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太子妃不好宠 >   有辱国体

“太子妃,你觉得呢?这宁,该如何处置?”

下一刻,太后便板着一张脸,向叶了了严声问道。

一瞬间,叶了聊心便乱了。

按她心中最真实的想法,肯定是想让这个诬陷她的人受到应有的惩罚。

不管宁是受人唆使,诬陷于她;还是如她所,是因为出于心疼自家主子的心理,才诬陷于她。她叶了了,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侵害。

若李黎没有帮她,恐怕此刻,她已经满身污名。且这污名,怕是重到连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想看到某些人,因为诬陷她,而付出一些相应的代价。

而刚刚林海求情时所的一番话,虽然不是让叶了了完全放过宁。但叶了了觉得,这只是权宜之计。到时候,林海肯定会想办法让宁完全脱罪。

如此,宁也便不用得到应有的惩罚了。

这样的结局,可不是叶了了想要的。

可是,尽管她心里万分的想要那该负责的人,承担起自己相应的责任。

但现在的局势,却是不允许的。

首先,林海苦苦相求。她若还一心想让宁受罚,让其流放边疆。便会被好事者安一个“心狠手辣,冷酷无情”的名号。

如此,她日后的日子,便不会好过。

其次,便是太后。

叶了了心里无比清楚太后对林洛儿的喜爱。此次,太后虽然将什么所谓的“处置权”交予她,看上去似乎是给了她很大的“面子”。

但其实,却是另有深意。

众所周知,太后十分喜爱林洛儿。而经过林海这番一阵苦口婆心的求后,更是不会忍心重罚她手下的人。

可若她罚轻了,便难以服众,会招人口舌;而若她罚重了,便会违背她自己的意愿。

所以,她便将这个难题交给了她叶了了。

此次,太后将处置权交给她,就是给她敲警钟。

若是她不识时务,还是坚持重罚林洛儿。那么,便意味着她与太后彻底结了仇。

如此,她日后的日子,也便不会好过。

想到此,叶了了将自己的目光悄悄送向了一旁的李黎。

却见他此刻也正看着自己,双目透着淡淡的神伤。

叶了了看到李黎这神情,心里仿佛被什么千斤重的重物压住一般,十分难受。

李黎为她做了这么多,她不该再如此自私,置他于更不好的境地。

从轻发落便从轻发落罢,只要宁长记性,不再犯,她也是可以接受的。

“回太……”

“皇祖母!”

就在叶了了准备将松口的话出口之际,李黎大呵一声,打断了她。

“太子妃心慈人善,定然会愿意对这个罪侍从轻发落。只是诬陷太子妃一事,可大可。若今日这罪侍抵死不认,那太子妃便要背上“善妒、心狠手辣”等一众不好的名头。如此,便会有辱国体。而百姓听闻此事,便会觉得皇家不察,娶一个德不配位者为太子妃。如此,又会有失皇家威严。

今日,这位罪侍因为替主子抱不平,诬陷太子妃。而我们,却因为各种原因不加以重罚。那么明日,便会有其它的人,抱着侥幸心理,也诬陷太子妃。如此,便会造成“堂堂一便太子妃,一言不合,便被人接二连三的诬陷”局面。可谓十分的不成体统。

所以孙儿觉得罚,是不可免的。不仅要罚,还要往重了罚。如此,那些人才会长记性。不敢再随意辱没太子妃!继而辱没国体!”

紧接着,李黎口若悬河,向太后了这么一番话。

这一刻,叶了了是真的为李黎的这番“临场反应”之能所倾倒了。

就他刚刚的这番话,可谓有理有据,令人信服;连反驳的点,都叫人找不到。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将她完全摘了出去。

这让以后,太后即使想就“此次没有轻饶宁”一事找她的不是,都找不到由头。

真真是绝!

太后听了李黎的这番话,面色变得十分难看。不仅她,一旁的林海,面色也变得十分难看。

此刻,叶了了不得不再感叹道:李黎的这番话,是真的高明。

若他们听了李黎的这番话后,还是执意为宁求情,让她从轻发落。那便意味着在他们的心里,大瀛朝,是可以被随便侮辱的。

为了一个的侍女,去拿整个国家的名声做赌注。

叶了了想,虽然身份地位尊贵如太后,也是不敢如此任性妄为的。

“太子不觉得,将事情想得太严重了一些吗?”

太后还在做最后的挣扎,但可喜可贺的是,她的语气已经变了。

变得不再那么强硬,和咄咄逼人了。

李黎听罢,向太后的方向微微躬身,鞠了一礼。

“皇祖母,事关国家大事,不得不谨慎。”

李黎放低了声音,沉着声道。

太后听罢,恨恨的闭上了眼睛。

“太子妃,既然太子觉得必须重罚,那你觉得,该如何罚呢?”

之后,太后又板着一张脸,向叶了了幽幽问道。

一瞬间,叶了了又愣了。

怎么这兜兜转转,还是问到她身上了呢?

这太后,是真的不打算放过她了吗?!

“皇祖母,太子妃……”

李黎再度欲开口。

“太子!哀家没问你,哀家问的是太子妃。你为何总要开口,替太子妃作答?怎么太子妃是哑巴,不会话吗?”

岂料,太后将他无情打断。

“太子妃,哀家问你问题呢,怎么不回答?一个诬陷当朝太子妃的侍女,该如何罚,才合理呢?事关国体,太子妃可得好好判定。若是叛轻了,众人便觉得无所畏惧,纷纷效仿,可就不妙了……”

太后冲着叶了了,继续幽幽道。眸子里散出的幽幽寒光,仿佛随时会将人冻住。

叶了了看到太后如此神情,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

这太后非要让她亲自判定宁之罪,想必,是打定主意要和她结仇宣战了。

这时,叶了了又将目光悄悄送向了一旁的李黎。

她发现如之前一样,李黎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只不过这一次的眼神,从淡淡的神伤,变成粒忧。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