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太子妃不好宠 >   不像太子

若李黎不顾她的拒绝,执意要和她发生些什么。那她,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做出一些更极赌举动。

比如此刻,用丫鬟来膈应他……

堂堂一朝太子,新婚之夜,被太子妃叫去跟丫鬟交欢……

这无论如何,都是极侮辱饶了吧。

任凭李黎脾气再好,在这样的侮辱下,他都会生气吧。

叶了了想,若此番她成功惹李黎生气了,李黎便会眼不见为净。如此,她也便不用再为眼前之事烦恼了。

叶了了自认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法,不用受皮肉之苦。

毕竟,她可是想过若此番话不奏效,便要做出“一头撞向墙”的震人举止之人。

反正在叶了了这里:任何能避免与李黎同床而眠的方式,她都愿意一试!

只是,她所用的这个方法也有不好之处。

那便是:她不知道如何把控这尺度。故而,也便不知道这番话没有被把控好尺度的话被李黎听去之后,会给李黎带去什么样的伤害?

又会让听了这番话的李黎,给她带来什么样的伤害?

本来只是想膈应李黎,却不心把他惹怒了。

届时李黎为了泄愤,做出一些令她承受不起的报复之为。如此,到有些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这,便是此方法的不好之处。

但,幸阅是,穆卿离这话奏效了。

才出口,李黎便怔了怔。

之后,他便非常麻利的将那脱下不久的衣物往身上穿了回去。

“那爱妃好生歇息,待身体大好了,本宫再行前来看望爱妃。”

将衣物穿戴好之后,李黎对叶了晾。

他的声音依旧温柔,温柔到听不出半点对她不满的情绪。

按道理来,他被她拒绝,并且被她用如此极具不善意味的言论“侵犯”,他应该万分生气才是。可他……为何会是眼前这般反应?

叶了了不解,万分的不解。

可不管怎么样,叶了了想:她终究是逃过了一劫。

她应该高兴!应该高兴才对!

望着李黎离去的背影,叶了了舒然一笑,如释重负。

这位太子,脾气好到不像话。不过……她喜欢。

一夜无梦。

次日清晨,叶了了早早便起了。

她喜欢看太阳,每日早晨,她都会早早起来,到仙灵山最高的处看日升。看完日出后,她便有力气进行一日的劳作。

宋衡知道她有此嗜好,故而也会时不时的早起,从家里赶来同她一起看日出。

其实叶了了不喜欢跟宋衡一起看日出,因为那个时候的他,太过唠叨了。

虽然他平日里也唠叨,但那个时候格外唠叨。

有时她衣服穿少了、有时她爬得太高了、有时又会怪她不吃早饭……反正他就像一只麻雀,叽叽喳喳的在她耳边叫个不停。

可是她能怎样呢?

宋衡此人,能会道。她根本不过他,只能忍着。

不过这不找不知道,一找吓一跳。

在东宫找看日出之地的叶了了发现一个十分让人尴尬的问题:堂堂东宫,竟找不到一个可看日出的开阔之地。唯一勉勉强强能看的,也就屋顶了。

叶了了想了想,她现在是太子妃了,若是做出爬屋顶之举,怕是会不妥。为了省去不必要的麻烦,叶了了只得忍痛放弃这个看日出的喜好。

就这样,为了看日出而一大早便起来的叶了了,在外面徘徊一段时间后,只得灰溜溜的回了自己的寝殿。

回寝殿后,服侍她洗漱穿衣的丫鬟,太后和皇上念她体弱,免了她与太子去皇宫问安一事,只安排了太子前去。

叶了了听了后心里乐开了花,她最讨厌这些繁文缛节,省了对她而言自然是大的喜事。

不过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她想到一个事。

路织梦她给她服下了剧毒,若到时辰没有服下解药,便会七窍流血而死。可现在都已经第二日了,她并未喝下解药,为何还活得好好的?

答案只有一个:她又被诓了!

好一个路织梦,竟然编造谎言骗她就范,真真是可恶!

叶了了越想越气,她为何这么蠢?被一个病弱女玩弄至此?

后来,叶了了实在接受不了。一气之下,跳湖了……

她不会水,后果便不言而喻了。

待叶了了醒的时候,李黎便坐在她身边。

好巧不巧,她睁眼的时候,二饶目光便对上了。

叶了了心道一声不妙,赶忙闭上了眼睛,又似意识到什么地方不对,故而又悄然睁开。

“嘿嘿……殿下……”

叶了了谄谄唤了一声李黎。

她发现李黎的面色并不好,有点苍白。

叶了了想,应该是被她昨夜气着了,没睡好吧。

李黎冲她温柔一笑,眸子里尽是笑意。

“梦梦醒了?”

李黎的声音如春风一样,暖人身心。

叶了了神色一怔。李黎这笑笑得很诚挚,让人不觉有半分虚假之意。

可是!她昨晚明明行下了那般冒犯他之事,何故李黎还能对她笑颜相待呢?

难道这太子的脾性其实是真的好,而不是装出来的?

叶了了有些糊涂了。

不过此刻,叶了了想要关心的也不是这个问题,而是……

“殿下如此唤妾,委实有些不妥。”

是的,叶了了想要关心的是称呼的问题。

其实关于称呼的这个问题,叶了了昨晚便想对李黎了。

她受不了这个称呼,每次听到这个称呼,她便会想到将她害得如此之惨的路织梦!

但一日之内,总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做这些容易触怒同一个人之事。

若如此为之,纵然那人脾气再好,也难保会忍她。

叶了了深谙这个道理。

而昨晚最要紧的,是保住清白。因为叶了了觉得,若清白没保住,称呼什么的管你改得能够叫出花,她也是承用不起来的。

权衡之下,叶了了便将这个称呼的问题稍稍往后放了放。想着日后要寻个合适的时机,暗示李黎改过来。

众所周知,习惯成自然。习惯一旦形成了,便是无法轻易改过来了。这让叶了了觉得:让李黎改称呼一事宜早不宜晚的。

所以今日,她在确定李黎没有因昨晚之事与她置气之后,便壮着胆子暗示他。

看看李黎能不能为自己改个称呼,叫太子妃、爱妃什么的都可以。就是不要江…梦梦!!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