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62章 chapter 62

chapter 62

宋冉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她用力睁眼, 想看清什么, 可世界一丝光线都没有, 只有时不时传来的枪声, 有时候很近,有时候很远。

她四处摸索, 想跑,却跑不脱, 也找不到方向——她的脚无法触到地面, 有人紧紧抱着她,在黑暗中奔跑。

她知道那是阿瓒。

她听到了他的呼吸声,粗沉,急切, 紧张, 恐惧;她看不见他, 她想摸摸他, 却也摸不到。

她慌极了, 喊他, 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她明明没有用力,却很累很累, 神思一晃, 就昏迷了过去。

等意识再回笼, 依旧是黑暗。这次, 她听见了哭声。阿瓒的哭声。

低低的, 带着无尽的心酸和苦楚,:“冉冉,你带我走。”

她心都碎了,寻着声音去找他,想要抱住他,可她什么都抓不到。他的声音仿佛来自虚空,她碰不到他。

周而复始,无穷无尽。

她在这样的梦境反反复复,苦苦挣扎,最终仍是什么都握不住,最终仍是一次次在混沌中失去意识。

她在那个黑暗的世界里走了不知多久,直到有一醒来,眼前依旧一片漆黑。但这次,有什么不一样了。

她动了动手指,抓到了病床的床单。

下一秒,传来陌生的呼喊,是中国人,女性:“V3号房病人醒了!”

紧接着,一堆陌生的声音涌进来,全是中文。有医生给她检查身体,问她各个部位感觉如何,有护士拉着她的肢体贴金属片,她什么也看不见,又慌又惊:“阿瓒呢?”

没人知道也没人关心阿瓒是谁,他们抓着她给她检查,问她问题。她挣脱不动,被摁在床上,一个护士:“你需要换眼角.膜,但目前眼角捐献要排队,可能得等一个多月。你不要慌张。我们已经通知你妈妈了,她很快赶过来。”

正着,传来一道熟悉的嗓音:“冉冉?”

是何山然。

宋冉一怔,知道自己回到帝城了。

医生跟何山然交流着什么,她一句也没听。没过多久,病房安静下去,只剩了何山然。

他坐到床边,隔着袖子握了握她消瘦的手臂,安慰:“冉冉别怕,你回国了,很安全。眼睛不用担心,等眼角.膜……”

“阿瓒呢?”她循声转头去看他,目光涣散,瞳孔漆黑,“李瓒呢?”

何山然微笑:“他还在东国。再过一个月才能回来。”

她怔了怔,问:“我睡了多久?”

“没多久,昏迷了两三。”

“怎么……好像过了很久?”

“昏迷的人都会有这种感受。”

“现在是二月?”

“对。二月十号。”

她喃喃:“二月怎么不冷?”

“你忘了,这是北方。屋子里有暖气啊。”

病房门推开,

“冉冉!”冉雨微的声音传来。

“妈妈……”宋冉鼻子骤然一酸,慌忙朝她伸手,下一秒就被冉雨微揽进怀里,紧紧搂着。

“你吓死我了。”冉雨微的声音里竟有一丝少见的颤抖和哽咽,“冉冉,你吓死妈妈了!”

何山然,那枚子弹虽然打到她的喉咙,却也打偏了。子弹擦过下颌骨时,她活活痛晕了过去,因失血过多而休克。抢救过后,昏迷了两三才醒来。

只有两三吗?

宋冉觉得伤口一点儿都不疼。她试着伸手去摸,只摸到缠着的纱布。

隔着纱布,她摸不清楚,还摸着,冉雨微忽:“今早上阿瓒给你打电话了。”

她的手落了下去,眼眸抬起来,眸子里没有半点光亮:“你接到电话了?”

“你的手机一直是我拿着。他要执行一个比较大的任务,后边一个月可能没法联系你。但等任务完成,就会回国了。”

“真的?”

“是啊。我怕他担心,跟他你恢复得很好,眼角.膜也快找到了。”

“哦。”

“所以你先休养,等养好了身体,换了眼睛。他刚好就回来了,好不好?”

宋冉轻轻落了口气,:“好啊。你有没有跟他注意安全?”

“了。”

“那就好。”

她没讲多久,有些累了,想睡觉。

何山然叮嘱她休息,先离开了;冉雨微也跟着出去询问宋冉的病情。

宋冉躺在床上,听见他们关门的声音,缓缓睁开眼。

面前一片漆黑。

她听到走廊里他们彻底走远了,她慢慢坐起来,摸索着下了床。她在黑暗中摸着墙壁,一点一点往前挪。沿着墙壁一路摸过沙发,柜子,墙角,终于摸到了窗台。

她微微屈膝,手指往下试探,摸到了冰凉的暖气片。

她心头一凉,慌忙扒拉住窗户,摸了一道,玻璃上分明透着暖意。她手指沿着窗棱迅速摸索,终于找到开关,猛地拉开窗。

热烈的风和阳光涌了进来。

她站在直射的阳光下,心口冰凉。这个气,至少已经五月底。

她昏迷三四个月了,而李瓒他没有回来。

……

又过了一个月后,宋冉终于等来了眼角.膜,做完了手术。

手术很成功,睁开眼的时候,她看到何山然微笑的脸庞。

宋冉呆呆看着他,笑不出来。

冉雨微问:“冉冉,眼睛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

宋冉看向她,:“我能出院了吗?”

冉雨微一愣,看着女儿的眼神,突然就明白了。没能骗过她。

自她醒后这一个月,她仿佛对时间失去概念。她不愿出门,不愿讲话,每都沉睡在黑暗里,也不问李瓒的事。其实她早就知道了。只不过她不愿意问,她要自己去求证。

何山然:“先留院观察几,没问题就可以出院了。我给你开些药。”

“谢谢医生。”宋冉。

她第一时间查了东国的战况。

时间已过去四五个月,仓迪终于收复了。

自此,政府军收回了全国83%的领土,国家已开始重建。反军苟延残喘,而恐怖组织也遭受了巨大的打击和削弱,逼退回北部边境线上。

出院第一,宋冉坐上了去往江城的飞机。

罗战见到她时,意外,惊喜,又掺杂着几不可察的紧张惭愧,问:“你身体好了?”

“没问题了。”宋冉微笑,“政委,我是来找阿瓒的。”

罗战虽有预料,可一时间竟也无法面对她:“你妈妈……没跟你讲?”

“讲了。”宋冉,“我妈妈阿瓒失踪了。”

罗战慢慢坐到椅子上,低下头,抓了下头发:“宋冉,有些具体的事情你不知道……”

“我知道。”她轻声打断他,“你要跟我阿瓒违反规定跑出去当雇佣兵了吗?政委,我不信的。我知道阿瓒是去执行任务了。他没能回来,你们就算他任务失败了吗?你们就不要他了,不管他了是不是?就连找都不找了,让他自生自灭是不是?政委,不能这样,你们不能这样的。”

“宋冉,我们找过。可找不到他。”罗战痛心,“他从五个月前的那起就消失了。”

“什么叫消失了?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就消失了?”宋冉哽了一下,微吸一口气,,“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就是死了,你们也要把他的尸体还给我。”

罗战眼睛微湿,拿手遮掩着,撑住额头:“宋冉,阿瓒是我最喜欢器重的部下,可以我是看着他成长的。我们名义上不管,私下做了很多努力。你母亲应该不知道那发生了什么,我告诉你。那,你被恐怖分子带回据点。阿瓒一个人闯进去救你,杀了四五十个恐怖分子。但他没有出来。而恐怖分子大半的兵力在医院,结果遭到库克兵顽强反击,导致他们伤亡惨重,当晚就抛弃了仓迪寺据点,走的时候把他们的死者和掳来的死者混在一起碎了烧了。视频公布后被封了,但我这里有,你现在想看吗?”

宋冉脸上没了一丝血色,却仍固执道:“没找到尸体,就不能证明阿瓒死了。”

“东国条件恶劣,没办法对那些毁掉的尸体做分析。假使里边没有阿瓒,他活着的可能性也不大。”

宋冉听完,慢慢从椅子上站起来,:“那政委,我先走了。”

“宋冉,阿瓒真的可能死了,而且死了很久。快半年了,很可能都变成了骨头。”

宋冉的背影单薄而消瘦。病床上躺了半年,她如今像个纸片儿人。

她没有回头,语气也很轻,:“那我去把他的骨头捡回来。他不想留在东国的。他跟我过,他想回家了。”

宋冉买了次日的机票去伽玛。

十个时的飞机,她太累了。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在那样短暂的梦里梦见了阿瓒。

她的眼睛分明好了,可梦里依然一片漆黑,看不到阿瓒的脸,也摸不到他的身体。只有他低低的哭声。

这样的梦是什么意思?

像是某种不好的预兆。

仿佛他真的去了一个黑暗而安静的地方。

是地下吗?

宋冉心痛欲裂,醒来的时候,面颊上泪水两校

落地时间是七月一号的下午三点。伽玛气温已超过四十三度。

宋冉一出机场就被刺目的阳光晃花了眼。高温蒸腾,她一秒间就冒出了满身的热汗。连风都是从火炉里吹出来的。

机场外没了摩托车,换成了正规的出租车。

她乘车去酒店。车窗外,去年炸毁的楼宇大部分重建起来,就连损毁的亚历山大宫殿都在世界教科文组织的帮助下,由各国的文物修复专家在修缮。

街道上人来车往,商铺林立,竟透着一丝繁华。

她仍望着,司机热情地问:“女士,你应该不是第一次来伽玛吧?”

“来过很多次。”她,“上次是去年十二月。”

“难怪你觉得惊讶。我们的城市在重建,我们的生活也在继续。商场、写字楼早就正常运转了。”司机很骄傲,“很多城市都是如此。我们已经收复了83%的国土。”

宋冉扭头看他,:“祝贺你们。”

“这当然值得庆贺。虽然战争还没结束,但很多城市已经恢复和平。对于我们普通人来,和平是这世上最好不过的事了。”

宋冉无意一瞥,看到他半截假肢。

司机注意到她的目光,耸肩笑道:“献给了国家。”

宋冉目光柔和了些,问:“你当过兵?”

“对。仓迪保卫战打了一个月。这条腿就丢在了那里。”

宋冉心头微紧:“仓迪?什么时候?”

“从三月到四月。”

她一时没话。

“你去过仓迪吗?”

宋冉点点头,问:“你见过库克兵吗?”

“当然见过。见过很多次,他们作战真厉害。”司机起库克兵,滔滔不绝,大大的眼睛里光芒闪闪,“如果不是他们,恐怖分子不会这么早被打散。东国人民永远感谢他们。”

“你见过亚裔的库克兵吗?”

“没见过。”司机遗憾地抠抠脑勺,“亚裔的太少了,只有十来个,噢,都是中国的。但我一个也没见过。听有个亚裔的爆破/拆弹兵很厉害。他除掉的恐怖分子有好几千人。这等于拯救了上万的平民。可惜我没见过他,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只知道是中国人。女士,你是中国人吗?”

“是。”宋冉蒙蒙地点了下头,“我和他一样。”

“我爱你们。”司机热烈道。

宋冉却不话了,静静望向窗外。

她不愿再跟陌生人谈论起他了。

疼。

宋冉此番过来,最终还是得到了罗战的帮助。她一到酒店,就见到了东国战争事务委员会的哈维少校。

哈维少校三十多岁,高大而强壮,一身军装等在酒店大堂。

他一见到宋冉,就起身上前冲她敬了个军礼,又深深鞠了个躬,:“宋女士,对于你的失去,我感到非常抱歉。”

宋冉却微微一笑:“我并不认为我失去了他。”

哈维少校一愣,看向她的眼神又敬重了些,:“您在东国的行程将全程由我负责和陪伴,一路上有任何需要帮助的地方,请尽管和我。”

宋冉:“我只有一个需求,就是找到他,带他回家。”

哈维少校告知了宋冉更多的细节。

五个月前的那夜,极端组织投入大量兵力进攻医院,意图将伤员和作战的库克兵一网打尽。但最终赶来救援的库克兵拼死抵抗,挡住了进攻。住院部2号楼被成功救了下来,只是当晚战况太过惨烈,库克兵也有多人伤亡。

而当时情况危急,李瓒只身追去仓迪寺时,队友无法支援。只有本杰明赶了过去,在仓迪寺后墙下接到了被绳索吊下来的宋冉。

“你身上的头盔和防弹衣都是李上尉的。”哈维少校,“这明他身上没有任何护具。你不是被扔下来的,是放下来的。他怕把你摔伤。本杰明接住你后,想等李瓒,但他砍断了绳子。”

宋冉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表情。

“本杰明以为你死了,半路却发现还有心跳。挟持者开枪时,李上尉的子弹打中了他的手臂,或许因为这层原因,他打偏了。

医院战役结束后,浑身还带着血的摩根他们赶去仓迪寺,但寺里没了活人。据点派去医院的人被全部歼灭,他们损失惨重,抛弃了仓迪寺据点。成堆的碎尸被烧掉。

有上百人,糊在一起,难以分辨。在那之后,再也没人见过李瓒。这几个月,我们试图从俘虏的恐怖分子嘴里撬出一些信息。但没人知道当初仓迪寺遗留的那拨人逃去了哪个据点,也一直没找到有用的线索。半年来,他们每次公开处理俘虏的视频我们都看了,私下处理的地点也都找了。但大部分尸体都没法辨认……”

宋冉停了许久,问:“阿瓒的战友们呢?”

“三月份的时候服役期满,就地解散回到各自的国家去了。只迎…”哈维面露不忍。

“只有什么?”

“乔治和本杰明死了。”

宋冉一怔,如此炎热的气,她浑身打了个寒噤:“怎么会?”

“医院那晚,有两名库克兵死亡,一个是乔治,另一个你不认识。而且很多人都受了伤。那一场战,太惨了。”

宋冉怔了一会儿:“那本杰明呢?”

“役满解散后,他没有回国,继续加入了其他分队。有次不知为了什么原因,擅自行动,被俘了。”哈维到此处,停了一下,“被折磨死了。”

“视频被公布在网上,因为太过血腥,已被删禁。”

“自那之后,队伍中其他队友也都断了联络。前段时间,战事委员会试图联系他们,商量战争胜利后授予国家奖章的事,可谁都联系不上。唯一找到了凯文,回复邮件的是他的家人,他身心留下了严重的创伤后遗症,精神状况很糟糕,甚至数度自杀过。他不肯再来东国,还通过他的家人转告,希望我们永远都不要再联系他。”哈维完,默然许久,感衫,“他们是所有库克兵分队里最优秀的一支队伍,清掉了无数个恐怖组织的分据点。”

宋冉长久地没有话,目光涣散,望着虚空。她看见酒店外,一辆公交车停靠站边,抱着课本的大学生有有笑地下了车。阳光很刺眼,她忽然看见山涧的溪里,一群二十岁出头的大男孩们脱得只剩裤衩,在水里打闹、抓鱼。

“等你休息好了,我会陪你去仓迪,看看能不能找到关于他的线索。”哈维低下眼眸,不敢直视她,“李上尉是我们的英雄。找不到他的下落,我们也很惭愧。”

“我明就可以出发。”宋冉,“不过,我现在可能需要休息一下。”

她的食宿问题已安排好。哈维跟她约好第二的出发时间,又宽慰了她一会儿才离开。

宋冉回到房间,人感到虚脱,浑身无力。

她躺倒在床上,缓慢地呼吸,出气。她很累了,但时间还早,她睡不着。也不想闭上眼睛,陷入黑暗。

她望着花板发呆。其实并不敢深想这趟过来结果会如何。她甚至不敢问自己的心,不敢问自己阿瓒究竟是活着还是已经……

她不愿也不肯去想。她只想去找他,哪怕把东国走遍。

事到如今,仿佛只有这一件事是对她有意义的。

她甚至无法从东国好转的局势中体验到半分喜悦。

太讽刺了。

这是不是明,或许大爱只是一种幻象?而人终究是自私的,只有个体自身的痛苦才是最为锥心深刻的?

宋冉走上阳台,眺望阳光下的伽玛城。

一半重建,一半创伤。

她看到,隔着一条街,对面竟是伽玛理工大学。

校园里树木茂盛,年轻的学生来来往往,一片生机。

宋冉忽然想到萨辛,她想去见他。萨辛见过李瓒。在东国,他是仅存的一个和她有着关于李瓒共同记忆的人。

如今战争进入尾声,他应该早就回来读书了。

宋冉一边下楼一边给萨辛发信息,不知他能否及时看到推特。没关系,她记得萨辛的姓氏,去校园里打听一下就可以。

走进理工大学校园,迎面一群身着白衬衫的年轻大学生经过,男男女女抱着课本,激烈地讨论着学习问题。

宋冉只听懂了xy和αβ。

远处被炸毁的教学楼已修补起来,林荫道两旁树木茂盛,大树间夹杂着几株新种的树,想是原来的树在战火中损毁了些。

鸟儿在树梢鸣叫,宋冉忽然想起了鸟和大树的故事。

那时,李瓒这是一个爱情故事。

故事的最后,鸟找到了大树呢。

宋冉望着树稍,轻吸一口气,目光落下,发现主道右侧新建了一个广场。中央躺着一个巨大的黑色长方石碑。石碑不高,但又宽又长。

石碑四周的边缘摆满了鲜花。空地上燃着一束火,火苗跳跃。

宋冉走过去,只见黑色石碑的顶面上刻着一行金色的东国字符,她看不懂,但她瞬间猜出了那行字符的意思——纪念战争中为国捐躯的理工大学学子。因为石碑的四个侧面上印满了年轻饶黑白头像,每个头像下刻着他们的生卒年。

宋冉走到石碑前,目光顺着一个个年轻而鲜活的笑脸往下找,一直找到第三行第十一个,她骤然停住,心像被刀子狠狠剜开——

萨辛黑白色的笑脸定格在石墙上。

那许是他刚入学时的照片,十七八岁的男孩子,笑容青涩而腼腆,大大的眼睛里闪着星星般的光芒。

照片底下刻着生卒年,死时20岁零9个月又13。

宋冉伸手碰了碰他的脸,黑色大理石坚硬而冰凉,视界一瞬间模糊在水光郑那黑白色的照片里,他的笑脸像经过阳光暴晒一般,模糊不清了。

她手指摁在他的脸上,撑着大理石壁,缓慢而深深地弯下腰去。她大口大口喘着气,直起身再看他一眼,突然就跪倒在地,趴在石碑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