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太子妃不好宠 >   靠近定了!

不知怎的,在听了林洛儿这番话后,叶了了突然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比起林洛儿,她这个妻子当的,似乎不太称职。

“良娣。殿下这次的病来势汹汹,威力颇大。良娣的身体才好不久,万不能冒这个险。还是待殿下的状况稍稍转好,再近身看望殿下吧。”

这时,一旁的苏叶接下了林洛儿的话,向其劝道。

叶了了听罢,心猛的颤了颤。

她实在想不通,李黎这病怎生会病得这般重?

“苏姑娘,殿下这病……为何会这般重啊?”

下一刻,林洛儿替叶了了问出了她心中的疑问。而问完这个问题后的林洛儿,开始声抽泣。

那副模样,真真是我见犹怜。

“回禀良娣……”

苏叶毕恭毕敬,向林洛儿鞠了一礼。

“殿下是因为受了寒,加之郁气中结,所以才病得重了些。”

叶了了要是没有看错,这苏叶在讲述李黎病因的时候,会时不时地看向她。

好似……李黎这病是她造成的一般。

不过看到苏叶此般模样,叶了聊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画面。

那夜从水月阁中出来,她因为腿脚不便,故而李黎背了她。

而一路上,他二人之间讲了许许多多的话。

虽然那个时候,叶了了没有明显感觉到李黎生气了。但李黎将她送到凤栖阁后,离开时的背影,却叫叶了了感觉到了一股不祥之意。

郁气中结,与生气是有莫大关系的。

难不成李黎是因为生那晚的气,所以将自己气成了这幅模样?!

一瞬间,叶了了突然觉得自己的心里又多了几分罪恶之福

“郁气中结……”

林洛儿在口里重复了一遍这几个字。

“苏叶!你该去为本王拿药了。”

不知是真的到了吃药的时间,还是为了不让她们继续追问下去。这个时候,李黎突然出声,催促起苏叶为他端药来。

苏叶不动声色的看了叶了了一眼,然后朝李黎所躺的床榻方向道了声“是”,便毕恭毕敬地退下了。

“良娣,你也一起下去吧,本王累了,想休息。”

随后,李黎又拖着虚弱的声音,向林洛儿道。

累了、想休息。

然而……只叫林洛儿下去?!

这李黎,是真的忘记了她的存在?还是故意无视她的存在?

若是真的是无意忘记了她的存在,她是能理解的;可若是故意无视她的存在,那她的心里的罪恶之感,恐怕就会加重了。

“可是太子妃……”

林洛儿犹犹豫豫,接下了李黎的话。着,还偷偷看了一眼叶了了,神情和语气都显得有些委屈。

“本王同太子妃有要事相商,良娣若不早点退下,我们便无法相商。如此,本王也便不能休息了。”

李黎继续拖着虚弱的声音,幽幽道。

叶了了以为李黎完全将她忘了,心里还有愧疚的同时,还有点委屈。

此番听了李黎与林洛儿的对话后,知道李黎没有将自己忘记,也并非故意将自己无视,而是有其它的安排。

于是压在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下了些许。

这边李黎都将到这个份上了,林洛儿再怎么不愿,也不好再拒绝。于是放下手中所提的食盒之后,也便毕恭毕敬地退下了。

就这样,房间里只剩下了李黎和林洛儿。

一瞬间,四周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安静。

叶了了一脸无措的站在原地,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太子妃,有何事要跟本王相商?”

突然,李黎话了。

“是这样的殿下,妾刚刚收到一个请帖。”

叶了了见李黎开口了,登时就来了精神。一边着,一边不管不鼓,便越过屏风,欲朝李黎的床榻走去。

“站住!”

岂料,她的脚步才越过了屏风,便被李黎厉声喝停了。

李黎喝停她的声音实在大,叶了了不仅吓得当即停住了脚步,还惊出了一声冷汗。

待定下心神后,叶了了看到白色的账幔随风轻轻飘动。她能透过账幔,隐隐约约看到李黎的轮廓。

虽然比隔着屏风时要看得清楚,但还是看不清他此刻具体的神情和面色。

“退回去。”

而后,李黎的声音弱了下来,用命令的口吻向她道。

叶了了听罢,神色不免一怔,脑子里登时变得一片空白。

然,尽管叶了了已经被吓得处于这种状态。但她还是听从了李黎的命令,木然移动脚步,退出了屏风外。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和李黎之间,还是隔着一块屏风。

本来已经清晰了不少的视线,又开始变得模糊。

“殿下……不想见妾吗?”

面对李黎那般严厉的语气,叶了了不得不往这方面想。

“太子妃多虑了,殿下得的是风寒,具有传染性。殿下是怕会传染给太子妃,所以才不让太子妃靠近。”

不知什么时候,苏叶进来了。

她的手里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汤药,就站在距离叶了了不到半尺的距离。

叶了了轻轻瞥了一眼苏叶手中的汤药。

“苏姑娘这是要给殿下喂药?”

叶了了不接苏叶的话,转而问道。

“不错,烦请太子妃让条路出来,让奴下进去,给殿下喂药。”

面对身份地位比她高的叶了了,苏叶不卑不亢。

有那么一瞬间,叶了了甚至怀疑这苏叶不是什么奴下,而是同她同等地位的妃子。

叶了了听罢,瞥了一眼自己所处的位置。发现自己……确实挡了不少的道。

苏叶若是以一人之身进去,是没问题的。但若是端着汤药,就会显得有些挤了。

“苏姑娘,就不怕被传染吗?”

不知道为什么,叶了了就是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故而并不想这么干脆的,便给苏叶让出一条道来。

“回太子妃,奴下贱躯,与殿下的金体相比不足挂齿。且奴下是个医者,比之常人,身体更不容易受疾病侵袭。所以服侍殿下进药,奴下当仁不让。”

苏叶向叶了了解释道。

叶了了听罢,咬了咬牙。随后眸中突露一抹异色,趁苏叶不备,一把夺过苏叶手中的汤药。

“你不怕,本宫难道会怕么?才是一个的风寒,有多了不起啊?本宫今日靠近定了!”

完,叶了了便拿着那碗汤药,无比潇洒的往李黎床榻疾步走去,留下苏叶一个人在原地愕然。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