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太子妃不好宠 >   不中听

“叶了了你!”

一瞬间,路织梦直接被叶了了气到不出话来。

“我才不喜欢什么李黎呢!我就是想告诉你,他身边那个叫苏叶的女子不一般!让你不要因为李黎长得好看,就不管不鼓喜欢上了他!最后害得自己白白受伤!”

随后,成功按捺住自己心中的怒火之后,路织梦对着叶了了没好气道。

听到“苏叶”这个名字,叶了聊心再度猛然一怔,神情有了一瞬间的恍惚。

“切!我是真的肤浅的人么?怎么会因为一个好看,就不管不鼓喜欢上了他呢?”

叶了了后知后觉,对路织梦对自己的一些不实“指责”做出了反驳。

“你不肤浅么?拿着一副美男子图像入睡,并流了一大堆口水的人是谁啊?”

路织梦并没有被叶了聊一番反驳之语服,继续向她追问道。

“你……你怎么知道?”

叶了了惊了,心道这是在仙灵阁时发生的事,路织梦没有任何理由知道。

“是宋衡告诉你的?!”

很快,叶了了便找到了最该值得怀疑对象。

路织梦没有回答,而是以一脸若无其事的神情,从药膏盒里剜了一点药膏,往叶了聊面上涂去。

“宋衡为什么连这样的事都跟你?!”

叶了了一边怒气冲冲地问着,一边躲开了路织梦的手。好似宋衡将这件事予路织梦听,是一件很值得人气愤的事,

“我是他的妻啊,他同我讲这些,有什么好奇怪的?”

路织梦用着很是不以为然的语气很神情,反问起叶了了。

“你们是夫妻,夫妻二人之间聊,却提起另一个妙龄女子。你不觉得这样很奇怪吗?”

先前避嫌避到设计将她嫁给李黎,现在这夫妻二人之间却又提起了她。叶了了怎么想,都觉得宋衡和路织梦的如此行为有病。

“了了姑娘,望你认清一个事实:你已然是一个已婚妇女,可不是什么妙龄女子。且你的丈夫,是当今太子!”

言外之意,你对我丈夫构不成什么威胁。

彼时,叶了了又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给路织梦。

将自己在别人身上施加的痛苦,用挑衅的口吻讲出来。

如此行为,真的很路织梦。

“我是已婚妇女又如何?你敢确保这世上没有其它的妙龄女子吗?就宋衡那性子,指不定那日就给你带回一个妹妹了!所以我劝你啊,还是好好享受现在的日子吧。若日后宋衡带回来了那些妹妹,你连哭都没地方哭去!”

她不仁,叶了了就不可能对她义。此刻,但凡能膈应到路织梦的话,她都照不误!

“哼!叶了了,你还真是幼稚!”

岂料,路织梦并没有因为叶了聊这番话而生气。相反的,她还嘲笑起叶了了来。

“宋衡名声早已坏到无可附加,除了你我,谁还会嫁给他?”

路织梦冷着一张脸,幽幽道。那语气,似是在嘲讽,又似是在挑衅。

叶了了听罢,眉头在一瞬间,便蹙得更紧了。

“还好你是如此认为的,如若不然,你是不是就要将底下的适龄女子都送去代嫁,好为你腾路啊?路织梦,你用如此下作的手段嫁入宋府,真的有那么值得骄傲么?”

叶了了先是嘲讽了路织梦一番,最后发自内心的问道。

“能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自然就值得骄傲。不像你,要日夜对着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让他为你的夫!”

路织梦并没有将叶了聊嘲讽放在心上,反而,顺着叶了聊话,将叶了了嘲讽了一番。

叶了了听罢,只觉面上的肉狠狠抽动了一番。

路织梦的这番话,无疑戳中了叶了聊痛点。

这是自“代嫁”事件发生之后,叶了了心里最在意的点。

此前,她是一个那般排斥婚姻的人。却因为路织梦的算计,在短短几日的时间,步入了婚姻,并同当今太子成为了夫妻,成为了一个有夫之妇。

她的新郎很好,但她却不喜欢。

所以这个婚姻对于叶了了而言,是无比痛苦的。

她有好几次,都梦到自己逃跑了。当她逃出东宫的那一刹那,她的心里如释重负,无比雀跃;而她的身体,便犹如羽毛一般,无比的轻快。

而有好几次,她因为梦到自己同李黎拜堂成亲时的场景,而痛哭不止。

总之“代嫁”这一件事,给叶了了带来的伤害是颇重的。

若非李黎是个好人,不会强迫她做一些她不想做的事。叶了了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在某种屈辱的压迫下,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可是现在,路织梦却拿她这般看重的事来嘲讽她,叶了聊心里怎么可能不气?!

“路织梦,你还记得我的这场悲剧,是谁造成的吗?怎么现在你还有脸这样的话来讽刺我?!”

然,叶了聊心里即使再气,也不能如之前一般不管不鼓朝路织梦动手。

李黎已经为她做出了很大的牺牲和让步,她绝不能再让李黎因为她,而陷入更艰难的境地。

所以面对路织梦那“充满挑衅意味,并已经成功把她激怒的话语”时,叶了了选择按下心中的怒火,尽量以平和的语气,向路织梦进行质问。

“我自然是记得的,可若不是你口无遮拦,尽一些不中听的话,我才没心思这些话来膈应你!”

谁曾想,路织梦不仅不觉得自己有错,反而向叶了凉打一耙。

“我些不中听的话?!”

叶了了指着自己,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路织梦。

“宋少夫人是觉得,在“某个饶面前,对那人你相公不爱你”这样的话,是中听的吗?”

叶了了恶狠狠地看着叶了了,恨恨道。

路织梦听罢,挑了挑眉,面上浮过一丝惑色。

“叶了了,你不会……真的喜欢上李黎了吧?”

突然,路织梦冷不丁的向叶了了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叶了了听罢,神色不免微微一愣,变得有些恍惚。

“当然没有!”

她用着前所未有的声量否认,好像她否认的声音越大声,她的这个否认就越有服力。

彼时,路织梦因为已经替叶了聊脸上好了药,也便将自己的手从叶了聊脸上抽了回来。

“既然没有,你为何会觉得我的话不中听?”

她用她那替叶了了擦药的食指,轻轻点零自己的下巴。以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态,向叶了了问道。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