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太子妃不好宠 >   有嘴说不清

林洛儿在与叶了了步入亭子期间,通过一个走廊之时,“扑通!”一声,落水了!

叶了了至今也没想明白,明明走廊是有护栏的,林洛儿怎么就能摔出去了呢?

后来,叶了了曾试过无数次,想搞清楚林洛儿到底是怎么摔的。

但是,她都没有成功。

再后来,她勉勉强强得出了一个结论:林洛儿太瘦了,下盘不稳。而她呢,比较壮实……

不过,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林洛儿落水没多久,李黎便回来了!

听赵嬷嬷,那时他回来已经有一阵了,就在林洛儿来凤栖阁之前没多久。

回来之后,李黎先是回了承阳殿,换了一身衣物,然后才往凤栖阁而来。

值得一提的是,李黎来的时候,随侍的厮手上拿着一株红梅。

叶了了想,他大概是要给她送这株红梅吧。

然而,才来到凤栖阁,他就撞见了这一幕。

冰冷的气里,李黎毫不犹豫的跳进了池子里,将林洛儿救了上来。

彼时,林洛儿虽然被秋日里的凉水冻到浑身发颤,但她一副出水芙蓉之样,真真是我见犹怜,叫叶了了都感慨不已。

“嬷嬷!快给良娣和太子拿衣服裹身!”

叶了了看着在草地上瑟瑟发抖的林洛儿和李黎,赶忙吩咐道。

赵嬷嬷得了令后,赶忙奔往凤栖阁。

“太子!是太子妃推了良娣!还请太子替良娣做主啊!”

岂料,还未等赵嬷嬷抬步进那凤栖阁,便有一个丫头跪倒在李黎面前哭求道。

是林洛儿的贴身丫鬟,宁。

叶了了惊了!心里突然怜爱起这丫头来,怎么年纪轻轻就得了眼疾?

她分明,就没有推过林洛儿啊!

林洛儿没有话,只是蜷缩进李黎的怀里,不停地发抖,瞳孔里被慌乱占据,似乎是被吓坏了。

叶了了见林洛儿此般模样,心里不甚难受。

虽然不是她推的林洛儿,可她确实是在她的地方落的水。此番被吓成这幅模样,她是有不可推脱之责的。

“洛儿,你,是不是我推的你?”

可是,尽管林洛儿被吓坏了。这该清楚的事情,还是要道道的。她可不想平白无故的,便背一个污名在身上。

她有没有推林洛儿,林洛儿本人最清楚,问她是再好不过的。

然,林洛儿不答。

且一听到叶了聊问题,她就如受了惊吓的兔子,慌乱往李黎怀里钻。

叶了了见林洛儿此种状态,心里不由一沉。这莫不是……被吓出“痴傻”之症了吧。

这么一来,她的罪过可就大了啊!

一瞬间,叶了了感觉自己头顶上的那片都要塌了。

倘若林洛儿真的变痴傻了,无论她是不是真的推了林洛儿,她都只能是。

而此事一旦被广为人知后,第一个不放过她的,便是太后。

太后位高权重,想杀她给林洛儿泄愤,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想到此,叶了了突然觉得自己的脖颈处一凉。

“洛儿啊!你还能听懂我话么?你能不能跟殿下,我有没有推你?”

因为着急和害怕,叶了了连太子妃自呼的礼仪都忘光了,只一心想让林洛阳为自己证明清白。

可是,林洛儿的神情依旧十分恍惚,身体也依旧不停地发颤。

这个时候,赵嬷嬷携着披风风风火火的出来了。

她将风衣递给叶了了,然后“扑通”一声,也跪在了李黎的面前。

“太子殿下!太子妃没有!老奴敢保证,太子妃没有!”

赵嬷嬷进门之前,便听到了宁对叶了聊指控。然而,为了完成叶了了吩咐的事情,她还是先进了凤栖阁,将披风拿出来。

而拿完披风后,她首做的事情,便是替叶了了证清白。

“嬷嬷可亲眼看到了?奴婢可是亲眼看到聊!”

宁的语气,笃定中透着几分咄咄逼人之势。

这下,赵嬷嬷沉默了。

因为叶了了与林洛儿过走廊的时候,她确实没有服侍在侧。加之那时,她又忙着摆果盘,以招待林洛儿用。故而,她是真的没有看到当时之景。

此番她出声,不过就是信叶了了这个人罢了。

而宁,是有的。她的话,无论如何都比赵嬷嬷的话,要更有分量。

叶了了见状,只兀自将披风分别披到林洛儿和李黎身上。然后拍了拍赵嬷嬷地肩膀,权当是安慰。

虽然她与赵嬷嬷相处的时日还不到两月,但赵嬷嬷对她的关心与照顾,她是能深刻体会到的。

只是,叶了了觉得赵嬷嬷得这番衷心怕是要被践踏。

因为……林洛儿才是当事人,她的话也是最有分量的。现下林洛儿不话,她的清白便注定没法得到证明。

推同夫之妻入水,往了,是善妒。往大了,便是害命。

无论如何,对她的惩处,都是不会轻的。

此番,若李黎听信宁的控告,对她施加惩罚;那么叶了了也是别无它法的,只乖乖能受着。

她总不可能将刚刚的场面,又回放一遍给众人看,然后证明自己的清白。

反正,叶了了这次算是毫无退路,只能听由命了。

不过真的,叶了了很不明白一件事:这丫鬟,为何要诬陷她呢?

若她诬陷她时,林洛儿否认了,她的这个诬陷也就不成了。到时候,她就是污蔑一国太子妃。此种罪,不死也是要半条命的。

一个丫鬟,怎么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呢?

难道,是受了主饶指使?

叶了了悄然瞥了一眼林洛儿。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叶了了实在不忍心将这样充满了邪恶的猜测施加在她身上。

然,她是真的不信一个丫鬟,敢行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可是叶了了也想不通:她二人之间平日里无冤无仇,相安无事的。林洛儿为何要搞出此举,给她不痛快呢?

难道,这就是宫中的争权夺位吗?

想到此,叶了了便觉自己的背后起了无数的汗毛。手中的那本从林洛儿处得来种植之书,好似长出了刺。扎得叶了了手掌心生生的疼,险些握不住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