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佟氏小妾正文卷二百零九章人不见了这两天佟双喜与秦二狗子都在忙着看地选地,直到傍晚时分,才与风水师定下了新作坊的大致位置。

对于风水这东西,佟双喜认为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世间万物,总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方外之物存在着,只是人类渺小,一时分辨不清罢了,她自身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待回到客栈,两人洗漱一番随便吃了些东西就各自睡下了,任街道再繁华热闹,佟双喜也是没那个力气去逛了。

迷迷糊糊间,佟双喜感觉摇摇晃晃的,好似有什么东西托住自己,待脑子稍稍清明些,佟双喜已经被人一下子扔进了一辆马车之中。

“呜呜呜!”

佟双喜被猛的一扔,身体一下子跌了马车之中,当疼痛袭来时,佟双喜却是发现自己的嘴巴被东西塞了起来。

佟双喜这时才在心中暗道不好,自己这是遇着歹徒了。

外面的天已经迷迷离离的能看清些东西了,佟双喜猜着此时应该是凌晨时分,再过一两个时辰天色也就该亮了。

果真,只听得外面传来两个压低的声音:“再过两个时辰天就要亮了,咱们得赶紧过去与伍爷会和。”

五爷?

佟双喜的脑袋立即开始拼命地想着记忆中有没有一个叫五爷的人,只是想来想去都没想到。

前世今生佟双喜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一种事到临头的恐惧感充斥心头,让她脑子一时也无法思考。

“你是何人?”

就在这时,一个嘶哑的声音在马车里响起,佟双喜被吓了一大跳,忍不住地浑身一机灵。

她只关注马车外面的人说话,倒是没注意到马车里居然还有一个人,只是她的嘴被塞住了,想要说话却是说不出来。

“呜呜呜呜呜!”

佟双喜也顾不得这马车中的人是好是坏了,她拼命地摇着头,示意那人把自己口中塞着的东西给取出来。

马车的光线有限,魏博望根本看不清楚里面这人是男是女,只凭着模糊的身影以及发出的呜呜呜声音判断这东西是人。

“你是让我把你嘴里的东西拿开?”

魏博望半猜着问道,说出这几个字,魏博望觉得如鱼刺卡在脖子那般难受。

见马车里的人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佟双喜忙点着头。

魏博望的双手和双脚都被绑着,他试着挪动了下自己的身体,倒是感觉比之前要好上许多。

“那你别太大动静,我慢慢挪过去。”

说完这话,魏博望就慢慢地朝着一旁的人挪了过去,虽是只有一步远的距离,魏博望还是累得一身的汗。

“你是何人?”

感觉到嘴里一松,佟双喜忙压低着声音问道。

对面的魏博望听了这声音,浑身一震,忙用力抬起头看向一旁的人,马车黑暗,到底还是瞧不清楚:“你是小喜?”

佟双喜明显愣了一下,这人怎么知道自己是谁,正想开口,就感觉耳边一阵湿润的暖意袭来,原来那人的嘴不知道何时已经贴近了她的耳边,然后缓缓道:“我是魏博望,我的声音哑了,所以你没能听出来。”

酥酥麻麻的感觉让佟双喜有些不自在,本能地往后缩了缩脖子然后惊讶地道:“您怎么会在这里?”

到底是有一个熟人在身侧,佟双喜这心慢慢的也安定了一些。

“我也不清楚怎么到的这里。”魏博望如实地说道,他心里猜着,佟双喜也该同自己一般,莫名其妙地就在这辆马车上了。

听了魏博望这话,佟双喜心里也大致有了数了。

黑暗中两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不由得看向车门,心里都在奇怪,到底是什么人会把他们两人同时掳掠至此。

佟双喜与魏博望此时都不敢再说话,两人都警惕地听着马车外面的动静。

……

回来了这些天,魏博文成日迎来送往地接待着来客,现下他终于得了空了,想回六里村去看看,就想到了魏博望。

只是到了客店一问,客店的小伙计却说从早上起来就没见着魏大少爷了,魏博文一直等到了傍晚也没等着人,于是就去魏博望新建屋子的地方去问了。

“昨日魏少爷还说一早过来与我说宅子后院的布局,谁知这等了一日了,也没见他过来!”吴魁这边也在着急呢,毕竟没有宅子后院的布局图,吴魁这边也不好擅自做主。”

魏博文心里觉得奇怪,魏博望一直都是最守信的人,这次怎么……

魏博文的心里忽然生出一种不安的感觉。

……

秦二狗子一早就起了床,洗漱过后见对门的佟双喜还没动静,就想着佟双喜该是这几日都累着了,所以并未去敲门,想让她多睡一会儿。

只是一直等到早饭过后,秦二狗子见佟双喜的房间也没动静,就有些担忧地敲了门。

待秦二狗子焦急地把门撞开后,就见佟双喜房间的窗户大开,床上却是空无一人。

“小二!”

秦二狗子立马就急了,冲着门外就喊道。

客栈的客人居然好生生的消失了,客栈的掌柜的也急得直跺脚,忙把客栈所有的小伙计都招呼过来,问问有谁见过佟双喜门。

每日客栈里人来人往的,小伙计哪里能记得那么多人,只一个经常给楼上客人送热水的婆子道:“那姑娘我记得,笑起来温温和和的,我记得我去房里收拾的时候,她人刚吃了晚饭,还与我聊了几句,说是累了,想早些睡,我就赶忙收了脏衣裳倒了洗漱的脏水后就出了屋子,怎么忽然就不见了呢?是不是一早出门没和这位小哥说,待会自己就回来了。”

“不可能,先不说小喜出门一定会和我说上一声,就说里面的门是锁上的,小喜出门总不能有门不走跳窗户走吧!”秦二狗子忙说道。

凭着这些年的经验,客栈掌柜的也觉得这事情蹊跷,不由得与秦二狗子说道:“我看小哥这样胡乱的瞎找一气是不成的,还是得抓紧报官才是!”

客栈毕竟只是供人住宿吃饭的地方,这样的事情出了他们也是能力有限的。

“那劳烦掌柜的陪我走上一趟!”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