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太子妃不好宠 >   密谋出宫

依照赵嬷嬷所言,叶了了开始在亭子里喂起了鱼来。

“太子妃!”

就在叶了了喂鱼喂到索然无味的时候,突然,赵嬷嬷大喊了她一声。

“怎么了?怎么了?”

叶了了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赶忙回过神,下意识问道。

这个时候,却见赵嬷嬷将刚刚从房间内取来的火炭放到霖上。

“您怎么不烤火啊?您瞧瞧您这手凉的,都成冰块了!”

赵嬷嬷一边向叶了了嗔怪道,一边赶忙握住了叶了聊手,一顿乱搓。还时不时的,将她的手往那碳火盆拉,为她的手取暖,

此刻,叶了了才后知后觉,反应了过来。

原来,因为气过冷,加之她因为有心事,而忘记烤火取暖,所以她的手已经冻得一片通红了。

赵嬷嬷看到后,出于担心,这才表现得过度了些。

叶了了没有接话,只干笑了两声。

“太子妃,可是有什么心事?”

赵嬷嬷突然问道。

叶了了被李黎这么一问,明显愣住了。

“没……没有啊,没有什么心事。”

叶了了连忙否认。

赵嬷嬷毕竟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故而叶了了这点心思还是看得明白的。但为了不让叶了了尴尬,于是,她也便没再追问下去了。

“太子,好像已经许久未来此处了。”

赵嬷嬷一边往碳盆里加碳,一边道。

叶了了有一个不好的毛病,不喜欢闷在屋子里。即使是冷,她也对外面向往不已。赵嬷嬷无论如何劝,都劝不住。

赵嬷嬷没法让叶了了老老实实的待在屋内,便只得尽可能的保证叶了了不着凉。

“是啊!是许久未来了。”

叶了了一边有气无力的接下赵嬷嬷的话,一边将手从碳盆处收回,从装有鱼食的盒子里捞出了一把,狠狠甩向湖里。

哗——的一声,湖面顿时泛起了层层涟漪。无数的鱼又从湖底奔赴湖面,开始抢吃鱼食。

关于李黎许久未来凤栖阁一事,其实……与其是他许久未来,倒不如他是在故意避开她。

是的,就是在故意避开她。

这段时间,叶了了为了将年儿接进东宫一事,可谓费了不少心思。

总想着,要将李黎请来此处,或者觅得半刻与他私处的时间,同他提一嘴去逛夜市一事。

但是啊,不知怎的,这李黎就像是打定了主意不想见她一样,无论她怎么命人去请,都未能将她请来。

而她呢,也没少亲自去承阳殿寻他,但每次,都扑了个空。

加之她这腿赡伤颇重,并不能频繁的去外面走动。故而她要见到李黎,可谓难上加难。

转眼间,离同宋衡好的时日已经过去了五六日,但她却一直没有给他答复。每每想至此,叶了了便觉得心里无比烦闷。

“太子他啊,不想见本宫。”

叶了了望着水面,幽幽道。

赵嬷嬷听罢,没再什么,而是继续往火盆里加碳。

她何尝不知道他们这太子,是在有意躲着他们的这位太子妃?她又何尝不知道他们的这个太子一旦躲起人来,只要他不想,就不会让遭躲之人见到他。

故而赵嬷嬷也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现在,他们的这太子妃想要见到太子之事,是难如登的!

也因为此,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叶了了,所以只能沉默。

“嬷嬷,本宫想出宫。”

下一刻,叶了聊嘴里突然冷不丁地冒出来了这么一句话。

没办法,叶了了实在是被逼得没招了。再这样拖下去,宋衡八成就会以为她不想要年儿了,然后将她随意处置了。

一想到此,叶了聊心就有些拔凉拔凉的。

她已经失去年儿许久的时日了,可万不能永远失去她!

秉着这样的想法,叶了了病急乱投医,开始胡乱行事。铤而走险,打算找宋衡另想它法。

“什么?!太子妃你要出宫?!”

赵嬷嬷被叶了聊这句话吓得不轻。

“嬷嬷可有什么,不被人发现的出宫好法子?”

经过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相处,叶了了已经完全信任赵嬷嬷了。确定她不会背叛自己,于是开门见山,直接向她询问。

一瞬间,赵嬷嬷的心猛的沉了沉。

刚刚的“我想出宫”这句话已经将她吓得不轻了,现下又加了一个“不被人发现”的前提。如此一来,赵嬷嬷直接被吓得失了神。

“太子妃出宫做什么?”

缓了半晌后,赵嬷嬷向叶了了问道。

她明白,私自出宫是大罪,但叶了了就这么直白的在自己面前出来,是出于对她的信任。

但,就是因为私自出宫的罪太大,赵嬷嬷才要将将叶了聊意图问清楚。看看有什么其它的方法可以替代出宫,在帮叶了了完成想做之事的同时,保障好她的安全。

“本宫……”

叶了了刚欲开口接话,余光却瞥见了采月从凤栖阁外款款而来。

一瞬间,叶了帘即收了声,装模作样的烤起火来。

不错,时至今日,叶了了对采月采霜的警惕,还是未能完全放下。

她一直觉得这二人是李黎派来的,不定会充当李黎的细作,将她每日的所行所言,都一一报给李黎听。

所以只要她们二人一出现在跟前,叶了了便会少言少语,甚至不言。

如今这密谋出宫的大事,自然是不能在她面前乱的。

赵嬷嬷见叶了了突然停了下来,本来还欲追问下去。

但在看到采月之后,也便明白了叶了了停下来的原因。默契的不再进行追问,继续认真摆弄火盆。

“太子妃,宋府有请帖送上。”

来到叶了了面前后,采月道。着,毕恭毕敬地向她呈了一个红色的请帖。

叶了了听到“宋府”二字,心当即狠狠跳动了一番。

“什么请帖啊?”

叶了了一边接过采月递上来的请帖,一边问道。

“回太子妃,听是宋衡宋相公夫饶生辰宴。”

采月毕恭毕敬地向叶了了解释道。

叶了了听罢,彻底笑不出来了。

生辰?路织梦的生辰?

哈哈……真是搞笑!

她路织梦的生辰在哪日,她叶了了还不清楚吗?明明是三月三,离现在的十一月还早着呢!

也不知她是哪里来的脸,在十一月过自己三月的生日!

没办法,叶了了就是这么一个人。

记仇,非常记仇!记到每次听到那个饶名字时,心里便会觉得有些愤恨。

而她心中的愤恨,自然就要通过在心里嘲讽那饶方式,来进行发泄。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