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63章 chapter 63

chapter 63

重回仓迪, 物是人非。

仓迪城的战争在今年五月初才彻底结束。如今过去两个月, 城市尚未从废墟中恢复元气, 路边到处搭着脚手架, 堆着建筑材料。铲土车、起重机轰隆鸣响。整座城市像一个巨大的工地。

唯独那座白色的仓迪寺, 寂静地伫立在东方的地平线上,毫无损毁;连大理石穹顶的轮廓看着都那么柔和, 映在蓝下,美轮美奂。

“我能去看看吗?”她趴在车窗边, 忽然问道。

哈维少校顺着她目光看过去, 明白了:“当然没问题。”

恐怖分子撤走之后,仓迪寺里里外外清洗干净,如今已恢复原样。不少当地人过来参拜祈祷,外国面孔混杂在人群中, 不知是记者还是游客。

宋冉顺着长长的引道走去, 仓迪寺恢弘大气, 寺体雪白。然大理石在阳光下闪着细碎的荧光, 像一只安放在蓝下的精致宝海

她脱了鞋, 踩着沁凉的大理石地走进寺内, 空气阴凉下去,光线也有些暗淡。

五彩斑斓的光束从井投射而下, 如流瀑。

她抬头, 五六十米高的穹顶之上绘着仓迪王与他的后, 各路神灵围绕四周。阳光照在巨大的圆形彩色玻璃上, 缤纷耀眼。

不少平民跪在穹顶之下诵经。

宋冉顺着石阶走上四层, 找到寺宇背后那处眺望台。

那是一个很的隔间,大理石壁表层的血迹已清理干净,但然石头表面有吸收纹。暗黑的血迹大块大块,沉默而不可撤销地渗入地板、墙壁、甚至花板的纹路里,泼墨一般。

风从窗口涌进来,吹得她心头一阵冰凉。

她到窗边朝下张望,很高,她有些晕眩,努力要回想什么。可那夜被击中后,她一点儿知觉都没有,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身后,哈维少校问:“你觉得不舒服吗?”

“没事。”宋冉回头,“我们走吧。”

宋冉很快在仓迪安置下来,但搜找工作并不顺利。

她走遍了仓迪市内的难民营,一家一家地找;她看过无数难民和伤残士兵的脸,却始终没有李瓒的身影,连见过他的人都没樱

她觉得有些荒谬,他为这座城市付出那么多,竟没一个人知道或记得他的容貌。

她以仓迪为中心,辐射至四周城池,继续寻找。

时间一晃,从七月初走到了七月尾。依然没有李瓒的半点消息。

七月三十号那,仓迪北部80公里的国家边境线上爆发了一次政府军对恐怖分子据点的围剿行动。宋冉闻讯赶去。

据点被毁,政府军救出了一部分俘虏。

那些战俘已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神志不清。宋冉端详他们的脸庞,一个个地找,一个个地问:“你们有没有看见一个亚裔男人?”

没有人能回答她。

当最后一个战俘被带出来时,宋冉的心一落千丈。

出来的政府军士兵对哈维,里边还有很多战俘的尸体,是部分恐怖分子逃走时刚杀掉的。

宋冉跟着哈维进去,走过一间间牢房、黑屋、水牢。她忍着毛骨悚然的寒意,在满是血迹和刑具的地上搜寻,翻动一个个死者的身体。

没有,依然是没樱

罗战他消失了。

他真的就像消失了一般,连半点痕迹都没留下。

驱车回仓迪的路上,宋冉累得闭了会儿眼,可就是这一会儿的功夫,她梦见阴暗的牢房,斑驳的血迹,黑暗中传来他低低的哭声。

她立刻睁开眼,满头冷汗。

一路回去,静默无言。

汽车驶进仓迪城,她忽:“上校,谢谢你这一个月的帮忙,但之后你不用再陪着我了。”

哈维一愣:“你不找了吗?”

“我还会继续找,可或许,这不是一两能有结果的。你去做你的工作吧,不用在我这儿耽误时间。”

哈维迟疑半刻,终于:“我等周一离开。之后你有任何需要帮助的地方,请一定要联系我。”

“我会的。”

隔了一日,八月一号那,宋冉听仓迪西郊新增了一家收容所,收留了许多近期从北方战场上流浪而来的人。

她立刻赶去。

收容所里臭气熏,义工们来不及给每个人清理,士兵们平民们衣不蔽体满身泥垢地倒在地上大睡。

气炎热,苍蝇翻飞。

她找了一圈,没找到李瓒,又一个个地去问:“你们有没有看见一个亚裔男人?”

连精神出了问题口齿不清的人她也去问。

可没樱

谁都没有见过一个亚裔男人。

谁都没有见过她的阿瓒。

回酒店的路上,宋冉做了决定,她打算收拾行李去更北的地方。在那里,一定有更多这样的收容所。

进到酒店,哈维在大厅里等她。

宋冉:“你是来和我告别的吗?”

“不是。”哈维,“有个人找你很久了。”他指了指她身后。

宋冉一怔,回过头去,却是摩根。

四目相对,宋冉眼中漫起泪雾,快步朝他走去。

摩根给了她一个拥抱,身高过一米九的黑人硬汉在这一刻红了眼,低下头,哽咽:“Ruan,我非常抱歉。”

“没事。你过得还好吗,摩根?”

“不好。”摩根湿着眼睛,微笑,“Ruan,我必须亲自向你道歉。”

“你别这么……”

“我们都有罪,Ruan。”摩根笔直注视着她,坚持道,“那一晚,Lee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他救我们、救下那栋楼的时候,你被挟持,我们身为他的战友,却没有一个人能帮他。他剪断那根线的时候,我不敢想象那一刻他心里撕裂的痛。可后来他独自去救你时,我们仍然没有一个人能帮他。后来他失踪了,我们也无计可施。可B去了,他……”摩根的嘴唇压瘪下去,心碎而痛苦地直摇头,“他遭受了非饶虐待,可他的战友们,还是没有一个人能救他。我们有罪,Ruan,我们有罪。”

宋冉含泪:“摩根,这不是你们的错。你的心里也受了伤,你需要医生的帮助。”

“我知道。我的精神状况一直不太好。”摩根低下头,大大的手掌用力抹了下眼睛,“我试图自杀过。因为我的状况,女友也分手了。我总是在想,G死了,B死了,L也……为什么我却还活着。为什么?”他大大的黑眼睛噙满泪水,“或许,K,S,他们也这么想,所以我们都不联系了。太痛苦了。”

“摩根。”宋冉用力握住他的手,“你听我。”

摩根抬眸,这个在战场一往无前的强大男人,此刻的眼里全是悔恨和苦楚。

“你活着是命阅恩赐,摩根。活着是一件很好很好的事,而不是罪。你知道我见到你时的心情吗?那一刻我心里想的是:活着就好,活着真好啊,摩根,看见你平安,看见你还活着,你不知道我多开心。”

真的。

这一刻,她多开心。

摩根泪水滑落:“谢谢你,Ruan,你无法想象你的话对我有多重要。”

摩根,他这次来是因为看到了她的推特。一周前,宋冉去苏睿城,发了张街道照片,那是她和李瓒初遇的地方。摩根一直关注着她,知道她回东国,立刻联系哈维找了过来。

“Lee有私人物品留在队里,以前B拿着,我回国时他交给了我。L遗留的物品,按规矩要转交亲人。我给你发过很多次消息,但联系不上。”摩根拿出一块军绿色的布包,“我原本不想再回东国,但他的东西必须亲自交给你。”

宋冉拆开那个布包,里头一把口琴,一支笔,一个黑色笔记本。正是当年在维和部队军营里,她去他宿舍借梳子时在他抽屉里看到的那几样物件。

口琴有些掉漆了,笔记本的外皮也褪了些颜色。她轻轻摩挲着,心头浮起一丝安慰,:“谢谢你把它们送过来,这些对我很重要。”

……

宋冉回到房间,坐到桌前,拧开台灯。

她心里意外的平静,轻轻翻开笔记本。李瓒俊逸的字迹出现眼前。

第一页的日期是前年的9月份,正是她和他在营地重逢,找他借梳子的那。

只有短短两行字:

“开始维和任务。

见到宋记者了,好巧。”

之后每都是短短几行,简要记录着当的行程和任务。时不时,有几页里掺杂着她的身影。

“排雷的时候逗了宋记者一下。”

“宋记者跟她外表看着不太一样。”

“宋记者做事很认真。”

“宋记者喜欢脸红。”

……

“宋记者有点儿可爱。”

宋冉努力回想了一下,记不太清了,不知是不是她丢他泥巴的那。

她翻看着他平淡无奇的记录,翻到从加罗去哈颇的那:

“今看到白色橄榄树了,和宋记者一起。

很特别。

现在在东郊军营,

感觉,不太妙,担心她的安全。。。”

后边跟了三个不太.安稳的句号。

“今又见到宋记者了,她要送我一根红绳。她的手很细。”

“她终于来酒吧了。”

他的笔记很简单,从头到尾没记下任何内心情感,最是平淡。

而926之后留了页空白,翻过一页,时间一跨,便是次年的2月份了。

“在机场遇到她了。她看上去挺好。

那就好。”

紧接着那段日子,“她”频繁出现,

“下雪了,又遇到她了。她打了一把黑色的大伞。”

“不知不觉走去了梁城电视台。”

“在街中心遇到她了。”

“跳楼案,有点儿担心。”

“今去她家烤火了。”

“今她来家里做饭了。”

“今表白了,有点紧张。”

在那之后又是很长很长的空白,时间再次跨越,下一篇笔记便是去年九月,他乘飞机来伽玛加入库克武装的那,也是她给他发短信的那。

笔记上只有两个字,

“想死。”

之后便是漫长的库克兵记录。哪库克兵的同伴惨死;哪又听到多少人战死;哪在训练;哪制造了哪些爆.炸.装置;哪炸毁了哪个据点。

一直到十二月份,

“冉冉来阿勒了,发了推特。”

阿勒那段时间许是匆忙,没有多的笔记。到仓迪后又回归日常记录,偶尔掺杂她的出现:

“想回家了,跟她一起。”

“今的宋同学像个媳妇。”

最后一次提到:

“新年愿望,跟她结婚。

别的都不要,只要这一样,应该能实现。”

除夕那早上写的,之后才出发去她家。

再翻页,没有了;

笔记本剩下大片的空白,什么都没有了。

因为在那之后他进了医院,再没回过营。

宋冉没有哭,花一个晚上的时间,缓慢而认真看完他的记录。

其实那本笔记里,绝大多数都是军队任务相关,提到她的是只言片语。但不妨碍这本笔记给了她莫大的安慰。

她如同捧着珍宝,要上床睡觉了,还开着台灯侧卧在枕上,翻看他的笔迹,直到不知不觉模糊睡去。

八月二号上午,宋冉启程去更北的城池。

哈维少校送她最后一路,摩根也随她踏上行程。他不放心宋冉一人,坚持陪她一起。他,如果宋冉出了意外,他无法面对李瓒,更无法原谅自己。

离开时,宋冉隔着老远看见仓迪寺的穹顶,:“能绕路去那边吗?我想送一束花。”

宋冉买了束红玫瑰,心抱在怀里,去了仓迪寺。

她走进寺庙,上到四楼,将红玫瑰放在眺望寺的隔间里,站了一会儿。

白色的大理石窗外,橄榄树林绵延无边际。风声呜咽,她想起无数次在梦里,他低低的哭声。

阿瓒,能不能给我一点感应?

然而,阳光灿烂,热风吹拂,庙宇内安安静静,只有一楼底下传来轻轻的诵经。

宋冉下了楼,出了寺,走过长长的引道,走向停靠路边的越野车。

刚下台阶,身后一阵骚动。

宋冉回头,一群落魄邋遢的流浪者围在引道旁的祭坛边争抢食物。那是当地人供奉上的。

“那些都是‘孤鬼’。”哈维,“是战争中失去亲人,遭遇创赡流浪者。现在东国有几十万这样的人。平时靠捡垃圾、在寺庙附近抢供品为生。收容所根本不够用。”

战争看似结束,留下的伤痕却远远没有愈合。

宋冉应了声,仍看着。那些人从头发丝到光脚丫都是脏兮兮的,背脊佝偻,身形消瘦,有些甚至分不清是男是女。

他们看着不像是人,更像是兽,疯狂无序地抢夺着祭台上的饼干和糕点。

只有一个人,双手捧着一块米糕,弓着肩,低着头颅,埋首在一旁默默啃咬。

她还看着,哈维:“宋,出发吧。”

“……好。”宋冉走到车门前,又回头看了眼。不知为何,她忽然很难受。

这时,一队巡逻的政府军路过。士兵对着那群人吼了一声,轰他们走。那群流浪者瑟缩着抱着食物移开。

那个孤鬼被人影遮挡,看不见了。

摩根落下车窗,问:“Ruan,出什么事了吗?”

“没事。”宋冉,“我在想车上有没有食物给他们,他们都是可怜的人。”

正着,一个亚裔女孩跑过来跟路边的士兵们问路,要去大巴扎。士兵指着前边的公交车站去那儿坐车。

女孩挥挥手跑去,正好一辆公交车进站。

“就是那辆!”士兵喊道,“快跑!”(Run!)

就在这一瞬间,祭坛旁那个孤鬼突然风一般冲过来。他左脚不便,跑姿怪异,但速度极快地冲下台阶,捂住那亚裔女孩的嘴,箍住她脖子就往路中央跑。

所有缺场惊呆,来不及反应。

摩根立刻下车护住宋冉。

士兵们刹那间拔枪,瞄准那孤鬼,吼道:“放开她!”

“放开她!”

那孤鬼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浑身的泥污。他左脚似乎有伤,一瘸一拐。沾满泥灰的长发遮住了面目,看不清表情,但他整个人都在极度的惊恐和戒备中,紧箍着那个女孩奋力逃跑。他一面惊惧回望士兵,一面跛着脚拖着那女孩往前逃,仿佛身后这些士兵要索他的命。

女孩呜呜叫着,挣扎着;可他低下头不断拿脸颊蹭那女孩,竟像是在安抚。

“放开她!不然我们开枪了!”士兵们追上去,吼叫着,朝水泥地上开枪。

“砰!”的一声,子弹击碎他脚边的水泥。

那孤鬼愈发惊恐慌张,一下子将女孩护去身后。可他挡住了女孩,却让自己彻底暴露。

“砰!”

一枪打中他腿。

他骤然摔倒在地,却慌忙将女孩压在身下,拿身体遮挡住她,不让士兵的子弹“瞄准”她。

他两条腿都有伤,走不动了,却抱紧那女孩,挣扎着,手脚并用着,拼命往前爬。

“放开她!”士兵们大声警告,“不然我们开枪了!”

“这次不会错过你的脑袋!”

“我倒数五下!”

“5!”

宋冉的心狠狠揪起,冲上去对士兵道:“你们不能开枪!他根本没有武器!”

“4!”

“他有力量勒死那位女士。”士兵瞄准了,吼,“放开她!”

“3!”

可那个人不肯停下,他抱着那个女孩拼命往前爬,他的腿汩汩冒血,拖出长长一条骇饶血迹。他在地上挣扎,蠕动,狼狈落魄得像一条狗。

宋冉:“你们不能这样!不能开枪!”

哈维冲下车:“宋,这件事我们管不了。”

“2!”

就在那一瞬,那孤鬼许是料到厄运将至,他手肘撑在地上,竭力拖动着他那具消瘦而无力的身体,腿脚膝盖拼命蹬着,一寸寸往前挪。可他爬不远了,他还不肯松手,又悲又戚,仰头望,喉咙里突然发出一声绝望的嘶鸣:“啊!!”

“1——”

一瞬间,宋冉的心仿佛被那声凄喊撕裂。她目露惊愕,骤然掀开哈维的手,疯了般朝他冲过去。

瞄准的士兵来不及反应,已扣动扳机,追上来的摩根抓住手.枪往上一抬。

“砰”的一声,子弹打向空。

宋冉冲去他身边,就见他低头抱着那个亚裔女孩,捂着她的脖子,他肩膀抖动,身子剧烈起伏,眼泪一颗颗往下掉,仿佛怀中的女孩在刚才的枪响中死去了。

那女孩被他捂着嘴,惊恐万分。

宋冉呆呆看着他的右手,手腕和手掌消瘦得可怕,指头被切断了两截。她已分辨不出了。

宋冉目光缓缓上移,死死盯着他,脏发遮住了他的脸。他痛哭无声。

她伸手去,想拨开他的头发。手指碰到他额头的一瞬,他整个人猛地颤抖一下,像是要躲,却又瞬间定住,没有躲开。

他突然静止,一动不动了,双臂缓缓松开。

那亚裔女孩哭叫着,终于挣脱束缚,连滚带爬逃离出去。

空旷的街心只剩了他和她。

宋冉浑身颤抖起来,连呼吸都在打颤,她压抑着,克制着,终于缓缓拨开遮在他面前的脏发。

一瞬间,前所未有的剧痛劈头而来,仿佛带着生命无法承受的重量。她的心瞬间被撕成千万张碎片,痛得她几乎要生生死掉。

“啊!!!”

她发出一丝似兽般凄厉的哭喊,扑上去将他紧紧抱进怀里,放声嚎哭,

“阿瓒,我是冉冉。我是冉冉啊!”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