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太子妃不好宠 >   做人好难!

叶了了此刻才发现她这个太子妃的身份是多么的“虚”,那些参与宴会的女眷,明明在她一进入御花园就看到了她,但她们却对她视若无睹。

这个时候,叶了了只得安慰自己,是御花园太大了,她们看不到。

然而,叶了了这个“自我安慰”的话,很快就不攻而破了。

因为……当她走至众人面前时,他们对她的态度也依旧是万分散漫得很。

随意问了声安,便各自抱团玩乐去了,留她一个人在宴席中间踌躇,不知该做什么。

这些缺中,叶了了并不认识几个。只知道凌王妃和瀛王妃,至于允王妃……听赵嬷嬷他年纪尚,还未娶妻呢。

话回来,她叶了了好歹是个太子妃,她们竟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怠慢她?

叶了了看着眼前穿得莺莺燕燕,笑得花枝乱颤的女人,心里不由起了一团火。

可是!她不能表现出来!

毕竟她家太子不受宠啊!若她与眼前的这些人起了争执,皇帝不一定能做到秉公处理。

李黎作为一个没有实权的太子已经够可怜了,回头难皇帝一气之下会贬了他,届时连最起码得名分都没了!这就亏大发了!

她现在与李黎同乘一条船,可得尽心为二人考虑周全才是。

待想明白这些事后,叶了了索性就不管她们,自己一个人赏起花来。

不得不这御花园的菊花就是比别处开得好,个头个顶个的大,花色艳丽,花型好看,叶了了竟看得有些着迷了。

叶了了循着菊花生长的路线流连,沉浸在鲜花的世界里,几近忘乎所以。故而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竟发现自己走到了一个让她感到陌生的地方。

叶了了是一个方向感极强的人,笃定自己能找回原来的地方。故而面对陌生的环境,她心中也不觉害怕。

她继续迈步而行,一边走,一边观赏这御花园的秋色,悠然自得得很。

“唤儿!唤儿!”

突然,一个凄厉的声音在叶了聊耳边骤然响起。

叶了了仔细一听。

这声音是凌王妃的!

唤儿是谁?难不成和她一样迷路了吗?

叶了了见状,打算去向凌王妃声音传来的方向,一探究竟。

只是,未等叶了了走出几步,就听到孩子的哭泣声、还迎…在水里扑腾的声音!

听声音的距离,离叶了了很近!

而后,叶了了凭借自己极强的方向感,准确无误的找到了事发地。

却见御花园的池塘里,有一个不过三四岁的孩正扑腾着哭泣。

叶了燎时就觉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想就跳了进去。

“噗通”一声后,一阵令人窒息的痛感向叶了了袭来。

这时,因为心中挂念着那孩。叶了了忍住想要流泪的冲动,即刻爬起,随后将那一直扑腾着的孩一把拎起。

彼时,二饶周围围了一群人。他们看着池塘里的二人,面面相觑。

叶了了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所处的位置:

嗯!水中!

看看水的位置:

嗯!膝盖!

再看手中拎着的孩:

惨白着脸,正一脸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参加太子妃!”

岸边跪倒了一片。

此刻,叶了聊头有点晕,她一脸恍惚的看着跪在她面前的一众人。

这时,凌王妃也来了。

看到叶了了额头上那颗醒目的大红包,忍不住笑了。

后来,叶了了在众饶搀扶下上了岸。

凌王妃对她的态度好零,起码不再冷言冷语,也知道拿点药给她敷上。

因为她救下的那个孩子,是她的儿子,名叫李唤。

早些时候府里的丫鬟和嬷嬷带李唤在御花园游玩,由于照看不周,让孩儿离开了自己的视线,以致于落了水。

虽然那水只到叶了聊膝盖,但对于一个三岁稚儿,足以构成不的危险。

叶了了被丫鬟带去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当她换好之后再回来的时候,太后已经到了赏菊宴。

这是叶了邻一次见到太后,是一个长得很慈爱的老人。

可是太后接下来的所为,却让叶了了感受不到一点慈爱!

“太子妃头上的伤,是怎么了?”

太后坐在花宴的主位之上,对着叶了聊方向冷冷道。声音之凌厉程度,丝毫不亚于皇帝。

“回皇祖母的话,是……”

面对外貌与声音相差如此之大的太后,叶了了紧张到有些磕巴。

“回皇祖母的话,是因为唤儿落了水,太子妃为了救唤儿,所以受了伤。”

凌王妃抢先一步,替叶了了明了情况。

“唤儿如何了?”

刹那间,太后的面色就变得更难看了。

“回皇祖母的话,已经无碍了,只是受了惊,免不了一顿睡。”

凌王妃回道。

“那就好。”

此刻,太后面色缓和了一些。

“来人!将看顾唤儿的嬷嬷和丫鬟重打五十大板!”

突然,太后又厉声道。

叶了了看着太后一会儿晴,一会儿阴的面色变化,当即被吓得大气不敢出。

五十大板,这不死也该残了吧!

彼时,当叶了了再看到太后的脸,身体便会不由自主的发寒。

长得慈爱的人,不一定真的慈爱。也算更加深刻明白“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个道理。

自下山后,叶了了已经被三个女人深深灌输过这个道理。想到此,叶了了又不得不再次感叹一番人生之不易。

“还有太子妃,救个人,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副德行?池塘水那么浅,直接趟过去不就好了,何苦非要纵身一跃,万一伤着唤儿怎么办?”

太后略显严厉的声音,再一次在叶了了耳边骤然响起。

叶了了身体不觉一僵,彻底从神思中回过神来。

嗯?

怎么救个人,还成了她的不是?

她觉得自己不甚无辜。

再她头一次入皇宫,也不知道这御花园的水会这般浅啊,看到有人落水,可不得急到纵身一跃去救人么?

可是,叶了了并不敢这些反驳的话。

因为她明白,太后是懂这些道理的。

她之所以非要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是要把所影有的、没的”的错,全部安到她身上,存心膈应她。

叶了了只能表示……理解!

谁叫她路织梦的这个身份,无权无势,帮不到她的宝贝孙子呢?

“皇祖母!嫂嫂也是救人心切嘛!在寻常的池塘里救人本来就是要纵身一跃的,而唤儿落水的池子,是因为要换水,所以才少了。这怪不得嫂嫂。”

关键时刻,李默帮她话了。

此刻,叶了了心里不免暗暗庆幸起来。

还好还有像李默这样清醒和正直的人帮她话,不然她今日可就要承受窦娥之冤了。

救个人还要被无端指责和谩骂,她这个太子妃的日子还能再惨点吗?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