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爱与他 >   118、番外十四

俞璟歆对季清远彻底不再抱希望, 不指望他能日常关心她一下, 连他回家, 她都不再指望。

父亲和哥哥忙着银行和旗下公司的各种事,特别是五月份, 燋头烂额, 连俞倾的毕业典礼都没时间去参加, 就更顾不上关心她的婚姻状况。

有天晚上, 父亲突然打电话给她,她心里咯噔一下,就怕父亲问她跟季清远怎么结婚这么久一次都不回家。

“璟歆啊,俞倾她现在不得了了。”

俞璟歆终于把心放在了肚子里,原来跟季清远无关,她问:“俞倾怎么了?”

“她一天花了三千多万。是一天,三千多万。”

俞璟歆宽慰父亲, “别心疼,要都像我这样的把钱存起来,社会没法进步。”

“没心疼, 不是我的钱,是她妈妈给她的。”

“......”

俞邵鸿担心的是,“她现在胃口这么大,以后我给她几十万都不好意思拿出手, 你知道吧。”

叹口气,他转而问大女儿:“我上次转给你的钱,让你去多买几件衣服, 你买没买?”

俞璟歆:“...不是忙嘛。”

俞邵鸿快被两个闺女愁死了,“再忙,你得去花钱呀,不然赚钱干什么?你赶紧去花,再不花以后我就不给你钱了。对了,你跟......”

俞璟歆就怕父亲提起季清远,她忙不迭打断,“爸,先不说了,有会计部电话进来。”

俞邵鸿从来不怀疑大女儿会说谎,他们银行跟嘉时集团有不少业务合作,近半年更多,他经常和季清远视频会议,没感觉大女儿两口子之间有什么问题。

“好好,你忙。”他挂了电话。

俞璟歆放下手机,抄起笔在日历上又划掉一天。

她不知道她跟季清远如今过成这样,是不是有她一半的原因,要是当初不置气,不为了面子,不说她心里还想着谁谁谁,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

可就算再倒回到那晚,她在那种情况下,还是会那么说。

再次听到跟季清远有关的消息是在八月,周思源给她发消息,【冷文凝离婚了,看好你的老公哦:)】

看到消息时,俞璟歆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

她突然不确定,季清远在国外到底是忙项目,还是因为冷文凝离婚了,他在等她主动提出来。

她删了消息,顺手把周思源也给删除。

再次见到季清远,是在几周后,俱乐部。

这几个月里,她熟悉了北京这边的企业,开始投资,手里的钱太多了,突然觉得挺没意思。

她投资了酒吧,会所,马场。这个俱乐部她之前犹豫,不过俞璟择和秦墨岭经常过来打球,她就投资了。

那天是过去签合同,签完后,在停车场遇到了季清远。

他们已经七个月没见。

俞璟歆开车门时,不经意间看到了那个记在心里的车牌号。

季清远也看到了她,推门下车。

两人目光相接。

隔着不到五米,俞璟歆突然说不上来对季清远是什么感情,爱恨怨交缠,不愿看到他,但又想看到他。

季清远看着眼前的女人,她心是真的狠,情人节,520,六一节,七夕节,每个节都给她支票,她一个谢谢都没有。

他没见过像她那么绝情的女人,就算对他没感情,也没必要当着他的面,说心里爱着另外一个男人。

他当时问她,现在还爱那个男人吗。

如果她骗他说,都过去了,哪怕不吱声,他就当她不喜欢那个人了,可她偏偏还嗯。

他看着她的脸,好像瘦了一点。

没跟她这种心胸狭隘的女人一般见识,他抬步走过去。

俞璟歆先开口,“季总,好久不见。”

季清远:“是挺久了,七个月零五天。”

俞璟歆微微一怔,他竟然也记得这么清楚。

之后的时间,两人相顾无言。

季清远等着她给他道歉,只要她说她错了,他就可以原谅她。

而俞璟歆,等着他解释一下,为什么一走就那么久,从来问她一句,不管什么节日只给张支票敷衍。

见了面,哪怕是假客气他也不愿意。

她挥挥手,“再见,季总,不耽误你忙了。”

没看他什么反应,她转身上车。

等她再去看他,他已经往俱乐部走去。

--

季清远约了人谈事,他想买下一家私房菜馆,约了私房菜馆的老板谈转让事宜。

到了包间,还有另外一人,傅既沉。

他跟傅既沉有过合作,不陌生,私下也不算很熟络。

傅既沉今天来打球,遇到了朋友,就过来坐了会儿。没想到朋友要把手里的那家私房菜馆转给季清远。

打过招呼,各自落座。

季清远解释了句为什么晚来几分钟,“在停车场遇到了我老婆,哄了她两句。”

店老板打趣,“怎么,一回来就闹别扭?”

季清远笑笑,“女人哪天不生气?”

傅既沉弹弹烟灰,“你们都清楚女人这样,还这么想不开要结婚?”

店老板:“你也会有想不开的那天。”

傅既沉幽幽道:“放心,不会走你老路。”没他看得上的女人。

闲扯几句后,言归正传。

谈得还不错,双方各让一步,价格也算合适。

临了,店老板多问了句:“你怎么突然对私房菜馆感兴趣?”

季清远:“我老婆对吃讲究,家里厨房不够厨师发挥的。”

--

季清远从俱乐部出来,天色不早,到家时已经天黑。

俞璟歆的车还没回来,他问管家,“璟歆一般几点到家?”

管家:“不好说,不去酒吧的话,一般十点左右,今晚司机没回来,应该是去酒吧了。”

季清远蹙眉:“酒吧?”

管家点头,“会所里的酒吧。”

具体哪家,他也不懂,有时俞璟歆来得晚了,会跟他提前说,让他们都不用等她,早点休息。

季清远给司机打电话,正是他常去的那家会所。

他拿上车钥匙,自己驱车过去。

到了酒吧,季清远找了一圈,在角落的位置上看到熟悉的身影。

俞璟歆面前有两杯酒,她趴在桌上,望着驻场歌手那个方向。好像在走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季清远找个离她不远的位子坐下来,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

不知道是歌手唱得让她动情,还是因为触景生情,她用指尖轻拭眼角,然后还是像之前那样,安静趴在那里。

整个人看上去都是悲伤落寞的。

他移步过去,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

俞璟歆感觉旁边有人,募地转头,不由错愕,“你怎么在这?”

季清远没说特意来找她,指指楼上,“有应酬,看到了你的车。”

俞璟歆点点头,她坐直,“找我有事?”

季清远看看她杯子里,也喝的差不多,“回家吧。”

俞璟歆没动,看着他,“冷文凝离婚了。”

季清远跟她对望,“我听说了。”若顿,“你天天倒是有空关心别人离不离婚。”也从来不问问他怎么样。

七个月,一次也没过问过。

他反问,“冷文凝离婚,跟你有关系?”

俞璟歆:“......”

季清远起身,把她椅背上的外套拿下来丢给她,“回家了。”

俞璟歆突然看不懂他,也许,他跟她一样,要为利益考虑,这个婚,谁都轻易离不起。

这么想着,她竟莫名轻松不少。

到了院子,季清远打开驾驶座的门坐上去。

俞璟歆犹豫了下,要不要坐他的车,还是坐自己的。

车窗降下,季清远瞅着她。

俞璟歆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上去,这是第一次坐他开的车。

车里一路安静着,她想问问他,是不是过几天还要走,到了嘴边的话又被她吞下去。

爱走不走。

季清远等着她找他说话,结果她半天不吭声。

他余光看她一眼,“过节给你的转账支票,是不是都没收到?”

俞璟歆:“收到了。”

过了几秒,“谢谢了。”

季清远没爱接话,道谢的话一点诚意都没有。

就这样一路沉默到家。

俞璟歆瞅了眼卧室的行李箱,把手机拿去充电。她不知道这个行李箱是不用了,还是打算明天就走。

季清远推着行李箱去了衣帽间,“璟歆。”

这个称呼,时隔那么久再听,说不上来的滋味,“干嘛?”

“哪个衣柜给我用?”他刚才看了下,都被她衣服给占满了,他也不敢随便动她衣服。

俞璟歆试探着说了句:“反正你过几天还就要出差,就放在箱子里吧。”

季清远:“......这半年不出差。”就算出差,也是短途,用不着这么带这么多行李。

俞璟歆:“随便放。”

季清远突然想起来,“我以前那些衣服呢?”

俞璟歆还以为他不回来住了,或许回来后也是分居,都搬到了隔壁客卧。“以为你在外面有家了呢。”

季清远被气得口不择言:“嗯,孩子都有了。”

俞璟歆:“......”

她拿上睡衣去了浴室。

季清远两手叉腰站了会儿,打开衣柜的门,哪个地方有空他就往哪里放,还把她衣服使劲往边上推推。

等他把全部衣服整理好,已经是半小时后。

俞璟歆还在泡澡,他望着浴室门,不知道是不是被他那句话给气着了。

又十分钟过去,俞璟歆还是没出来。

季清远拿上浴袍,去了隔壁浴室。

他洗澡时间快,二十分钟就结束,擦着头发回卧室。

俞璟歆还没出来,不过透过浴室的门,可以看到她从浴缸里出来了,没一会儿,电吹风的声音传来。

季清远思忖片刻,到她化妆台上找了一片面膜放在她床头柜上。

他靠在床头,不时朝浴室望两眼。

终于,门开了。

季清远翻开手里的杂志,若无其事看起来。

俞璟歆面无表情出来,绕过床尾,直接去了自己那侧床。

看到床头柜上的面膜,她:“......”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