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叶了了觉得苏叶是知道答案的,可她根本没有点破的打算。最后以药要凉了为由,告别了叶了了。

叶了了看着苏叶远去的背影,如鲠在喉,难受非常。

她真是觉得李黎越来越奇怪了,不仅李黎,苏叶也奇怪。

所有的人都奇怪,她们好像都带着一张面具,叶了了怎么看都看不透。

叶了了回到凤栖阁的时候,赵嬷嬷一早侯在了门口。还问她去哪儿了之类的话,饭菜都凉了。

采月知道叶了了兴致不高,在一旁替叶了了一一作了答。

赵嬷嬷知道她此去何为之后,也便没有再什么话了,只帮她去将那些饭菜热一热。

但后来,叶了了以没有胃口,拒绝了。

赵嬷嬷哪里肯,她肚子里有孩子,即使她不想吃,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也多多少少要吃上一些。

叶了了拗不过,只得任由她去了。

赵嬷嬷去为叶了了热菜之后,叶了了便不顾采月的阻挠,兀自去了湖心亭。

她总觉得冷风之下,她的头脑能更清楚一些,不至于如在房间里般那般昏沉。

她实在,太不喜欢昏沉的感觉了。

采月因为怕叶了了会着凉,又从屋子里拿了一件披风披上,还将屋内的炭盆也搬了出来。

但是后来,叶了了以自己不冷为由,将采月拿出来打算披在她身上的披风披到了采月的身上。

采月受宠若惊,连连推拒。

之后,是在叶了聊强硬态度之下,才忐忑接受。

“采月,你和采霜,是何时来的东宫啊?”

叶了了看着湖面上袅袅升起的烟雾,洋装漫不经心地问道。

“回太子妃,奴婢和采霜来到此处,已经十年了。”

采月身子突然抖了一抖,忙俯下了身,毕恭毕敬地回道。

“十年……”

叶了聊眸色一动,口中重复了一遍这个数字。

“你姐妹二人,今年不过十五六岁吧。”

叶了了继续问道。

“回太子妃,是的。奴婢与采霜,今年正好十六。”

采月也继续作答。

“意思就是,在你们六岁的时候,就将你二人送进了东宫?”

叶了了惊奇道。

一般而言,宫女选进宫的年纪为十岁左右。六岁……怎么看,都有点太了。

故而采月和采霜在六岁的时候就入宫一事,实在太叫人匪夷所思了。

“回太子妃,是的。”

采月道。

面上波澜不惊,好似六岁就进入东宫一事,于她而言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可那个时候,你们的年纪,会不会太些了?父母怎么会舍得?”

这一次,叶了了直接转过身,面向采月。

她觉得事已至此,有些事情,她是必须要问清楚的。不然她的心里,总会有一股莫名的不安之感在困扰着她,致使她的心情无法平静下来。

叶了了看到,采月像是被她的这番话触动到了一些什么东西,眸色怔怔,神情亦变得有些恍惚。

“采月?”

叶了了见采月迟迟不作答,于是喊道。

经叶了了这么一喊之后,采月的眼眸才慢慢又有了焦点。

“回太子妃的话!奴婢和采霜本不是荆京人。只记得的时候家乡遭了灾,在逃亡的过程中,被牙子拐骗了,辗转之下,来到了荆京。后来,是太子殿下买下了我们。”

采月不紧不慢地解释道。

叶了了听罢,这才恍然过来。

从林子,再到采月采霜,李黎身边这些叫得出名字的,绝大多数都是李黎从艰难险境之中解救出来。由此可以看出,李黎的心真的好。

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她采买年儿的计划,也能成行呢?

想到此,叶了聊心头又燃起了熊熊的希望。

不过什么时候能服李黎同她一起出门去街上游逛一番,对叶了了也算是一件需要头疼上一阵的事。

不过眼前,显然还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因为,她有更大的疑惑需要去了解。

“采月,这么多年来,你一直服侍在殿下身侧吗?”

是的,叶了了需要了解的更多疑惑,就是关于李黎的。

她总觉得李黎此人太奇怪了,所以想要去了解这个人,让心里困惑着她的一些问题得到解答。

采月听罢,摇了摇头。

“这么些年来,真正服侍在殿下身侧的只有林子、东子和苏医师。奴婢同采霜,是很少有机会近身服侍殿下的。奴婢原本还以为,是殿下不喜欢让女子服侍。谁知后来,苏医师出现了。苏医师不仅负责照诡下的起居,还负责看诡下的身体状况。反正殿下待苏医师,跟旁人是有莫大不同的……”

之后蹙着眉头,道。

采月的这番话,无疑是确定了此前路织梦同她过的那番话。

苏叶与李黎的关系,果然是不一般的。

“所以听你这意思,苏医师来到殿下身边的时间,是晚于你们的?”

“回太子妃,是的。”

采月依旧知无不言。

叶了了听罢,若有所思的点零头。

“那你记得,这苏医师,大概是什么时候到殿下身边的吗?”

对自己目前问出来的东西,叶了了并不满足,于是继续开口问道。

“回太子妃,是在五年前。”

同样,采月也并未因叶了了问了太多的问题,而表露出任何的不满,依旧耐心的替叶了了做着解答。

五年前……

意思就是,苏叶比采月采霜还要晚来五年,但在李黎这里,地位却比采月采霜还要高。

如此看来,这李黎待苏叶确实不一般。

“那……采月,在你看来,你觉得殿下是一个怎样的人啊?”

突然,叶了了不知道自己着了什么魔,鬼使神差,向采月问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而待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追悔莫及了。

“呃……本宫的意思是,殿下他……他以前是一个怎样的人?本宫……想了解一下殿下的过去。”

叶了了怕采月会误会自己,于是胡乱扯了一番。

“殿下啊,是一个很好的人。他从来不会给我们脸色看,待我们很好。不过……奴婢也觉得殿下一个很孤僻的人,不太爱话。在太子妃来之前,更是很少笑。但是自太子妃出现后便不一样了,奴婢见到殿下笑过无数次。而且笑容,都是发自内心的,没有一点应付和勉强之意。”

谁曾想,采月不仅没有误会叶了了,还替叶了了耐心作了解答。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