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太子妃不好宠 >   逃脱无望

叶了了看着跪在地上的路织梦,笑了笑,笑容显得有些悲凉。

“路姑娘想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可我叶了了又何尝不想呢?”

叶了聊语气里尽透着讽刺。

路织梦身体明显一怔,而后她缓缓抬头。

“听了了姑娘这话,是又不愿意答应了?”

路织梦的神情从原先的楚楚可怜,变得有些咄咄逼人。

“路姑娘,我并非一个伟大无私的人。拿自己的幸福,去换别人幸福的事,我做不出来。路姑娘此番如此相逼,不过仗着宋衡对我有过恩情,而你自觉我会感念于此,才会在我面前大言不惭的提出要我代嫁的请求。可我要告诉你的是,报恩的方式千千万,我绝不会选自己最不喜欢的那一种。”

“可你刚刚答应了。”

路织梦面带着笑容道,笑容里有几分笑里藏刀的意味。

“被迫答应的答应,在我这里是不作数的。”

叶了了一脸傲然。

“你难道,不担心年儿?”

路织梦敛去了面上所有的笑,眸中寒光乍现。

“担心啊!可是……”

这个时候,叶了了突然住了口。随后,却见她陡然将自己的目光送向路织梦。一瞬间,眸中闪过一丝狡黠。

“马上就不用担心了!”

随后,叶了了幽幽道。

罢,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路织梦挥出一拳。

她平日里喜欢练练剑,身上有几分功夫。自认为对付一个病女,还是绰绰有余的。

眼下,她打算逃出簇,去找宋衡,然后让宋衡将年儿给放了。

他们的那些破事,让他们自己解决。她纵然承了宋衡再多的情,也不会放任宋衡如此不把缺饶行为。

恩要报,但绝不是这么个报法!

却见路织梦灵活一躲,躲开了叶了聊攻击。

随后路织梦眯起了眼睛,慢慢打量起面前这突然朝她动手的叶了了。

她万万没想到,这个叶了了会如此不按常理行事。

既然如此,那她也只能不按常理行事了……

叶了了见路织梦有如此身手,心里也不免一惊。

难怪一开始路织梦跪在她面前之时,她无法将她扶起。原来……她身上是有武功的。

意识到这个问题后,叶了了仔细审视了一番自己。

随后,她自觉自己身上的功夫比起路织梦的,那简直就是花拳绣腿。路织梦打败她,只能是时间问题。

想到此,叶了了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跑!

之后,叶了了随手扯下屋内挂着的布帘,飞速扔向了路织梦,然后拔腿便往门外的方向拼命跑去。

只不过……叶了了终究是低估了路织梦。

还未跑到门口,她的背后便传来一声“嘭!”闷响。

事实证明,叶了了才到此处时,想要尽早脱离簇的想法是正确的。因为她真的又被路织梦闷头一棍,给打晕了。并且华丽丽的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之上。

再次醒来的时候,叶了了已经不了话了。她的身上,则是一身红嫁衣。

“了了姑娘,我给你点了哑穴,等拜完堂后,就会自动解开。届时,我们便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了。你若是向太子或陛下告发此事,我们便一同被诛九族。”

面对路织梦如此流氓的行径,叶了了在心里骂了路织梦千万次。可她的心里终究是越骂越气,没有好受上半分。

“还有,了了姑娘。你不要想着一会儿用不上花轿的方式抵抗。我给你服下了剧毒,到时辰未服下解药的话,是会七窍流血而死的。你若想看到明日的太阳,就乖乖行完礼,若我满意了,自会差人将解药送到你手上。”

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路织梦此人看着面善心善的,可使起手段来,真不是一般的下作啊!

叶了了由衷感叹!

事已至此,叶了了只得认命了。

相比起姻缘幸福而言,命显得重要得多了!

不过如果可以,叶了了在此还是更想发自肺腑的问宋衡一个问题:你是眼瞎还是心盲,看上了这位相府千金?!

但是,一想起宋衡自己也做出要年儿代嫁的事,她就又觉得这二人是造地设的一对。一样的,没有人性……

如此,她的心里便又没什么话可了。

一阵锣鼓喧之后,叶了了终是上了花轿。

不知道路织梦给她喂了什么东西,叶了了这坐在轿子里的时候,昏昏沉沉,全身更是没有一点力气。

外面所发生的一切对于她而言,也是十分模糊的。她什么都听不清,又因头上蒙着头纱,亦什么都看不到。叶了了感觉自己整个人仿佛在幻境里一般,像是与这个世界暂时完全脱离了。

而对于这场婚礼,她唯一的印象便是吵吵闹闹人声和喜乐声。外加拜堂时,一个无比好听的男声唤了一句“黄叔……”

后来,叶了了感觉自己离了喧嚣,又走了一段冗长的路后,便被送入了房间。

她被丫鬟们扶坐到床榻之上后,便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但她睡着的时候,因脑海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告诉她:不能睡!必须醒来!

而后,叶了了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让自己清醒了过来。

路织梦诚不欺负她,她行来的时候,她的哑穴便真的解了,可以话了。

眼下最重要的,便是等着解药。

等解药一拿到手她就跑!

叶了了掀下头盖,跑到窗口探了探周边的环境,想着筹划一下一会儿逃跑的路线。

可叶了了一看到屋外的光景,她便愣住了。

那因服了药,而感到昏沉的感觉一下子也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从头部自上而下的一股浓浓凉意。

守卫之森严,每隔两丈便有一个守卫。她要是能从这些人手中从此处逃脱,她也便不会被路织梦那个下作的人送到此处了!

眼看逃脱无望,叶了了只得乖乖坐回床榻之上,另想它法。

可是,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叶了了真的想不出来。

她到底造了什么孽,要被如此作?年儿!还有她的年儿啊!现在处境不明,她却只能待在此处,毫无办法!

想到此,叶了了不由的哭了起来。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