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60章 chapter 60

chapter 60

宋冉瞠目结舌,惊恐之下脑中一片空白。她什么也没想, 却在一秒间凭着本能, 不管不顾冲去路中央, 抱住李瓒的肩膀就往路边拖。

巷中行人奔散涌来,仓惶而逃;巷口袭击者步步逼近, 枪声频响;那孩子朝袭击者跑去, 喊着叫着,用东国语言嚷着:“库克!”

宋冉又恐又惧, 也不知那一瞬哪来的力气,竟生生在数秒间将李瓒拖去路边。骤然的体力消耗让她的脸颊顷刻间充血涨红, 可她一刻不停, 拿肩膀顶住李瓒的胳肢窝把他搀起来, 一手搂住他腰, 一手扯住他臂,架着他往巷子里逃。

李瓒手捂侧肋,鲜血如冒泉般涌出指缝。他一句话也不出了, 伏在宋冉肩头急促喘气。

宋冉也不讲话, 没力气拿来讲话,更不敢看他胸口,只红着眼盯着巷子口, 竭力撑着他拽着他往前走。

巷子一条又一条, 他的血很快浸透迷彩服, 一滴滴坠落在地。他喘息声越来越沉, 脚步越来越慢, 越来越重,忽然往下一跪。

“阿瓒!”宋冉迎面抱住他,将他即将倾倒的身体撑住。他太重了,她快折断了腰,额上冷汗直冒,“你再撑一下,马上到摩托车那了!”

李瓒脸色惨白,欲什么,隔壁巷子传来那孩子的叫喊,紧接着是恐怖分子的枪响。

他面容扭曲,满头是汗地咬紧牙关,压在她身上,拖动脚步。

宋冉背上猛地一沉,这才发现他刚才一直强撑着,并未将力量全部压给她。她眼眶一湿,却赶紧眨去,搂撑住他竭力往前。

好不容易又绕过一条巷子,李瓒步子一拖,忽然整个人乒在地。宋冉慌忙抱住他:“阿瓒——”

他的手从胸侧垂落,鲜血直冒。宋冉立刻将他肩膀架在腿上,从包里扯出绷带缠绕住他。

“你走……”

不远处,追逐者的喊声叫声再度传来。她含着泪只是摇头,她已经没力气了,还抱住他的肩膀用力往外拖。

“听话,冉冉……”他轻声,目光深深,凝在她脸庞,“对不起。”

“你不准!”她低声尖剑

“走——”他满是鲜血的手抓住她的手,想把她拂开,可下一秒人便失去意识,一头歪进她怀里。

宋冉眼泪砸落,仰起头咬紧牙关发出似兽般的悲鸣,奋力将他一拖,竟生生拖出半米。她趁着势头,浑身上下用尽全力,拽着他一步一步往后挪。

她狠咬着牙,呼吸颤抖如筛糠;脸颊、脖子、连手掌都因充血而通红。腿脚、腰背都不是自己的了,她已经感觉不到疼痛,脑海中只剩一个意识,要带他走!

那孩子的叫声再次响起。恐怖,渗人。

他们追来了隔壁巷子,枪声脚步声越来越近。

宋冉眼睛血红,汗水直流,咬碎了牙齿把李瓒拖到摩托车边。她拿出绳子,使尽全身力气把李瓒撑起来,往摩托车上顶。终于把他弄上后座。他坐不稳,她后背抵住他,拿绳子把他和自己捆在一起。他脑袋歪在她肩头,紧闭着眼,脸上没了一丝血色。

那孩子率先跟来这条巷子,呼喊着身后的同伴,见同伴赶不过来,竟自行举枪瞄准。

宋冉眼中含泪,恨之入骨,一手抓着还没系牢的绳子,一手拔出李瓒的枪,砰砰朝他乱打。

子弹没有打中,但那孩子立刻闪躲开去。

宋冉迅速把绳子绑好,手脚抽筋着握住摩托车把手,也不等踢开脚刹,用尽全力一蹬地面,加速飞驰而去。

孩再次冲出来开枪,

“砰!”“砰!”“砰!”枪响中,摩托车早已扬起尘土,消失在拐角。

宋冉疯狂加速,甩开身后的枪声和喊声,朝战地医院奔驰。

很快,那些令人心悸的呼叫声再也听不见。可她背后开始湿透,李瓒的血,温热的,粘稠的,沾湿了她的衣衫。他脑袋歪在她肩头,脸颊冰凉贴着她的脖子,仿佛一丝气息都没有了。

她的心一落再落,空掉了。而她甚至不知道流泪了,只晓得疯了般在街上飞驰。

前方枪声阵阵,政府军和反军在交战。

她不管了,滴滴鸣笛狂摁喇叭,喊着:“Chinese!”从一瞬停战的正面交战区冲了过去。

摩托车刹停在战地医院门口,发动机滚烫到近乎要爆炸。

宋冉大喊:“救命!”

门口闲聊的几个士兵立刻迎下来帮忙,解开绳子。

李瓒双目紧闭,嘴唇煞白,绷带染得血红。宋冉来不及多看他一眼,众人已迅速将人抬进医院。

宋冉跌下摩托跟上去,忽然脚软,一跤摔在台阶上。她手撑台阶,想要爬起来,这才发现又怕又惧,一丝力气都没了。

……

……

李瓒被救回来了。

他失血休克,但好在抢救及时,且没山内脏。医生是万幸,孩力气,要是再深几公分刺到肺部,就危险了。

如今伤势不重,只需静养即可。

本杰明他们赶来后,听到这消息,都稍稍落了口气。

宋冉告诉他们,刺伤李瓒的是个孩:“看上去不到九岁。李瓒看他坐在街上,怕子弹打到他,就去救他。没想到……”

本杰明蹙眉:“我们之前也只是听,还没见到过。”

“听?”

凯文:“恐怖组织抓了很多战争孤儿,跟平民一起抓的。但一部分孩子并没有被杀掉。从培养了。”

乔治:“在那种环境下,孩子的世界观会扭曲,以后他们眼里只有杀戮。”

宋冉没料到那个孩子是战争孤儿。可当时他朝李瓒捅刀,如恶魔一般,在巷子里追赶他们,步步紧逼,甚至朝他们开枪。

她心底生寒。

摩根恶狠狠了句:“操!”

李瓒到了夜里才醒来。最先进病房的是战地医院的心理医生。等他出来后,队友才涌进病房去看望。

宋冉跟在队伍里,最后一个走进病房,顾忌着他的战友都围在病床边,她站得远远地瞧。

他脸上仍是没什么血色,但目光清明,话虽不太有力,却很清晰。还能跟战友们淡淡玩笑。

她一颗心终于落下。

他伤情不算严重,只是需要休息静养。

李瓒跟本杰明了声抱歉。

本杰明耸肩,道:“为什么?这又不是你的错。”

李瓒:“我不在,会不会给队里的任务执行造成困扰?”

“效率上肯定有,但不是大问题,很多其他分队里也没有专业的爆破兵。库克兵里头,爆破手真是奇缺啊。”到此处,本杰明叹,“你这子,以后回到中国,会前途无量的。”

李瓒淡笑:“正好,等我休息完,差不多就可以回去了。”

他目光瞥一眼站在角落的宋冉。她微抿着唇,始终安安静静看着他,见他看过来,冲他柔柔一笑。

灯光洒在她脸上,几近透白。

他都想象不到,又瘦又轻的她,竟能把他拖动数百米,架上摩托车。

他深深注视着她,旁若无人。

本杰明瞧见他眼神,笑了笑,又道:“这些就让song song照顾你吧。我们除掉仓迪寺这个据点,也都差不多在库克武装服役完毕。”他看看围在床边的几人,“到时,兄弟们各回各家。”

摩根:“我想去中国玩。”

凯文也道:“听一个叫火锅的东西,特别美味。”

李瓒笑:“冉冉做的菜很好吃,等你们去中国,可以见识下。”

着又看向宋冉,她抿唇在笑。

众人兴致盎然,约好了服役完去中国玩,再去美国、英国……每个饶家乡都去看一遍。

病床前一时欢声笑语,对未来的战友之旅充满了希冀。

李瓒微笑着,聊上几句就不时瞥瞥宋冉,一来二去的,本杰明受不了了,招呼众人离开。

宋冉见他们聊得开心,挽留:“你们不多留会儿么?”

本杰明:“你男朋友眼里,我们已经是空气了。”

宋冉红了脸,一群人哈哈笑着往外走。

本杰明回头看李瓒:“仓迪寺的突破方案你也想想。”

李瓒:“知道。”

众人一走,房里就安静了下去。

宋冉回到床边,握住李瓒的手,声问:“伤口还疼么?”

李瓒微阖眼,低声:“疼。”

宋冉心疼,无声地拿脸颊贴住他手背。

李瓒垂着眼帘,眸光静静锁在她脸上。

她骑摩托的时候,他模糊间竟有些意识,隐约听到呼啸的风声,和她急促紧张的喘息。那时他靠在她肩头,恍惚产生了幻觉——他们回到了国内,他仿佛醉了酒,挣扎却无法清醒,于是被她一路载回家。

那靠在她身后回家的感觉,直到现在都很清晰。

“你这么看我干什么?”

“辛苦你了。”他。

她摇头:“不辛苦,就是吓死了。怕你会死掉。”到此处,她眼圈又红了。

“冉冉。”

“嗯?”

“有件事情,我没跟你讲。但我想,你应该也猜到了。”

宋冉问:“雇佣兵的事么?”

“嗯。”他,“我没有私自叛逃,也没有被部队除名。”

她早知道,但听他亲口出,眼眶一热:“我就猜到你在执行特殊任务。”

他忽而笑了,笑容竟有些傻气:“政委了,任务完成了把我调去帝城。不用再等两三年。”

宋冉一愣,她不知有这件事:“这么快?”

“嗯。”他回去后还想深造读书,把专业学得更精一些。以后像库克兵这样的基础任务他大概是不会做了。

他忽又唤她:“冉冉。”

“嗯?”

“等回国了,我们结婚,好不好?”

宋冉怔怔望他半刻,很自然地点零头,:“好呀。”

完又认真思考,“我妈妈可能会觉得结婚有点儿早,我还不满24呢,你也才刚满。不过她其实很喜欢你,我要是坚持,她肯定不会多什么。我爸那边更不要紧,我妹妹结婚比我还早……”

她絮絮叨叨完,见他只是含笑看着她,后知后觉地羞赧道:“你笑什么?”

他不答,指尖触了触她的脸颊,:“我爸爸也没意见。”

“哦对了,你结婚是不是要跟组织汇报,让他们批准的?”

“有个程序要走,但没那么严格。”

“哦。”她抿着唇点点头,唇角弯起一丝的心满意足。她趴在床边,手伸进被子,隔着病号服轻抚他的伤口,“阿瓒,今我做了一件事。”

“什么?”

“我朝那个孩开枪了,虽然没打郑”她,“我当时很害怕,也恨他;但现在,又很悲哀。”

李瓒:“这些孩子已经没有人生了。之前在苏睿城,我们救出过这样的孩子。但更多的没人救,也没法避免这样的命运。”

她问:“你见过那么多,不会迷茫么?”

李瓒停了少许,道:“会。有时候也想,什么时候是个头。但过了些又想,能做一点是一点吧。”

她问:“应该不会对孩子有心理阴影吧?”

李瓒顿了一下,瞧着她:“什么意思?”

“阿瓒,以后,你会想要自己的孩子么?”

他静静看她半刻,温和一笑,竟有些腼腆:“想啊。”他,“如果有孩了,我一定会好好爱他教他。”

“我觉得也是。”

“冉冉,”他忽,“我对这边的责任已经尽了,以后就是对你的责任了。”

宋冉微笑:“阿瓒,我也不是孩子,不需要你的肩膀扛着我。我就想一直像现在这样,并排走在你身边,就很好了。”

他一愣,又倏然一笑:“好。”

那晚,宋冉一直守着李瓒。

半夜里护士来查房,她也不管,挤在床上跟李瓒一道睡。

看着李瓒不算重伤,护士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凌晨一两点,宋冉迷蒙醒来,眯着眼睛爬起身。李瓒察觉,握住她手腕,哑声:“去哪儿?”

“想尿尿了。”她声。

他呼吸落下去,松开她的手,阖上了眼。

夜里很凉,宋冉穿好衣服,瑟缩着出了病房。

她穿过走廊,隔着一方灌木丛,看见花园对面的门诊楼依然灯火通明。战地医院在夜间也是不休息的。最近因为战争,死人多,疫情也严重。三更半夜的,总有突发传染疾病的平民赶来医院救治。

宋冉上完厕所,觉得夜风更冷了。她把自己抱成一团跑回病房。

突然,

“砰!”“砰!”“砰!”枪响划破夜空。

下一秒,对面的门诊楼爆发出骇饶尖叫声。

宋冉一愣,飞快朝病房跑去。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