的手:“现在是不是该许新年愿望了?”她立刻道,“我的愿望是我们平平安安!”

他却没有话。

她回头仰望他:“阿瓒,许愿啊!”

他低低了一句话,正逢烟花腾空炸裂,她没有听清。

她被烟花吸引,望向空。

最后,烟花消散,再无踪迹。

四周陷入一片静谧,只有呼呼的风声。而她还留恋地望着际,李瓒搂紧了她,:“冉冉,春节快乐。”

回家的路上,她戴着帽子和口罩,靠在他背后,幸福地闭着眼睛。夜风呼啸在耳边,她仿佛听不见,眼前只有那缤纷的焰火。

这个除夕,她很快乐。

回到家中已是夜深,两人简单收拾下,便上了床。

李瓒阖上眼平躺了一会儿,忽而唇角弯起:“倒计时三十,”着翻身将她揽进怀里,温柔喃喃,“我们就回家了。”

“我也数着日子呢。”她,“对了,你今许了什么新年愿望,我没听见。”

他剥着她的内衣,:“早点回家。”

“哦。”她脚丫蹬掉了裤裤,“那很快就实现了。”

“是啊。很快。”他着,唇角弯起了笑,翻身将她压去身下。

……

沙漠上空,烟花绽放,

她呼道:“我的新年愿望是平平安安!”

他却没有话。

她回头仰望他:“阿瓒,许愿啊!”

烟花的光芒映在她脸上,他低下头,在她耳边轻声:“跟你结婚。”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