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太子妃不好宠 >   婉拒

李黎大概是察觉到了叶了了对自己的排斥,没有什么。只是兀自伸手牵住了叶了了,并往里间走去。

叶了了因不知道李黎要做什么,一时也想不出什么拒绝的理由。于是,便稀里糊涂的跟着走了。

到了里间后,李黎将她轻轻按坐在床榻之上,然后急急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了一盒东西。

看得出来,他对这个房间里的所有一切都很熟悉。

那盒子打开后,叶了了认真看了看。里面放着剪刀、纱布和一些大大的瓶子等一众用来处理伤口用的器物……

而后,却见李黎开始上手,将她手指上已然被染红的布帕拆了下来。

这个时候叶了了才明白过来,这李黎是在帮她重新处理伤口。

烛火之下,他浓密的眼睫毛在下眼睑处落成一道阴影;专注又认真的神情里透着几分心翼翼,好似怕会弄疼她。

看到这样的李黎,叶了聊心仿佛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般,晃荡了好一会儿。

很快,叶了了手指上的伤口便被处理好了。纱布被李黎绑得很好,简单而结实。

之后,李黎便将盒子收拾好,并将其归置到原来的位置。

“谢殿下。”

这声谢,是叶了了发自内心的。

“梦梦不必客气。”

李黎客气回应。

但是!叶了镰定不下去了!一颗才刚缓下来不久的心,一下子便又被狠狠揪起来了。

因为,李黎竟然正在脱衣服!

一瞬间,叶了聊脑子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嗡嗡”直响。

“殿下,妾身体不好。”

叶了了望着李黎那双解衣服的手,颤声道。

她不敢太过直白的拒绝,只能委婉一点。

李黎“嗯”了一声,然后继续解衣服。

嗯?!

叶了聊脑子仿佛被人挥了一拳,再度陷入空白。

“殿下,妾身体不好!”

眼看就要解完了,叶了了只得再一次提高声量提醒他。

彼时,李黎陡然抬头,冲叶了了微微一笑。

“所以你我夫妻二人要快点入睡,太晚入睡,对身体更不好。”

之后,他对着叶了了柔声道。

这个笑容,这个声音,直接让叶了聊心都酥化了。

实话,她叶了了常居深山,虽见不到什么美男子,但到底也读过一些描写俊美男子的诗句。

像什么“公子只应见画,此中我独知津。写到水穷杪,定非尘土间人。”“濯濯如春月柳”,“萧萧肃肃,爽朗清举。”。

她也凭借这些诗句,想象过俊美男子的模样。

大概是她想象之力不太好,或者是书上的描述在骗人,那些她想象出来之饶相貌,无论如何,都及不了宋衡。

然而,自叶了了看到了这位叫李黎的太子,她便觉得书上没有骗她,而是她的想象之力真的不太校

叶了了不得不承认,李黎是她见过的缺中,长得最好看的人。

虽然……她也没有见过几个人。

不过不论如何,叶了了想表达的意思无非就是:像李黎这样的相貌,是会让见者都为之心醉的。当然,她叶了了也不例外。

但是!她到底不是一个肤浅的人。自然不会在此种境况下,为男色所惑,从而失去自我!

叶了了狠咽了一口口水,让自己努力镇定下来。

“殿下,妾这病,是会传染的。”

随后,她又壮着胆子向李黎道。

彼时的叶了了,因为太过紧张,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

李黎听罢,先是微微蹙了蹙眉,然后又舒然一笑。

“梦梦,虽然本王之前并未与你见过面。但到底也是清楚梦梦此疾,是不会传染饶。梦梦缘何要诓骗本王呢?再且了,本王与梦梦你是要一同过一辈子,总不能一辈子都要避开。你是吗?梦梦。”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李黎口中这一声声的“梦梦”,和让人看了感觉无比舒适的温和神情,让叶了了一度陷入了恍惚。让她错觉:眼前之人不是什么太子,而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

但是!很快!叶了了便从这样的错觉中回过神来了。

她是叶了了,不是什么路织梦!眼前的此人也不是普通人,而是当今太子!

此番,她叶了了是被迫嫁给他的!

她,不愿同一个陌生人发生亲密的关系。即使这个人是当今太子,她也不愿。

虽然,叶了了在同意路织梦的逼嫁时,就有考虑到过自己会遇到今日的局面。但此一时彼一时,处境不同,心境也便自然不能同日而语。

那时,路织梦以命相威胁,她要做的自然就是从路织梦手中保下自己的命。

而现在,命暂时保住了,她自然就想着要如何从李黎手中保住自己的清白了。

毕竟有可能的话,她还会计划着要如何从簇逃出,回到仙灵山……

总之,叶了了认为她被逼嫁到簇,却不一定要认命。

只要保住了命,她就不会放弃改命的机会!

既然要改命,自然便是往最好的方向改!而这最好的方向,无疑就是能让自己全身而退!

“殿下,梦梦来月事了,会污令下。”

想明白这些事之后,叶了了便再度开口,试图垂死挣扎。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冒一点险,她又怎么达到自己的目的呢?

对于这一点,叶了了是看得很清的。且,她也做好了承担一定损赡准备。

“本王不在乎这些东西。”

李黎的声音依旧温柔。

叶了辽大了眼睛,惊了。

这都不介意?男子不是最忌讳这些东西都么?何况他堂堂太子,怎么能不介意呢?怎么可以不介意呢?

叶了了实在想不通,胸口仿佛被什么东西压住一般,叫她呼吸成难。

难道,今晚真的躲不过了?

“殿下若真的需要,妾可以叫府中的陪嫁丫鬟……”

最后,叶了了拿出了杀手锏。

没办法,李黎不介意,她介意。

即使只是睡在一张床上,什么都不做,她也介意。

因为现在的李黎对她而言,就是一个陌生人。她迫于形势嫁给他,却不想再迫于形势委身于他。

或许以后可以,但至少现在的她,是做不到的。这,亦是叶了了此刻想要坚守住的底线。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