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不行不协…这若是被发现了,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叶了了严声拒绝,语气容不得半分商量。

路织梦听罢,蹙了蹙眉。

“了了姑娘,好像没有九族吧?”

而后,她带着一脸人畜无害的神情,温柔道。

叶了了心里“咯噔”一下,经路织梦这一提醒,她倒是想起了些什么,也似乎想明白了些什么。

“谁我没有九族的?我还有一个年儿呢!对了,年儿是不是在你手上?你为了逼我下山,扣下了她?”

叶了了目光如炬,好似要把路织梦看穿一般。

“年儿是谁?”

路织梦收起了面上的温柔之色,一脸茫然。

“你少跟我装蒜!我平日里几乎是不下山的。这一次因年儿突然失踪,我担心不过,所以下山来寻她。可为何一下了山,便被你逮了个正着呢?仿佛一早便知道我会下山一般!”

叶了了心里自然是不信的。

“了了姑娘,我路织梦敢作敢当。你口中的那位年儿姑娘,我确实不识,也从未派人扣留过她。你想想,若我手中真的有这位对你这般重要的年儿姑娘,我还会在此跟你费这么多口舌么?直接拿她的命威胁你代嫁不就可以了,何苦多此一举?白费心力?”

路织梦面不改色的道。

叶了了听罢,心在一瞬间沉下去不少。

路织梦的,确实有道理。

“那你如何解释,我一下山你便派人守在那地,好像早知道我会下山一般。”

可是,并不能将她完全服。

“难道了了姑娘,没有收到宋衡的飞鸽传书吗?”

“飞鸽传书?”

叶了了挑了挑眉。

宋衡一般只在节庆之日,才会写上祝福的字样,给仙灵阁飞鸽传书。平日里,几乎是不会传的。

“信上写了什么?”

为了尽快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叶了了只得耐着性子问道。

“写了……他重病,恐怕时日无多。”

路织梦也并不同她卖关子,爽快作答。

叶了聊心猛然一颤。

“所以他真的重病了?什么病?”

叶了了猛然抓住路织梦的手,急问道。

“自然没樱这是我仿照他的笔迹写的,我断定了了姑娘收到信件后会下山,所以一直命人在进京城的必经之路侯着。”

路织梦解释道。

叶了了听罢,抓着路织梦的手悄然放开了。

“没有便好……没有便好……”

她一边拿手舒了舒自己的胸口,一边庆幸道。

“了了姑娘,好像很关心宋衡。”

路织梦的语气,有些意味深长。

叶了了神情一滞。

“宋衡乃我旧友,关心旧友,何其正常不过。”

她一本正经的解释起来。

“所以……宋衡不知道此事?”

叶了了转问道。

“不知道。这是我一人之策,不关他的事。”

路织梦道。

后,她那温柔中带着一点冷冽的目光,在叶了了身上上下流转了一番。

“了了姑娘,我与你直了吧。你的存在于我而言,是威胁。宋衡对你的关心太过了,我若再放纵下去,总有一,我会失去他。

你知道吗?他将你保护得很好。我是去岁的时候,才知道你的存在。宋衡……是我的命,我不能失去他。”

完这番话后,路织梦那绝大多数时间都覆着笑意的脸,罕见的冷了下去。

叶了了明白了,路织梦这意思是,她怕宋衡会移情别恋。

“路姑娘把宋衡当什么?这些年来,我二人之间从未做出过任何逾矩之为。你但凡了解他一点,便会知他不是一个对感情不负责任的人。你既与他相恋,不该连这么一点信任都不给他。”

叶了了觉得路织梦一点都不了解宋衡。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