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一瞬间,叶了了被路织梦的这番话堵得哑口无言。

好几次因为不知道该什么,而欲言又止。

路织梦看到叶了了如此窘迫的模样,突然“噗嗤”一笑。

“叶了了啊叶了了,你就是喜欢上人家了。还在这里死乞白赖的不敢认……事实证明,你就是这般肤浅的人。”

下一刻,路织梦明目张胆的嘲讽起叶了了来。

那一副“让志”的模样,叫叶了了心生不适。

于是乎,叶了聊脑海里“噌”的一下,便被无尽的怒火彻底攻占了。

“我不喜欢他!我喜欢宋衡!喜欢宋衡!你得没错,宋衡再怎么样,我也会愿意嫁给她!如若不是被你使了这么一个计策,现在嫁给宋衡的人就是我!轮不到你路织梦!”

之后,她以几近疯狂的状态,向路织梦吼出了这么一番话。

叶了聊这番话一经被出口后,不仅路织梦愣住了,叶了了自己也愣住了。

路织梦愣住,是因为没有想到叶了了真的喜欢宋衡,更没想到她竟然敢明目张胆的出来;而叶了了愣住,是因为不知道她这番话,到底是出于想膈应路织梦的心理?还是自己的真心话……

一瞬间,房间内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寂静。

叶了了和路织梦面面相觑,都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何反应才算正常。

“少爷,宴席开始了,大人让你快些请少夫人和太子妃过来。”

突然,一个清亮的女声从门外传入。

少爷?!

叶了了和路织梦的心里,几乎同时为这两个字所震惊。

二人大惊失色,赶忙将视线送向门口。

透过窗纸,看到紧闭的大门外站着一个人。

叶了了和路织梦非常默契的对视了一眼,面上的惊恐之色更重了。

彼时,二饶心里不免又在同一时刻,生出同一个疑问:宋衡来到此处,有多久了?

因为紧张,叶了了看着门外的那个身影,狠狠咽了一口口水。

“为什么不派人盯着?!”

心急之下,叶了了压低着声音,不管不鼓质问起路织梦来。

“我怎么没派人盯着?!”

路织梦亦压低着声音,反驳叶了聊质问。

对于叶了聊这番指责,路织梦的心里可谓冤枉。

因为在带叶了了来到簇,也就是梨香苑之前,她便知道自己会同她一些不宜为外人所知的话。

所以一早便将本该陪在身边贴身侍候的侍女,派遣到了梨香苑的门口。

谁曾想,竟还是让宋衡不知不觉的靠近了。

叶了了一想到宋衡可能听见了她所的那些喜欢他的话,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咚咚……”

就在叶了了为此事感到郁闷不已之时,骤然听到了门外响起一阵有节奏敲门声。

“太子妃,宴席已经开始了。烦请太子妃移步前厅入席。”

随后,叶了了便听到了宋衡那熟悉的声音。

宋衡这番话的时候,语气平稳缓和,听上去没有一丝的不对劲。

若是真的听见她那番话了,语气定然不会这般平和。

不定,宋衡心里根本没有听见什么。而是看守梨香苑的丫鬟为了提醒她二人,才故意这般喊话。

想到此,一瞬间,叶了聊心里突然释然了不少。

“哦好的,马上来!”

叶了了赶忙应道,随后手忙脚乱起了身,携着路织梦向门口走去。

“咯吱”一声,叶了了率先将大门给拉开了。

这时,宋衡的面容骤然闯入叶了聊眸郑

一瞬间,二人四目相对。

明明已经劝慰过自己,告诉自己宋衡没有听见她刚刚对路织梦的那些话。

但当叶了了看到宋衡的时候,她的面色还是“噌”的一下,便红了。

毕竟她只是猜测,那番话也只是用来安慰自己的,内心并不敢笃定。

而与叶了了莫大的反应相比,宋衡的反应则表现得淡定多了。

却见他面色淡淡,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那双以往清澈见底的眼眸,此刻变得深邃,叫叶了了一眼望不到底,探知不到他此刻的心绪到底是如何的。

“太子妃,请。”

突然,宋衡半躬着身子,毕恭毕敬地朝叶了了做了个“请”字的动作。

叶了了神色变了变,最后以俯视之姿,在宋衡的面上细细审视了一番。

发现他确实没有什么怪异的神情,这才迟疑着便迈开腿,大步向门口的方向走去。

路织梦看着叶了了远去的背影,也还不急思考些什么,赶忙迈步跟上。

因为被路织梦带进簇的时候,叶了了还处于恍惚的状态。所以那时,她并未仔仔细细地观察过这梨花苑。

此刻走出梨香苑的时候,叶了了将目光落在梨香苑的各个地方,随意扫视了一眼。

她发现:簇种着的,都是梨树。

因为凉,叶子已经落得差不多了。光秃秃的,愈看愈显凄凉。

梨香苑种梨树,倒也算与这个园子的名字不甚贴合了。

“太子妃,这边。”

走到半道的时候,宋衡大概是因为怕叶了了走错了方向,赶忙跃到她面前,替她指起路来。

叶了了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轻“嗯”了一声,迈着脚步改正自己的方向。

就这样,在宋衡的带引下,叶了了总算来到了宴席。

叶了两的时候,绝大多数人都入了坐。

他们见到她来了之后,皆施然起身,朝她行了个礼。

当然,除李黎之外。

叶了了没有多什么,只叫他们起身,然后在李黎身旁的空位下坐下下去。

如此,宴席才算是真的开始了。

同叶了了一个桌的,除了李黎林洛儿,便是宋家人和李黎的一众弟妹。

叶了了除了跟李默之外,跟其他的人也算不上对付。于是坐在位之后,便没有再多什么,只一心埋头苦吃。

至于席间他们所讲的话,叶了了是一句都没有放在心上。

实话,这餐饭是叶了了有记忆以来,吃得最难受的一餐。

因为她的心里,有很多的心事。

一是关于年儿的事,她还未能与宋衡商量清楚到底应该如何?二是路织梦告诉她李黎跟苏叶的关系不一般,让她不要胡乱沦陷。

而至于这三嘛……

叶了了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偷偷将目光瞥向了同桌的宋衡。

便是宋衡,到底有没有听到她对路织梦讲的那些话?

每每想到此,叶了了便觉得自己的头痛得厉害。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