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白色橄榄树 >   第66章 chapter 66

chapter 66

那早晨, 李瓒睡到自然醒来。

他很久没有好好睡觉了, 回国后这几, 白黑夜的睡了许久。

醒时约莫上午般。

宋冉拉开窗帘, 早晨的阳光斜洒进来, 窗外树木茂盛青翠,晨光洒在绿叶上。

她推开窗户, 世界还很安静,空气也清新。

“今气不错。”她冲他笑, 回到床边, 伏在他身旁,“阿瓒,今带你去军医院做检查。你不要怕。”

他笑了,带着刚醒的温柔:“我又不是孩子。”

宋冉心头一软, 握住他的手, 声:“阿瓒, 你知道现在是几月了吗?”

他没做声。

“八月了。”她, “已经过去半年了。仓迪的战争早就结束了, 东国现在到处都在重建, 你知道吗?”

他:“不知道。”

“没关系。你只用知道,你已经回国了, 我们现在在梁城, 自己家里。”她轻声, “我们已经回家了。知道吗?”

李瓒清黑的眸光笼在她脸上, :“我知道。”

他直视着她, 眼眸不移,余光却瞥见外头的树被阳光照得一片雪白。风吹树动,摇曳着,像变换了形状。

他不愿去看。

“你闻闻。”她把被子扯起来凑到他脸上,“都是家里的味道。”

他嗅了嗅,目光柔和下去。

她趴过来搂住他的脖子,身影挡住了窗外的绿色。

“阿瓒,医生你会觉得这是幻象,以为自己还在东国。不是的,我把你接回来了。你还记得么?”

他点头:“我记得。”

“要是忘了,我再提醒你。”

“好。”

……

两人吃完早餐,收拾好了一道出门。李瓒腿脚有伤,拄着根金属手杖,脚步不太方便。

宋冉搀着他慢慢下楼。

早晨般半,气温已经升高了。

他费力地挪下楼梯,额头冒出细汗。慢慢走过拐角时,竟不由自主弯了弯唇角。

宋冉歪头甩了下额边的碎发,见他在笑,不禁心情也好了,问:“阿瓒你笑什么?”

他眼睛微弯:“觉得这样子,像我们老了一样,七老八十了。”

宋冉盯着台阶上他的脚步,笑:“那还不好?等我们老了,也是这样子。”

“老了换我扶你。”他。

“那你身体要快快好起来,多吃东西,再慢慢锻炼。”

“好。”他着,帮她捋了一缕头发,别在她耳后。

宋冉扶他上了车。

时间还早,路上车辆行人不多,还算安静,阳光也灿烂。

宋冉避开交通路口多的路段,特意绕上环城高速,一路上时不时瞥一瞥李瓒,他靠在座椅靠背上,表情平静,目色清明。

一路无虞到了军医院。

队里打点过,他情况特殊,不用挂号。

一大早,医院里人群挤攘,宋冉不经意牵紧他的手。李瓒撑着手杖,慢慢穿过大厅,离电梯间十米开外,他的手颤了一下,忽然停住,:“坐扶梯好吗?”

“好啊。”

她意识到他被关过牢房,黑屋,还被关过水牢。

她摁住心头那丝痛楚,搀他上扶梯。

扶梯上有人走得急,宋冉避让开,站在李瓒前边。

经过的人见他们不方便,好心提醒道:“那边有直梯的。”

宋冉笑:“谢谢。”

特需部在7楼。

主治医生给李瓒开了一堆检查单,由护士带着抽血、取样、超声、CT等等做了几十项检查。

检查骨密度时,医生数值有些偏低,要注意补钙。宋冉记住了。

测身高体重,仪器上显示55.6公斤,医生极度偏瘦,必须要补充营养。

宋冉忧愁道:“这几明明吃了很多,怎么都没长肉呢?”

李瓒抿抿唇,:“那我晚上再多吃一碗饭。”

所有项目检查完毕,是上午十一点。大部分化验结果要等几后拿报告。

宋冉谢过医生,扶着李瓒原路返回。

这个时候,医院里来往的人更多了,大厅里人头攒动,竟有些挤攘。

宋冉心看顾着他,好不容易避让着人群,穿过大厅走到门口,自动屏蔽门拉开,两人正要走出去。可就在这时,背后突然有人匆匆走上前来,抢着出门,速度太快避让不及,不心猛撞上李瓒,一脚踢飞了他的手杖。

金属手杖飞开数米远,砸在地板上敲打出刺耳的金属声。

李瓒身体晃荡一下,脸色骤然一变。

刀刃,鞭子,铁钉,锁链……一幕幕画面突然闪现眼前。

撞他的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匆忙中不耐烦地走到几米外捡起手杖。

宋冉忙:“给我吧。”

那少年也不懂规矩,懒得多走几步递给她,直接举起金属杖朝她一递,让她接末端,像手拿着一把长.枪。

宋冉刚要伸手,李瓒突然将她拉到身后护住,一脚踢飞了那根手杖。金属杖反弹回去,猛地敲打在少年脑门上,震得他手痛呼剑

杖子砸落地面,乒乒乓乓响。

“你他妈有病啊!”少年狂吼。他的母亲——一位中年妇女怒斥道,“你这年轻人怎么回事?怎么还打人呢?!”那妇女心疼儿子,上前揪扯住李瓒的袖子:“你马上给我儿子赔礼道……”

李瓒避之不及,猛地甩手掀开她。妇女踉跄着后退几步,不可置信地呼救:“大家都来帮帮忙,打人了!打人了!”

那儿子愈发气不过。少年年轻气盛,捡起手杖就朝他打来。李瓒眼神骤然阴冷,牵握住宋冉,自己迎上前一手接住那手杖,猛地一扯,少年扑上前来。李瓒抬脚要踢,宋冉惊忙扑上去挡住他,用力抓住手杖,将那少年推开。

“阿瓒没事的!”

可李瓒的眼神和神情全变了。

围观的人指指点点,他们拿着手机,全部举起来了。

他们举着枪。

李瓒立即将宋冉搂紧在怀,飞快拄着手杖,拖着脚步往外逃。却正好撞见一辆救护车刹停,交通事故中断了腿的伤者被抬下车。

鲜血像火一样烧着他的眼。

妇女和少年推开人群,呼叫着追赶过来:“打了人还想跑,你站住!”

“阿瓒!”宋冉想拦他,想安抚他,可没用了。

他眼神坚毅却恐惧,不屈却戒备,脸色冷白,胸膛剧烈起伏着,箍着她拼命往前逃。

踉跄跑到路边,自行车、摩托车飞驰而过,街上车流如织,四处鸣笛。

他一时间竟不知该往哪儿逃,抬头四望。

那幸福安宁的梦境突然间如玻璃般粉碎,晾衣架上的衣服,厨房里她的背影,带着气息的被子,泛着阳光的窗帘,全部粉碎了。

他站在人间地狱里,高楼在爆炸中垮塌,战火燃烧上街道,炮弹飞过空,军用车在硝烟中飞驰,他的战友们——本杰明、摩根、乔治、凯文——一个个在枪林弹雨中死去。

无数敌人抱着枪冲来,子弹突突突,一刻不停歇。

那妇女和少年,那些举着手机的围观人群全追上来。

李瓒惊慌失措,拖住宋冉往一侧逃,可他越是急迫便越是脚步凌乱,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宋冉痛苦唤他:“阿瓒,没事的,我们回家了……”

“冉冉,”他什么都听不见了,他慌忙抱紧她,弓背蜷腰,把她护在怀里,拿身体挡住她。可她脖子上的血汩汩地往外涌,他捂着她的脖子,想堵住伤口,但那温热粘稠的液体源源不断渗过指缝。

“冉冉……”他头颅低垂,泪水疯狂涌出,“不要!”他背脊耸动,紧紧贴着她“冰凉”的脸颊,哭得全身颤抖,“冉冉……”

“阿瓒,战争结束了。”宋冉泪如雨下,“结束了,我们回家了!”

是啊,战争结束了,但他没有回家。他成了孤鬼,在异乡的废墟中流浪。

而这偌大的城市中,他是一座孤岛。

路人议论纷纷,看他们两个失了心的疯子。

那儿子见这模样,也于心不忍。可那妇女不依不饶,围着理论要法。

保安和岗亭的民警赶来,疏散人群。

一个民警过来拍李瓒的肩:“怎么回事……”

李瓒骤然回身,用力打开他的手,抱着宋冉退开一段距离。

妇女呼道:“我了他打人吧,你们看见没?我要报警!”

宋冉眼泪未干,道歉:“不好意思他精神不太好……”

妇女咽不下气:“神经病就关在家里别放出来!山人怎么办?”

宋冉咬紧牙,拳头狠狠攥着,生生将心里的恨忍了下去。他现在状况不好,她不想跟人争吵刺激他。

周围有人看不过去,:“人家也很可怜,就算了吧。”

“就是嘛,再也是你们先撞的人。”

那妇女还要什么,少年嫌丢人了,拖他妈妈:“走吧走吧。”

妇女咕哝着不服气地离开。

“散了啊,都散了!”民警轰赶四周人群,过来询问李瓒情况。

可李瓒处于警戒状态,不让任何人靠近他和宋冉。

民警发现情况严重,跟宋冉,建议去医院检查一下。

宋冉不敢去,忙刚刚检查出来。

民警察觉情况不对,决定还是把人送进精神科检查。

医生检查的结果是极度严重的PTSD症状,极端情况下有杀人倾向,建议送入精神病院。

医生跟民警在办公室里交流,宋冉陪李瓒坐在走廊上。

民警还不出来,她渐渐不安,咬着手指站起身。李瓒这会儿已平息下去,怔怔看着虚空。

她走到他面前,摸摸他的脸,轻哄:“不怕啊,阿瓒。”

他抬起面庞,冲她微微一笑:“冉冉,对不起。”

“你别这么。”她眼眶红了,摇了摇头。

他嘴角艰难地扯了扯,想冲她微笑,那笑容却挂不住,难看极了:“对不起,又给你添麻烦了。冉冉,你把我送去……”

“你别这么!”她骤然低声尖叫,“你就不怕我生气吗?!”她狠狠瞪着他,眼中已浮起泪雾,几乎是咬牙切齿,“你不准再跟我对不起!你没有错!你更没有对不起我!”

他不话了,眼神笔直而湿润,仰望着她。

她又后悔自己失态了。她抬头望,用力吸一口气,低头看他:“阿瓒,我不是跟你生气。”她嘴唇直颤,咬了咬牙,“我是……”

“我讨厌这个世界。”她,终于怨恨道,“我讨厌全世界!”

他轻声:“我知道。”

“你不要再跟我对不起。”她抱住他,垂下脑袋,蹭蹭他的发,心疼道,“阿瓒,你不是我的负担啊,一点儿都不是。”

他搂住她的腰,将脑袋靠在她怀里,阖上了眼。她的腰身纤细却温热,很真实。

心中的羞惭和慌乱渐渐消散,有温暖的力量涌进来。

是真,或假。都不管了。

此刻他只想倚靠着她。哪怕只是一刻的安宁,他也不舍放手。

“阿瓒。”

“嗯?”

“你再跟我,让我把你送走的话,我真的——!”可到了嘴边,又对他不出重话来,心疼得要裂开,“你跟我真心话,你想被送走吗?”

“我不想去精神病院。”李瓒。

“冉冉,你带我走。”

“好。我们走。”宋冉着,扶他起来,拿过杖子递给他,就要离开。

这时,民警从办公室里出来,唤道:“诶等等!这儿事情还没解决呢。”对宋冉,“他精神有问题,需要去精神病院治疗。”

宋冉护在李瓒身前,:“我不同意。谁能带他走呢?”

“你……是他家属?”

“对。”宋冉,“我是他妻子。”

李瓒微怔,握紧了她的手。

“是家属就该负责,他这种状态是不行的。山人了怎么办?”

“他刚才伤害谁了?”宋冉质问,“现在这种情况,警方也没权利把人带走吧。”

民警一下没话。

宋冉不多停留,转身扶住李瓒,一步步离开了走廊。

上车了,宋冉忽:“阿瓒,你记不记得,你我们回国了就结婚的。”

那一刻,他竟抿唇笑了:“记得。”

……

宋冉和李瓒没回家,从医院直奔部队找陈锋。

没想陈锋去外地开会了,这段时间不在。

领导不同意,:“阿瓒现在的精神状况,是没法结婚的。这不合规定啊。”

宋冉:“他要不是军人,不过审查这关,我和他去民政局领证,人家也看不出来。再等我们结婚了,会搬去安静的地方,不会有事。”

领导仍不松口:“他的情况,政审过不了。要不这样,等他好转些,我再给你们办?”

宋冉服不了对方,于是告辞,开了几时的车去江城。

罗战再次见到李瓒,又欣慰又心疼,问了一堆治疗复建的事。

他安慰道:“阿瓒啊,你心里放轻松,不要想太多。你是立了功的,只不过现在档案还在绝密状态,没法给你表彰。治疗的事不要有压力,咱们顺其自然。有什么问题,及时向组织反馈。”

李瓒微笑:“没有别的问题,就是——政委,我想跟宋冉结婚。”

罗战一愣,没话了。

宋冉上前:“政委,今赶来江城,是我的主意。”

“我不是来找麻烦的。是我想起之前在维和军营的时候,你过一句话。你,‘宋冉,这营地你要是看中了谁。不管是谁,只要没结婚,你开口,组织给你安排。’

政委,这话还算数么?”

宋冉,“我看上李上尉了。那时候就看上他了。我想跟他结婚,组织还给不给我安排的?”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