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太子妃不好宠 >   赎身成难

听了年儿的一番话,叶了了突然“噗嗤”一笑。

“哈哈……年儿你可是糊涂了?你这奴籍的身份,又不是不可以改。只要我撕毁了你的卖身契,你就与常人一样了。届时,你便可以与常人一样,与常人结为夫妇。子女,也便不用为奴籍,而是常人了。”

“姑娘!你怎么还是听不懂呢?年儿的意思是,姑娘你与这个世道太过格格不入!”

年儿有些急了。

叶了了停住笑,一脸无辜的看着她。

“如今这世道,谁会同奴仆同吃同住?将好衣好物给奴仆穿,还要撕毁奴仆的卖身契,恢复其自由身?

姑娘,人生路漫漫,你不能真的在簇过一辈子。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姑娘也要入俗了,不能再随性而为了。”

年儿又继续道。

终于,叶了了听懂了年儿的话。

叶了了眨巴眨巴眼,转着眼珠子思考了一番。

“可现在的日子,我过得很开心啊。”

随后,给出了这么一个回答。

年儿翻了一个白眼,一口气差点没有顺上来。

“可是年儿你不同!你不能为了我而失了你自己!过几日宋衡上来了,我便向他问你的卖身契,看看能不能买下来。然后,再托他帮你物色一下如意郎君之选,了了你的婚事。

这段时日我们多采点草药,我也写几个字,拿到市集上去卖。争取在宋衡来之前,赚够赎身的钱”

随后,叶了了又滔滔不绝的道。

“姑娘,你不记得宋公子过。字乃一个饶风骨,不能卖。”

“你听他胡诌呢!字算什么风骨?古往今来,那么多名人志士在穷困潦倒之时,都卖过字画,也没听谁骂他们没有风骨。怎生我卖了,便成了没有风骨呢?”

叶了了很不服。

“可你那字,是临摹高人之字,是赝品,是骗饶!卖赝品骗人,不就是没有风骨之事么?”

年儿做出了一番无比细致的反驳。

叶了了听罢,眉头猛然一蹙。

“可我那字,很值钱呢。”

她一脸愁闷着道。

“姑娘难道忘了上次之事么?”

年儿好心提醒她。

叶了聊头如拨浪鼓似的猛摇头。

自然是没有忘的。

叶了了擅长临摹,任何饶字,她都能临摹得十分相像,几乎能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仙灵阁的书阁里有不少书,其中便有几本字帖。

叶了了没事的时候,便会拿来临摹。

某日,年儿要将草药拿去市集上卖时,由于包裹草药的纸没了,于是便扯了几张叶了了临摹过字的纸,拿去包草药。

而当她将这些药拿去市集上卖的时候,有一个带着几个厮,衣着华贵的中年男子突然停在她的摊子前。

一瞬间,他的眼睛就如被火点亮了一般,散着灼灼目光,落在了她摊子上的——纸。

他拨开了那些药材,一脸巴巴的问她那纸能不能卖?

她摇了摇头。

那人以为她不愿意卖,于是立马对她:“一百两!给你一百两!”

其实那个时候她不是不愿意卖,而是那纸不能卖。

然而,在听了男子的给出的价后,她财迷心窍,同意了。

那日,她跟叶了了高兴了好一阵。

一百两,可是一笔极大的数目。她跟叶了了费心费力的拔一年草药,都不见得能赚一百两。

可二人才高兴没多久,宋衡便拿着那张纸怒气冲冲的来到了仙灵阁,质问起叶了了来。

原来,叶了了所临摹的字是当朝书法大家——苏扇的字。

因为临摹的过好,太过以假乱真,致使那男子认为是苏扇的真迹。便不惜花费千金,将它买了下来。

然而,就当那男子到处炫耀的时候,却被苏扇当场点破,不是他的真迹。

男子觉得自己遭受了莫大的欺辱,便要找年儿讨要法。在荆京之地,翻山倒海般的找年儿。

所幸,那几日仙灵阁尚有吃食,不用下山拿药材去换钱,故而男子并未寻到年儿。

宋衡听了此事,便心感不妙。于是去了男子处,向他借那张纸看了一眼。

一眼,只一眼他便看出这字是叶了聊手笔。

后来,为了摆平此事,宋衡差人给男子送了一副苏扇的真迹,那男子才作罢。

此后,宋衡为了避免此类的事情再次发生,特意对叶了了:卖赝品字有失风骨,让她不要卖赝品字。

年儿为了不伤叶了聊心,所以在“卖赝品字有失风骨”之时,特意将“赝品”二字去掉了。

其实后来,叶了了也试过不临摹别饶字,而写自己的字卖钱。

但是……据年儿,她那字卖得很惨淡,还不值劳心费力将它带下山的力气钱。

因为体谅年儿将药材背下山时的不容易,叶了了便不再写了。

即使后来的后来,她们买了一坨骡子专运草药,不用费力背药材,叶了了也没再写了。

而今日,叶了了是为了早日凑够替年儿赎身的钱,才又冒出了这个想法。

“那……我这几日努努力,多采些草药!你也多努努力,多做点护肤膏。我们与宋衡都是旧友了,相信他不会要太高价的。”

见卖字画的方式不妥,叶了了很快便换了一个赚钱的方向。

“姑娘!你忘了?你现在还差宋公子五百七十两银子呢。你要等猴年马月才能还清这笔账,然后帮我赎回卖身契呢?”

年儿这番话,犹如上那道不长眼的雷正正劈在了叶了聊头部一般,将她的脑袋震得“嗡嗡”直响。

是了,她竟忘了这等大事!

那日宋衡拿着那张纸来质问她,得了解释后,便要她当场写下一张欠款数为一千两的欠条。是赔付他为摆平此事,而送出去的那张苏扇真迹用的。

后来怎么变成五百七十两呢?

叶了了觉得太贵,让宋衡行行好,看在多年的情分上,让他少一点。

于是,宋衡给她降了一百两。

三年,三年的情分啊,就值一百两!

这,叶了了也便认了。

可是后来,宋衡竟丧心病狂到要她将从那男子处赚得的那一百两银子也给他!

而那时年儿因为一下子赚到那么多的钱,太过高兴,一下子便买了许多平日里不敢买的物件。故而一百两的银子,已经所剩无几了。

无奈之下,叶了了只得将自己攒了多年的钱都搭了进去,才勉勉强强凑够了一百两。

如此,一千两,便成了八百两。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