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太子妃不好宠 >   梳妆

第二日一早,叶了了便早早起了身,准备梳洗打扮,好去参加路织梦的生辰宴。

为她打扮的,依旧是赵嬷嬷。

赵嬷嬷的手很巧,每次为她打扮的妆容,她都很喜欢。所以对于这次赴生辰宴的妆容,叶了了是万分期待的。

“嬷嬷,你身体不舒服么?”

叶了了看着铜镜里,赵嬷嬷那十分不舒展的眉头,不由疑惑。

以往的时候,赵嬷嬷每次为她梳洗打扮,都会同她笑笑。

可今日,却格外安静了。

如此,叶了了便又想起赵嬷嬷从昨日回来,便是如此。

好似对她……颇有不满。

“回太子妃,老奴没事儿,谢太子妃关心。”

赵嬷嬷的情绪没有丝毫的波动,淡淡道。

“嬷嬷,你是在气本宫不听你劝,三两头往承阳殿跑么?”

这件事,一开始的时候,赵嬷嬷没少在她面前对她进行劝阻,但叶了了死活不听。

后来碍于她的身份,赵嬷嬷也就不好多些什么,只能任由叶了了胡乱来。

叶了了觉得她如此做法,确实有失妥当了。

下一刻,叶了了通过铜镜,看到赵嬷嬷的神情和动作猛的一滞。

看来,她猜对了。

赵嬷嬷收回自己的手,然后带着无比严肃的神情,冲叶了了微微躬身。

“太子妃,不是老奴多事。只是太子妃终究是太子妃,很多时候,行事不可不虑后果。比如太子妃昨日将林公公拍晕一事,就万分的不妥。此事不仅会让太子妃得罪林公公,让太子妃在东宫的路变得难走;若是传出去,还会有损太子妃的名声。而且,若巡视们将你不明缘由,看到您在伤害承阳殿的守卫,将您当成刺客射杀了怎么办?”

终于,赵嬷嬷还是将自己心中的所忧袒露了出来。

叶了了听罢,心里不由一暖。

实话,她那时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层,只一心想见到李黎。所以才疯魔了似的,将守在承阳殿门口的林子用一板砖给敲晕了。

现在细细想想,赵嬷嬷的这些担心,好像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也是这一刻,叶了了意识到赵嬷嬷对她的关心,真的堪比年儿了。

很多她考虑不到的事,赵嬷嬷都会为她考虑着、担心着……

在深宫里,有这样一个人陪伴在侧,实属幸事。

“原来嬷嬷是气本宫不听劝啊。”

着,叶了了洋装板起了一张脸,想要逗弄一番赵嬷嬷。

“老奴该死!老奴该死!不该妄议太子妃!太子妃是主子,自古就没有主子听奴才话的道理,是老奴僭越了,请太子妃责罚!”

赵嬷嬷见状,以为叶了了生气了,赶忙跪下认错。

“噗嗤!”

叶了了看到赵嬷嬷如此模样,突然忍不住笑了。

“诶呦嬷嬷!”

叶了了赶忙起身,将赵嬷嬷扶了起来。

“本宫知道嬷嬷是为本宫好。以后本宫会听嬷嬷劝的,再不会如这次般一意孤行了。”

紧接着,叶了了用着无比诚恳的语气和态度,向赵嬷嬷道。

赵嬷嬷看到叶了了能够了解自己对她的这份关心,心里自然也感动。激动的点零头,眸眸悄然泛了红。

“好了,嬷嬷快帮本宫梳妆吧。一会儿,该到启程去宋府参加生辰宴的时间了。”

叶了了一遍替赵嬷嬷拭去眼角的泪水一边温柔道。

面对叶了了如此举动,赵嬷嬷可谓受宠若惊。连声道“是”,赶忙帮叶了了梳起妆来。

赵嬷嬷梳妆的技术一如既往地好,这一次所梳出来的样式,颇得叶了聊喜欢。

一头青丝被悉数盘起,由一支碧绿色发簪簪住,尽显温婉气质。叶了了看着铜镜里的自己,觉得陌生极了。

以前的她,从来都是素衣粗裳。发式什么的,也是能简便简。更多时候,只简单编起一根粗辫。

年儿每次看到她那个样子,就会她像一个假子,没有一点女子的味道。

所以赵嬷嬷今日为她梳的这个发式所出的效果,让叶了了满意的同时,也不免让她感到有些意外。

看完发式之后,叶了了又兀的,将注意力放在了那根碧绿色的发簪上。

她看着这根簪子,颇觉眼熟,但一时却又想不出来到底在哪里见过。

“这是太子妃在同殿下游逛中秋灯会的时候带回来的,老奴瞧着与太子妃今日的发饰颇为相配,便为太子妃戴上了。”

赵嬷嬷看到叶了了如此神情,知道她在疑惑些什么,于是不等叶了了开口相问,便为她进行了解答。

叶了了听罢,这才恍然大悟。

难怪她觉得面熟呢,原来是李黎送给她的那根。

没办法,叶了了不爱打扮,所以平日里看到赵嬷嬷为自己所梳的妆容时,只会浅显的觉得满意。

至于深一层次的东西,她是根本不愿意去探究的。

比如赵嬷嬷为她戴了什么样的发饰、什么耳饰、抹了什么色的胭脂水粉……

而今日,她为何会对自己的妆容如此上心。

叶了了想,路织梦的生辰宴肯定会有许许多多的权贵妇人前去,大概是因为她不想给李黎丢面儿,所以才会对自己的妆容多多少少上了一些心思吧。

不过……叶了聊心里其实也十分明白一个道理:

就凭借李黎现在的处境,不管她此番赴宴之时,打扮得有多耀眼,多完美,她都是不可能将她们的嘴完全堵住的。

换而言之,她此番前去,还是会因为李黎的原因,而招人非议。

回想宋衡跟路织梦成亲的那日,她被李瀛李允攻击;赏菊宴时,又被李苑和太后攻击……

总之她每到一个公众场合,都会招来攻击。就因为她嫁给了李黎,而李黎不受皇帝宠爱……

现下她如此为之,倒也不是她多不自量力,认为自己的外貌可以艳压到谁谁谁。

而是她觉得外貌是每个人都会在意的东西,所以不想在她们在意的事情上,被她们压过太多,叫她们白白爽上一番。

“嬷嬷怎么会想要梳这样的一个发式呢?”

叶了了看着铜镜里那深得她心意的发式,不由好奇。

一瞬间,赵嬷嬷的神情显得有些为难。

“嬷嬷你大胆的,本宫不会怪你的。”

见赵嬷嬷如此支支吾吾的模样,叶了了了一番好话,试图让她宽心,大胆的将想的话出来。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