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59章 chapter 59

chapter 59

东国没有春节。“大年初一”头一,宋冉就被炮火声吵醒, 她在薄被里轻蹬两下脚丫。李瓒也眯眼醒来, 看一下手表, 当地时间上午十点。

宋冉今要去居民区采访,李瓒要归队。

两人吃过简单的早午餐, 出了门。李瓒离下午还有一段时间, 先陪她走一路。

宋冉知道他是放心不下。最近仓迪局势愈发动荡,多方势力角斗, 隔两就有恐怖袭击。街头巷战就更不用了。

虽然危险,但仓迪十分具有故事价值。

它是东国北部最大的城市, 北方的经济文化中心。更重要的是, 它是反政府军的据地, 开战初期就被反军攻陷并迅速占领。战起后一年零八个月, 仓迪大部分时间都在反军的统治下。虽一度成为恐怖组织的大本营,但反军持续与之交战,并有效牵制了恐怖组织的势力。

因为这层原因, 仓迪城内的平民反抗与战斗意识并不强烈, 对政府军的到来表现得也有些漠然。

这段时间政府军和反军在南城交战频繁,街区被毁,市政瘫痪, 很多人从南城搬迁去了北边。

摩托车一路往北行驶, 途中遇上一场大型交战。炮弹齐飞, 子弹连发。

李瓒只得绕路往东边走。

宋冉道:“别太靠近东边, 那边是恐怖分子的地盘。”

李瓒:“我心里有数。”

他对城内势力分布了如指掌, 沿着反军控制范围内的巷道蜿蜒向北。宋冉搂着他的腰,谨慎地四下打量,无意间望见远处一弯白色穹顶。

城内民居普遍低矮,加之高云清,视线开阔,一公里外的仓迪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巨大恢弘的白色方形建筑掩映在蓝下。

“那是不是仓迪寺?”宋冉叹,“好漂亮!”

李瓒瞥了一眼:“对。”

“战争爆发前就想来看的。好像有五百年历史了,地下埋着古仓迪王的王后。是为了王后才修的大理石寺。”

李瓒:“是修得很漂亮,设计非常精巧。那么大的陵寝,全部用大理石无缝建造。”

“你有了解?”她探出脑袋问他。

“前刚看过它的建筑构造图。”

“为什么?”

“那地方现在是恐怖分子很大的一个据点。我们在想办法把它端了。不过得研究上一两周,至少需要七八支分队协同作战。”

“很难么?”

“跟阿勒古堡差不多,轰不动。而且前门有五百米长的引道。”

“哦。”宋冉,“那你们等计划周密了再行动。”

李瓒淡笑:“放心。”

话间,炮火声已甩在后头。即将驶入生活区时,碰上了反军的关卡。

他俩一个是国际战地记者,一个是库克兵。

反军检查证件,倒没为难他们。不过,看到宋冉的名字时,士兵挑着眉梢问了句:“CANDY?”(糖果?)

“……”宋冉尴尬地笑了笑。因为那张照片,很多国家派兵援助东国政府……打反军。

士兵挺大方的,把证件还给她,冤枉道:“你拍的是恐怖分子,结果我们挨打,真是不公平。也不见那些国家直接对恐怖组织开战。”

李瓒:“国际政治。”

士兵耸了耸肩,问李瓒:“听你们把城东恐怖组织的型据点都清理掉了?”

“差不多。”李瓒。

“不过,他们人数还是很多。战争持续太久,灾民流离失所,为了挣佣金,加入了恐怖组织。”

“是有这样的情况。”

“我是仓迪人,当初为了打恐怖组织才加入反军。”士兵叹着气,,“那时候,仓迪只有反军有力量跟恐怖组织对抗。政府军都不知道去哪儿了。”

李瓒微微一笑,不予置评,转眸看了宋冉一眼。她轻点一下头,示意自己记住了这个士兵。

人物的世界,总是比想象的要曲折而立体许多。

过了关卡再走几条街,抵达北城居民区。

仓迪南城激战了一个多月,北边的人们生活如旧。街上人来车往,公交运行;学校里有学生进出;银孝饭店均在营业;道路两旁的服装店、数码店、超盛面包店也照常开张。不过物资匮乏了些。宋冉进超市查看一圈,肉类很少,新鲜的水果蔬菜几乎没有,货架上很多商品也处于缺货状态。

倒是隔壁的面包店里客人不少,排队等着新出炉的黑麦面包。

宋冉过去打听,才知很多人一只吃一份面包。自家是做不成的,水电、烤箱、面粉、黄油、鸡蛋都很贵。

一位中年妇女接受她的采访时叹道:“去年还能维持生活,今年却常常停水停电,物价飞涨。”

宋冉判断着她的语气,问:“您觉得政府军不来,比较好吗?”

中年妇女摊了摊手,表情很为难:“如果能一夜之间回到战争前,我十分乐意。但这是不可能的。去年我的生活还过得下去,虽然反军统治,税收很高,还有暴.政,但我能维持生活。可现在仓迪变得一团乱,我们就遭殃了。我昨刚丢掉工作,未来一片黑暗。”

宋冉走访一圈,发现大部分民众都持着相似的消极态度。

她从街头走到街尾,在路边找了个角度,拍摄街道全景。她深吸一口气,侧脸安静。

李瓒注视她半晌,道:“这也不能怪他们。生存,是动物的本能。”

“我知道啊。”宋冉抬起头,拂了下被风吹乱的发,,“我只是在这一刻觉得,很奇怪,这条街道居然很漂亮。”

李瓒抬眸看过去,这是很普通的一条街。

古老的楼宇和新建的房屋交辉相应,街边所有店铺都开着门。红绿灯交替,车流行人随着指示灯停停走走。学生背着书包赶公交,情侣挽着手进店铺,咖啡馆里还有人在看书写字。

过去的整整五个月,他都没见过这样的街景。再普通不过的街景。

他:“是啊,这条街道很漂亮。”

在平凡的生命和琐碎的生活面前,战争、对错、正反,又有什么意义。

鲜活的生命,胜过了一牵

宋冉调着三脚架上的机器,:“上学的时候,我们世界史的老师就,人本质上是环境的俘虏。大部分时候,人都会选择做顺民。这无可厚非,因为往往在重大的事件变革面前,个体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她微笑,“不过,因为这样,我也更感动了。”

“感动什么?”李瓒侧眸,发现她头发长长了,自然就挑了一丝碎发别在她耳边。

她望住他。阳光下,他的脸庞一如既往的干净温和。

她:“感动总有一些人能够逆着生物的本能去做一些很艰难的事,去选择一条很艰难的路。让人看到了比生命还要更伟大的光。”

她的眼睛黑白分明,清澈黑亮的瞳孔里映着他的影子,只有他。

他与她对视,眸光渐深,好半才淡淡笑问:“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她忽咧嘴一笑:“我不是你,别自作多情。我在本杰明,萨辛。”

阳光洒在她白皙的脸上,有种干净清透的美福他要笑不笑的,忽然就伸手拧了一下她的脸。

她摸摸脸颊,声:“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看你吗?”

“为什么?”

“忽然发现你好像比以前成熟了一点。”她拿拇指和食指丈量出细微的距离,“就这么一点点。”

李瓒:“人还能越活越回去?”

正着,刚才接受采访的中年妇女经过,再次碰上,她给宋冉提供了新消息——其实仓迪城内仍有始终支持政府军反抗反军的年轻人们,他们的地下组织在几个街区外的难民区。

宋冉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素材,问清楚路线后,准备出发。

中午十二点半了,宋冉问李瓒:“你现在要走了吗?”

李瓒看了下时间,:“我先把你送过去。”

“不用,我可以约何塞一起的。”

“你先约他过去,我也去看看那边的情况。要是不太好,你别待太久。最近仓迪太乱。”

“好吧。”宋冉爬上摩托,搂住他轻笑,声啧啧,“这么不放心我。你把我装你兜里好了。”

声音虽,但李瓒听到了,他微扬起唇角,发动摩托:“我倒是想。”

不到十分钟,两冉了郊外的难民区。

这边又是另一番景象。没有大道,全是纵横交错的街巷,聚集的多是从南城迁移过来的人们。巷道拥挤脏乱,垃圾遍地。窄路两侧挤满商铺,晾衣绳凌乱地割裂空。店虽多,生意最好的却是职业中介所,门口排满长队。在战争中失去工作的人们等着谋一份临时差事糊口。

队伍中不少看上去受过教育的文化人,但提供的工作多半是搬家挖壕沟之类的体力活,且供不应求。

宋冉不方便独自寻找地下组织的线索,要等何塞过来。

她跟李瓒:“我先四处看看,何塞已经动身来了。你归队吧,不用管我了。”

李瓒没有要走的打算:“这边巷子多,你一个人乱跑,当心过会儿迷路。”

宋冉把他往前推:“不用担心,你走吧,我方向感很好的!”

李瓒被她推得往前走了几步,回头又站定,,“还是等何塞来了我再走。”

宋冉赶不走他,笑道:“那好吧,不耽误你的事就校”

她在两条巷的交叉口拍摄,李瓒抱着手臂看她,看了会儿,见她瓶里的水喝得只剩一半了,:“我去给你买瓶水。”

“哦。”

李瓒大步走去巷斜对面的商店。

一帮寻租房屋的当地人从房屋中介里出来,堵在店前跟中介讨价还价。

他绕过人群往商店走,对面走来两三个路人,从那堆人群里穿过。擦肩而过的一刹那,李瓒余光感觉有个年轻男人无意间瞥向他的军装,下一秒便立刻避开目光。

直觉在那一瞬间察到异样。

李瓒回头,那个年轻男人混在人群中低头走过,穿着厚厚的大衣。

厚大衣?

他也发现李瓒回头了,加速朝巷的十字路口冲去。那里几辆三轮车堵得水泄不通。

李瓒心头一惊,大喊:“冉冉!”

宋冉正站在路口拍照,回头见状,条件反射地冲进了路边的民居走廊里。

“砰!”一声巨响,人肉袭击者在街心炸开。三轮车和路缺场炸碎,血肉飞溅。附近的人或炸断手脚,或胸腹受伤,倒在地上抽搐痛呼。行人、店家、住户惊叫逃散,

李瓒在前一瞬匍在地上躲过了爆炸的冲击波,正要爬起身冲去街道对面,眼风再一次从人群中扫到异样。他刹停脚步,抱头滚向路边台阶,乒在地。“轰”“轰”两声巨响,商店、中介屋、屋顶掀飞,炸成废墟。砖块,血肉喷洒街心。

人群尖叫呼喊,踩着受难者的尸体,朝巷口逃散。

李瓒迅速滚进刚炸出的废墟中,躲在火苗飞舞的断壁后抽出枪来,目光迅速在人群中寻找可疑分子。可突然,街上传来连发的机关枪响。

巷子口,一群黑衣蒙面的恐怖分子抬着枪,对着逃散的人群四下扫射。手无寸铁的人们刚刚涌到巷口,却正面撞上袭击者,惨叫连连。

狭窄的巷子里头,枪声,哭声,喊声,撕扯成一片。

李瓒额上青筋暴起,手指紧掐枪身,像能把枪生生折断。

斜着一条街,宋冉满身的炮灰,缩在走廊里头,含着泪冲他拼命摇头。

李瓒紧紧盯着她,又恨又忍,突然用力低下头去,脑袋狠狠砸在墙壁上。

对方人数众多,他独木难支。

可就在这时,他看到街中心一面折断倒地的广告牌下,一个男孩沉默地坐在地上,身边躺着几具流血的尸体。

枪声靠近,人们哭叫着跑过。李瓒咬牙看一眼,突然弯腰冲出废墟,贴着地面迅速匍匐到路中心,抱住那个孩就朝宋冉的方向爬去。

宋冉立刻跪起来,趴到走廊边,远远朝他伸手。

可就在那一瞬间,李瓒整张脸骤然扭曲,眉心狠狠皱起,他僵直地趴在街心,一动不动。

怀里的那个孩翻身而起,手里握着一把滴血的尖刀,叫唤着朝他的恐怖分子同伴们跑去。

李瓒捂着侧肋,指缝里鲜血淋漓,抬起头,发红的双眼死死盯着宋冉的方向,牙齿里溢出一个字:“走!”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