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万世之侠 >   二六七章 五种

许飞这是知道自己的不足,明白江湖上的这些传奇名宿都是真有过人之处,所以诚心诚意的请教陈安平。

自从莫名其妙的穿越到这异世华汉大地,一来此地,就被黑白两道当成了天下浩劫的魔首看待。

本来是心灰意冷,只求加入江南烟雨楼,保全性命,却因为诸多的机缘巧合,竟然在这江湖之中博得了小小的威名。

自己也渐渐的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这里的江湖。又认识了楚楚,有了一种归宿感。

但是在独孤求败的陵墓中发现自己竟然是天授之人,身上肩负着沉重的使命,要恢复这华汉大地往日的繁荣,要匡扶皇室权威,应付虎视眈眈的外域之敌。

虽然现在还是没有想通,为什么自己一个小小的镖局无名小卒,却要肩负这等责任,为什么自己竟然是独孤求败的“转世”劲气的继承者。

但心里明白,没有相应的能力,无法担负这巨大的使命。

今天看到了真正的绝顶高手的本领,才知道自己的能力不足,能到达某一项劲气的巅峰,都是任重而道远。更不要说自己要掌握天下所有的劲气,并且都要将其练至巅峰了。

所以今天就在这蜡烛峰上,请教这华汉国中“炼化”劲气的第一人陈安平。

陈安平见许飞击杀了东方乐和,成全了自己的三招赌约,保全了自己的江湖面子,心里已经是十分喜欢这个年轻人。

更何况这个人脾气秉性和自己颇为相像,一件投缘,很难得的是年纪轻轻如此本领,却还能保持了一个谦逊的好学态度,真是一个人物。

陈安平此人不拘小节,和江南烟雨楼的楚惊鸿又是多年的忘年交,和许飞也算是颇有渊源,当下也不客气。

对许飞说道:“劲气之道我看许少侠也是颇为了得,但依我看来,你对这劲气上还有颇多不足,你我二人且入后堂,咱们做一个促膝长谈。”

陈安平随口一说且入后堂,夏爱青却暗暗的头疼,那后堂刚才虽然死了几个人,但不是击飞出堂屋,就是窒息而亡。所以屋里并没有什么血迹,但是刚才自己截杀那解成天却不是这样,

解成天劈面就把血肉傀儡猛掷了过来,而自己为了应付对方诸多歹毒暗器,早就麻麻扎扎的将劲气丝线织就了一个陷阱。

血肉傀儡撞上劲气丝线之后,立刻被切割成千万块,碎骨烂肉在堂屋之中就像是开了染料房铺,撒的到处都是。

而陈安庆哪里知道,携手揽腕和许飞进入后堂,还未客套,就闻到一阵刺鼻的血腥恶臭,进来一看,人人都傻了眼。

这堂屋之中三具尸体躺在正中,两侧就像是进了十八层地狱,又是血腥,又是恐怖,夏爱青也不知道如何是好,远远的跟在后面。

陈安平进来虽然一愣,但紧跟着就哈哈大笑。

“杀得好杀得好,你我都是江湖儿女,这等小事不打紧,咱们换个说话的所在就是。”

只是这蜡烛峰上那些陈安平的下人可就遭了殃,这肉山血海不知道要收拾到什么时候。蜡烛峰上房屋还是不少,众人到了另一处清净的院子。

这一场大战之后,终于尘埃落定,众人的心情也都终于平静了下来。

陈安平先是说了几句闲话,然后便谈到这劲气方面来,许飞虚心求教,陈安平也是倾囊相授,毫不藏私。

只听那陈安平说道:“许少侠劲气在你这一辈人中,那自然是无出其右,我看你运转劲气之时,和寻常的劲气能者不同,气息之上没有什么大的起伏,不知道什么道理。”

许飞听对方这么一说,立刻就明白自己身有内功,气息绵长,所以在这运用劲气的时候,就能久战不疲。便把这内功心法之事和陈安平说了,对方虽然不明所以,但也明白了这其中的差别。

对许飞说道:“许少侠这内功却是奇术,若是能在这方面痛下苦功,日后在劲气上才能更上一层楼。”

“劲气之道最重要的就是存乎一心,存乎一念,若是心志不坚,那终生都无望进入至高境界。旁的劲气陈某不敢说,但是这炼化劲气,却能给少侠指点一二。”

许飞听到对方说到了紧要处,自然是凝神仔细聆听。

“许少侠刚才那如意神兵真是让陈某开了眼,真是炼化劲气能者梦寐以求之物。”

“只因为炼化初期最是耗费心力时日,需要将炼化的五大类俱都修习精通之后,才能有更高层次的突破。”

许飞一边听一边暗暗琢磨,自己第一次见到炼化劲气能者,就是江南烟雨楼的钱有财,此人炼化了十二枚铜钱,可以在数丈之内自由操控,不知道这算是哪一种类。

听陈安平又继续说道:“炼化五种类别分为锐,重,防,软,繁。我看许少侠那万世奇珍可以幻化成任何形状,所以只需要将一种类别练至巅峰,便可以触类旁通,一理通百里明。”

许飞听了一阵的心喜,赶忙问道:“还请陈前辈将这五种类别详细说下,看看什么适合在下使用。”

陈安平说道:“锐便是刀剑枪戟之类锋锐之物,对敌之时最为常见,重乃是沉重的钝器,用以攻坚破甲。防便是重甲厚盾用于防护自身。此三种最为常用。”

许飞听了心里暗道,这锐,重,不消说了,自己惯用的飞剑,和八棱亮银锤都是这其中的范畴。至于防,自己也曾使用过短刀铁牌,当日在铁阴山顶大战魔狼便是用的这个。

但是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能用炼化之物当成重甲,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这幻化的重甲穿在身上倒是方便的紧。

只听陈安平说道:“至于这软,繁,两项,使用的人却是不多,只因为炼化器物越是形状复杂,数量越是众多越是难以让自己的精神劲气与之融合为一体。”

“想我那徒儿,心高气傲,当日拜师,听了这繁极为艰难,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非要同时修炼三把飞剑。”

“连我都没有想到,我那徒儿在三十岁时就已经大成,真是一个好苗子,可惜可惜…”

说着说着黯然神伤,许飞虽然也是知道陈安平痛惜自己的徒儿,可是吕纯阳在武林亲善大会上下手狠辣,气焰嚣张,听落雁门的人说话,平日里也是为非作歹。

虽然有东方乐和做局引导,可是这也算是咎由自取,但看到这年近古稀的陈安平如此伤心,也不好多说些什么,只得安慰几句。

陈安平定了定神,便将这炼化劲气的诀窍精要都一一告知。

原来这“软”乃是炼化诸如铁链,软鞭,之类的器物,用其曲折婉转,难以防御的功效,又能有擒人,攀缘等多种功用,多半都是辅助之用。

而“繁”乃是最为复杂的炼化法门,除了天赋异禀,天资过人的人才,如果强行修行,必然会导致自己的精力,劲气,灌注的不够,导致威力过小,无法应付强敌。

那江南烟雨楼的钱有财便是如此,本身就是天资一般,却要去炼化足足十二枚铜钱。虽然攻击之时变化多端,令人眼花缭乱,但是如果碰到了真正的强者,那真是百无一用。

当日对上了至尊门的右使燕山,只不过两个照面,十二枚铜钱只剩下一枚,这小半生的功夫算是废了。就是因为对自己的能力不自知,贪多嚼不烂。

陈安平这一席话让许飞受益匪浅,频频点头会意,心中知道这少年悟性极高,一点就透,不由得欣喜万分。

将“炼化”最紧要的心法说了出来。

万世之侠老幺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